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金庸逝世:願君此去是歸隱 笑傲江湖世無雙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10-31 06:56
金庸用近二十年的時間創作 15 部武俠小説 新華社發

“你瞧這些白雲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離合,亦復如斯”。金庸在《神雕俠侶》如是説。昨日, 一代武俠小説泰鬥查良鏞(筆名金庸)病逝,從此“退出江湖”,享年94歲。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15部洋洋大作、數千萬文字,金庸以他汪洋恣肆的想象力,在江南、中原、塞外、大理國之間鋪展一個個跌宕故事,為後世創下一代俠義江湖;喬峰、郭靖、黃蓉、張無忌、楊過、小龍女、韋小寶……金庸筆下數以百計豐滿立體的人物,在出仕與隱退、向心與離心、順從與背叛、大義與私情之間尋求著平衡,讓讀者在虛實之間體悟俠骨柔腸、快意恩仇,更思考著人性和歷史規律。

除了武俠小説大師,金庸還是香港文化界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主持的《明報》,對繁榮香港文化、蓄積人才,都有莫大功勞。他還是事業有成的企業家,以一介書生,獨闖香江,成為億萬富翁,這幾乎是商場江湖的一段傳奇。

【生平簡介】

金庸,原名查良鏞,當代知名武俠小説作家、新聞學家、企業家、政治評論家、社會活動家。

查良鏞1924年3月10日生于浙江省海寧市。海寧查氏是世家望族,康熙年間創造了“一門十進士,叔侄五翰林”的科舉神話。進入近現代,查家還出現過實業家查濟民,教育家查良釗,九葉派代表詩人查良錚(穆旦)。金庸族譜旁係姻親關係中,也有很多大家熟悉名字,比如金庸的表哥徐志摩、姑父蔣百裏、表姐夫錢學森、表外甥女瓊瑤。

金庸與古龍、梁羽生合稱為“中國武俠小説三劍客”。其小説屢被翻拍為影視作品,享有“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俠”的讚譽。他的部分作品還被翻譯成英文、法文、韓文、日文、越南文及印尼文等在海外流傳。

除了武俠小説的成就外,查良鏞還是知名報人、社會活動家。他于1959年創辦《明報》。他曾從事翻譯工作,還為報刊撰寫了大量隨筆、散文、電影和戲劇評論。

查良鏞一生獲頒榮銜甚多,包括國內外多所知名高校的榮譽院士、榮譽博士、名譽教授等;2000年獲香港特區政府頒授最高榮譽大紫荊勳章;2001年,國際天文學會將一顆由北京天文臺發現的小行星命名為“金庸”星。

2005 年 , 金庸在浙江象山《神雕俠侶》劇組 圖 / 視覺中國

俠之大者 

另立武俠小説“新門派”

他是武俠小説大家。一部百年武俠小説史,自還珠樓主以降,名家輩出,僅和他同時代的就有梁羽生、古龍等人,惟有查良鏞名頭最盛,享譽最長,獲得普通民眾、影視界、學術界的認同,被譽為“東方的大仲馬”。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這14個字是金庸14部武俠小説書名的第一個字,另有一部《越女劍》)查良鏞説這14個字,便是他的整個青春。

在這段豪氣萬丈的青春之前,讀書時的查良鏞就已顯露文筆之精到,1940年,查良鏞考入浙江聯合高中,他是學校墻報上的常客。

1955年2月8日,作為香港《新晚報》副刊編輯,31歲的查良鏞開始在《新晚報》連載《書劍恩仇錄》,每天一段,一共連載了574天。從此開始,查良鏞就成了金庸,他説筆名“金庸”並無特別含義,只是將自己名字的“鏞”字一分為二。

一時間,金庸的武俠小説成為香港人街頭巷尾的熱議,最初邀請梁羽生和金庸寫報紙武俠連載“新武俠小説”、時任《大公報》主編羅孚曾説,在金庸武俠風靡香港的那個年代,街頭巷尾的人“談到正事,談到政事,也往往要引用金庸武俠小説裏的人和事來教訓。倣佛那些武俠小説,都是現代社會的《資治通鑒》,而且他們談得非常正經”。

20世紀50年代,在當時的英屬殖民地香港,金庸虛實相間的“新派武俠小説”,大大拓展了香港人閱讀的想象空間,縱深了歷史記憶。

此外,金庸的武俠小説每一部作品都推陳出新,或有新穎的情節,或誕生令人過目難忘的豐滿人物,或在敘事結構上做新的嘗試,或呈現對人性和歷史的新思考:《射雕英雄傳》的亂世之苦和俠義,《神雕俠侶》的愛情,《笑傲江湖》“三千年中國政治歷史中的人性的悲劇”,《天龍八部》冤冤相報的命運的悲涼底色,《鹿鼎記》對國民性和文化的反思和諷刺……一路讀下來酣暢淋漓,讀者欲罷不能。

20世紀80年代初,隨著廣州一雜志連載《射雕英雄傳》,金庸武俠小説在內地掀起了一股股熱浪。

直至1972年以《鹿鼎記》封筆,金庸共創作了十五部長、中、短篇小説。封筆之後,金庸把自己近20年所寫的武俠小説逐字逐句地修改。經過10年的修訂,一套15種共36冊《金庸武俠小説全集》出版。

知名報人 

自創《明報》親寫社評

金庸是一代傑出報人。早年投身《大公報》,後創立《明報》,數十年吸納了一大批香港文化、新聞界才俊之士,董千裏、胡菊人、董橋、潘粵生、林行止、吳藹儀——對繁榮香港文化、蓄積人才,都有莫大功勞。

金庸的報人生涯始于1946年,當時他進入上海《大公報》,1948年又被派到香港《大公報》工作。隨後,《大公報》旗下《新晚報》創刊,他被調到《新晚報》,做了副刊編輯。

上世紀五十年代後,香港的政治風氣比較復雜。金庸忍不住了:“我必須發聲。”于是,1959年,他找到昔日同學沈寶新,兩人一起出資,創辦了持“客觀中立”立場的《明報》。

辦《明報》要十萬元,金庸自己就出了八萬元。他將自己寫小説和稿子賺的錢全部投了進去。他自己還一手寫武俠,一手寫社評,高峰期每日一篇社評,縱論天下大事,尤以內地和香港問題為主,累計達數千萬字之巨,影響深遠。

金庸也將家國天下的主題融入小説中,于是便有了《神雕俠侶》《飛狐外傳》《倚天屠龍記》……身為持續發出聲音的公眾人物,金庸必然會被某些勢力視為眼中釘。有人放出話來:要消滅五個香港人,排名第二的就是金庸。

金庸説:“我雖然成為暗殺目標,生命受到威脅,內心不免害怕,但我決不屈服于無理的壓力之下,以致被我書中的英雄瞧不起。”

其實,仗義執言不是第一次給金庸帶來麻煩——在重慶讀大學時,他因大膽批判學校不良校風曾被開除過。

而在港最危險的一段時間,金庸還跑去歐洲躲藏了一個月。連載的《天龍八部》只好找好友倪匡代筆。金庸回到香港後,倪匡笑著對他説:“抱歉抱歉,我討厭阿紫,所以把她的眼睛寫瞎了。”

但不屈服的金庸又撰寫了政治寓言小説《笑傲江湖》,以及社會問題小説《鹿鼎記》。“為國為民,俠之大者”可謂是金庸的真實寫照。

自比段譽 

沒有霸道留人以余地

1993年,金庸在賣掉明報集團後辭去《明報》董事長職位,徹底隱退。

淡出江湖的他並未止步,2005年,81歲高齡的金庸作為普通學生申請就讀劍橋大學的博士學位。在劍橋讀書時,金庸同普通學生一樣,背著雙肩包,裏面放滿了課本。有一段時間金庸還會騎著車上課,但因為太太擔心會發生危險而就此作罷。

看過金庸小説的人都會好奇,金庸到底跟他筆下的哪個人物比較像。是機靈圓滑的韋小寶?老實憨厚的郭靖?還是優柔寡斷的張無忌?

雖然因創作出許多豪氣萬丈的大俠形象而被稱為“查大俠”,但是金庸卻覺得這個稱謂實在過譽:“如果在我的小説中選一個角色讓我做,我願做《天龍八部》中的段譽,他身上沒有以勢壓人的霸道,總給人留有余地。”

還有人曾經問金庸:“人生應如何度過?”老先生答:“大鬧一場,悄然離去。”人生在世,去若朝露。“查大俠”的一生正如一部武俠小説,前半生縱情恣意、灑脫妄為,後半生心懷敬畏,有不斷向學之心,可敬可嘆。

(綜合《三聯生活周刊》、新華社等)

【學界懷念】

“有華人的地方 就有金庸的讀者”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讀者。”查良鏞以筆名“金庸”創作多部膾炙人口的武俠小説,如《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等,其作品更屢被翻拍電影。

陳平原(北京大學中文係教授):為武俠小説開創新可能

很多人把金庸當作武俠小説家來看待,這毫無疑問,但他不僅僅是小説家,同時還是一個有政治抱負、歷史眼光的報人。上個世紀,他在香港辦報,親自寫社論,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有敏銳的政治眼光、政治智慧,這在他的武俠小説中可以看出來,這也是他的成就超越梁羽生、古龍的原因。

在所有的小説家中,金庸是最有學問的。他是一個讀書人,有廣博的知識,貫通古今中外。武俠小説有很難跨越的極限,但金庸超越了傳統武俠小説的范式,為武俠小説開創了新的可能。在對傳統中國文化的繼承上,很少有小説能達到金庸武俠小説的水平,這也是很多海外華人在讓後代學習中國文化時,往往是讓他們先從閱讀金庸小説開始的原因。

(金羊網記者 吳小攀 採訪整理)

潘耀明(香港知名作家):金庸小説有深刻現實意義

香港知名作家潘耀明與金庸相識並同事二十多年。1991年夏天,因金庸一紙聘書,潘耀明接下了雜志總編輯的重擔,從此兩人亦師亦友。“金庸寫武俠,都是業余的愛好,他一直想從政,還學過國際關係法。最開始是去《大公報》當翻譯,後來自己著手辦了《明報》。”在潘耀明看來,金庸不僅是一位作家,還是一位眼光獨到、頗具智慧的報人。

“與前幾任的主編不一樣,查先生在聘書上寫明,除要我當總編輯之外,還兼任總經理。這也許與我之前在美國念的出版管理學和雜志學有關。後來報刊也受到市場的衝擊,我才幡然省悟查先生良苦的用心:他希望我在文化與市場之間取得平衡”。

“查先生很懂得文化經營。《明報》上市時,才1毛錢,在金庸的手上漲到了2塊9。查先生對我説,有二元八角是文化品牌的價值。他還説,文化品牌是無形財産,往往比有形資産的價值還要大”。

“武俠小説只是辦報的副産品,沒想過影響這麼大。而查先生的小説影響力不僅在過去、現在,還會在將來。”潘耀明告訴記者,金庸畢生的事業在《明報》而非武俠小説,辦報的收入也高于寫書的收入。“查先生集成功的報人、成功的作家、成功的企業家于一身,相信在海內外都是空前的,恐怕也很可能是絕後的。”

“一手寫社評,一手寫武俠”造就了不一樣的小説家。潘耀明認為,金庸的小説中有很多象徵手法,具有深刻的現實意義、時代氣息。

(金羊網記者 朱紹傑)

施愛東(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金庸的小説“最中國”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施愛東認為,金庸之所以在眾多武俠作家中獨具一格,高出一籌,是因為金庸的小説生長在中國傳統土壤中,是“最中國”的小説。“金庸更把人生理想融入小説,用小説講出自己的政治理想,構築出自己的烏托邦”。

金庸宣布封筆後,不乏評説金庸小説現象的文章。到了倪匡出版《我看金庸小説》,成為華文世界首部以金庸小説為研讀對象的評論集,掀起研讀金庸小説的熱潮。其時,潘耀明著手整理一套海內外研究金庸的叢書。幾乎同一時間,北京大學陳平原教授出版《千古文人俠客夢》,從司馬遷寫到金庸,提出金庸小説的“遊俠想象”。另一位北京大學教授嚴家炎對金庸小説予以高度評價,説金庸的武俠小説是繼“五四”文學革命後,“使小説由受人輕視的閒書而登上文學殿堂的另一場靜悄悄的文學革命”。

學者王一川在《重排大師座次》將金庸排在20世紀文學大家第四位,僅次于魯迅、沈從文、巴金。施愛東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金庸是古往今來最偉大的故事家,他的小説可能是古往今來最多的,也是從他的武俠小説開始,通俗文學在文學史殿堂裏開始佔有一席之地。”

(金羊網記者 朱紹傑)

“楊過”“韋小寶”“小龍女”發文悼念:謝謝你創造了這個角色

劉德華(1983版《神雕俠侶》楊過扮演者):

金庸老師是一個武俠小説世界的奇人,我能夠出演他筆下的角色楊過是一個緣份。當年成立“天幕”的創業作《91神雕俠侶》也是金庸老師將其小説作品《神雕俠侶》給他的電影命名。其實一直以來都有關心他的身體狀況,他的離世絕對是武俠世界的一個大損失,願他一路好走,其家人亦能節哀。

汪明荃(1978版《倚天屠龍記》趙敏扮演者):

當然覺得好突然好可惜,知道他年紀大,需要多休養。今天聽到這個消息,非常不舍,他很有才華,文學方面貢獻也很大,又辦報紙。當年能夠出演他筆下的角色,我覺得好榮幸,我覺得他好棒,他作品中寫的好多地方他都沒有去過,但他卻寫得好像身臨其境般,他的作品更是影響到全世界的華人。

陳小春(1998版《鹿鼎記》韋小寶扮演者):

小寶就此別過,查大俠走好。

李若彤(1995版《神雕俠侶》小龍女、1996版《天龍八部》王語嫣扮演者):

忽然收到這消息,感覺茫然,他筆下的小龍女給予我一切一切,我倆雖未曾遇上過,對他卻有著一種特別的感覺和尊重,謝謝你創造了這角色,而我這生也有幸曾扮演過。查大俠,一路好走!

劉濤(2003版《天龍八部》阿朱扮演者):

謝謝您筆下的阿朱,讓我感受到了那些奮不顧身的一往情深,豪情萬丈的俠義心腸,您書寫了一個時代的傳奇,大師千古,江湖再見。

【採訪手記】

金大俠,金小兒

羊城晚報前記者、文藝部副主任,魯迅文學獎獲得者、作家黃咏梅曾採訪金庸,並寫下以下手記,今日重發此文,以為紀念。

□黃咏梅

2008年7月18日下午3時,在香港北角金庸先生寫字樓進行採訪。

説實在,對于採訪金大俠,我的好奇心不是很足。就連第一次踏入他那間碩大無比、落地窗戶可一覽無敵海景的寫字樓,我也能感到如韋小寶、張無忌、楊過這些從未謀面的人物那麼熟悉,因為在很多到過這間寫字樓參觀的作家學者們的文章裏都無一例外地描述到,並且在多處圖文並茂。

然而,就在結束對話,跟金大俠合影留念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秘密———金大俠是個金小兒。站在金大俠身邊,他一直很奇怪地看著我手腕上戴的手鐲,並且不斷問我:“這是什麼?”當得知是朋友從藏區帶回來給我的一個牛骨做成的手鐲時,他高興得從襯衫裏順著脖子撈起一根飾物,咧開嘴告訴我,那是西藏朋友送給他的“天珠”。我們互相交換著看的時候,他愛不釋手地拿著我那手鐲問,這裏是牛骨的?那個地方也是牛骨的?牛骨也可以做成這個樣子?不誇張地説,神態十足一個小孩子。

我將手鐲送給他,並且嘗試幫他戴到腕上,因為手鐲太小了,有點勉強。所幸手鐲是橡皮筋所連成。我使勁幫他套上手鐲的時候,害怕弄疼他,誰知道他竟然很認真地配合著我戴,一臉的喜悅,好奇心遠遠覆蓋了疼痛。

最後,手鐲竟然套在了他的手上,他高興地將手腕舉得高高,跟我合影。

回來的一路火車上,屢屢想到他為了能戴上手鐲拼命將手掌縮到最小,並且忍耐疼痛的樣子,就會發笑。終于領會到金大俠在接受我採訪的時候説過的一句話,他説,武俠世界是一個羅曼蒂克的世界,是一個充滿想象的世界。面對這人欲物欲橫流的現實生活,只有永遠保持一顆天真的“赤子之心”才得以創造一個此在世界外的世界。

金大俠和金小兒,便在這個現實世界裏,進行著左右手互搏般的切磋、追問,練出了上乘境界。    (文章有刪節)





編輯:
數字報

著名作家金庸逝世:願君此去是歸隱 笑傲江湖世無雙

金羊網  作者:  2018-10-31
金庸用近二十年的時間創作 15 部武俠小説 新華社發

“你瞧這些白雲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離合,亦復如斯”。金庸在《神雕俠侶》如是説。昨日, 一代武俠小説泰鬥查良鏞(筆名金庸)病逝,從此“退出江湖”,享年94歲。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15部洋洋大作、數千萬文字,金庸以他汪洋恣肆的想象力,在江南、中原、塞外、大理國之間鋪展一個個跌宕故事,為後世創下一代俠義江湖;喬峰、郭靖、黃蓉、張無忌、楊過、小龍女、韋小寶……金庸筆下數以百計豐滿立體的人物,在出仕與隱退、向心與離心、順從與背叛、大義與私情之間尋求著平衡,讓讀者在虛實之間體悟俠骨柔腸、快意恩仇,更思考著人性和歷史規律。

除了武俠小説大師,金庸還是香港文化界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主持的《明報》,對繁榮香港文化、蓄積人才,都有莫大功勞。他還是事業有成的企業家,以一介書生,獨闖香江,成為億萬富翁,這幾乎是商場江湖的一段傳奇。

【生平簡介】

金庸,原名查良鏞,當代知名武俠小説作家、新聞學家、企業家、政治評論家、社會活動家。

查良鏞1924年3月10日生于浙江省海寧市。海寧查氏是世家望族,康熙年間創造了“一門十進士,叔侄五翰林”的科舉神話。進入近現代,查家還出現過實業家查濟民,教育家查良釗,九葉派代表詩人查良錚(穆旦)。金庸族譜旁係姻親關係中,也有很多大家熟悉名字,比如金庸的表哥徐志摩、姑父蔣百裏、表姐夫錢學森、表外甥女瓊瑤。

金庸與古龍、梁羽生合稱為“中國武俠小説三劍客”。其小説屢被翻拍為影視作品,享有“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俠”的讚譽。他的部分作品還被翻譯成英文、法文、韓文、日文、越南文及印尼文等在海外流傳。

除了武俠小説的成就外,查良鏞還是知名報人、社會活動家。他于1959年創辦《明報》。他曾從事翻譯工作,還為報刊撰寫了大量隨筆、散文、電影和戲劇評論。

查良鏞一生獲頒榮銜甚多,包括國內外多所知名高校的榮譽院士、榮譽博士、名譽教授等;2000年獲香港特區政府頒授最高榮譽大紫荊勳章;2001年,國際天文學會將一顆由北京天文臺發現的小行星命名為“金庸”星。

2005 年 , 金庸在浙江象山《神雕俠侶》劇組 圖 / 視覺中國

俠之大者 

另立武俠小説“新門派”

他是武俠小説大家。一部百年武俠小説史,自還珠樓主以降,名家輩出,僅和他同時代的就有梁羽生、古龍等人,惟有查良鏞名頭最盛,享譽最長,獲得普通民眾、影視界、學術界的認同,被譽為“東方的大仲馬”。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這14個字是金庸14部武俠小説書名的第一個字,另有一部《越女劍》)查良鏞説這14個字,便是他的整個青春。

在這段豪氣萬丈的青春之前,讀書時的查良鏞就已顯露文筆之精到,1940年,查良鏞考入浙江聯合高中,他是學校墻報上的常客。

1955年2月8日,作為香港《新晚報》副刊編輯,31歲的查良鏞開始在《新晚報》連載《書劍恩仇錄》,每天一段,一共連載了574天。從此開始,查良鏞就成了金庸,他説筆名“金庸”並無特別含義,只是將自己名字的“鏞”字一分為二。

一時間,金庸的武俠小説成為香港人街頭巷尾的熱議,最初邀請梁羽生和金庸寫報紙武俠連載“新武俠小説”、時任《大公報》主編羅孚曾説,在金庸武俠風靡香港的那個年代,街頭巷尾的人“談到正事,談到政事,也往往要引用金庸武俠小説裏的人和事來教訓。倣佛那些武俠小説,都是現代社會的《資治通鑒》,而且他們談得非常正經”。

20世紀50年代,在當時的英屬殖民地香港,金庸虛實相間的“新派武俠小説”,大大拓展了香港人閱讀的想象空間,縱深了歷史記憶。

此外,金庸的武俠小説每一部作品都推陳出新,或有新穎的情節,或誕生令人過目難忘的豐滿人物,或在敘事結構上做新的嘗試,或呈現對人性和歷史的新思考:《射雕英雄傳》的亂世之苦和俠義,《神雕俠侶》的愛情,《笑傲江湖》“三千年中國政治歷史中的人性的悲劇”,《天龍八部》冤冤相報的命運的悲涼底色,《鹿鼎記》對國民性和文化的反思和諷刺……一路讀下來酣暢淋漓,讀者欲罷不能。

20世紀80年代初,隨著廣州一雜志連載《射雕英雄傳》,金庸武俠小説在內地掀起了一股股熱浪。

直至1972年以《鹿鼎記》封筆,金庸共創作了十五部長、中、短篇小説。封筆之後,金庸把自己近20年所寫的武俠小説逐字逐句地修改。經過10年的修訂,一套15種共36冊《金庸武俠小説全集》出版。

知名報人 

自創《明報》親寫社評

金庸是一代傑出報人。早年投身《大公報》,後創立《明報》,數十年吸納了一大批香港文化、新聞界才俊之士,董千裏、胡菊人、董橋、潘粵生、林行止、吳藹儀——對繁榮香港文化、蓄積人才,都有莫大功勞。

金庸的報人生涯始于1946年,當時他進入上海《大公報》,1948年又被派到香港《大公報》工作。隨後,《大公報》旗下《新晚報》創刊,他被調到《新晚報》,做了副刊編輯。

上世紀五十年代後,香港的政治風氣比較復雜。金庸忍不住了:“我必須發聲。”于是,1959年,他找到昔日同學沈寶新,兩人一起出資,創辦了持“客觀中立”立場的《明報》。

辦《明報》要十萬元,金庸自己就出了八萬元。他將自己寫小説和稿子賺的錢全部投了進去。他自己還一手寫武俠,一手寫社評,高峰期每日一篇社評,縱論天下大事,尤以內地和香港問題為主,累計達數千萬字之巨,影響深遠。

金庸也將家國天下的主題融入小説中,于是便有了《神雕俠侶》《飛狐外傳》《倚天屠龍記》……身為持續發出聲音的公眾人物,金庸必然會被某些勢力視為眼中釘。有人放出話來:要消滅五個香港人,排名第二的就是金庸。

金庸説:“我雖然成為暗殺目標,生命受到威脅,內心不免害怕,但我決不屈服于無理的壓力之下,以致被我書中的英雄瞧不起。”

其實,仗義執言不是第一次給金庸帶來麻煩——在重慶讀大學時,他因大膽批判學校不良校風曾被開除過。

而在港最危險的一段時間,金庸還跑去歐洲躲藏了一個月。連載的《天龍八部》只好找好友倪匡代筆。金庸回到香港後,倪匡笑著對他説:“抱歉抱歉,我討厭阿紫,所以把她的眼睛寫瞎了。”

但不屈服的金庸又撰寫了政治寓言小説《笑傲江湖》,以及社會問題小説《鹿鼎記》。“為國為民,俠之大者”可謂是金庸的真實寫照。

自比段譽 

沒有霸道留人以余地

1993年,金庸在賣掉明報集團後辭去《明報》董事長職位,徹底隱退。

淡出江湖的他並未止步,2005年,81歲高齡的金庸作為普通學生申請就讀劍橋大學的博士學位。在劍橋讀書時,金庸同普通學生一樣,背著雙肩包,裏面放滿了課本。有一段時間金庸還會騎著車上課,但因為太太擔心會發生危險而就此作罷。

看過金庸小説的人都會好奇,金庸到底跟他筆下的哪個人物比較像。是機靈圓滑的韋小寶?老實憨厚的郭靖?還是優柔寡斷的張無忌?

雖然因創作出許多豪氣萬丈的大俠形象而被稱為“查大俠”,但是金庸卻覺得這個稱謂實在過譽:“如果在我的小説中選一個角色讓我做,我願做《天龍八部》中的段譽,他身上沒有以勢壓人的霸道,總給人留有余地。”

還有人曾經問金庸:“人生應如何度過?”老先生答:“大鬧一場,悄然離去。”人生在世,去若朝露。“查大俠”的一生正如一部武俠小説,前半生縱情恣意、灑脫妄為,後半生心懷敬畏,有不斷向學之心,可敬可嘆。

(綜合《三聯生活周刊》、新華社等)

【學界懷念】

“有華人的地方 就有金庸的讀者”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讀者。”查良鏞以筆名“金庸”創作多部膾炙人口的武俠小説,如《射雕英雄傳》《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天龍八部》等,其作品更屢被翻拍電影。

陳平原(北京大學中文係教授):為武俠小説開創新可能

很多人把金庸當作武俠小説家來看待,這毫無疑問,但他不僅僅是小説家,同時還是一個有政治抱負、歷史眼光的報人。上個世紀,他在香港辦報,親自寫社論,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有敏銳的政治眼光、政治智慧,這在他的武俠小説中可以看出來,這也是他的成就超越梁羽生、古龍的原因。

在所有的小説家中,金庸是最有學問的。他是一個讀書人,有廣博的知識,貫通古今中外。武俠小説有很難跨越的極限,但金庸超越了傳統武俠小説的范式,為武俠小説開創了新的可能。在對傳統中國文化的繼承上,很少有小説能達到金庸武俠小説的水平,這也是很多海外華人在讓後代學習中國文化時,往往是讓他們先從閱讀金庸小説開始的原因。

(金羊網記者 吳小攀 採訪整理)

潘耀明(香港知名作家):金庸小説有深刻現實意義

香港知名作家潘耀明與金庸相識並同事二十多年。1991年夏天,因金庸一紙聘書,潘耀明接下了雜志總編輯的重擔,從此兩人亦師亦友。“金庸寫武俠,都是業余的愛好,他一直想從政,還學過國際關係法。最開始是去《大公報》當翻譯,後來自己著手辦了《明報》。”在潘耀明看來,金庸不僅是一位作家,還是一位眼光獨到、頗具智慧的報人。

“與前幾任的主編不一樣,查先生在聘書上寫明,除要我當總編輯之外,還兼任總經理。這也許與我之前在美國念的出版管理學和雜志學有關。後來報刊也受到市場的衝擊,我才幡然省悟查先生良苦的用心:他希望我在文化與市場之間取得平衡”。

“查先生很懂得文化經營。《明報》上市時,才1毛錢,在金庸的手上漲到了2塊9。查先生對我説,有二元八角是文化品牌的價值。他還説,文化品牌是無形財産,往往比有形資産的價值還要大”。

“武俠小説只是辦報的副産品,沒想過影響這麼大。而查先生的小説影響力不僅在過去、現在,還會在將來。”潘耀明告訴記者,金庸畢生的事業在《明報》而非武俠小説,辦報的收入也高于寫書的收入。“查先生集成功的報人、成功的作家、成功的企業家于一身,相信在海內外都是空前的,恐怕也很可能是絕後的。”

“一手寫社評,一手寫武俠”造就了不一樣的小説家。潘耀明認為,金庸的小説中有很多象徵手法,具有深刻的現實意義、時代氣息。

(金羊網記者 朱紹傑)

施愛東(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金庸的小説“最中國”

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施愛東認為,金庸之所以在眾多武俠作家中獨具一格,高出一籌,是因為金庸的小説生長在中國傳統土壤中,是“最中國”的小説。“金庸更把人生理想融入小説,用小説講出自己的政治理想,構築出自己的烏托邦”。

金庸宣布封筆後,不乏評説金庸小説現象的文章。到了倪匡出版《我看金庸小説》,成為華文世界首部以金庸小説為研讀對象的評論集,掀起研讀金庸小説的熱潮。其時,潘耀明著手整理一套海內外研究金庸的叢書。幾乎同一時間,北京大學陳平原教授出版《千古文人俠客夢》,從司馬遷寫到金庸,提出金庸小説的“遊俠想象”。另一位北京大學教授嚴家炎對金庸小説予以高度評價,説金庸的武俠小説是繼“五四”文學革命後,“使小説由受人輕視的閒書而登上文學殿堂的另一場靜悄悄的文學革命”。

學者王一川在《重排大師座次》將金庸排在20世紀文學大家第四位,僅次于魯迅、沈從文、巴金。施愛東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金庸是古往今來最偉大的故事家,他的小説可能是古往今來最多的,也是從他的武俠小説開始,通俗文學在文學史殿堂裏開始佔有一席之地。”

(金羊網記者 朱紹傑)

“楊過”“韋小寶”“小龍女”發文悼念:謝謝你創造了這個角色

劉德華(1983版《神雕俠侶》楊過扮演者):

金庸老師是一個武俠小説世界的奇人,我能夠出演他筆下的角色楊過是一個緣份。當年成立“天幕”的創業作《91神雕俠侶》也是金庸老師將其小説作品《神雕俠侶》給他的電影命名。其實一直以來都有關心他的身體狀況,他的離世絕對是武俠世界的一個大損失,願他一路好走,其家人亦能節哀。

汪明荃(1978版《倚天屠龍記》趙敏扮演者):

當然覺得好突然好可惜,知道他年紀大,需要多休養。今天聽到這個消息,非常不舍,他很有才華,文學方面貢獻也很大,又辦報紙。當年能夠出演他筆下的角色,我覺得好榮幸,我覺得他好棒,他作品中寫的好多地方他都沒有去過,但他卻寫得好像身臨其境般,他的作品更是影響到全世界的華人。

陳小春(1998版《鹿鼎記》韋小寶扮演者):

小寶就此別過,查大俠走好。

李若彤(1995版《神雕俠侶》小龍女、1996版《天龍八部》王語嫣扮演者):

忽然收到這消息,感覺茫然,他筆下的小龍女給予我一切一切,我倆雖未曾遇上過,對他卻有著一種特別的感覺和尊重,謝謝你創造了這角色,而我這生也有幸曾扮演過。查大俠,一路好走!

劉濤(2003版《天龍八部》阿朱扮演者):

謝謝您筆下的阿朱,讓我感受到了那些奮不顧身的一往情深,豪情萬丈的俠義心腸,您書寫了一個時代的傳奇,大師千古,江湖再見。

【採訪手記】

金大俠,金小兒

羊城晚報前記者、文藝部副主任,魯迅文學獎獲得者、作家黃咏梅曾採訪金庸,並寫下以下手記,今日重發此文,以為紀念。

□黃咏梅

2008年7月18日下午3時,在香港北角金庸先生寫字樓進行採訪。

説實在,對于採訪金大俠,我的好奇心不是很足。就連第一次踏入他那間碩大無比、落地窗戶可一覽無敵海景的寫字樓,我也能感到如韋小寶、張無忌、楊過這些從未謀面的人物那麼熟悉,因為在很多到過這間寫字樓參觀的作家學者們的文章裏都無一例外地描述到,並且在多處圖文並茂。

然而,就在結束對話,跟金大俠合影留念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秘密———金大俠是個金小兒。站在金大俠身邊,他一直很奇怪地看著我手腕上戴的手鐲,並且不斷問我:“這是什麼?”當得知是朋友從藏區帶回來給我的一個牛骨做成的手鐲時,他高興得從襯衫裏順著脖子撈起一根飾物,咧開嘴告訴我,那是西藏朋友送給他的“天珠”。我們互相交換著看的時候,他愛不釋手地拿著我那手鐲問,這裏是牛骨的?那個地方也是牛骨的?牛骨也可以做成這個樣子?不誇張地説,神態十足一個小孩子。

我將手鐲送給他,並且嘗試幫他戴到腕上,因為手鐲太小了,有點勉強。所幸手鐲是橡皮筋所連成。我使勁幫他套上手鐲的時候,害怕弄疼他,誰知道他竟然很認真地配合著我戴,一臉的喜悅,好奇心遠遠覆蓋了疼痛。

最後,手鐲竟然套在了他的手上,他高興地將手腕舉得高高,跟我合影。

回來的一路火車上,屢屢想到他為了能戴上手鐲拼命將手掌縮到最小,並且忍耐疼痛的樣子,就會發笑。終于領會到金大俠在接受我採訪的時候説過的一句話,他説,武俠世界是一個羅曼蒂克的世界,是一個充滿想象的世界。面對這人欲物欲橫流的現實生活,只有永遠保持一顆天真的“赤子之心”才得以創造一個此在世界外的世界。

金大俠和金小兒,便在這個現實世界裏,進行著左右手互搏般的切磋、追問,練出了上乘境界。    (文章有刪節)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