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粵曲唱作人黎星:用最古老方式,創作新的美好

來源:金羊網 作者:吳丹 發表時間:2018-10-24 11:34

金羊網訊 記者吳丹報道:“傷心淚/灑不了前塵影事/心頭嗰種滋味/唯有自己知……”站在廣州市荔灣區的叢桂西街——上世紀著名的粵劇編劇南海十三郎的出生地,黎星隨口便吟誦起南海十三郎的代表作《寒江釣雪》,並對這唱詞嘖嘖稱讚。

今天對於黎星來説是有些特殊的一天。作為“恩寧舊夢”活動的導賞,他將帶領12位年輕人遊覽恩寧路一帶的粵劇伶人故居,展開一場關於建築、飲食與藝術的遊歷,在古早味中重溫舊夢。

“恩寧舊夢”是一個由個人發起的文化保育項目,用活動發起人阿志的話來説,這是一次“野生活動”。陣仗不大,卻處處隱含策劃人的精妙心思。而作為貫穿整場活動的“線索”,導賞的角色更是至關重要。

活動想法早在幾年前就已經在阿志心裏醞釀,但一直沒有找到導賞的合適人選。“直到認識黎星,我就知道,這個項目可以做了。”

△廣州恩寧路是遠近聞名的“粵劇街”(吳丹/攝)

黎星是一名粵曲唱作人,畢業于星海音樂學院音樂教育係。年僅30歲的他,卻有著超過20年的粵曲唱齡,在廣東曲藝界小有名氣;他不僅唱粵曲,還創作粵曲、研究粵曲,而他的作品,卻常常讓人猜不出年紀。文辭中所透露的那份骨子裏的舊學底蘊,對於這個風華正茂的音樂人來説,似是與生俱來。

“往事休念記,慨情已空。疏衿孤眠難禁春宵凍。正落花,歲月惜匆匆,琉璃射卻,剩碧送。為問蒼天有誰個相與共?明月裏,簫韻傳奏,聲,悲悲、咽咽、悵悵、沉沉、痛痛,恨恨,聽盡枕上雨,踔絕資自古難顯通。長願枰楸響碧紗,長伴琴書,逸閒萬種。”

這是黎星撰寫的粵曲《淥水亭春望》中的一段唱詞。寥寥數語,情景交融,風風韻韻,話語間自帶節奏,一位滿腹愁緒的文人形象躍然紙上,傷感、哀感、孤獨感觸人心弦。這首詞寫于23歲,曾于2013年在他的作品專場演唱會上演唱,在當時卻沒人相信。許多人猜測,能寫出這樣句子的人,至少也得70歲了。

對於這種“年齡與作品不相符合”的評價,黎星早已習慣。在他的日常記事中,用的也是古風手筆。生活點滴一到他的筆下,便成了可以唱出來的文章。妻子常説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奇葩”,他自己也打趣道:“有時候我甚至會想,是不是真有轉世一説?”

但這位追求高古的藝術家,在日常攀談中其實也並非那麼“古”。初次見面,黎星穿著白襯衫、背著斜挎包輕盈前來,步履間帶有一種活潑的氣息,講到興起時會比手劃腳,眉眼間還帶著些許俏皮。聊起古腔他熱情洋溢,講解深入淺出,頗具耐心,時而信手拈來的唱腔示範,更是足以窺見他對粵曲的深厚感情。

這個年輕人的愛好有點“奇葩”

黎星出生於韶關,從小在粵劇氛圍不甚濃厚的環境中長大。幼時的他對粵劇有著某種不由分説的興趣,將粵曲錄音磁帶當玩具,反覆聆聽,滋味無窮;街口的“風采大酒家”晚上開設音樂茶座,他便跟著長輩們看粵劇、聽粵曲,基本上聽過的歌都能一字不漏地背下來,懵懵懂懂中,他開始領會到了粵曲的美。

上小學時,他癡迷于香港粵語黑白電影,在錄影機前模倣著劇中人物,學習用“舞臺官話”演唱,竟如出一轍。直到小學五年級,他被選為韶關市的代表選手到廣州參賽,一切可以説是無師自通。

“我也解釋不清楚,”回憶起這些童年細節,黎星戲謔道:“大概是天賦佔了六成,另外三四成是所花的時間。”而他對粵曲的真正“研究”,大約可以從高中時期收集唱片時開始算起。

那年高三,正準備參加藝考的黎星來到廣州參加培訓,在母親反對的聲音中偷偷幹了一件“大事”——遊走于各家唱片店,四處收集前輩唱家的音頻,幾乎如癡如醉。

“我媽給我的伙食費,十分之一是用來吃的,十分之九是用來買唱片的,買了還不敢帶回家,只能藏到班主任的辦公室去。”這種“奇葩”愛好一直持續至今,他所收藏的舊錄音、舊唱片已有上千張,時間跨度最遠可追溯到清末,許多已成絕版。

△黎星作為“恩寧舊夢”活動導賞,繪聲繪色講述粵劇名伶舊事(吳丹/攝)

把時間花在美好的事情上面

長期以來,黎星便靠著這些古早的錄音,用一種最難的方式來學習粵曲。以前的曲子——特別是古腔,由於不是現時的主流曲目,因此尋找曲譜非常困難。於是他用最傳統的扒譜方法,將大家們的錄音逐字逐句地“吃透”,把每一家、每一派的特色都記到腦子裏。

比如“八大曲”之一《黛玉葬花》的其中一個唱段《寶玉哭靈》,將近半小時的曲子,他要連續靜坐8個小時,邊聽邊記,反覆回憶,然後用簡譜寫下來。一些細節的地方若聽不清楚,則用電腦軟體將音頻的播放速率放慢一倍,務必精確到哪一個音符用了多少附點、時值多少,加花加了多少錢、多少克,他都盡最大能力地把它們“秤”出來。

這種方法看似笨拙,甚至有點“苦行僧”的意味,在他看來卻是美好的。粵曲唱詞的高度文學性,常常讓他深受感動。為了練習某一首曲子,他經常站在譜架前面,一唱就是四五個小時。

“粵曲在我的世界裏面是沒有秘方的,只要我還在學習,它就沒秘密。”這種底氣,是通過孜孜不倦的積累、練習與總結得來。

他始終認為,“學”與“術”密不可分,“學”是理論,“術”是實踐,“術”依靠“學”來指導、“學”需要“術”來證明,兩者是互相牽引的。只有精確、模倣到位以後,才有資格進一步去談創作。而事實證明,這種方法行之有效。

傳統就是這麼玩出來的

大學時期,黎星就讀于星海音樂學院,與師妹陳再彥及師弟梁耀輝成立桐花青年粵曲音樂研習舍,致力於帶動同齡人共同學習傳統粵曲。畢業後,2016年,由黎星策劃的“寄意弦歌別有情——紀念粵曲一代宗師小明星誕辰105週年星腔專場演唱會”在小明星故鄉的佛山三水舉行,音樂由桐花青年粵曲音樂研習舍拍和,樂手平均年齡25歲。

如此年輕的陣容,令在座的老一輩粵劇愛好者們不禁産生懷疑:這些年輕人想演唱“星腔”名曲?能行嗎?然而當晚的演出卻驚艷四座,刷新了大家對這支樂隊的認知。佛山粵劇院的音樂總監趙毅生先生在演出結束後對黎星説:“呢班樂隊得啊(這班樂隊行啊)!”

△黎星演出舊照(供圖/黎星)

如今,黎星主要從事粵曲的教學、創作和演唱。回顧成長路上影響最深的一件事,有一段特殊的經歷功不可沒。2008年他剛上大學,鬼使神差下,自主采寫了一篇曲藝界活動報道,投稿給香港《戲曲之旅》雜誌,立即被相中並邀請為特約記者。

這一身份使得他以旁觀者的角色開始深入曲藝界。此後,他採訪了羅品超、紅線女、陳笑風、秦中英、林小群、白超鴻、林家聲、葉兆柏等粵劇曲藝表演藝術家、編劇家及音樂家,發表了戲曲相關文章逾五十篇。從前輩們的經驗與學識中汲取營養,與業內大師們切磋交流,促使他迅速成長起來。

粵曲日漸式微?他仍走在路上

呷一口清茶,聽幾首粵曲,撫一柄折扇,在悠揚曲韻中沉思或暢聊,便愜意地消磨了大半天的時光——這是記憶裏的粵曲茶座中經常“上演”的經典橋段。據此前相關數據顯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廣州演出粵劇粵曲的茶樓將近60家,如今所剩寥寥無幾,蹤跡難尋。

但在人們慨嘆今非昔比、粵曲日漸式微的聲音之外,對於當前的粵曲市場,黎星卻持著相對樂觀而開放的態度。在他看來,粵曲與一個社會的生活狀態息息相關。以前的粵劇粵曲多用於欣賞、娛樂,現在的粵曲市場則是以戲迷學唱、票友聯誼為主,“這個圈子非常小,肯定不比流行音樂,但它市場足夠大,而且是看得見、摸得著的。但這個市場在港澳地區和海外較為盛行,目前廣東尚缺乏這種消費模式。”

△佛山市兆祥公園中的私伙局表演(吳丹/攝)

時代大勢難以阻擋,但粵劇粵曲在民間發燒友們的生活中,實際上從未式微。在廣東粵劇博物館所在地——佛山市兆祥公園內,每週一至週日早晨就有私伙局演出,各地粵劇發燒友們聚集於此,駐足欣賞或者登臺獻唱,樂在其中,好不熱鬧。無論是茶樓歌臺上的“草根”獻唱,還是民間私伙局中的自娛自樂,抑或只是獨自沉浸式的唱片聆聽,其實都是粵人對於傳統生活方式的一種自然延續。

倘若沒有粵曲愛好者們的種種消遣或“折騰”,不知這些曾經風靡一時的音符,將會散落何處?

“一切的創新都是自然而然的動作。”談起粵曲的傳承與創新,黎星篤信不疑,“當你學了某樣東西,通過練習,心裏就會一個法度在這裡,自然就有新的靈感産生。但是前提必須做到‘博’,像挖井一樣,第一步首先要把井口開大,但並不是挖得越深越好,而是要恰到好處,讓它能夠為你所用,‘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謂之好。”

如今,他仍舊選擇心無旁騖地走在這條路上。

編輯:木東
數字報

專訪粵曲唱作人黎星:用最古老方式,創作新的美好

金羊網  作者:吳丹  2018-10-24

金羊網訊 記者吳丹報道:“傷心淚/灑不了前塵影事/心頭嗰種滋味/唯有自己知……”站在廣州市荔灣區的叢桂西街——上世紀著名的粵劇編劇南海十三郎的出生地,黎星隨口便吟誦起南海十三郎的代表作《寒江釣雪》,並對這唱詞嘖嘖稱讚。

今天對於黎星來説是有些特殊的一天。作為“恩寧舊夢”活動的導賞,他將帶領12位年輕人遊覽恩寧路一帶的粵劇伶人故居,展開一場關於建築、飲食與藝術的遊歷,在古早味中重溫舊夢。

“恩寧舊夢”是一個由個人發起的文化保育項目,用活動發起人阿志的話來説,這是一次“野生活動”。陣仗不大,卻處處隱含策劃人的精妙心思。而作為貫穿整場活動的“線索”,導賞的角色更是至關重要。

活動想法早在幾年前就已經在阿志心裏醞釀,但一直沒有找到導賞的合適人選。“直到認識黎星,我就知道,這個項目可以做了。”

△廣州恩寧路是遠近聞名的“粵劇街”(吳丹/攝)

黎星是一名粵曲唱作人,畢業于星海音樂學院音樂教育係。年僅30歲的他,卻有著超過20年的粵曲唱齡,在廣東曲藝界小有名氣;他不僅唱粵曲,還創作粵曲、研究粵曲,而他的作品,卻常常讓人猜不出年紀。文辭中所透露的那份骨子裏的舊學底蘊,對於這個風華正茂的音樂人來説,似是與生俱來。

“往事休念記,慨情已空。疏衿孤眠難禁春宵凍。正落花,歲月惜匆匆,琉璃射卻,剩碧送。為問蒼天有誰個相與共?明月裏,簫韻傳奏,聲,悲悲、咽咽、悵悵、沉沉、痛痛,恨恨,聽盡枕上雨,踔絕資自古難顯通。長願枰楸響碧紗,長伴琴書,逸閒萬種。”

這是黎星撰寫的粵曲《淥水亭春望》中的一段唱詞。寥寥數語,情景交融,風風韻韻,話語間自帶節奏,一位滿腹愁緒的文人形象躍然紙上,傷感、哀感、孤獨感觸人心弦。這首詞寫于23歲,曾于2013年在他的作品專場演唱會上演唱,在當時卻沒人相信。許多人猜測,能寫出這樣句子的人,至少也得70歲了。

對於這種“年齡與作品不相符合”的評價,黎星早已習慣。在他的日常記事中,用的也是古風手筆。生活點滴一到他的筆下,便成了可以唱出來的文章。妻子常説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奇葩”,他自己也打趣道:“有時候我甚至會想,是不是真有轉世一説?”

但這位追求高古的藝術家,在日常攀談中其實也並非那麼“古”。初次見面,黎星穿著白襯衫、背著斜挎包輕盈前來,步履間帶有一種活潑的氣息,講到興起時會比手劃腳,眉眼間還帶著些許俏皮。聊起古腔他熱情洋溢,講解深入淺出,頗具耐心,時而信手拈來的唱腔示範,更是足以窺見他對粵曲的深厚感情。

這個年輕人的愛好有點“奇葩”

黎星出生於韶關,從小在粵劇氛圍不甚濃厚的環境中長大。幼時的他對粵劇有著某種不由分説的興趣,將粵曲錄音磁帶當玩具,反覆聆聽,滋味無窮;街口的“風采大酒家”晚上開設音樂茶座,他便跟著長輩們看粵劇、聽粵曲,基本上聽過的歌都能一字不漏地背下來,懵懵懂懂中,他開始領會到了粵曲的美。

上小學時,他癡迷于香港粵語黑白電影,在錄影機前模倣著劇中人物,學習用“舞臺官話”演唱,竟如出一轍。直到小學五年級,他被選為韶關市的代表選手到廣州參賽,一切可以説是無師自通。

“我也解釋不清楚,”回憶起這些童年細節,黎星戲謔道:“大概是天賦佔了六成,另外三四成是所花的時間。”而他對粵曲的真正“研究”,大約可以從高中時期收集唱片時開始算起。

那年高三,正準備參加藝考的黎星來到廣州參加培訓,在母親反對的聲音中偷偷幹了一件“大事”——遊走于各家唱片店,四處收集前輩唱家的音頻,幾乎如癡如醉。

“我媽給我的伙食費,十分之一是用來吃的,十分之九是用來買唱片的,買了還不敢帶回家,只能藏到班主任的辦公室去。”這種“奇葩”愛好一直持續至今,他所收藏的舊錄音、舊唱片已有上千張,時間跨度最遠可追溯到清末,許多已成絕版。

△黎星作為“恩寧舊夢”活動導賞,繪聲繪色講述粵劇名伶舊事(吳丹/攝)

把時間花在美好的事情上面

長期以來,黎星便靠著這些古早的錄音,用一種最難的方式來學習粵曲。以前的曲子——特別是古腔,由於不是現時的主流曲目,因此尋找曲譜非常困難。於是他用最傳統的扒譜方法,將大家們的錄音逐字逐句地“吃透”,把每一家、每一派的特色都記到腦子裏。

比如“八大曲”之一《黛玉葬花》的其中一個唱段《寶玉哭靈》,將近半小時的曲子,他要連續靜坐8個小時,邊聽邊記,反覆回憶,然後用簡譜寫下來。一些細節的地方若聽不清楚,則用電腦軟體將音頻的播放速率放慢一倍,務必精確到哪一個音符用了多少附點、時值多少,加花加了多少錢、多少克,他都盡最大能力地把它們“秤”出來。

這種方法看似笨拙,甚至有點“苦行僧”的意味,在他看來卻是美好的。粵曲唱詞的高度文學性,常常讓他深受感動。為了練習某一首曲子,他經常站在譜架前面,一唱就是四五個小時。

“粵曲在我的世界裏面是沒有秘方的,只要我還在學習,它就沒秘密。”這種底氣,是通過孜孜不倦的積累、練習與總結得來。

他始終認為,“學”與“術”密不可分,“學”是理論,“術”是實踐,“術”依靠“學”來指導、“學”需要“術”來證明,兩者是互相牽引的。只有精確、模倣到位以後,才有資格進一步去談創作。而事實證明,這種方法行之有效。

傳統就是這麼玩出來的

大學時期,黎星就讀于星海音樂學院,與師妹陳再彥及師弟梁耀輝成立桐花青年粵曲音樂研習舍,致力於帶動同齡人共同學習傳統粵曲。畢業後,2016年,由黎星策劃的“寄意弦歌別有情——紀念粵曲一代宗師小明星誕辰105週年星腔專場演唱會”在小明星故鄉的佛山三水舉行,音樂由桐花青年粵曲音樂研習舍拍和,樂手平均年齡25歲。

如此年輕的陣容,令在座的老一輩粵劇愛好者們不禁産生懷疑:這些年輕人想演唱“星腔”名曲?能行嗎?然而當晚的演出卻驚艷四座,刷新了大家對這支樂隊的認知。佛山粵劇院的音樂總監趙毅生先生在演出結束後對黎星説:“呢班樂隊得啊(這班樂隊行啊)!”

△黎星演出舊照(供圖/黎星)

如今,黎星主要從事粵曲的教學、創作和演唱。回顧成長路上影響最深的一件事,有一段特殊的經歷功不可沒。2008年他剛上大學,鬼使神差下,自主采寫了一篇曲藝界活動報道,投稿給香港《戲曲之旅》雜誌,立即被相中並邀請為特約記者。

這一身份使得他以旁觀者的角色開始深入曲藝界。此後,他採訪了羅品超、紅線女、陳笑風、秦中英、林小群、白超鴻、林家聲、葉兆柏等粵劇曲藝表演藝術家、編劇家及音樂家,發表了戲曲相關文章逾五十篇。從前輩們的經驗與學識中汲取營養,與業內大師們切磋交流,促使他迅速成長起來。

粵曲日漸式微?他仍走在路上

呷一口清茶,聽幾首粵曲,撫一柄折扇,在悠揚曲韻中沉思或暢聊,便愜意地消磨了大半天的時光——這是記憶裏的粵曲茶座中經常“上演”的經典橋段。據此前相關數據顯示,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廣州演出粵劇粵曲的茶樓將近60家,如今所剩寥寥無幾,蹤跡難尋。

但在人們慨嘆今非昔比、粵曲日漸式微的聲音之外,對於當前的粵曲市場,黎星卻持著相對樂觀而開放的態度。在他看來,粵曲與一個社會的生活狀態息息相關。以前的粵劇粵曲多用於欣賞、娛樂,現在的粵曲市場則是以戲迷學唱、票友聯誼為主,“這個圈子非常小,肯定不比流行音樂,但它市場足夠大,而且是看得見、摸得著的。但這個市場在港澳地區和海外較為盛行,目前廣東尚缺乏這種消費模式。”

△佛山市兆祥公園中的私伙局表演(吳丹/攝)

時代大勢難以阻擋,但粵劇粵曲在民間發燒友們的生活中,實際上從未式微。在廣東粵劇博物館所在地——佛山市兆祥公園內,每週一至週日早晨就有私伙局演出,各地粵劇發燒友們聚集於此,駐足欣賞或者登臺獻唱,樂在其中,好不熱鬧。無論是茶樓歌臺上的“草根”獻唱,還是民間私伙局中的自娛自樂,抑或只是獨自沉浸式的唱片聆聽,其實都是粵人對於傳統生活方式的一種自然延續。

倘若沒有粵曲愛好者們的種種消遣或“折騰”,不知這些曾經風靡一時的音符,將會散落何處?

“一切的創新都是自然而然的動作。”談起粵曲的傳承與創新,黎星篤信不疑,“當你學了某樣東西,通過練習,心裏就會一個法度在這裡,自然就有新的靈感産生。但是前提必須做到‘博’,像挖井一樣,第一步首先要把井口開大,但並不是挖得越深越好,而是要恰到好處,讓它能夠為你所用,‘取之不盡用之不竭’謂之好。”

如今,他仍舊選擇心無旁騖地走在這條路上。

編輯:木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