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自帶人生劇本而來

來源:金羊網 作者:明前茶 發表時間:2018-11-15 16:47

天堂的影子 □馮小燕

作者:明前茶

母親節前夕,閨蜜李微在朋友圈發文,講述了她作為一名要強母親面臨的心塞事實:去年9月,她的獨生女在英國聖馬丁服裝設計學院念完碩士後,放棄留英工作的機會,執意回到老家,做了一名“專賣少女裝的淘寶店主”。

雖然,作為一名受過專業訓練的設計師,女兒相當的獨立能幹,她自己篩選面料,自己開著車整天跑工廠,盯進度,解決生意裏的各種障礙,還能自己做模特,為新品拍攝大片。然而,這並不能打消母親的憤懣與失望。她經常滿臉冰霜地攔住正忙得熱火朝天的女兒,問她:“老師教你的那些設計理念,你還能記得多少?我送你去倫敦六年,就是為了讓你設計個不對稱的裙擺,或者在襯衫上換幾顆英倫風的紐扣?”

母親的潛臺詞是:為什麼我竭盡全力,為你搭建了一條雲梯,你就不肯往上走呢?

女兒給她的解釋是:雲梯雖好,爬上去可能只看到海市蜃樓。在倫敦六年,她已經厭倦了做那些浮誇先鋒、根本不能穿到大街上去的設計,也厭倦了做見習助理、跟著設計師一路伺候名媛的日子。自小養尊處優的顧客往往情緒不穩,個性乖張,為她們服務並不見得愉快。這一切都促成了她回國創業的計劃,因為她喜歡自己掌控未來的感覺。

談話結束時,女兒緊盯著母親眉宇間那團揮之不去的焦灼,問她:媽媽,你為什麼要幹預我成為什麼樣的人?難道我的自在幸福,不比當什麼“設計界的天才”更要緊?我一個大活人,又不是你親手打造的一張茶幾!

最後一句話,就像在李微腦袋上猛潑了一勺涼水。她忽然意識到,自己內心深處有著世俗的虛榮。這幾年,名義上親密無間的母女關係已經孵化成“木匠與茶幾”的關係。作為爭強好勝的媽媽,李微也是“木匠思維”的擁躉,她也相信只要舍得付出,孩子,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就能依照你胸中的藍圖,變成一張品相非凡、高不可攀、流芳百世的茶幾,或者八仙桌。

但培養兒女的過程顯然並非這樣刻板又可控。它是開放又多變的,就像一個生氣勃勃的花園,充斥著喬木、灌木、草本與藤本你追我趕、互相超越的情趣。當媽媽的也許就是那勤勉的園丁,總想把松木修剪成尖錐形,把樟樹樹冠修剪成球形,把冬青樹籬修剪成長方體。然而,只要你有一陣子顧不上帶著你的大剪刀去花園,你就會發現,只要短暫脫離了你的掌控,那些花草樹木沒有一處是按照你的心意在生長。你該怎麼辦?

只要母親足夠理性,就會承認你為孩子設置的人生劇本不管用。孩子自帶劇本而來,他有一套完整的生態體係。如果你只是去幫助他,而不是強力幹預他,他可以逐漸地學會自我約束,篩選自己的某些衝突性目標(比如同時成為遊戲主播和醫生),他也會自動修復成長中不可避免的創傷。説到底,暴露在曠野中的花園,自愈力肯定好過塑料大棚裏的花朵,也好過一張絕對不能風吹雨淋的茶幾。

經歷了與女兒的衝突,李微終于承認她想當“木匠”的想法是行不通的,因為女兒已經把自己視為一座自由生長的花園,在那裏,青春的新鮮勁兒會像花朵一樣次第綻放,有些夢想會向天空進發,筆直伸展;有些夢想會像落葉一樣萎落成泥。後一種情況也沒有關係,因為花園一樣需要腐殖土。

而作為家長,作為園丁,你大可不必每次都帶著割草機和大剪刀來。有時,你也可以帶著野餐籃來,享受與花園對話的愉悅——一種大多數父母窮極一生都沒有享受過的愉悅。

圖/尹鋒峰

編輯:聶粵
數字報
他們自帶人生劇本而來
金羊網  作者:明前茶  2018-11-15

天堂的影子 □馮小燕

作者:明前茶

母親節前夕,閨蜜李微在朋友圈發文,講述了她作為一名要強母親面臨的心塞事實:去年9月,她的獨生女在英國聖馬丁服裝設計學院念完碩士後,放棄留英工作的機會,執意回到老家,做了一名“專賣少女裝的淘寶店主”。

雖然,作為一名受過專業訓練的設計師,女兒相當的獨立能幹,她自己篩選面料,自己開著車整天跑工廠,盯進度,解決生意裏的各種障礙,還能自己做模特,為新品拍攝大片。然而,這並不能打消母親的憤懣與失望。她經常滿臉冰霜地攔住正忙得熱火朝天的女兒,問她:“老師教你的那些設計理念,你還能記得多少?我送你去倫敦六年,就是為了讓你設計個不對稱的裙擺,或者在襯衫上換幾顆英倫風的紐扣?”

母親的潛臺詞是:為什麼我竭盡全力,為你搭建了一條雲梯,你就不肯往上走呢?

女兒給她的解釋是:雲梯雖好,爬上去可能只看到海市蜃樓。在倫敦六年,她已經厭倦了做那些浮誇先鋒、根本不能穿到大街上去的設計,也厭倦了做見習助理、跟著設計師一路伺候名媛的日子。自小養尊處優的顧客往往情緒不穩,個性乖張,為她們服務並不見得愉快。這一切都促成了她回國創業的計劃,因為她喜歡自己掌控未來的感覺。

談話結束時,女兒緊盯著母親眉宇間那團揮之不去的焦灼,問她:媽媽,你為什麼要幹預我成為什麼樣的人?難道我的自在幸福,不比當什麼“設計界的天才”更要緊?我一個大活人,又不是你親手打造的一張茶幾!

最後一句話,就像在李微腦袋上猛潑了一勺涼水。她忽然意識到,自己內心深處有著世俗的虛榮。這幾年,名義上親密無間的母女關係已經孵化成“木匠與茶幾”的關係。作為爭強好勝的媽媽,李微也是“木匠思維”的擁躉,她也相信只要舍得付出,孩子,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就能依照你胸中的藍圖,變成一張品相非凡、高不可攀、流芳百世的茶幾,或者八仙桌。

但培養兒女的過程顯然並非這樣刻板又可控。它是開放又多變的,就像一個生氣勃勃的花園,充斥著喬木、灌木、草本與藤本你追我趕、互相超越的情趣。當媽媽的也許就是那勤勉的園丁,總想把松木修剪成尖錐形,把樟樹樹冠修剪成球形,把冬青樹籬修剪成長方體。然而,只要你有一陣子顧不上帶著你的大剪刀去花園,你就會發現,只要短暫脫離了你的掌控,那些花草樹木沒有一處是按照你的心意在生長。你該怎麼辦?

只要母親足夠理性,就會承認你為孩子設置的人生劇本不管用。孩子自帶劇本而來,他有一套完整的生態體係。如果你只是去幫助他,而不是強力幹預他,他可以逐漸地學會自我約束,篩選自己的某些衝突性目標(比如同時成為遊戲主播和醫生),他也會自動修復成長中不可避免的創傷。説到底,暴露在曠野中的花園,自愈力肯定好過塑料大棚裏的花朵,也好過一張絕對不能風吹雨淋的茶幾。

經歷了與女兒的衝突,李微終于承認她想當“木匠”的想法是行不通的,因為女兒已經把自己視為一座自由生長的花園,在那裏,青春的新鮮勁兒會像花朵一樣次第綻放,有些夢想會向天空進發,筆直伸展;有些夢想會像落葉一樣萎落成泥。後一種情況也沒有關係,因為花園一樣需要腐殖土。

而作為家長,作為園丁,你大可不必每次都帶著割草機和大剪刀來。有時,你也可以帶著野餐籃來,享受與花園對話的愉悅——一種大多數父母窮極一生都沒有享受過的愉悅。

圖/尹鋒峰

編輯:聶粵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