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作家劉慈欣:夢想寫作科幻版《戰爭與和平》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彭大偉 發表時間:2018-10-16 23:33

  中新社柏林10月15日電 “他是諾獎得主嗎?”日前閉幕的第七十屆法蘭克福國際書展上,一位德國觀眾望著劉慈欣面前排起的簽售長龍,好奇地問道。

  本屆書展上,攜榮獲世界科幻文學最高獎項雨果獎的《三體》德文版亮相的劉慈欣獲得了超級巨星般的待遇:受邀出席書展官方舉辦的多場對話活動,與德國文學評論家、主流媒體記者等進行對話,每場都能見到爆滿的觀眾和熱情的粉絲。

  在密集出席活動間隙,劉慈欣接受了中新社記者專訪,談及他時隔一年再度來到這一全球最大書展的感受,以及對中國科幻發展的看法。

  當地時間10月13日,劉慈欣(中)在法蘭克福書展“世界論壇”環節對話德國記者和漢學家。中新社記者 彭大偉 攝

  “上次(2016年)來法蘭克福書展發現沒有德文的中國科幻書,今年有的中國科幻小説已經登上德國《明鏡》周刊暢銷書排行榜了。”劉慈欣説,同時展臺上也有了不止一種中國科幻小説,據他觀察,讀者對此興趣濃厚,翻閱的人較多。

  在國際上斬獲大獎且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後,擁有恢弘世界觀的《三體》何時能改編為電影受到人們關注。對此,劉慈欣表示,自己一直在參與和關心《三體》電影的制作,而由另一部作品《流浪地球》改編的電影則已確定將在2019年春節正式上映。

  對于“中國為什麼拍不出好的科幻電影”這一問題,劉慈欣認為,這其實是個“偽命題”,“中國也曾經有過《珊瑚島上的死光》”,“實際上這個問題應該是——為什麼全世界只有美國擁有發達的科幻電影。”

  事實上,此次由孔子學院總部策劃的“科幻文學德國行”活動本身也不乏“科幻色彩”。10月14日,劉慈欣在德國埃森的關稅同盟煤礦工業建築群內與資深媒體人丹尼爾·哈斯(Daniel Haas)對話。這片濃縮歐洲重工業發展歷程的建築群如今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産,置身其中倣佛來到科幻電影塑造的“蒸汽朋克”世界。

  “中國的科幻文學還處于一種很初步、規模很小的狀態,長期從事科幻寫作的作家群體也很小,同時缺少有影響力的作品。”劉慈欣坦言,中國科幻與美國相比差距還很大,而制約其走出去的一大因素則是缺少優秀的譯者,“中國的主流文學、現實主義文學比科幻小説還要難翻譯,因為科幻小説大部分名詞就是從英語翻譯來的,譯回去容易。而主流文學,像莫言的書就很難了。”

  談及當前的生活狀態,劉慈欣坦言,自己很少出國,平時就是“在家寫作,看書”。與《法蘭克福匯報》記者迪特馬爾·達特(Dietmar Dath)對話時,劉慈欣透露,“我夢想寫一部《戰爭與和平》那樣的科幻小説,從上層到下層,描述一幅恢弘的社會畫面和未來史,包括每一個小人物和社會圖景,組合成一條歷史長河。這是我一直想寫的。”劉慈欣説,這樣的鴻篇巨著很難完成,而即便真的寫出來,“是否還有人願意看也是一個疑問”。

  《三體》中對于文明間的衝突進行了悲觀的預設,但劉慈欣最後告訴中新社記者,自己對人性還是樂觀的:“現在看來,戰爭發生的可能性越來越遙遠了,這説明人類越來越理性,越來越傾向于用戰爭以外的手段去解決問題,這就是一個進步。”

編輯:直諒
數字報

對話作家劉慈欣:夢想寫作科幻版《戰爭與和平》

中國新聞網  作者:彭大偉  2018-10-16

  中新社柏林10月15日電 “他是諾獎得主嗎?”日前閉幕的第七十屆法蘭克福國際書展上,一位德國觀眾望著劉慈欣面前排起的簽售長龍,好奇地問道。

  本屆書展上,攜榮獲世界科幻文學最高獎項雨果獎的《三體》德文版亮相的劉慈欣獲得了超級巨星般的待遇:受邀出席書展官方舉辦的多場對話活動,與德國文學評論家、主流媒體記者等進行對話,每場都能見到爆滿的觀眾和熱情的粉絲。

  在密集出席活動間隙,劉慈欣接受了中新社記者專訪,談及他時隔一年再度來到這一全球最大書展的感受,以及對中國科幻發展的看法。

  當地時間10月13日,劉慈欣(中)在法蘭克福書展“世界論壇”環節對話德國記者和漢學家。中新社記者 彭大偉 攝

  “上次(2016年)來法蘭克福書展發現沒有德文的中國科幻書,今年有的中國科幻小説已經登上德國《明鏡》周刊暢銷書排行榜了。”劉慈欣説,同時展臺上也有了不止一種中國科幻小説,據他觀察,讀者對此興趣濃厚,翻閱的人較多。

  在國際上斬獲大獎且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後,擁有恢弘世界觀的《三體》何時能改編為電影受到人們關注。對此,劉慈欣表示,自己一直在參與和關心《三體》電影的制作,而由另一部作品《流浪地球》改編的電影則已確定將在2019年春節正式上映。

  對于“中國為什麼拍不出好的科幻電影”這一問題,劉慈欣認為,這其實是個“偽命題”,“中國也曾經有過《珊瑚島上的死光》”,“實際上這個問題應該是——為什麼全世界只有美國擁有發達的科幻電影。”

  事實上,此次由孔子學院總部策劃的“科幻文學德國行”活動本身也不乏“科幻色彩”。10月14日,劉慈欣在德國埃森的關稅同盟煤礦工業建築群內與資深媒體人丹尼爾·哈斯(Daniel Haas)對話。這片濃縮歐洲重工業發展歷程的建築群如今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産,置身其中倣佛來到科幻電影塑造的“蒸汽朋克”世界。

  “中國的科幻文學還處于一種很初步、規模很小的狀態,長期從事科幻寫作的作家群體也很小,同時缺少有影響力的作品。”劉慈欣坦言,中國科幻與美國相比差距還很大,而制約其走出去的一大因素則是缺少優秀的譯者,“中國的主流文學、現實主義文學比科幻小説還要難翻譯,因為科幻小説大部分名詞就是從英語翻譯來的,譯回去容易。而主流文學,像莫言的書就很難了。”

  談及當前的生活狀態,劉慈欣坦言,自己很少出國,平時就是“在家寫作,看書”。與《法蘭克福匯報》記者迪特馬爾·達特(Dietmar Dath)對話時,劉慈欣透露,“我夢想寫一部《戰爭與和平》那樣的科幻小説,從上層到下層,描述一幅恢弘的社會畫面和未來史,包括每一個小人物和社會圖景,組合成一條歷史長河。這是我一直想寫的。”劉慈欣説,這樣的鴻篇巨著很難完成,而即便真的寫出來,“是否還有人願意看也是一個疑問”。

  《三體》中對于文明間的衝突進行了悲觀的預設,但劉慈欣最後告訴中新社記者,自己對人性還是樂觀的:“現在看來,戰爭發生的可能性越來越遙遠了,這説明人類越來越理性,越來越傾向于用戰爭以外的手段去解決問題,這就是一個進步。”

編輯:直諒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