重點學校的孩子

來源:金羊網 作者:申霞艷 發表時間:2018-11-22 15:00

□申霞艷

由于兩家的兒子是同班同學,我們迅速成了好朋友。朋友先生去番禺開廠了,她立即辭職,挑起整個家庭的重擔,説是家庭,其實就是兒子一個人讀書的事。盡管先生廠子業績輝煌,給她的錢越來越多,但朋友一向省吃儉用,堅持不出去吃大餐,穿的永遠是運動服飾,用的化粧品支持民族産業,她總和我説她娘家大起大落過,曾經有一大片田地後來都沒了,所以好刀要用在刀刃上。我知道這話邏輯有問題,但懶得糾纏就問她什麼是“刀刃”,她説比如老人生病、兒子讀書、家裏買房。三座大山,不出意外。

她們家戶口不在廣州,兒子到我們這個附小念書花了一大筆讚助費,每年學費相當于她工作時一年的工資。進小學後每個周末她都陪兒子去各種培訓班,費用不菲,對這些錢她一點也不手軟,有時一個月會過萬元。由于她的精心培育,小學一到四年級,她兒子還能跟得上,五年級成績卻迅速往下掉,她不惜花重金請數學老師、英語老師一對一教學,考初中的時候成績依然不好,沒能達到附中的錄取分數。這時她問我怎麼辦,要不要出讚助費。我問她讚助費是多少,她説是跟成績挂鉤的,基數之外往下一分就多一萬元,相當于打的跳表。我的心也隨的士表跳了起來,真不知道説什麼好。我委婉地説,我會心疼錢。然後告訴她,如果孩子到了好的初中,排名可能會往下掉,要有心理準備。她沉默了一會兒説,他爸爸這些年賺的錢我都攢著沒亂花,就是擔心要交讚助費,家裏的錢反正都是為了孩子,上了好中學隨大流就能上普通大學。聽她語氣,心意已決,就説你還是回家裏三個人好好商量一下再定吧。

第二天,她帶著事已定局的心情來找我説,他丈夫和兒子都不大同意進附中,丈夫説這不是錢的問題,是不能給兒子過大的壓力;兒子直接説他不要跟在一群牛娃後面跑,太難受了,但是最後她説贏了,她説的也還是陳詞濫調,無非是不能輸在起跑線上,家裏的錢遲早是給兒子,是投資教育還是投資房産?房産有了,還是投資教育最放心,書裝在肚子裏誰也搶不走。翻來覆去就這幾句話,她丈夫和兒子聽了一會兒就同意了。估計不是一會兒,是聽這些話好些年了,丈夫平時沒管過,這回決策也只好由著她。她趕緊交了讚助,到底是多少我沒再問,肯定到了六位數,我在心裏算計著,可以出國玩耍幾次呢。

也許是心裏的祈禱産生了作用,我們兩家的兒子繼續同班同學,兩個媽媽也就常常一起散步。進了初中後,她兒子的分數持續往下掉,初二排名掉到了倒數幾名。這讓我大吃一驚,忍不住問我兒子是怎麼回事。我兒子説初中課程多,同學跟不上,他媽媽就報了各門功課的補習班,老師布置作業,補習班也有作業,這個同學每天熬夜做作業,早上來到學校都是頭暈不醒的樣子,上課直接就睡著了,經常被老師喊醒。開始還想奮起追趕一下,但成績老往下掉,就沒了信心。我就讓兒子幫幫他,我兒子説沒法幫,教學進度太快了,這個同學很後悔上附中,題目難,與同學差距太大,很打擊人。到了初三,這個孩子就變成了全校倒數第一,對學習全無興趣,一心只想趕緊畢業出去幹活。

面對這個局面,朋友和我散步時掉了好幾次眼淚。我默默地陪著她,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只能説,成績既然不好,就把他身體管好,畢竟條條大路通羅馬。慢慢地,這位媽媽就開始抱怨自己的命不好,抱怨兒子不爭氣,老公要離開廣州開廠,自己白白辭職,白白省吃儉用了。我只能附和著,心裏卻萬千感慨。想起自己小時候,由于沒有重點中學一説,大家成績相差並不多,自信心似乎還能勉強得以保存。

朋友的兒子在飽受考試名次摧殘之後似乎生氣都少了些,一副漠然的表情,我有一天碰到差點認不出來。今天進重點中學成為墊底生會使人懷疑自己的智商進而懷疑人生,這種連根拔起的打擊我朋友根本沒料到,我也從那個孩子的表情中感到愕然和悲傷。

編輯:白茶
數字報
重點學校的孩子
金羊網  作者:申霞艷  2018-11-22

□申霞艷

由于兩家的兒子是同班同學,我們迅速成了好朋友。朋友先生去番禺開廠了,她立即辭職,挑起整個家庭的重擔,説是家庭,其實就是兒子一個人讀書的事。盡管先生廠子業績輝煌,給她的錢越來越多,但朋友一向省吃儉用,堅持不出去吃大餐,穿的永遠是運動服飾,用的化粧品支持民族産業,她總和我説她娘家大起大落過,曾經有一大片田地後來都沒了,所以好刀要用在刀刃上。我知道這話邏輯有問題,但懶得糾纏就問她什麼是“刀刃”,她説比如老人生病、兒子讀書、家裏買房。三座大山,不出意外。

她們家戶口不在廣州,兒子到我們這個附小念書花了一大筆讚助費,每年學費相當于她工作時一年的工資。進小學後每個周末她都陪兒子去各種培訓班,費用不菲,對這些錢她一點也不手軟,有時一個月會過萬元。由于她的精心培育,小學一到四年級,她兒子還能跟得上,五年級成績卻迅速往下掉,她不惜花重金請數學老師、英語老師一對一教學,考初中的時候成績依然不好,沒能達到附中的錄取分數。這時她問我怎麼辦,要不要出讚助費。我問她讚助費是多少,她説是跟成績挂鉤的,基數之外往下一分就多一萬元,相當于打的跳表。我的心也隨的士表跳了起來,真不知道説什麼好。我委婉地説,我會心疼錢。然後告訴她,如果孩子到了好的初中,排名可能會往下掉,要有心理準備。她沉默了一會兒説,他爸爸這些年賺的錢我都攢著沒亂花,就是擔心要交讚助費,家裏的錢反正都是為了孩子,上了好中學隨大流就能上普通大學。聽她語氣,心意已決,就説你還是回家裏三個人好好商量一下再定吧。

第二天,她帶著事已定局的心情來找我説,他丈夫和兒子都不大同意進附中,丈夫説這不是錢的問題,是不能給兒子過大的壓力;兒子直接説他不要跟在一群牛娃後面跑,太難受了,但是最後她説贏了,她説的也還是陳詞濫調,無非是不能輸在起跑線上,家裏的錢遲早是給兒子,是投資教育還是投資房産?房産有了,還是投資教育最放心,書裝在肚子裏誰也搶不走。翻來覆去就這幾句話,她丈夫和兒子聽了一會兒就同意了。估計不是一會兒,是聽這些話好些年了,丈夫平時沒管過,這回決策也只好由著她。她趕緊交了讚助,到底是多少我沒再問,肯定到了六位數,我在心裏算計著,可以出國玩耍幾次呢。

也許是心裏的祈禱産生了作用,我們兩家的兒子繼續同班同學,兩個媽媽也就常常一起散步。進了初中後,她兒子的分數持續往下掉,初二排名掉到了倒數幾名。這讓我大吃一驚,忍不住問我兒子是怎麼回事。我兒子説初中課程多,同學跟不上,他媽媽就報了各門功課的補習班,老師布置作業,補習班也有作業,這個同學每天熬夜做作業,早上來到學校都是頭暈不醒的樣子,上課直接就睡著了,經常被老師喊醒。開始還想奮起追趕一下,但成績老往下掉,就沒了信心。我就讓兒子幫幫他,我兒子説沒法幫,教學進度太快了,這個同學很後悔上附中,題目難,與同學差距太大,很打擊人。到了初三,這個孩子就變成了全校倒數第一,對學習全無興趣,一心只想趕緊畢業出去幹活。

面對這個局面,朋友和我散步時掉了好幾次眼淚。我默默地陪著她,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只能説,成績既然不好,就把他身體管好,畢竟條條大路通羅馬。慢慢地,這位媽媽就開始抱怨自己的命不好,抱怨兒子不爭氣,老公要離開廣州開廠,自己白白辭職,白白省吃儉用了。我只能附和著,心裏卻萬千感慨。想起自己小時候,由于沒有重點中學一説,大家成績相差並不多,自信心似乎還能勉強得以保存。

朋友的兒子在飽受考試名次摧殘之後似乎生氣都少了些,一副漠然的表情,我有一天碰到差點認不出來。今天進重點中學成為墊底生會使人懷疑自己的智商進而懷疑人生,這種連根拔起的打擊我朋友根本沒料到,我也從那個孩子的表情中感到愕然和悲傷。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