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金庸的粉絲

來源:金羊網 作者:甘建華 發表時間:2018-11-13 18:44

我是金庸的粉絲,而且是鐵桿粉絲,可謂金粉,這一點也不令我害臊,反而讓我為此感到自豪。他的武俠小説那麼多,卻都有一種崇高的正義感,迎合了世俗懲惡揚善的美好願望。更遑論小説的技巧與語言,遠在許多大家名家之上,讓人讀起來輕松而又著迷——小説不就是講故事麼?

1990年末期,有一套盜版縮印4卷本《金庸小説全集》,總共才100元。我不僅自己買來閱讀,還買了幾套送人,幾乎搞成一個讀書會。可惜我那套後來被人順走了,多次到書店尋購,卻奇怪再無那個版本了。

其時在報社開薪,十分無聊,單位不大,升職空間逼仄,同事關係緊張。美編李清白先學易經,差一點成了大師,弄得眼睛半開半閉的。經更高的高人指點,終于曉得厲害,趕緊剎車,繪制《天龍八部》連環畫,倒也掙了不少散碎銀子。我則一邊讀《白馬嘯西風》,一邊看前輩們互相“抖被窩”。

中國武俠小説三大宗師的作品,梁羽生的我讀過《白發魔女傳》,小説《七劍下天山》不如徐克導演的同名電影印象深刻。古龍的小説似乎也讀過,卻只記住了一句“好快的刀!”金庸的就不一樣了,可以反復研讀,甚至可以朗誦,所謂“指法無優劣,功力有高下”。《書劍恩仇錄》、《倚天屠龍記》、《俠客行》、《碧血劍》等,寫盡了我輩書生的江湖夢,甚至令我一度産生躍馬長城或者做一個説書人的想法。《射雕英雄傳》尤其可圈可點,倡導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思想,奠定了金庸的武俠宗師地位,甚至入選海內外華語中小學校園經典閱讀推薦書目。我曾當面問過北大謝冕教授,為何要將它錄入《百年中國文學經典》,他也很奇怪:“有什麼不可以嗎?”仔細想想,的確是這樣——有什麼不可以嗎?

有一回,電話採訪影視明星伍宇娟,她在電視劇《雪山飛狐》中,一人同時飾演袁紫衣和銀姑兩個角色。但見這耒陽妹子紫衫雪膚,美貌俏麗,光彩照人,乍一見之,眼珠便舍不得挪開。我趁機向她表示了一個家鄉觀眾的仰慕之情,她聽後非常激動,説:“你來北京時告訴我一聲,我請你吃全聚德烤鴨。”

金庸的小説是不可復制的,武俠也是不可學的,多少人想學其皮毛,結果畫虎不成反類犬。比方説,號稱“君子劍”的岳不群,第一次出場時的描寫:“墻角後一人縱聲大笑,一個青衫書生踱了出來,輕袍綬帶,右手搖著折扇,神情瀟灑。”瞧,多麼像現實生活中的某個族群啊!稍一了解這些人的底細,不説了,説多了都是淚。

2003年9月28日下午,年近八旬的金庸先生來衡陽舉辦講座,如今十五年時光過去了。印象中他不太擅長言談,口齒遠沒有筆頭流利。互動時全場總共三個問題,我一人佔了兩個。

第一個問題:“為什麼您筆下的衡山派武功都那麼差,沒有一個高強者?”

他笑吟吟地回答:“雖然如此,衡山派可都是好人。譬如掌門人莫大先生,一向潔身自好,遊于方外。”

我又問:“《鹿鼎記》中韋小寶妻妾成群,享盡齊人之福,這是不是也是先生這一代人的夢想?”

他臉色一變,遲疑了一下,説:“可能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韋小寶吧!”

之後登臺,與先生合影一張。其他人也要跟著合影時,其助理將手一攔,堅決不許,旋即架著金庸大俠的雙臂,揚長而去,看得我等目瞪口呆。

今夜在衡山腳下,惋嘆金庸先生駕鶴西歸,憶其當年揮寫的金句:“南岳天下秀,到此人增壽。”

□甘建華

(《我是金庸的粉絲》由金羊網為您提供,轉載請注明來源,未經書面授權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版權聯係電話:020-87133589,87133588)

編輯:聶粵
數字報
我是金庸的粉絲
金羊網  作者:甘建華  2018-11-13

我是金庸的粉絲,而且是鐵桿粉絲,可謂金粉,這一點也不令我害臊,反而讓我為此感到自豪。他的武俠小説那麼多,卻都有一種崇高的正義感,迎合了世俗懲惡揚善的美好願望。更遑論小説的技巧與語言,遠在許多大家名家之上,讓人讀起來輕松而又著迷——小説不就是講故事麼?

1990年末期,有一套盜版縮印4卷本《金庸小説全集》,總共才100元。我不僅自己買來閱讀,還買了幾套送人,幾乎搞成一個讀書會。可惜我那套後來被人順走了,多次到書店尋購,卻奇怪再無那個版本了。

其時在報社開薪,十分無聊,單位不大,升職空間逼仄,同事關係緊張。美編李清白先學易經,差一點成了大師,弄得眼睛半開半閉的。經更高的高人指點,終于曉得厲害,趕緊剎車,繪制《天龍八部》連環畫,倒也掙了不少散碎銀子。我則一邊讀《白馬嘯西風》,一邊看前輩們互相“抖被窩”。

中國武俠小説三大宗師的作品,梁羽生的我讀過《白發魔女傳》,小説《七劍下天山》不如徐克導演的同名電影印象深刻。古龍的小説似乎也讀過,卻只記住了一句“好快的刀!”金庸的就不一樣了,可以反復研讀,甚至可以朗誦,所謂“指法無優劣,功力有高下”。《書劍恩仇錄》、《倚天屠龍記》、《俠客行》、《碧血劍》等,寫盡了我輩書生的江湖夢,甚至令我一度産生躍馬長城或者做一個説書人的想法。《射雕英雄傳》尤其可圈可點,倡導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的思想,奠定了金庸的武俠宗師地位,甚至入選海內外華語中小學校園經典閱讀推薦書目。我曾當面問過北大謝冕教授,為何要將它錄入《百年中國文學經典》,他也很奇怪:“有什麼不可以嗎?”仔細想想,的確是這樣——有什麼不可以嗎?

有一回,電話採訪影視明星伍宇娟,她在電視劇《雪山飛狐》中,一人同時飾演袁紫衣和銀姑兩個角色。但見這耒陽妹子紫衫雪膚,美貌俏麗,光彩照人,乍一見之,眼珠便舍不得挪開。我趁機向她表示了一個家鄉觀眾的仰慕之情,她聽後非常激動,説:“你來北京時告訴我一聲,我請你吃全聚德烤鴨。”

金庸的小説是不可復制的,武俠也是不可學的,多少人想學其皮毛,結果畫虎不成反類犬。比方説,號稱“君子劍”的岳不群,第一次出場時的描寫:“墻角後一人縱聲大笑,一個青衫書生踱了出來,輕袍綬帶,右手搖著折扇,神情瀟灑。”瞧,多麼像現實生活中的某個族群啊!稍一了解這些人的底細,不説了,説多了都是淚。

2003年9月28日下午,年近八旬的金庸先生來衡陽舉辦講座,如今十五年時光過去了。印象中他不太擅長言談,口齒遠沒有筆頭流利。互動時全場總共三個問題,我一人佔了兩個。

第一個問題:“為什麼您筆下的衡山派武功都那麼差,沒有一個高強者?”

他笑吟吟地回答:“雖然如此,衡山派可都是好人。譬如掌門人莫大先生,一向潔身自好,遊于方外。”

我又問:“《鹿鼎記》中韋小寶妻妾成群,享盡齊人之福,這是不是也是先生這一代人的夢想?”

他臉色一變,遲疑了一下,説:“可能每個男人心中都有一個韋小寶吧!”

之後登臺,與先生合影一張。其他人也要跟著合影時,其助理將手一攔,堅決不許,旋即架著金庸大俠的雙臂,揚長而去,看得我等目瞪口呆。

今夜在衡山腳下,惋嘆金庸先生駕鶴西歸,憶其當年揮寫的金句:“南岳天下秀,到此人增壽。”

□甘建華

(《我是金庸的粉絲》由金羊網為您提供,轉載請注明來源,未經書面授權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版權聯係電話:020-87133589,87133588)

編輯:聶粵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