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兆柏:粵劇“不老松”的藝術人生

來源:金羊網 作者:吳丹 發表時間:2018-10-29 11:27

金羊網訊 記者吳丹報道:粵劇,素有“南國紅豆”之美譽,又稱“廣東大戲”或“廣府戲”,是極具嶺南特色的地方戲劇,深受粵港澳及海外華人喜愛。她凝聚著一方水土的民俗風情,亦鐫刻著幾百年歲月的藝術光芒,在時代更迭中,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欣賞一場戲劇,聆聽一首戲曲,你或許會為戲中的人生際遇而感慨;但你可曾窺見,戲裏戲外,人生之外亦有另外的人生。

演繹人生百態,吟唱風雅歲月,他們癡迷、專注、傳承,在快時代裏慢慢品味、細細琢磨,哪管窗外風雨喧囂,他們只為初心付芳華。

走讀一方水土,品味一種文化,不妨就從閱讀這裏的“人”開始。

△廣州粵劇藝術博物館中,倣古戲臺上的粵劇表演(吳丹 攝)


廣州西關十六甫西二巷23號,粵劇大師張活遊的故居掩映在一片清幽的綠意當中。兩層半的小洋樓陽臺上種滿了綠植,斑駁的墻壁在從天而降的綠蘿藤蔓覆蓋下,更加顯得清靜雅致。張活遊的女婿,現年82歲的柏叔已駐守于此50多年。得知我此行來訪的目的,柏叔親切地將我迎進了家中二樓。

△葉兆柏:廣東粵劇名醜,中國曲藝牡丹獎得主。生于1936年,師從薛覺先、白駒榮、文覺飛、靚少英四位粵劇大老倌。家中四代粵劇人,岳父張活遊是上世紀四五十年代電影明星及“粵劇四大小生”之一。(吳丹/攝)


來到柏叔家的客廳,好像走進一個小型展覽館。四周的墻壁上,幾乎能騰出來的空隙都成了“展櫃”。舊時的相片、粵劇演出的海報、風格不一的字畫、匾額和獎狀,讓人目不暇接。柏叔説,這座房子半個世紀沒裝修過,仍保留著最初的感覺。而這些日積月累的影像記錄,更是他多年以來的私家珍藏。

其中有一張1995年“全國中老年戲曲匯演牡丹獎”的獎狀,定格了柏叔一生最輝煌的時刻。盡管接受過的訪問已經多不勝數,這位德高望重的老藝人卻絲毫沒有名人的架子。採訪的過程中他曾幾次拉住我的手,將我引到了他的“展品”面前,為我講述影像背後的苦辣酸甜。

△柏叔家的客廳好似一個小型“展覽館”(吳丹/攝)

一生見證粵劇歷史浮沉

出生于1936年的葉兆柏,6歲時便開始跟隨父親(著名粵劇龍虎武師葉大富)練功學藝,8歲開始登臺演出。經歷過戰火紛飛,經歷過時代浩劫,他從一名龍虎武師成長為粵劇界的知名醜生,76年來從未真正離開過舞臺,亦見證了粵劇發展的浮浮沉沉。回憶起粵劇興盛的年代,在每一個時間拐點,柏叔都印象深刻。

將視線拉回20世紀30年代初,當時粵劇受電影衝擊以致不景氣,省港班藝人以一係列變革謀求生存、發展。各大班的老倌爭妍鬥麗,形成了薛、馬、白、廖、桂“五大流派”群星璀璨的局面,名腔名劇頻出,使粵劇藝術邁進了一大步。當時尚在孩童時期的葉兆柏就對粵劇大倌薛覺先十分崇拜。

新中國成立後,內地粵劇的發展走向了一個新的歷史時期,不僅積極挖掘優秀劇碼,在藝術上也全面革新,還培養了一批新藝人。1954年,葉兆柏先後拜粵劇四大名家——靚少英、白駒榮、薛覺先、文覺非為師,一路悉心學習各大家之長,積累了豐富的舞臺經驗。“那時幾乎每一場演出都是滿座!”柏叔回味道。但談及60年代末,他的語氣如同當時的社會氛圍一般黯淡。“直到1976年以後,粵劇才得以重新振作。”

△柏叔説,這張獎狀定格了他這一生當中最榮耀的時刻(吳丹/攝)


“80年代,時代的娛樂方式多樣化,分薄了我們的觀眾,分薄了對粵劇的追求。”但柏叔認為,這些都是正常現象,不應把原因歸咎于時代。2009年,粵劇入選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名錄”,成為中國三百多個戲種中入選該名錄的三個戲種之一,另外兩個分別是京劇和昆曲。也正是在同一年,柏叔與幾個朋友合作開辦了“文茂戲曲班”,免費教孩子學粵劇,一幹就是七年。

免費授藝,戲癡不忘初心

坐落在恩寧路永慶二巷的鑾輿堂,原是廣東八和會館旗下的武家堂口“德和堂”,後衍生作為戲班新人的練武場所。門上的一副石刻對聯,正是出自柏叔之口:“鑾座瓊花顯文茂,輿人妙筆寫春秋。”熟悉粵劇的人應該不難聯想到,這是為了紀念清末的粵劇名演員李文茂:

清鹹豐四年,粵劇鳳凰儀班的名藝人李文茂率領紅船子弟,響應太平天國起義反清,頭扎紅巾,史稱“紅巾軍”,成為“戲子封王”第一人,在中國乃至戲曲史上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鑾輿堂(吳丹/攝)

柏叔成立的“文茂戲曲班”,正是在鑾輿堂免費開課教小朋友唱粵劇,不僅長達七年不收錢,而且柏叔還要自掏腰包請老師來教學。這在常人看來有些匪夷所思,甚至有人説他“擾亂市場”,對于這些看法,柏叔卻不以為然。“當年正是因為我的師傅們無私授藝于我,才讓我有一技傍身得以生存,現在我將技藝傳給後輩,又怎能收錢?”

武行出身的柏叔深知武打演員的辛苦,流血流汗,輕則傷筋動骨,重則導致殘疾。“但是我們做這一行,就要愛這一行,專這一行,精這一行,才對得起觀眾。”于是幾十年來,柏叔從未停止過練習,每天清早醒來第一件事,便是到天臺上苦練基本功。如今文茂戲曲班因場地問題被迫中止,柏叔仍堅持分散教學,偶爾就在自家天臺上教學。

△説到興起時,柏叔現場展示“練功”場景(吳丹/攝)


在柏叔家中,多處角落可以窺見這位“戲癡”的敬業與專注。例如墻壁上用白紙黑字寫著的“角色要入戲、一臺無二戲、互相要配戲”,是他對于粵劇舞臺表演的竅門總結;又如茶幾上立著的紙卡,上面寫著“自娛自樂、開心、娛人娛己”,是他時常挂在嘴邊的“名言”,也是他長久以來對粵劇藝術所秉持的人生態度。

△柏叔講述他的人生格言(吳丹/攝)

如今雖已年過八旬,他仍活躍在粵劇藝壇上,去年還成功舉辦了“2017《醜也風流發新枝》粵劇名醜葉兆柏從藝73周年戲曲晚會”,反串《拉郎配》中的“董大嫂”,幽默風採讓人拍掌叫好。柏叔説,只要粵劇界有所需要,只要對于弘揚粵劇藝術文化有所幫助,他都會盡力滿足,“沒什麼偉大的,我只是覺得自己的良心很舒服。”

葉兆柏談粵劇創新:“不是粵劇沒人看,而是我們自身沒東西給人看。”

“傳統文化是不斷進步得來,我們的戲曲不能停留于三百年前,要跟上時代步伐。對于前輩的東西,先原汁原味接過來,慢慢梳理,取其精髓,不要急于創新,這樣才不會流失。粵劇要有思想性、藝術性,抓住這兩點,是可以屹立不倒的。我總結為四個字:好看有益,既要能啟迪人,也要有藝術欣賞價值。” 

編輯: alan
數字報

葉兆柏:粵劇“不老松”的藝術人生

金羊網  作者:吳丹  2018-10-29

金羊網訊 記者吳丹報道:粵劇,素有“南國紅豆”之美譽,又稱“廣東大戲”或“廣府戲”,是極具嶺南特色的地方戲劇,深受粵港澳及海外華人喜愛。她凝聚著一方水土的民俗風情,亦鐫刻著幾百年歲月的藝術光芒,在時代更迭中,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欣賞一場戲劇,聆聽一首戲曲,你或許會為戲中的人生際遇而感慨;但你可曾窺見,戲裏戲外,人生之外亦有另外的人生。

演繹人生百態,吟唱風雅歲月,他們癡迷、專注、傳承,在快時代裏慢慢品味、細細琢磨,哪管窗外風雨喧囂,他們只為初心付芳華。

走讀一方水土,品味一種文化,不妨就從閱讀這裏的“人”開始。

△廣州粵劇藝術博物館中,倣古戲臺上的粵劇表演(吳丹 攝)


廣州西關十六甫西二巷23號,粵劇大師張活遊的故居掩映在一片清幽的綠意當中。兩層半的小洋樓陽臺上種滿了綠植,斑駁的墻壁在從天而降的綠蘿藤蔓覆蓋下,更加顯得清靜雅致。張活遊的女婿,現年82歲的柏叔已駐守于此50多年。得知我此行來訪的目的,柏叔親切地將我迎進了家中二樓。

△葉兆柏:廣東粵劇名醜,中國曲藝牡丹獎得主。生于1936年,師從薛覺先、白駒榮、文覺飛、靚少英四位粵劇大老倌。家中四代粵劇人,岳父張活遊是上世紀四五十年代電影明星及“粵劇四大小生”之一。(吳丹/攝)


來到柏叔家的客廳,好像走進一個小型展覽館。四周的墻壁上,幾乎能騰出來的空隙都成了“展櫃”。舊時的相片、粵劇演出的海報、風格不一的字畫、匾額和獎狀,讓人目不暇接。柏叔説,這座房子半個世紀沒裝修過,仍保留著最初的感覺。而這些日積月累的影像記錄,更是他多年以來的私家珍藏。

其中有一張1995年“全國中老年戲曲匯演牡丹獎”的獎狀,定格了柏叔一生最輝煌的時刻。盡管接受過的訪問已經多不勝數,這位德高望重的老藝人卻絲毫沒有名人的架子。採訪的過程中他曾幾次拉住我的手,將我引到了他的“展品”面前,為我講述影像背後的苦辣酸甜。

△柏叔家的客廳好似一個小型“展覽館”(吳丹/攝)

一生見證粵劇歷史浮沉

出生于1936年的葉兆柏,6歲時便開始跟隨父親(著名粵劇龍虎武師葉大富)練功學藝,8歲開始登臺演出。經歷過戰火紛飛,經歷過時代浩劫,他從一名龍虎武師成長為粵劇界的知名醜生,76年來從未真正離開過舞臺,亦見證了粵劇發展的浮浮沉沉。回憶起粵劇興盛的年代,在每一個時間拐點,柏叔都印象深刻。

將視線拉回20世紀30年代初,當時粵劇受電影衝擊以致不景氣,省港班藝人以一係列變革謀求生存、發展。各大班的老倌爭妍鬥麗,形成了薛、馬、白、廖、桂“五大流派”群星璀璨的局面,名腔名劇頻出,使粵劇藝術邁進了一大步。當時尚在孩童時期的葉兆柏就對粵劇大倌薛覺先十分崇拜。

新中國成立後,內地粵劇的發展走向了一個新的歷史時期,不僅積極挖掘優秀劇碼,在藝術上也全面革新,還培養了一批新藝人。1954年,葉兆柏先後拜粵劇四大名家——靚少英、白駒榮、薛覺先、文覺非為師,一路悉心學習各大家之長,積累了豐富的舞臺經驗。“那時幾乎每一場演出都是滿座!”柏叔回味道。但談及60年代末,他的語氣如同當時的社會氛圍一般黯淡。“直到1976年以後,粵劇才得以重新振作。”

△柏叔説,這張獎狀定格了他這一生當中最榮耀的時刻(吳丹/攝)


“80年代,時代的娛樂方式多樣化,分薄了我們的觀眾,分薄了對粵劇的追求。”但柏叔認為,這些都是正常現象,不應把原因歸咎于時代。2009年,粵劇入選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名錄”,成為中國三百多個戲種中入選該名錄的三個戲種之一,另外兩個分別是京劇和昆曲。也正是在同一年,柏叔與幾個朋友合作開辦了“文茂戲曲班”,免費教孩子學粵劇,一幹就是七年。

免費授藝,戲癡不忘初心

坐落在恩寧路永慶二巷的鑾輿堂,原是廣東八和會館旗下的武家堂口“德和堂”,後衍生作為戲班新人的練武場所。門上的一副石刻對聯,正是出自柏叔之口:“鑾座瓊花顯文茂,輿人妙筆寫春秋。”熟悉粵劇的人應該不難聯想到,這是為了紀念清末的粵劇名演員李文茂:

清鹹豐四年,粵劇鳳凰儀班的名藝人李文茂率領紅船子弟,響應太平天國起義反清,頭扎紅巾,史稱“紅巾軍”,成為“戲子封王”第一人,在中國乃至戲曲史上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鑾輿堂(吳丹/攝)

柏叔成立的“文茂戲曲班”,正是在鑾輿堂免費開課教小朋友唱粵劇,不僅長達七年不收錢,而且柏叔還要自掏腰包請老師來教學。這在常人看來有些匪夷所思,甚至有人説他“擾亂市場”,對于這些看法,柏叔卻不以為然。“當年正是因為我的師傅們無私授藝于我,才讓我有一技傍身得以生存,現在我將技藝傳給後輩,又怎能收錢?”

武行出身的柏叔深知武打演員的辛苦,流血流汗,輕則傷筋動骨,重則導致殘疾。“但是我們做這一行,就要愛這一行,專這一行,精這一行,才對得起觀眾。”于是幾十年來,柏叔從未停止過練習,每天清早醒來第一件事,便是到天臺上苦練基本功。如今文茂戲曲班因場地問題被迫中止,柏叔仍堅持分散教學,偶爾就在自家天臺上教學。

△説到興起時,柏叔現場展示“練功”場景(吳丹/攝)


在柏叔家中,多處角落可以窺見這位“戲癡”的敬業與專注。例如墻壁上用白紙黑字寫著的“角色要入戲、一臺無二戲、互相要配戲”,是他對于粵劇舞臺表演的竅門總結;又如茶幾上立著的紙卡,上面寫著“自娛自樂、開心、娛人娛己”,是他時常挂在嘴邊的“名言”,也是他長久以來對粵劇藝術所秉持的人生態度。

△柏叔講述他的人生格言(吳丹/攝)

如今雖已年過八旬,他仍活躍在粵劇藝壇上,去年還成功舉辦了“2017《醜也風流發新枝》粵劇名醜葉兆柏從藝73周年戲曲晚會”,反串《拉郎配》中的“董大嫂”,幽默風採讓人拍掌叫好。柏叔説,只要粵劇界有所需要,只要對于弘揚粵劇藝術文化有所幫助,他都會盡力滿足,“沒什麼偉大的,我只是覺得自己的良心很舒服。”

葉兆柏談粵劇創新:“不是粵劇沒人看,而是我們自身沒東西給人看。”

“傳統文化是不斷進步得來,我們的戲曲不能停留于三百年前,要跟上時代步伐。對于前輩的東西,先原汁原味接過來,慢慢梳理,取其精髓,不要急于創新,這樣才不會流失。粵劇要有思想性、藝術性,抓住這兩點,是可以屹立不倒的。我總結為四個字:好看有益,既要能啟迪人,也要有藝術欣賞價值。” 

編輯: 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