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廣州租房必須找“仲介”

來源:廣州日報 作者:王月華 發表時間:2018-09-13 16:55

       外來人口多、租賃市場需求旺盛、地産經紀活躍、招租廣告無處不在、“公租房”悄然露面……這些關鍵詞,説的可不是現在,而是近一千年前廣州城裏的租房故事。據説,那時的廣州城,流行“僦屋出錢,號曰癡錢”的現象,翻譯過來,就是蓋房出租當房東,做生意輕輕鬆鬆。我們不妨穿越回去探究一番,此話是真是假。

  市場

  外商士子云集廣州 到處可見招租廣告

  如果我們穿越回千年前的廣州,在城門口做個市場調查,問問市民,做哪一行掙錢比較輕鬆,十個裏倒有八個會對你説:“做個包租公,揾食好輕鬆。”有那麼一兩個沒準還會一拍大腿,説:“可惜我沒本錢,否則我也置塊地,蓋屋出租了,隔壁王老五家做了幾年‘短租’,就又能蓋一棟大宅子,來錢忒快啊。”

  這一個場景,並不是我拍腦袋想出來的,據史料記載,宋朝商品經濟發達,在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將城市居民單編戶口——當時稱為坊郭戶,村民農忙時下地幹活,農閒時就往城市跑,做點流動生意。話説宋代流動人口之多,是之前的朝代壓根沒法比的。城市裏流動人口一多,房屋租賃業自然就發達,尤其是在大城市,“僦屋出錢,號曰癡錢”,翻譯成大白話,就是做包租公實在容易,連傻子都能賺錢。

  惠福西路宋代呼作“大市街”

  宋代的廣州是極其繁忙的商貿大港,從海外進口的貨物,以及從內地運來要出口的貨物,大多在這裡交易,黃埔古港與琶洲古港停泊的商船“遮天蔽日”,其繁華程度和北宋都城汴梁、南宋都城臨安有得一拼,這話可是當年曾到廣州一遊的著名詩人説的,可信度很高。且來讀一讀楊萬里的這首詩:“吾生分裂後,不到舊京遊;空作樊樓夢,安知有越樓。”意思是説,他離開京城後,原以為再也看不到京城的繁華了,沒想到廣州城的熱鬧與繁華與京城有得一比。

  今天的惠福西路,在宋代呼作大市街,是外商與本地商人做大買賣的地方,用地方誌裏的話來説,常年“象牙犀角堆如山”,“大市街”的地名,正由此而來;今天的米市街,當年是兩廣最大的大米批發市場“廣南米市”之所在地,今天的“賣麻街”由千年前大型麻織品交易中心而得名,而“鹽倉街”則是當年全國最大的食鹽交易中心之一,説廣州是千年商都,絕非浪得虛名。

  從這些地名中可見,當年廣州城裏城外住了多少南來北往的流動人口,而這些流動人口裏,還有很大一部分是外商,除了打定主意長住廣州為此置地蓋房的少數人,其他像候鳥一樣的外商,都要租房子住。這一塊市場蛋糕想一想都覺得誘人。再説外商人生地不熟,語言也不大通,跟本地人討價還價,總會少一些底氣,這“癡錢”就賺得更容易了。

  廣州府學也當房東掙錢

  此外,大宋年間,朝廷開始大興教育,廣州府學也如火如荼辦了起來。一到考試季或升學季,各地學子云集廣州,府學周邊(即今學府西街、文德路一帶)的房子頓時供不應求,房租應聲而漲,還出現了“群租”“短租”各種名堂。

  話説,那時的包租公就已學會了打廣告——當年俗稱“賃貼”,就貼在自家待出租房屋的墻上或門前。由於賃貼常被一些無聊的“雜人”撕去,讓房東不勝其煩,官方還專門出臺規定,禁止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行為。可以想像,一到考試季或升學季,府學四週的民宅,肯定貼滿了招租廣告,熱鬧得很。

  其實,不止附近的居民想賺一筆,連廣州府學的管理者也耐不住賺“癡錢”的誘惑,做起了房東。學校用來出租的房子,呼做“房廊”。學校管理者是正大光明這麼做的,因為全國的學校都一樣,朝廷也認可這種做法。掙來的錢,主要用於學校的發展,可以減輕財政負擔,何樂而不為?(注:本文參考了《宋代的房産租賃業》《越秀史稿》等資料)

  行規

  牙人穿針引線 出租必須交稅

  “癡錢”好賺,家有空屋的小市民,會出租賺點小錢;富人專門蓋房出租,如果地段好,“日掠錢二三十千”——也即兩三千文,十倍于市井平民家庭的收入,也很稀鬆平常。

  租房不得繞過仲介

  不過,那時的廣州城裏不僅有出租的私宅,還有“公租房”——即官方在官地上修建並專門用於出租的房屋。據史料記載,當時朝廷在京城與各州都設立了專門經營與管理“公租房”的機構——“店宅務”。1025年,光汴梁一個地方就有2.6萬間公租房。

  當年廣州有多少“公租房”呢?鋻於查閱史料的能力有限,我沒法給出確切數據。不過,1093年,蘇東坡被貶至惠州,途中曾到廣州一遊。因記挂民生疾苦,他專門寫信指導當時的廣州太守王敏仲,籌劃了廣州史上第一個“自來水”系統——用竹管從白雲山引水至城內。蘇東坡還建議王敏仲蓋一批“公租房”,收取租金,支付“自來水”系統的日常維護費用。蘇大學士初來乍到,馬上就能想到蓋“公租房”支付市政工程開銷,我們據此推測廣州城內也有一定規模的“公租房”,並不算全無根據。

  當然,官方蓋的“公租房”,租金比市價低不少,一間普通房屋的月租常常不到一千文,一天只掙一兩百文的“走鬼”也租得起,你把它理解為是當時的廉租房,也合情合理。

  我們現在租房子,往往要求助於仲介,不過各種線上租賃手段的興起也給了我們繞過仲介的機會,從而省下一筆佣金。但是,在宋代的廣州城裏租房子,佣金是萬萬省不得的。要知道,那時的各行各業都是行會的天下,地産經紀俗稱“牙人”,也有自己的行會。按照朝廷的規定,房東與租客絕不能直接交易,必須由“牙人”在中間作保,督促雙方簽訂合法的契約,並且到官府報備,交上一筆“租賃稅”,這交易才算合法。

  租客可享多項“福利”

  官府這麼做,倒也不只是為了收稅,也是為了維護市場秩序,畢竟“牙人”經驗豐富,而且熟悉各種規定,經他們牽線搭橋,又經官方審核的合同,總會靠譜很多。其實,在當年的廣州城裏,人們也很少動念繞過仲介、直接交易。雖説房東賺的是“癡錢”,但租客也是有很多福利的,比如,房東要給租客五天的“免租期”,讓租客安安心心搬家;同時,房東也絕不能隨意漲租,或者找各種理由把租客趕走,就算房東把房子賣了,租客不願走,就有權接著住下去,只不過換了個人收房租而已,新房東也不得隨意漲租,這其實已經有點現代法律中“買賣不破租賃”的意思了。倘若繞過仲介,租客雖説省下一點佣金,但這些福利統統享受不到,而且還總要提心吊膽,怕官府一旦發現,自己就要被掃地出門。房東、租客都要求助於仲介,地産仲介就成了宋代廣州城裏最火的行業之一,到處都有經紀出沒,大家早已見怪不怪。

  在大宋廣州城裏,租客還有一項特別的福利,即隔三差五就能享受減免房租的待遇,過年,無論窮富,一律免租三日,大家一起歡歡喜喜過大年;城內如果發生瘟疫或饑荒,官方也會下令減免公房、私房的房租,有的甚至一下子就減免十天半個月房租的;此外,凡是自然災害,各種各樣節日、慶典……都可以成為減免房租的理由。話説回來,“公租房”的房租收多少,減不減,都是官方説了算,私宅也被下令減免房租,好像有點説不過去。然而,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房東對付減租規定的辦法多著呢,倒是公租房的住客,享受了不少實實在在的優惠。

  

編輯:直諒
數字報

宋代廣州租房必須找“仲介”

廣州日報  作者:王月華  2018-09-13

       外來人口多、租賃市場需求旺盛、地産經紀活躍、招租廣告無處不在、“公租房”悄然露面……這些關鍵詞,説的可不是現在,而是近一千年前廣州城裏的租房故事。據説,那時的廣州城,流行“僦屋出錢,號曰癡錢”的現象,翻譯過來,就是蓋房出租當房東,做生意輕輕鬆鬆。我們不妨穿越回去探究一番,此話是真是假。

  市場

  外商士子云集廣州 到處可見招租廣告

  如果我們穿越回千年前的廣州,在城門口做個市場調查,問問市民,做哪一行掙錢比較輕鬆,十個裏倒有八個會對你説:“做個包租公,揾食好輕鬆。”有那麼一兩個沒準還會一拍大腿,説:“可惜我沒本錢,否則我也置塊地,蓋屋出租了,隔壁王老五家做了幾年‘短租’,就又能蓋一棟大宅子,來錢忒快啊。”

  這一個場景,並不是我拍腦袋想出來的,據史料記載,宋朝商品經濟發達,在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將城市居民單編戶口——當時稱為坊郭戶,村民農忙時下地幹活,農閒時就往城市跑,做點流動生意。話説宋代流動人口之多,是之前的朝代壓根沒法比的。城市裏流動人口一多,房屋租賃業自然就發達,尤其是在大城市,“僦屋出錢,號曰癡錢”,翻譯成大白話,就是做包租公實在容易,連傻子都能賺錢。

  惠福西路宋代呼作“大市街”

  宋代的廣州是極其繁忙的商貿大港,從海外進口的貨物,以及從內地運來要出口的貨物,大多在這裡交易,黃埔古港與琶洲古港停泊的商船“遮天蔽日”,其繁華程度和北宋都城汴梁、南宋都城臨安有得一拼,這話可是當年曾到廣州一遊的著名詩人説的,可信度很高。且來讀一讀楊萬里的這首詩:“吾生分裂後,不到舊京遊;空作樊樓夢,安知有越樓。”意思是説,他離開京城後,原以為再也看不到京城的繁華了,沒想到廣州城的熱鬧與繁華與京城有得一比。

  今天的惠福西路,在宋代呼作大市街,是外商與本地商人做大買賣的地方,用地方誌裏的話來説,常年“象牙犀角堆如山”,“大市街”的地名,正由此而來;今天的米市街,當年是兩廣最大的大米批發市場“廣南米市”之所在地,今天的“賣麻街”由千年前大型麻織品交易中心而得名,而“鹽倉街”則是當年全國最大的食鹽交易中心之一,説廣州是千年商都,絕非浪得虛名。

  從這些地名中可見,當年廣州城裏城外住了多少南來北往的流動人口,而這些流動人口裏,還有很大一部分是外商,除了打定主意長住廣州為此置地蓋房的少數人,其他像候鳥一樣的外商,都要租房子住。這一塊市場蛋糕想一想都覺得誘人。再説外商人生地不熟,語言也不大通,跟本地人討價還價,總會少一些底氣,這“癡錢”就賺得更容易了。

  廣州府學也當房東掙錢

  此外,大宋年間,朝廷開始大興教育,廣州府學也如火如荼辦了起來。一到考試季或升學季,各地學子云集廣州,府學周邊(即今學府西街、文德路一帶)的房子頓時供不應求,房租應聲而漲,還出現了“群租”“短租”各種名堂。

  話説,那時的包租公就已學會了打廣告——當年俗稱“賃貼”,就貼在自家待出租房屋的墻上或門前。由於賃貼常被一些無聊的“雜人”撕去,讓房東不勝其煩,官方還專門出臺規定,禁止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行為。可以想像,一到考試季或升學季,府學四週的民宅,肯定貼滿了招租廣告,熱鬧得很。

  其實,不止附近的居民想賺一筆,連廣州府學的管理者也耐不住賺“癡錢”的誘惑,做起了房東。學校用來出租的房子,呼做“房廊”。學校管理者是正大光明這麼做的,因為全國的學校都一樣,朝廷也認可這種做法。掙來的錢,主要用於學校的發展,可以減輕財政負擔,何樂而不為?(注:本文參考了《宋代的房産租賃業》《越秀史稿》等資料)

  行規

  牙人穿針引線 出租必須交稅

  “癡錢”好賺,家有空屋的小市民,會出租賺點小錢;富人專門蓋房出租,如果地段好,“日掠錢二三十千”——也即兩三千文,十倍于市井平民家庭的收入,也很稀鬆平常。

  租房不得繞過仲介

  不過,那時的廣州城裏不僅有出租的私宅,還有“公租房”——即官方在官地上修建並專門用於出租的房屋。據史料記載,當時朝廷在京城與各州都設立了專門經營與管理“公租房”的機構——“店宅務”。1025年,光汴梁一個地方就有2.6萬間公租房。

  當年廣州有多少“公租房”呢?鋻於查閱史料的能力有限,我沒法給出確切數據。不過,1093年,蘇東坡被貶至惠州,途中曾到廣州一遊。因記挂民生疾苦,他專門寫信指導當時的廣州太守王敏仲,籌劃了廣州史上第一個“自來水”系統——用竹管從白雲山引水至城內。蘇東坡還建議王敏仲蓋一批“公租房”,收取租金,支付“自來水”系統的日常維護費用。蘇大學士初來乍到,馬上就能想到蓋“公租房”支付市政工程開銷,我們據此推測廣州城內也有一定規模的“公租房”,並不算全無根據。

  當然,官方蓋的“公租房”,租金比市價低不少,一間普通房屋的月租常常不到一千文,一天只掙一兩百文的“走鬼”也租得起,你把它理解為是當時的廉租房,也合情合理。

  我們現在租房子,往往要求助於仲介,不過各種線上租賃手段的興起也給了我們繞過仲介的機會,從而省下一筆佣金。但是,在宋代的廣州城裏租房子,佣金是萬萬省不得的。要知道,那時的各行各業都是行會的天下,地産經紀俗稱“牙人”,也有自己的行會。按照朝廷的規定,房東與租客絕不能直接交易,必須由“牙人”在中間作保,督促雙方簽訂合法的契約,並且到官府報備,交上一筆“租賃稅”,這交易才算合法。

  租客可享多項“福利”

  官府這麼做,倒也不只是為了收稅,也是為了維護市場秩序,畢竟“牙人”經驗豐富,而且熟悉各種規定,經他們牽線搭橋,又經官方審核的合同,總會靠譜很多。其實,在當年的廣州城裏,人們也很少動念繞過仲介、直接交易。雖説房東賺的是“癡錢”,但租客也是有很多福利的,比如,房東要給租客五天的“免租期”,讓租客安安心心搬家;同時,房東也絕不能隨意漲租,或者找各種理由把租客趕走,就算房東把房子賣了,租客不願走,就有權接著住下去,只不過換了個人收房租而已,新房東也不得隨意漲租,這其實已經有點現代法律中“買賣不破租賃”的意思了。倘若繞過仲介,租客雖説省下一點佣金,但這些福利統統享受不到,而且還總要提心吊膽,怕官府一旦發現,自己就要被掃地出門。房東、租客都要求助於仲介,地産仲介就成了宋代廣州城裏最火的行業之一,到處都有經紀出沒,大家早已見怪不怪。

  在大宋廣州城裏,租客還有一項特別的福利,即隔三差五就能享受減免房租的待遇,過年,無論窮富,一律免租三日,大家一起歡歡喜喜過大年;城內如果發生瘟疫或饑荒,官方也會下令減免公房、私房的房租,有的甚至一下子就減免十天半個月房租的;此外,凡是自然災害,各種各樣節日、慶典……都可以成為減免房租的理由。話説回來,“公租房”的房租收多少,減不減,都是官方説了算,私宅也被下令減免房租,好像有點説不過去。然而,所謂“羊毛出在羊身上”,房東對付減租規定的辦法多著呢,倒是公租房的住客,享受了不少實實在在的優惠。

  

編輯:直諒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