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寒冬

來源:金羊網 作者:李忠元 發表時間:2018-11-22 15:00

□李忠元

“寒露不算冷,霜降變了天。”霜降一過,冬天的腳步就近了,天氣也一天比一天冷了起來,為了避開嚴寒,人們不得不躲在屋子裏——貓冬!

北方的冬天漫長而寒冷,零下二三十攝氏度的氣溫,每每讓南方人聞風喪膽,望而卻步,但北方人卻能我行我素,以一種堅忍對抗著這種極寒天氣,坦然而樂觀。

俗話説得好,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北方冬天寒冷的氣候條件造就了北方獨特的地域文化。冬天,北方人不但要穿上厚厚的棉衣,還要在夥食上添加一些對抗寒流的元素,確保安度整個冬天。

北方人的冬天是水煮的。北方人愛喝濃茶,一幢小平房,一尊小火爐,上面一定有一個多年的鐵茶壺。壺裏整天燒著熱水,熱水烹茶,北方人正是以氤氳的熱氣驅趕著嚴寒。如果家裏來了人,更是壺不離爐,茶不離水。你一缸我一缸,推杯換盞,往往喝得滿頭大汗,一點也不亞于聚眾喝酒的壯觀。

當然,喝茶也不是抗寒的唯一方法。北方燒制的菜類也多以燉菜和湯類為主。北方人愛吃燉菜,人們用水煮的方式制造溫暖,驅趕凜冽的北風和嚴寒。

北方的菜式種類繁多,鐵鍋燉、火鍋,大鍋烀狗肉、醬湯,凡此種種,哪一樣都讓您吃得熱汗淋漓。鐵鍋燉是北方獨有的。它需要在酒店安置一個四周可坐人的灶臺,支一口大鐵鍋,鍋下架火,將雞肉、排骨、土豆、青菜等物一同放到鍋裏旺火燉爛。燉好了,親朋好友圍坐在灶臺周圍,冒著滿屋的騰騰熱氣,吃將起來,那是一個溫暖,那是一個歡欣!這時,大鐵鍋邊可以貼上大餅子,鍋上也可同時蒸上花卷等主食,所有的飯菜一鍋做好,當地人直截了當地叫它“一鍋出”。

火鍋也是北方一大特色,冒著氤氳的霧氣,從鍋裏撈取肉、丸、海鮮,還有各色蔬菜,推杯換盞,把酒言歡,豈不快哉!有時,吃到酣暢淋漓處,喝到似醉非醉時,有的人幹脆光上了膀子,玩上了“赤臂之戰”,揮揮灑灑,任汗流浹背,好不愜意。

在飯桌上,特別是冬天的飯桌上,北方人盡顯豪爽。北方人和湖南、四川人相倣,也同樣離不開辣椒,他們見縫插針,在各色菜肴裏加上辣椒,提味增色,豐富了菜係內容,也為自己供給了熱量,提高了抗寒能力,更安穩地度過嚴冬。

我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北方人,出生在北方一個不太起眼的小鎮。一年四季,小鎮風景與氣溫截然不同,各有千秋。春天氣溫適中,萬物復蘇;夏天酷熱,四野鋪天蓋地一片的翠綠;秋季溫涼,收獲金黃;冬季嚴寒,白雪皚皚。北方一年四季更迭,讓我充分領略了家鄉的神奇變化,體嘗到時間更迭裏的酸甜苦辣,豐富了我並不飽滿的生活。可以説,北方獨特的氣候條件,錘煉了我的性格,塑造了我的人格,豐富了我的人生閱歷,讓我擁有了一份鮮活的人生。

冬天一到,為了讓自己過上一段溫暖舒適的時光,我也會變成一個老到的烹茶人。親手烹茶之後,再享受氤氳的茶香,頓覺怡然自樂。有時,一邊喝著熱茶,一邊敲擊鍵盤,激揚文字,來了靈感一般,寫出自己一段傳奇人生,也屬人生一大快事。

偶爾,有文朋詩友小聚,即使不去附近那家“水煮三國”,我自己也要深入廚房,在大家跟前露一手,學著燉制各種各樣的飯菜,讓大家一飽口福,在這寒冷的節令裏,給大家奉獻更多溫暖,也很有成就感。

我喜歡北方的冬天,也喜歡享受北方“水煮寒冬”的一道道美食!

編輯:白茶
數字報
水煮寒冬
金羊網  作者:李忠元  2018-11-22

□李忠元

“寒露不算冷,霜降變了天。”霜降一過,冬天的腳步就近了,天氣也一天比一天冷了起來,為了避開嚴寒,人們不得不躲在屋子裏——貓冬!

北方的冬天漫長而寒冷,零下二三十攝氏度的氣溫,每每讓南方人聞風喪膽,望而卻步,但北方人卻能我行我素,以一種堅忍對抗著這種極寒天氣,坦然而樂觀。

俗話説得好,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北方冬天寒冷的氣候條件造就了北方獨特的地域文化。冬天,北方人不但要穿上厚厚的棉衣,還要在夥食上添加一些對抗寒流的元素,確保安度整個冬天。

北方人的冬天是水煮的。北方人愛喝濃茶,一幢小平房,一尊小火爐,上面一定有一個多年的鐵茶壺。壺裏整天燒著熱水,熱水烹茶,北方人正是以氤氳的熱氣驅趕著嚴寒。如果家裏來了人,更是壺不離爐,茶不離水。你一缸我一缸,推杯換盞,往往喝得滿頭大汗,一點也不亞于聚眾喝酒的壯觀。

當然,喝茶也不是抗寒的唯一方法。北方燒制的菜類也多以燉菜和湯類為主。北方人愛吃燉菜,人們用水煮的方式制造溫暖,驅趕凜冽的北風和嚴寒。

北方的菜式種類繁多,鐵鍋燉、火鍋,大鍋烀狗肉、醬湯,凡此種種,哪一樣都讓您吃得熱汗淋漓。鐵鍋燉是北方獨有的。它需要在酒店安置一個四周可坐人的灶臺,支一口大鐵鍋,鍋下架火,將雞肉、排骨、土豆、青菜等物一同放到鍋裏旺火燉爛。燉好了,親朋好友圍坐在灶臺周圍,冒著滿屋的騰騰熱氣,吃將起來,那是一個溫暖,那是一個歡欣!這時,大鐵鍋邊可以貼上大餅子,鍋上也可同時蒸上花卷等主食,所有的飯菜一鍋做好,當地人直截了當地叫它“一鍋出”。

火鍋也是北方一大特色,冒著氤氳的霧氣,從鍋裏撈取肉、丸、海鮮,還有各色蔬菜,推杯換盞,把酒言歡,豈不快哉!有時,吃到酣暢淋漓處,喝到似醉非醉時,有的人幹脆光上了膀子,玩上了“赤臂之戰”,揮揮灑灑,任汗流浹背,好不愜意。

在飯桌上,特別是冬天的飯桌上,北方人盡顯豪爽。北方人和湖南、四川人相倣,也同樣離不開辣椒,他們見縫插針,在各色菜肴裏加上辣椒,提味增色,豐富了菜係內容,也為自己供給了熱量,提高了抗寒能力,更安穩地度過嚴冬。

我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北方人,出生在北方一個不太起眼的小鎮。一年四季,小鎮風景與氣溫截然不同,各有千秋。春天氣溫適中,萬物復蘇;夏天酷熱,四野鋪天蓋地一片的翠綠;秋季溫涼,收獲金黃;冬季嚴寒,白雪皚皚。北方一年四季更迭,讓我充分領略了家鄉的神奇變化,體嘗到時間更迭裏的酸甜苦辣,豐富了我並不飽滿的生活。可以説,北方獨特的氣候條件,錘煉了我的性格,塑造了我的人格,豐富了我的人生閱歷,讓我擁有了一份鮮活的人生。

冬天一到,為了讓自己過上一段溫暖舒適的時光,我也會變成一個老到的烹茶人。親手烹茶之後,再享受氤氳的茶香,頓覺怡然自樂。有時,一邊喝著熱茶,一邊敲擊鍵盤,激揚文字,來了靈感一般,寫出自己一段傳奇人生,也屬人生一大快事。

偶爾,有文朋詩友小聚,即使不去附近那家“水煮三國”,我自己也要深入廚房,在大家跟前露一手,學著燉制各種各樣的飯菜,讓大家一飽口福,在這寒冷的節令裏,給大家奉獻更多溫暖,也很有成就感。

我喜歡北方的冬天,也喜歡享受北方“水煮寒冬”的一道道美食!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