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輝權:手抱吉他,心懷古韻

來源:金羊網 作者:吳丹 發表時間:2018-10-29 11:33

金羊網訊 記者吳丹報道:“阿權的音樂是有根的音樂。”有時是婉轉纏綿的一聲高胡,有時是蕩氣回腸的一聲粵劇開場,有時是一句耳熟能詳的經典詩詞……在這個被譽為“音樂大廚”的流行音樂制作人手裏,傳統的嶺南元素,總能以新的形式煥發光芒。

△廣東流行音樂制作人陳輝權(供圖 陳輝權)


溫暖

凡是接觸過陳輝權的人,大抵都逃不過溫暖印象。

他的眼睛會説話,笑起來彎得像月牙,厚實的聲音裏帶有一種天然的溫暖質感。而這種溫暖延伸到他的音樂作品裏面,又化成了一首又一首充滿生活氣息的廣東本土歌曲。

陳輝權土生土長的廣東順德人,立足廣東流行樂壇多年,他身上頭銜眾多:流行音樂制作人,作曲、編曲和吉他演奏家,廣東省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流行音樂學會會員,廣東省流行音樂協會理事……但無論臺前幕後,這個才華橫溢的音樂人,一直給人以溫暖“接地氣”的奮鬥青年印象。

“得就得,唔得返順德。”這句常被很多人挂在嘴邊的口頭禪,寥寥幾字,盡顯順德人大刀闊斧的打拼精神。陳輝權的原創歌曲《唔得返順德》便是基于這句口語所作,收錄在2006年發行的專輯《音樂大廚》當中。

“做音樂有時真的和做大廚很像。”陳輝權説,治音樂若烹小鮮。廣東人對于“吃”這件事向來考究,大排檔裏的粵式小炒種類繁多而鑊氣十足,相隔甚遠也能感到香氣撲鼻。他也喜歡“烹飪”,納多種音樂風格于一身,將不同的音樂元素有機結合,取其精華,自由烹調自己心中的味道。從鄉村搖滾到都市情歌,從現代舞曲到粵曲小調,多年來他一直活躍在廣東樂壇,潛心烹飪粵語大餐。原創作品推陳出新,經他編曲的歌曲更是多不勝數。

但時間倘若回溯到三十年前,這個年輕人,似乎天生自帶“不務正業”屬性。那時的他從來沒想過,音樂有一天會成為他的事業與生活。

“不務正業”

陳輝權是“不安分”的。學畫畫出身的他,中學時就開始嘗試創編粵語的相聲和話劇。大學時期才開始接觸吉他,音樂天分初露鋒芒。畢業後順利成為了一名室內設計師,但心中仍舊懷揣著一個“音樂夢”。1994年他辭去工作,與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中國內地第一支粵語原創樂隊——豐收音樂合作社,擔任主唱及主音吉他手,從此踏足流行樂壇。

90年代初,廣東樂壇興旺發達,新人輩出,全國很多優秀歌手都到廣東發展。“遍地都是歌星,影響都是全國性的,當時我很羨慕。”趕上了時代浪潮,他躍躍欲試,從那時起,便開始嘗試創作自己的歌。

從一個屢次獲獎的小畫家到一名室內設計師,再到成為一位原創音樂人,這位不務正業的“音樂怪才”所顯露的真正才能,不僅來得有些出人意料,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不光是原創作品大受歡迎,音樂獲獎連連,當年一首由他作曲和編曲、經“中國力量”組合演唱的《Every Day》作為中國內地第一首電子舞曲,更是紅遍了整個華語地區,成為一個時代的流行符號。

1995年,陳輝權創作了他的第一首粵語歌曲《爸爸的背影》,不久後便從臺前轉為幕後制作人,在廣東本土音樂創作的道路上深耕發展,開啟了另一段專注的創作和探索之旅。

“粵語在本質上就有著不可置疑的美好。”一説起粵語的魅力,他便興致勃勃地引經據典,向我解釋粵語的音樂性,“粵語有九聲六調,其中三個是入聲;普通話有四聲,沒有入聲。粵語中的音調和入聲更為貼近古韻……”

“廣州是全世界的廣府文化中心,但為什麼粵語歌這麼少呢?”基于熱愛,帶著不甘,他又投入了馬不停蹄的創作之中。2006年,陳輝權力邀多年好搭檔、詞作家梁天山,著名主持人陳丹虹,以及抬山李培、維谷谷、雙喜明、三本目等廣東本土粵語填詞人參與制作,精心炮制了《音樂大廚》專輯——這是近年來罕有的內地原創全粵語大碟,內容以廣東人的日常生活、溫暖人事、拼搏精神為主,為廣東樂壇注入了新鮮空氣和本土氣息。

而今只要仔細聆聽陳輝權的音樂作品,其實不難發現,流行的曲風中,時常流露出一種似曾相識的獨特韻味。有時是婉轉纏綿的一聲高胡,有時是蕩氣回腸的一聲粵劇開場,有時是一句耳熟能詳的經典詩詞……在這個被譽為“音樂大廚”的制作人手裏,傳統的嶺南元素,總能以新的形式煥發光芒。

曲由心生

關于流行音樂,許多人會聯想到“快消費”、“大眾化”等標簽,似乎潮流滾滾的背後,總免不了輝煌逝去、“泯為眾人”的一陣唏噓。但在輝權的音樂裏面,“流行”也能耐人尋味。

作為一名流行音樂制作人,他實際上也是一個粵劇發燒友。從小喜歡跟隨父母看粵劇的他,對于本土戲曲有著一股與生俱來的熱忱。他曾坦言自己的許多音樂創作,當中的營養也都來自粵曲和廣東音樂。

“最初不過是一種懵懂的認知、一種心裏面的喜好,到後來慢慢接觸、學習一些相關書籍,這時對粵劇粵曲的認識才漸漸變得立體。”

2014年,他取材于廣州的美景與風物,將積淀豐厚的人文氣息與唯美靈動的電子音樂結合起來,烹制了一張粵味濃濃的NEW AGE音樂專輯《風月西關》,通過二胡與電吉他共鳴、電音與管弦齊奏,帶來了既古典又現代的音樂享受。

比如專輯中的《水秀花香》就融入了粵語童謠《月光光照地堂》的元素,簡單悠揚的旋律讓人似曾相識,卻比原曲更加意蘊豐富,充滿想象。不得不感嘆,在嶺南傳統音樂中,他總能找到永恒如新的感動。

“廣州有這麼多優秀的傳統文化,我想用我的方式記錄它。”鳥語花香的西關早晨、浪漫恬靜的沙面街區、熙熙攘攘的上下九茶樓、清風拂面的珠江夜景、妙趣橫生的“雞公攬”、美味營養的廣式靚湯……日常生活裏的每一幀畫面、每一個聲響,都如同力量飽滿的種子一樣,在陳輝權的心裏生根發芽,成長為蔥蔥鬱鬱的靈感之樹。

“阿權的音樂是有根的音樂。”中國著名詞作家、音樂活動策劃人李廣平也曾這樣評價陳輝權,“他音樂裏的中國色彩和個性化的中國民間旋律,讓我們既熟悉又陌生,古老的旋律因為他神奇的運用而煥發出新的生命。”

粵韻悠揚

“小娃撐小艇,偷採白蓮回。不解藏蹤跡,浮萍一道開。”2017年,在南國書香節的《粵韻唐詩》新書首發式上,唐代詩人白居易的名作《池上》在陳輝權與女兒陳韻融的共同演繹下,變成了一首清新曼妙的粵語歌曲。

《粵韻唐詩》是由陳輝權、梁天山和勞震宇聯手推出的第一本用粵語朗誦的國學讀本,從中小學生必背的唐詩之中,精選了三十六首詩篇進行賞析。讀者通過掃描書中二維碼,即可聽到陳輝權用粵語正音朗誦的詩文。詩、樂、畫結合的方式,讓新生代在培養文學素養、陶冶性情之余,更加感受到了粵語文化的深厚沉淀,以及粵語音韻的鏗鏘之妙。

“古詩詞本身就具備一種音樂性的美。”説到朗誦與音樂之間的關係,陳輝權的眼裏泛著讚賞的光。近幾年,他越來越喜歡粵語朗誦,不僅在網絡平臺上開辟“粵讀經典”欄目分享、誦讀經典詩文,還嘗試在音樂當中也加入古詩詞的元素。

“實際上好多詩詞就是基于音樂而産生的。我在朗誦的過程中,經常會産生靈感,心中會自動産生音樂。”輝權解釋道,早年他讀《詩經》的時候覺得質樸動人,後來經過查證得知那是最早的歌謠。從大雅之堂到鄉間裏巷,這些詩歌其實可以説是當時的“流行歌”。如今他用自己的理解,將這些詩詞重新“歌謠化”,實際上是一種回歸。

△《粵韻唐詩》是第一本用粵語朗誦的國學讀本(供圖 陳輝權)


今年,他在蘇東坡的名詩《惠州一絕》基礎上作曲編曲,融入廣東粵曲小調,制作了一首清新活潑、朗朗上口的《食荔枝》,讓古詩詞迸發出了新的活力。“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當熟稔于心的詩句變成旋律優美的歌謠,當詩句當中又突然穿插耳熟能詳的粵曲——《荔枝頌》的趣味身影,你不得不驚嘆于這位作曲家所擁有的,細膩的創作力、藝術想象力與吸收力。

這樣一首短短幾分鐘的歌曲,看似渺小,卻滿是精華。聽眾不僅能夠感受到音樂的魅力、粵語的魅力,也能從中了解到經典故事與優秀傳統文化。“一首歌所帶來的影響是很立體、有很多延伸的。”陳輝權説,如此一來不僅能夠幫助大家更好地記憶詩詞,且能寓教于樂,更好地傳承發揚粵語,“相當于在人的心裏種下了一棵樹。”

清苦也快樂

但創作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與鏡頭前、熒幕上一貫呈現的熱烈形象不同,創作時的輝權又是另一種狀態。

早晨醒來,泡一壺清茶,打開音樂,拿起筆抄寫名家詩篇,一邊寫字一邊朗讀,又或者做一些簡單的開嗓練習。

先沉靜下來,再細膩感受,然後苦心斟酌。

“説是清苦,實際上是苦中作樂。”陳輝權常常提到“清苦”這個詞,他認為這是創作時候應有的狀態。當心境變得寡欲,少了名利的約束,對于藝術的追求則更加純粹。此時,清苦與幸福有機地結合,知足和不知足不斷地變換,在這樣的質樸空間中,才能享受奇妙的創造之旅。

但空間也只是形式,創作的素材與能力的培養,固然仍是來源于生活與學習。深諳這樣的道理,陳輝權就像一塊海綿一般,“貪婪”地吮吸著傳統的營養。書法、畫畫、詩詞、音樂,無時無刻不充斥著他的生活。比如開車時聽廣播、坐車時看書、寫字時朗讀……這些短暫而容易被忽視的碎片時間,卻是他擅長利用並享受的寶貴時刻。

△創作時的輝權又是另一種狀態(供圖 陳輝權)

著名作曲家戚建波曾説:“離開了創作的土壤,離開了生活,再華麗的技巧也出不了優秀的作品。”這一點與陳輝權的音樂創作理念,似乎正是不謀而合。

根植于南粵大地,嶺南傳統文化便是他取之不盡的靈感源泉。而談起傳統文化的傳承和創新,他的看法包容而前衛。“傳承發展,要先消化傳統再去搞創新。但創新也不是隨意的,是要沿著原先的軌跡、脈絡去繼續革新,要考慮是否縮減一些容量、題材如何接近我們的生活、舞臺藝術方面是否做一些演化……當然多多少少會受到一些抨擊,但你若不試,又怎麼知道哪些東西會留下來呢?如果它不好,那它很快就會消失;如果好,它會慢慢為時代所接受。”

“我覺得,激情和赤子之心,是每一個藝術家都必須保持的本質。”現今距離1994年豐收音樂合作社剛成立,時間已經過去整整24年,但與那時相比,陳輝權堅定地表示,自己的創作心態卻從來沒有變過。

“我是不願意重復自己的,對這個東西有興趣,那就要不斷地創新。”如今,他仍毫不懈怠地投身于音樂創作的旅途當中,如癡如醉地烹調著嶺南音樂這道“招牌菜”。

編輯: alan
數字報

陳輝權:手抱吉他,心懷古韻

金羊網  作者:吳丹  2018-10-29

金羊網訊 記者吳丹報道:“阿權的音樂是有根的音樂。”有時是婉轉纏綿的一聲高胡,有時是蕩氣回腸的一聲粵劇開場,有時是一句耳熟能詳的經典詩詞……在這個被譽為“音樂大廚”的流行音樂制作人手裏,傳統的嶺南元素,總能以新的形式煥發光芒。

△廣東流行音樂制作人陳輝權(供圖 陳輝權)


溫暖

凡是接觸過陳輝權的人,大抵都逃不過溫暖印象。

他的眼睛會説話,笑起來彎得像月牙,厚實的聲音裏帶有一種天然的溫暖質感。而這種溫暖延伸到他的音樂作品裏面,又化成了一首又一首充滿生活氣息的廣東本土歌曲。

陳輝權土生土長的廣東順德人,立足廣東流行樂壇多年,他身上頭銜眾多:流行音樂制作人,作曲、編曲和吉他演奏家,廣東省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流行音樂學會會員,廣東省流行音樂協會理事……但無論臺前幕後,這個才華橫溢的音樂人,一直給人以溫暖“接地氣”的奮鬥青年印象。

“得就得,唔得返順德。”這句常被很多人挂在嘴邊的口頭禪,寥寥幾字,盡顯順德人大刀闊斧的打拼精神。陳輝權的原創歌曲《唔得返順德》便是基于這句口語所作,收錄在2006年發行的專輯《音樂大廚》當中。

“做音樂有時真的和做大廚很像。”陳輝權説,治音樂若烹小鮮。廣東人對于“吃”這件事向來考究,大排檔裏的粵式小炒種類繁多而鑊氣十足,相隔甚遠也能感到香氣撲鼻。他也喜歡“烹飪”,納多種音樂風格于一身,將不同的音樂元素有機結合,取其精華,自由烹調自己心中的味道。從鄉村搖滾到都市情歌,從現代舞曲到粵曲小調,多年來他一直活躍在廣東樂壇,潛心烹飪粵語大餐。原創作品推陳出新,經他編曲的歌曲更是多不勝數。

但時間倘若回溯到三十年前,這個年輕人,似乎天生自帶“不務正業”屬性。那時的他從來沒想過,音樂有一天會成為他的事業與生活。

“不務正業”

陳輝權是“不安分”的。學畫畫出身的他,中學時就開始嘗試創編粵語的相聲和話劇。大學時期才開始接觸吉他,音樂天分初露鋒芒。畢業後順利成為了一名室內設計師,但心中仍舊懷揣著一個“音樂夢”。1994年他辭去工作,與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中國內地第一支粵語原創樂隊——豐收音樂合作社,擔任主唱及主音吉他手,從此踏足流行樂壇。

90年代初,廣東樂壇興旺發達,新人輩出,全國很多優秀歌手都到廣東發展。“遍地都是歌星,影響都是全國性的,當時我很羨慕。”趕上了時代浪潮,他躍躍欲試,從那時起,便開始嘗試創作自己的歌。

從一個屢次獲獎的小畫家到一名室內設計師,再到成為一位原創音樂人,這位不務正業的“音樂怪才”所顯露的真正才能,不僅來得有些出人意料,而且“一發不可收拾”。

不光是原創作品大受歡迎,音樂獲獎連連,當年一首由他作曲和編曲、經“中國力量”組合演唱的《Every Day》作為中國內地第一首電子舞曲,更是紅遍了整個華語地區,成為一個時代的流行符號。

1995年,陳輝權創作了他的第一首粵語歌曲《爸爸的背影》,不久後便從臺前轉為幕後制作人,在廣東本土音樂創作的道路上深耕發展,開啟了另一段專注的創作和探索之旅。

“粵語在本質上就有著不可置疑的美好。”一説起粵語的魅力,他便興致勃勃地引經據典,向我解釋粵語的音樂性,“粵語有九聲六調,其中三個是入聲;普通話有四聲,沒有入聲。粵語中的音調和入聲更為貼近古韻……”

“廣州是全世界的廣府文化中心,但為什麼粵語歌這麼少呢?”基于熱愛,帶著不甘,他又投入了馬不停蹄的創作之中。2006年,陳輝權力邀多年好搭檔、詞作家梁天山,著名主持人陳丹虹,以及抬山李培、維谷谷、雙喜明、三本目等廣東本土粵語填詞人參與制作,精心炮制了《音樂大廚》專輯——這是近年來罕有的內地原創全粵語大碟,內容以廣東人的日常生活、溫暖人事、拼搏精神為主,為廣東樂壇注入了新鮮空氣和本土氣息。

而今只要仔細聆聽陳輝權的音樂作品,其實不難發現,流行的曲風中,時常流露出一種似曾相識的獨特韻味。有時是婉轉纏綿的一聲高胡,有時是蕩氣回腸的一聲粵劇開場,有時是一句耳熟能詳的經典詩詞……在這個被譽為“音樂大廚”的制作人手裏,傳統的嶺南元素,總能以新的形式煥發光芒。

曲由心生

關于流行音樂,許多人會聯想到“快消費”、“大眾化”等標簽,似乎潮流滾滾的背後,總免不了輝煌逝去、“泯為眾人”的一陣唏噓。但在輝權的音樂裏面,“流行”也能耐人尋味。

作為一名流行音樂制作人,他實際上也是一個粵劇發燒友。從小喜歡跟隨父母看粵劇的他,對于本土戲曲有著一股與生俱來的熱忱。他曾坦言自己的許多音樂創作,當中的營養也都來自粵曲和廣東音樂。

“最初不過是一種懵懂的認知、一種心裏面的喜好,到後來慢慢接觸、學習一些相關書籍,這時對粵劇粵曲的認識才漸漸變得立體。”

2014年,他取材于廣州的美景與風物,將積淀豐厚的人文氣息與唯美靈動的電子音樂結合起來,烹制了一張粵味濃濃的NEW AGE音樂專輯《風月西關》,通過二胡與電吉他共鳴、電音與管弦齊奏,帶來了既古典又現代的音樂享受。

比如專輯中的《水秀花香》就融入了粵語童謠《月光光照地堂》的元素,簡單悠揚的旋律讓人似曾相識,卻比原曲更加意蘊豐富,充滿想象。不得不感嘆,在嶺南傳統音樂中,他總能找到永恒如新的感動。

“廣州有這麼多優秀的傳統文化,我想用我的方式記錄它。”鳥語花香的西關早晨、浪漫恬靜的沙面街區、熙熙攘攘的上下九茶樓、清風拂面的珠江夜景、妙趣橫生的“雞公攬”、美味營養的廣式靚湯……日常生活裏的每一幀畫面、每一個聲響,都如同力量飽滿的種子一樣,在陳輝權的心裏生根發芽,成長為蔥蔥鬱鬱的靈感之樹。

“阿權的音樂是有根的音樂。”中國著名詞作家、音樂活動策劃人李廣平也曾這樣評價陳輝權,“他音樂裏的中國色彩和個性化的中國民間旋律,讓我們既熟悉又陌生,古老的旋律因為他神奇的運用而煥發出新的生命。”

粵韻悠揚

“小娃撐小艇,偷採白蓮回。不解藏蹤跡,浮萍一道開。”2017年,在南國書香節的《粵韻唐詩》新書首發式上,唐代詩人白居易的名作《池上》在陳輝權與女兒陳韻融的共同演繹下,變成了一首清新曼妙的粵語歌曲。

《粵韻唐詩》是由陳輝權、梁天山和勞震宇聯手推出的第一本用粵語朗誦的國學讀本,從中小學生必背的唐詩之中,精選了三十六首詩篇進行賞析。讀者通過掃描書中二維碼,即可聽到陳輝權用粵語正音朗誦的詩文。詩、樂、畫結合的方式,讓新生代在培養文學素養、陶冶性情之余,更加感受到了粵語文化的深厚沉淀,以及粵語音韻的鏗鏘之妙。

“古詩詞本身就具備一種音樂性的美。”説到朗誦與音樂之間的關係,陳輝權的眼裏泛著讚賞的光。近幾年,他越來越喜歡粵語朗誦,不僅在網絡平臺上開辟“粵讀經典”欄目分享、誦讀經典詩文,還嘗試在音樂當中也加入古詩詞的元素。

“實際上好多詩詞就是基于音樂而産生的。我在朗誦的過程中,經常會産生靈感,心中會自動産生音樂。”輝權解釋道,早年他讀《詩經》的時候覺得質樸動人,後來經過查證得知那是最早的歌謠。從大雅之堂到鄉間裏巷,這些詩歌其實可以説是當時的“流行歌”。如今他用自己的理解,將這些詩詞重新“歌謠化”,實際上是一種回歸。

△《粵韻唐詩》是第一本用粵語朗誦的國學讀本(供圖 陳輝權)


今年,他在蘇東坡的名詩《惠州一絕》基礎上作曲編曲,融入廣東粵曲小調,制作了一首清新活潑、朗朗上口的《食荔枝》,讓古詩詞迸發出了新的活力。“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當熟稔于心的詩句變成旋律優美的歌謠,當詩句當中又突然穿插耳熟能詳的粵曲——《荔枝頌》的趣味身影,你不得不驚嘆于這位作曲家所擁有的,細膩的創作力、藝術想象力與吸收力。

這樣一首短短幾分鐘的歌曲,看似渺小,卻滿是精華。聽眾不僅能夠感受到音樂的魅力、粵語的魅力,也能從中了解到經典故事與優秀傳統文化。“一首歌所帶來的影響是很立體、有很多延伸的。”陳輝權説,如此一來不僅能夠幫助大家更好地記憶詩詞,且能寓教于樂,更好地傳承發揚粵語,“相當于在人的心裏種下了一棵樹。”

清苦也快樂

但創作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與鏡頭前、熒幕上一貫呈現的熱烈形象不同,創作時的輝權又是另一種狀態。

早晨醒來,泡一壺清茶,打開音樂,拿起筆抄寫名家詩篇,一邊寫字一邊朗讀,又或者做一些簡單的開嗓練習。

先沉靜下來,再細膩感受,然後苦心斟酌。

“説是清苦,實際上是苦中作樂。”陳輝權常常提到“清苦”這個詞,他認為這是創作時候應有的狀態。當心境變得寡欲,少了名利的約束,對于藝術的追求則更加純粹。此時,清苦與幸福有機地結合,知足和不知足不斷地變換,在這樣的質樸空間中,才能享受奇妙的創造之旅。

但空間也只是形式,創作的素材與能力的培養,固然仍是來源于生活與學習。深諳這樣的道理,陳輝權就像一塊海綿一般,“貪婪”地吮吸著傳統的營養。書法、畫畫、詩詞、音樂,無時無刻不充斥著他的生活。比如開車時聽廣播、坐車時看書、寫字時朗讀……這些短暫而容易被忽視的碎片時間,卻是他擅長利用並享受的寶貴時刻。

△創作時的輝權又是另一種狀態(供圖 陳輝權)

著名作曲家戚建波曾説:“離開了創作的土壤,離開了生活,再華麗的技巧也出不了優秀的作品。”這一點與陳輝權的音樂創作理念,似乎正是不謀而合。

根植于南粵大地,嶺南傳統文化便是他取之不盡的靈感源泉。而談起傳統文化的傳承和創新,他的看法包容而前衛。“傳承發展,要先消化傳統再去搞創新。但創新也不是隨意的,是要沿著原先的軌跡、脈絡去繼續革新,要考慮是否縮減一些容量、題材如何接近我們的生活、舞臺藝術方面是否做一些演化……當然多多少少會受到一些抨擊,但你若不試,又怎麼知道哪些東西會留下來呢?如果它不好,那它很快就會消失;如果好,它會慢慢為時代所接受。”

“我覺得,激情和赤子之心,是每一個藝術家都必須保持的本質。”現今距離1994年豐收音樂合作社剛成立,時間已經過去整整24年,但與那時相比,陳輝權堅定地表示,自己的創作心態卻從來沒有變過。

“我是不願意重復自己的,對這個東西有興趣,那就要不斷地創新。”如今,他仍毫不懈怠地投身于音樂創作的旅途當中,如癡如醉地烹調著嶺南音樂這道“招牌菜”。

編輯: 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