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墨生:中國傳統文化是相通的

來源:金羊網 作者:黃立婷 發表時間:2018-11-12 18:20

梅墨生為學生作示范

梅墨生展示畫作

梅墨生是一個非常守時的老先生。在各種事物紛雜裏,依舊可以保持這種誠信和守時,著實值得我們後輩學習。記得有一次約他採訪,他説十分鐘後讓我給他打電話,我掐著點數著“10分鐘”。正當我打算撥過去的時候,他給我發來了微信,“怎麼還沒打?”

于是,我對他定下的時間再也不敢怠慢。

這次和他約的是10月31日下午三點。我怕堵車,在路上耽擱,提前了一些出門。到畫室門口大約是兩點四十分,我不敢敲門,打算在門口站到五十八分再敲門,不時拿出手機看看,雖然房間裏傳來的是清揚的音樂,但數著時間還真是痛苦。

約兩點五十分左右,有訪客過來,她看了我一眼,問我為什麼在門口站著,我説,“我打算等到三點再敲門,要不,你敲門吧。”

姑娘在門上輕敲了兩下,門便開了。我隨她一同進去後,梅先生招呼我們坐下,給我們倒茶。梅先生指著桌案上的畫,説:“這次我準備的作品都在這,都是四尺整張大小,除了有兩張是舊作,其余都是今年畫的,已經托底了。”

把畫卷好拿給我之後,桌案上一下空曠了不少。梅先生讓學生把帶來的書畫作品拿到桌案上,開始點評,講到一張書法作品時,梅先生開始倒墨親自示范起來,從字法的結構到用筆都一一悉心講解,梅先生一直強調中國傳統文化是相通的,無論書法、繪畫、太極、京劇還是中醫等等都講究“陰陽協調、奇正相生”。

梅先生的工作室很整齊,榮譽證書、作品、毛筆等都排列得有條不紊。桌案上一個褐黃相間條紋狀花瓶裏插著一束幹花,爽潔清新。一旁的水孟裏養著幾段石斛,長出幾節白白的根,幾片清新的綠芽,平添了幾分生氣。青花色小碗裏,放著一只陶瓷小豬,看來,桌案上的玩意還真不少。

我的目光聚焦在《筆墨傳承——新安畫派、黃賓虹、賴少其藝術淵源》這本書上。梅先生説這本書是賴少其的女婿近日寄給他的。我一邊翻著書,一邊讓梅先生講和賴老的過往。

“我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期開始關注賴老,雖未見過賴老,但是和賴夫人打過幾次交道。賴老的作品非常好,我們現在對他的認識和挖掘遠遠不夠。賴老從新安畫派、黃山畫派、黃賓虹那裏走出來,將中國文人畫平和、優雅的筆墨變為雄渾、奇崛,在筆墨上賦予了更深層次的意味。賴少其最有代表性的一批作品應該是他在1986年回到廣州,“丙寅變法”後創作的一批靜物和山水。董其昌、四王乃至石濤以來,筆墨均較溫潤、優雅、平和、秀美,而賴少其選擇了用焦墨、重墨,加上西方一些現代構成的意識,將山水畫賦予全新的筆墨精神,這種筆墨精神可以用四字形容——‘沉雄奇崛’。”

聽完這段,旁邊梅先生另一個學生也走了過來和我一起翻看這本書,我告訴她,“廣州藝術博物院有賴少其的常設作品展出,去廣州的話可以去看看。”

【黃立婷】

編輯:聶粵
數字報
梅墨生:中國傳統文化是相通的
金羊網  作者:黃立婷  2018-11-12

梅墨生為學生作示范

梅墨生展示畫作

梅墨生是一個非常守時的老先生。在各種事物紛雜裏,依舊可以保持這種誠信和守時,著實值得我們後輩學習。記得有一次約他採訪,他説十分鐘後讓我給他打電話,我掐著點數著“10分鐘”。正當我打算撥過去的時候,他給我發來了微信,“怎麼還沒打?”

于是,我對他定下的時間再也不敢怠慢。

這次和他約的是10月31日下午三點。我怕堵車,在路上耽擱,提前了一些出門。到畫室門口大約是兩點四十分,我不敢敲門,打算在門口站到五十八分再敲門,不時拿出手機看看,雖然房間裏傳來的是清揚的音樂,但數著時間還真是痛苦。

約兩點五十分左右,有訪客過來,她看了我一眼,問我為什麼在門口站著,我説,“我打算等到三點再敲門,要不,你敲門吧。”

姑娘在門上輕敲了兩下,門便開了。我隨她一同進去後,梅先生招呼我們坐下,給我們倒茶。梅先生指著桌案上的畫,説:“這次我準備的作品都在這,都是四尺整張大小,除了有兩張是舊作,其余都是今年畫的,已經托底了。”

把畫卷好拿給我之後,桌案上一下空曠了不少。梅先生讓學生把帶來的書畫作品拿到桌案上,開始點評,講到一張書法作品時,梅先生開始倒墨親自示范起來,從字法的結構到用筆都一一悉心講解,梅先生一直強調中國傳統文化是相通的,無論書法、繪畫、太極、京劇還是中醫等等都講究“陰陽協調、奇正相生”。

梅先生的工作室很整齊,榮譽證書、作品、毛筆等都排列得有條不紊。桌案上一個褐黃相間條紋狀花瓶裏插著一束幹花,爽潔清新。一旁的水孟裏養著幾段石斛,長出幾節白白的根,幾片清新的綠芽,平添了幾分生氣。青花色小碗裏,放著一只陶瓷小豬,看來,桌案上的玩意還真不少。

我的目光聚焦在《筆墨傳承——新安畫派、黃賓虹、賴少其藝術淵源》這本書上。梅先生説這本書是賴少其的女婿近日寄給他的。我一邊翻著書,一邊讓梅先生講和賴老的過往。

“我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期開始關注賴老,雖未見過賴老,但是和賴夫人打過幾次交道。賴老的作品非常好,我們現在對他的認識和挖掘遠遠不夠。賴老從新安畫派、黃山畫派、黃賓虹那裏走出來,將中國文人畫平和、優雅的筆墨變為雄渾、奇崛,在筆墨上賦予了更深層次的意味。賴少其最有代表性的一批作品應該是他在1986年回到廣州,“丙寅變法”後創作的一批靜物和山水。董其昌、四王乃至石濤以來,筆墨均較溫潤、優雅、平和、秀美,而賴少其選擇了用焦墨、重墨,加上西方一些現代構成的意識,將山水畫賦予全新的筆墨精神,這種筆墨精神可以用四字形容——‘沉雄奇崛’。”

聽完這段,旁邊梅先生另一個學生也走了過來和我一起翻看這本書,我告訴她,“廣州藝術博物院有賴少其的常設作品展出,去廣州的話可以去看看。”

【黃立婷】

編輯:聶粵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