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菜市奇觀

來源:金羊網 作者:周偉兵 發表時間:2018-11-13 18:44

□周偉兵

世事難料,功過難評,一些事在這個地方被指有過,嚴厲禁止,在那個地方卻可能成為功績,受人追捧,比如泰國首都曼谷附近的一個菜市場,就讓人大開眼界,啼笑皆非。

不遠千裏到泰國去看菜市場,這本來就有些滑稽,而當白皮膚、黃皮膚、棕皮膚、黑皮膚的遊人都對這裏趨之若鶩,濟濟一堂共享滑稽時,這菜市場的超級滑稽就舉世聞名了。原來,這個菜市場的熙攘中覆蓋了一條正在運營的鐵道,火車來時菜販們關閉大傘挪開小攤讓其通過,而火車一走大傘重開,熱熱鬧鬧的生意又照常進行。

這裏的驚天之舉不是佔一般的道路和街巷經營,而是佔鐵路來經營。菜販們與警察的爭執、與火車的爭執、與政府管理部門的爭執堅韌而又頑強,長期而又持久。這種爭執悄無聲息地結束又和平共處地出現,終于造就出令世界大跌眼鏡的奇觀來。

不知是哪一位不要命的菜販首先把攤點擺在了鐵軌上;又不知道是哪一個不怕死的顧客竟然最早鼓勵了這個菜販,跟他做成第一筆生意;還不知道是哪一個火車司機開著開著車大吃一驚發現竟然有人敢在他的轟隆車輪下討生活而拉響第一聲警告汽笛;更不知道最初發現這些事情時,泰國的警察和“城管”是如何與菜販們去交涉與博弈的……總之,是當地政府任菜販們佔道掠地,自由發展,老莊哲學踐行得比較徹底,無為而治。菜販們敏感地發現了這個地方的錯中之寶,捕捉商機,著力挖掘,這才形成了很原始很自然的一個奇觀。如此這般,官民間的矛盾消解了,百姓們的生計有著落了,當地名聲大振而招致四面八方的遊客前來,GDP也搞上去了,真是一招走對滿盤皆活,將錯就錯引來成功。

到攻美菜市場看“關傘”奇觀是有節點的,這個節點就是火車進站的時間。我們趕到那裏是為了看下午兩點半進站的那趟火車,由于提前了一些,就只好鑽進菜市場裏去打發時間。這個菜市場很大,經營的肉菜品種繁多,未進行大的修繕整合,給人的感覺是熱悶悶、臭烘烘、亂糟糟的,佔鐵道經營的攤檔集中在市場一側,大都是賣水果蔬菜,還有肉類海鮮的,偶爾也有販賣服裝和小工藝品的間于其中。很簡陋的一個火車站臺,很破爛的一個肉菜市場,卻讓那麼多花枝招展、風情萬千的國際友人歡聚一堂,這也算是奇跡了。在等待的時間裏,這些遊客並不寂寞枯燥,都在那兒三五成群地晃蕩,一些人興高採烈地大嚼山竹、龍宮、紅毛果、香蕉和榴蓮,吃相饞人;一些人四處拍照,連市場的角落和站臺的細節都不放過;還有一些人就在那兒聊天、購物,你看我我看你,都覺得新鮮。半個時辰過去後,終于等來了警察的哨子聲,鐵道護路員放下鐵路欄桿,火車即將進站而拉響動人汽笛,成百上千的遊客們于是騷動起來。

火車來了,是那種用黃色內燃機頭拖著鮮橙車廂的火車。它一來,菜場和車站就立刻變成一個盛大的秀場,鐵軌是T臺,火車是模特,鐵道兩旁的菜攤是配角,遊客們是攝影記者,菜販、司機、警察和站臺職工都成了工作人員。那“模特主角”很是能把握秀場的氛圍,輕輕地那麼一鳴笛,款款地那麼一踱步,昂昂地那麼一招搖,就讓“攝影記者”們蜂擁而上,長槍短炮咔嚓頻響;“菜攤配角”也秀得格外專心、藝術,那移攤和“關傘”絕不是一窩蜂亂來的,而是一扇一扇,一波一波,隨著火車的進度而有節奏變化的,那些傘是清一色的藍傘,一朵一朵地“關閉”後,就在緩邁蓮步的火車兩旁形成藍墻,將火車的黃頭與橙身襯托得更為耀眼。正當看秀的“觀眾”們鼓掌叫好時,卻發現火車上也聚集著許多外國遊客在那兒與車共秀,他們也歡呼招手,並且更加興高採烈地檢閱菜場和站臺上的奇觀,接受來自車下道旁的隆重歡迎。

聽導遊説,有些人在下面看過了“關傘”市場,又會擇時到前面站點去乘火車再檢閱一次,不同的位置和角度,會産生不一樣的觀感。看來,這“關傘”之事真是鬧大了,不僅限于市場這一個點,還發展到鐵道這一線,看來,不僅是當地政府為GDP而喜,鐵道官員也在抿著嘴巴偷樂吧。

不知道泰國境內其他的火車站是否也這樣,我想絕不會雷同的。這裏成了景點,説明可能是獨此一家別無分店。世事難料,功過難評,凡事皆有例外,事物的普遍性與特殊性之別就體現于此。所以,真理是相對的,錯中總有對的時候,將錯就錯也能成功。

(《泰國菜市奇觀》由金羊網為您提供,轉載請注明來源,未經書面授權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版權聯係電話:020-87133589,87133588)

編輯:聶粵
數字報
泰國菜市奇觀
金羊網  作者:周偉兵  2018-11-13

□周偉兵

世事難料,功過難評,一些事在這個地方被指有過,嚴厲禁止,在那個地方卻可能成為功績,受人追捧,比如泰國首都曼谷附近的一個菜市場,就讓人大開眼界,啼笑皆非。

不遠千裏到泰國去看菜市場,這本來就有些滑稽,而當白皮膚、黃皮膚、棕皮膚、黑皮膚的遊人都對這裏趨之若鶩,濟濟一堂共享滑稽時,這菜市場的超級滑稽就舉世聞名了。原來,這個菜市場的熙攘中覆蓋了一條正在運營的鐵道,火車來時菜販們關閉大傘挪開小攤讓其通過,而火車一走大傘重開,熱熱鬧鬧的生意又照常進行。

這裏的驚天之舉不是佔一般的道路和街巷經營,而是佔鐵路來經營。菜販們與警察的爭執、與火車的爭執、與政府管理部門的爭執堅韌而又頑強,長期而又持久。這種爭執悄無聲息地結束又和平共處地出現,終于造就出令世界大跌眼鏡的奇觀來。

不知是哪一位不要命的菜販首先把攤點擺在了鐵軌上;又不知道是哪一個不怕死的顧客竟然最早鼓勵了這個菜販,跟他做成第一筆生意;還不知道是哪一個火車司機開著開著車大吃一驚發現竟然有人敢在他的轟隆車輪下討生活而拉響第一聲警告汽笛;更不知道最初發現這些事情時,泰國的警察和“城管”是如何與菜販們去交涉與博弈的……總之,是當地政府任菜販們佔道掠地,自由發展,老莊哲學踐行得比較徹底,無為而治。菜販們敏感地發現了這個地方的錯中之寶,捕捉商機,著力挖掘,這才形成了很原始很自然的一個奇觀。如此這般,官民間的矛盾消解了,百姓們的生計有著落了,當地名聲大振而招致四面八方的遊客前來,GDP也搞上去了,真是一招走對滿盤皆活,將錯就錯引來成功。

到攻美菜市場看“關傘”奇觀是有節點的,這個節點就是火車進站的時間。我們趕到那裏是為了看下午兩點半進站的那趟火車,由于提前了一些,就只好鑽進菜市場裏去打發時間。這個菜市場很大,經營的肉菜品種繁多,未進行大的修繕整合,給人的感覺是熱悶悶、臭烘烘、亂糟糟的,佔鐵道經營的攤檔集中在市場一側,大都是賣水果蔬菜,還有肉類海鮮的,偶爾也有販賣服裝和小工藝品的間于其中。很簡陋的一個火車站臺,很破爛的一個肉菜市場,卻讓那麼多花枝招展、風情萬千的國際友人歡聚一堂,這也算是奇跡了。在等待的時間裏,這些遊客並不寂寞枯燥,都在那兒三五成群地晃蕩,一些人興高採烈地大嚼山竹、龍宮、紅毛果、香蕉和榴蓮,吃相饞人;一些人四處拍照,連市場的角落和站臺的細節都不放過;還有一些人就在那兒聊天、購物,你看我我看你,都覺得新鮮。半個時辰過去後,終于等來了警察的哨子聲,鐵道護路員放下鐵路欄桿,火車即將進站而拉響動人汽笛,成百上千的遊客們于是騷動起來。

火車來了,是那種用黃色內燃機頭拖著鮮橙車廂的火車。它一來,菜場和車站就立刻變成一個盛大的秀場,鐵軌是T臺,火車是模特,鐵道兩旁的菜攤是配角,遊客們是攝影記者,菜販、司機、警察和站臺職工都成了工作人員。那“模特主角”很是能把握秀場的氛圍,輕輕地那麼一鳴笛,款款地那麼一踱步,昂昂地那麼一招搖,就讓“攝影記者”們蜂擁而上,長槍短炮咔嚓頻響;“菜攤配角”也秀得格外專心、藝術,那移攤和“關傘”絕不是一窩蜂亂來的,而是一扇一扇,一波一波,隨著火車的進度而有節奏變化的,那些傘是清一色的藍傘,一朵一朵地“關閉”後,就在緩邁蓮步的火車兩旁形成藍墻,將火車的黃頭與橙身襯托得更為耀眼。正當看秀的“觀眾”們鼓掌叫好時,卻發現火車上也聚集著許多外國遊客在那兒與車共秀,他們也歡呼招手,並且更加興高採烈地檢閱菜場和站臺上的奇觀,接受來自車下道旁的隆重歡迎。

聽導遊説,有些人在下面看過了“關傘”市場,又會擇時到前面站點去乘火車再檢閱一次,不同的位置和角度,會産生不一樣的觀感。看來,這“關傘”之事真是鬧大了,不僅限于市場這一個點,還發展到鐵道這一線,看來,不僅是當地政府為GDP而喜,鐵道官員也在抿著嘴巴偷樂吧。

不知道泰國境內其他的火車站是否也這樣,我想絕不會雷同的。這裏成了景點,説明可能是獨此一家別無分店。世事難料,功過難評,凡事皆有例外,事物的普遍性與特殊性之別就體現于此。所以,真理是相對的,錯中總有對的時候,將錯就錯也能成功。

(《泰國菜市奇觀》由金羊網為您提供,轉載請注明來源,未經書面授權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版權聯係電話:020-87133589,87133588)

編輯:聶粵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