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在蘭州

來源:金羊網 作者:米小米 發表時間:2018-11-21 10:56

□米小米

2009年7月3日下午。蘭州。天氣悶熱。

畢業離校後的幾天,我回到蘭州,買了南下的火車票,那是一個未知的城市,是一段需要獨自走完的旅程。7月,畢業傷感的情緒已經告一段落,大家都已迫不及待地奔向屬于自己的工作崗位,想闖出一片天地來。

在盤旋穿過地下通道時,看到一個年輕的吉他手在那裏彈著寂寞的吉他,訴説著一種情緒,地上放著裝吉他的袋子,裏面淩亂地放著幾塊零錢。聽著吉他聲,竟有一些傷感。我不知道這傷感來自哪裏,是因為要離開蘭州還是因為其他莫名的情緒?茫然地走向公交車站,我不知道此刻該去哪裏。坐在公交車站的凳子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每個人都行色匆匆。我傻傻地在凳子上坐了半個小時,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裏。

突然想起那個寂寞的吉他聲,我返回地下通道,靠近那個寂寞的聲音。“我可以站在這裏嗎?”就這樣一句開場白而已,音樂是最好的橋梁。其實在以前,經常會遇見這樣的吉他手,但都只是匆匆路過,從來沒有停下來認真聽過。而這一次,為了遲來的傷感,為了這吉他聲,我駐足了。這個年輕的吉他手,有著黝黑的皮膚,還染了頭發,戴著耳扣。許巍的歌,齊秦的歌,都是我所喜歡的。一曲《故鄉》,在離開蘭州的那個日子裏,傷感在琴弦上流淌,在通道裏回響。我偶爾會問他幾個小問題,諸如上不上學、有沒有女朋友、有沒有組建樂團之類的話,他都會回答我,只是有些靦腆。我問他有沒有找工作,他説老板不好,就把老板開了。我告訴他,我畢業了,他竟然問我有沒有拿到畢業證。

來來去去的人都用一種好奇的目光,看他,看我,看我們。

走的時候,我很想給他一些錢,雖然剛畢業的我手裏沒有多少錢。而他説什麼都不肯要錢,最後我只好給他買了一瓶水。在我轉身離開的那一刻,一曲《禮物》響起,我默默微笑……

蘭州,是一個還沒有離開就讓人想念的地方,我離開的時候,沒有抽蘭州煙,沒有喝黃河啤酒,也沒有去看黃河水,我只吃了一碗牛肉面,只聽了一個吉他手落寞的吉他聲。現在,我在遙遠的南方,這裏有很濃的綠,有很真的情。傍晚的廣場上,也會有流浪的歌手,在那裏彈著吉他唱著歌,我和好友經常坐在旁邊聽,一首又一首,他們在彈奏自己的心情,我們在想自己的心事。

幾年後,又回到蘭州,走過地下通道時,我依然會想起那個吉他手,我已想不起他的模樣,但我依然記得那傷感而又惆悵的音樂。我不知道他姓甚名誰,去了哪裏,家住哪裏,只知道他是個吉他手,曾經在蘭州。

編輯:白茶
數字報
曾經在蘭州
金羊網  作者:米小米  2018-11-21

□米小米

2009年7月3日下午。蘭州。天氣悶熱。

畢業離校後的幾天,我回到蘭州,買了南下的火車票,那是一個未知的城市,是一段需要獨自走完的旅程。7月,畢業傷感的情緒已經告一段落,大家都已迫不及待地奔向屬于自己的工作崗位,想闖出一片天地來。

在盤旋穿過地下通道時,看到一個年輕的吉他手在那裏彈著寂寞的吉他,訴説著一種情緒,地上放著裝吉他的袋子,裏面淩亂地放著幾塊零錢。聽著吉他聲,竟有一些傷感。我不知道這傷感來自哪裏,是因為要離開蘭州還是因為其他莫名的情緒?茫然地走向公交車站,我不知道此刻該去哪裏。坐在公交車站的凳子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每個人都行色匆匆。我傻傻地在凳子上坐了半個小時,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裏。

突然想起那個寂寞的吉他聲,我返回地下通道,靠近那個寂寞的聲音。“我可以站在這裏嗎?”就這樣一句開場白而已,音樂是最好的橋梁。其實在以前,經常會遇見這樣的吉他手,但都只是匆匆路過,從來沒有停下來認真聽過。而這一次,為了遲來的傷感,為了這吉他聲,我駐足了。這個年輕的吉他手,有著黝黑的皮膚,還染了頭發,戴著耳扣。許巍的歌,齊秦的歌,都是我所喜歡的。一曲《故鄉》,在離開蘭州的那個日子裏,傷感在琴弦上流淌,在通道裏回響。我偶爾會問他幾個小問題,諸如上不上學、有沒有女朋友、有沒有組建樂團之類的話,他都會回答我,只是有些靦腆。我問他有沒有找工作,他説老板不好,就把老板開了。我告訴他,我畢業了,他竟然問我有沒有拿到畢業證。

來來去去的人都用一種好奇的目光,看他,看我,看我們。

走的時候,我很想給他一些錢,雖然剛畢業的我手裏沒有多少錢。而他説什麼都不肯要錢,最後我只好給他買了一瓶水。在我轉身離開的那一刻,一曲《禮物》響起,我默默微笑……

蘭州,是一個還沒有離開就讓人想念的地方,我離開的時候,沒有抽蘭州煙,沒有喝黃河啤酒,也沒有去看黃河水,我只吃了一碗牛肉面,只聽了一個吉他手落寞的吉他聲。現在,我在遙遠的南方,這裏有很濃的綠,有很真的情。傍晚的廣場上,也會有流浪的歌手,在那裏彈著吉他唱著歌,我和好友經常坐在旁邊聽,一首又一首,他們在彈奏自己的心情,我們在想自己的心事。

幾年後,又回到蘭州,走過地下通道時,我依然會想起那個吉他手,我已想不起他的模樣,但我依然記得那傷感而又惆悵的音樂。我不知道他姓甚名誰,去了哪裏,家住哪裏,只知道他是個吉他手,曾經在蘭州。

編輯:白茶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