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界泰斗許淵衝:100歲前譯完莎翁全集

來源:廣州日報 作者:肖歡歡 發表時間:2018-09-13 16:56

       被譽為“詩譯英法唯一人”獲國際翻譯界最高獎項  98歲仍為中國文化走向世界而奔波

  走進許淵衝的家,沒想到作為“一代宗師”的他,居住在一間面積只有四五十平方米的小房子裏,客廳地板還是30年前的水泥地。

  30多年間,他就是在這樣的一間陋室,翻譯出了120多本享譽中外的中、英文著作。作為享譽中外的翻譯家,他師從錢鐘書、聞一多、馮友蘭、吳宓等學術大家,是目前中國唯一能在古典詩詞和英法韻文之間進行互譯的翻譯家,被譽為“詩譯英法唯一人”。

  2014年,許淵衝獲國際翻譯界最高獎項——“北極光”傑出文學翻譯獎,係首位獲此殊榮的亞洲翻譯家。如今,已經98歲高齡的許淵衝依然筆耕不輟,每天工作到淩晨三四時。“我要活到100歲,把莎翁全集翻譯完。”許淵衝擇一事、終一生的鑽研精神,令人欽佩。

      北大暢春園一棟不起眼的老房子,鬚髮皆白的許淵衝正在看書。一間十多平方米的小房子,既是他的臥室,也是他的書房。他翻譯的著作被擺放在客廳的書架上,《紅與黑》《包法利夫人》《約翰·克裏斯托夫》等,還有他用英文、法文翻譯的《詩經》《楚辭》《西廂記》《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等。

  許淵衝説,自己的作息現在非常不規律,累了就睡,醒了就翻譯。夜深人靜時,分外清醒,他就會工作到淩晨三四時,但一旦睡下,有時又會睡到上午11時才起來。

  天天熬夜,搜腸刮肚,是否覺得辛苦,許淵衝哈哈大笑。“怎麼會辛苦?翻譯是和作者的靈魂交流,有時突然靈光閃現,涌現出一個好詞來,渾身每個毛孔都感到舒暢。這是一個創造美的過程,很興奮,不會悶,也不辛苦。”

  如今98歲的許淵衝像一個老頑童,喜歡吃甜食,尤其愛喝冰糖雪梨飲料。採訪期間,許淵衝好幾次拿起桌子上的冰糖雪梨飲料,用吸管咕咚咕咚大口喝。保姆小芳趕緊提醒他,“醫生説你要少吃甜食”,許淵衝哈哈一笑:“我在飲食上就這點愛好了,戒了還有什麼樂趣?”

  我不比楊振寧差

  許淵衝説,自己走上翻譯的道路,與表叔熊適逸有很大關係,熊適逸也是大翻譯家。他邊説邊拿出熊適逸與梅蘭芳在美國的合照給記者看。從小,父母就告訴他,要做一個像表叔那樣的大學問家。當時,熊適逸有個女兒叫做熊德蘭,比許淵衝小兩歲,熊適逸想把女兒介紹給許淵衝。但當時正在牛津大學讀書的熊德蘭看不上許淵衝。許淵衝笑著説,這件事情更加激勵他奮發圖強,“後來,我發展得越來越好。”

  1939年是許淵衝翻譯生涯的開始。許淵衝説,當時在西南聯大時,有個叫周顏玉的漂亮姑娘。許淵沖和她鄰桌。1939年7月12日,他將林徽因的《別丟掉》、徐志摩的《偶然》兩首譯詩及一封英文信投進了女生宿舍信箱。但無奈周顏玉已經訂婚,他只能作罷。50年後,當許淵衝獲得國際大獎的消息傳出後,這位遠在台灣的女同學寄來了信。

  早在1942年,他從西南聯合大學畢業時,就翻譯了自己的第一本著作,英國劇作家約翰·德萊頓的《一切為了愛情》。“這本書翻譯出來後,還沒來得及裝訂,有個女同學很喜歡,她就把頭上綁頭髮的絲線拿下來裝訂我的書稿。”

  1957年,同學楊振寧得了諾貝爾獎。許淵衝覺得自己不能落後,在外語領域也要搞出名堂。到1958年,他又陸續翻譯了法國作家羅曼·羅蘭的小説《哥拉·布勒尼翁》,秦兆陽的《農村散記》。“我當時37歲,當時楊振寧(36歲)得了諾貝爾獎,我當時有5本譯作,在翻譯領域取得的成就和他取得的諾貝爾獎是對等的。”

  “楊振寧新婚我第一個道賀”

  説起自己在西南聯大的同學楊振寧,許淵衝打開了話匣子。許淵衝讚嘆道:“他是個天才。” 他説:“我記得大一期末考試,兩個小時的時間,他只用一個小時就交卷了,還是班上第一。物理和數學考試,他經常考100分。”

  2004年12月,82歲的楊振寧與28歲的翁帆登記結婚。這對忘年戀成為人們談論的熱門話題,但在當年,楊振寧卻面臨著不小的壓力。許淵衝表示,當年他堅定地支援楊振寧續弦。許淵衝邊説邊翻出2003年和2004年自己和楊振寧的合照,“你看,這一張,是我們夫婦和朱光亞夫婦,我們都帶著夫人,只有楊振寧是一個人,他心裏肯定不是滋味。”許淵衝説,他和楊振寧既是同班同學,也是好友。為了安撫好友,西南聯大校友會的同學們經常組織活動。

  2004年,楊振寧與翁帆結婚了,許淵衝聽説這個消息後替老同學高興,他第一個向楊振寧道賀。“像楊振寧這樣的天才科學家,他的身邊應該有一個人和他琴瑟和鳴。”許淵衝説,楊振寧結婚時,他還專門在北京的全聚德請楊振寧夫妻吃烤鴨。當天,楊振寧非常高興。許淵衝專門送給楊振寧一首詩,他還專門把這首詩翻譯成了英文。

  許淵衝説,直到現在自己的老伴去世了,他才感受到楊振寧當年的那種落寞。“人老了,還是要有個伴啊。”

  “60年過去了,還沒人超越我”

  許淵衝將自己的人生總結為:“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教英法,八十年代譯唐宋,九十年代傳風騷,二十一世紀攀頂峰”。

  1987年,許淵衝英譯《李白詩選一百首》出版,錢鐘書的評價是,要是李白活到當世,也懂英文,必和許淵衝是知己。1994年,他的中譯英《中國不朽詩三百首》在英國企鵝圖書公司出版,這是該社出版的第一本中國人的譯作,顧毓琇先生讚揚此書為“歷代詩詞曲譯成英文,且能押韻自然,功力過人,實為有史以來第一”。更讓許淵衝頗為自豪的是,他的譯文國外很認可。1999年,他的中譯法《中國古詩詞三百首》在法國出版,被諾貝爾文學獎評委稱作“偉大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樣本”……

  “自豪使人進步,自卑使人退步”——許淵衝家裏高挂著這樣的條幅。“我們要有點外國人的那股狂勁。我的翻譯最好,為什麼要扭扭捏捏。”許淵衝爽朗大笑著説。

  許淵衝的“狂”勁也體現在他的名片上。名片上寫著“書銷中外百餘本,詩譯英法唯一人。”許淵衝説,他就是有這份自信。“全世界能把中文翻譯成英文、法文,再把法文翻譯成中文,並且出100多本書,我是第一人,60年過去了,我還是第一人。” 他評點自己的翻譯水準:“不是院士勝院士,遺歐贈美千首詩。”

  雖然狂勁十足,但聊天中,許淵衝時刻表現出憂國憂民的情懷。他憂慮的是中國文化如何走出去。在他看來,中國文化要走向世界,關鍵是翻譯,翻譯正確,打破文化隔閡,讓外國人看到我們真正好的東西。

  一輩子不服輸的“戰士”

  許淵衝有個外號叫“許大炮”,有什麼説什麼,口無遮攔,這也讓他和不少翻譯界的同行都發生過“戰爭”。40年過去了,他耿直的個性還是沒有改變。

  他告訴記者,翻譯家王佐良是第一個反對他的人。兩個人最早的分歧因瓦雷裏的詩《風靈》是直譯還是意譯而起。王佐良批評他的翻譯是“鴛鴦蝴蝶派”。王佐良當時是《中國翻譯》的編委,他對編輯説,“如果以後再登許的文章,就不要登我的。”

  他與作家、翻譯家馮亦代同樣有過“戰爭”。《紅與黑》的最後一句,説到市長夫人死了,按原文是“她死了”,但許淵衝譯文為“魂歸離恨天”。當年馮亦代就批評許淵衝加上一些花花綠綠的東西。時至今日,許淵衝依然堅持己見,他認為翻譯成“她死了”太普通,市長夫人並非正常死亡,而是含恨而死,他的翻譯更傳神。他像一個戰士一樣,堅守自己的陣地,絕不妥協。

  回顧自己近80載翻譯之路,許淵衝模倣老子的《道德經》獨創了一段《譯經》:譯可譯,非常譯。忘其形,得其意。得意,理解之始;忘形,表達之母……得意忘形,求同存異。翻譯之道。

  夫妻相濡以沫60載

  頭一天下午許淵沖和記者聊了兩個小時,他還不盡興,第二天下午,許淵衝再度約記者到家中聊天、看照片集。這一次,他重點向記者講述了自己和妻子照君相濡以沫60年的故事。 許淵衝儘管骨瘦如柴卻聲如洪鐘,他聽力不好,但老人家思路清晰,半個小時前講的什麼問題,他記得清清楚楚。

  許淵衝譯詩,既要工整押韻,又要講究意境,幾乎到了苛刻的地步。他經常對著一首詩夙興夜寐,靈感來了又眉開眼笑,喜不自勝,在一旁觀看的保姆小芳經常摸不著頭腦,不知道老爺爺為何時而開心時而眉頭緊鎖。“我在翻譯的時候經常問自己:譯文中能否看得見無聲的畫,聽得見無聲的音樂?”

  許淵衝的老伴照君今年6月逝世對他打擊很大。有時,不經意間説起老伴,許淵衝都會面露悲慼之色,非常傷感。小芳平時從來不在許淵衝面前主動談起他的老伴。自從老伴去世後,許淵衝的飯量也有所下降。

  許淵沖和夫人照君是在歐美同學會的舞會上認識的。1959年結婚,婚後很長一段時間兩人都分居兩地。許淵衝在北京,照君在西部。至今,許淵衝家裏還保留著很多他年輕的時候寫給照君的詩。這些詩歌,許淵衝以前從來沒有向外人公佈過。經過一天在屋內翻箱倒櫃,他終於找出了當年寫給妻子的“情書”。比如,寫于1959年的《思念》中寫道:三日無音信,坐臥心不定。塞上春宵寒,昭君可安寧。

  説起妻子的故事,不知不覺間,兩個小時又過去了。天色已暗,老人不好意思地哈哈一笑:“看我把正事忘了。”許淵衝説,自己正在做的事就是翻譯莎士比亞全集。目前已經翻譯出版了《李爾王》《羅密歐與朱麗葉》等14部。面對市面上不同版本的新譯作,許淵衝自信滿滿地説:“還是我翻譯得好一點。”

  許淵衝給自己定下每天翻譯1000字的進度,太快了眼睛不行,看不清楚。“如果白天見了客人,像今天我見了你,耽誤了兩個小時,今天夜裏我就要補回來。我要活到100歲,把莎翁全集翻譯完。”

  中國的翻譯 水準不輸英美

  廣州日報:有人認為你的意譯法與原文差別較大,你怎麼看?

  許淵衝:西方語言有90%是可以對等,而外國人對中國詩詞多是一知半解,即便他的英文表達能力是100分,最後的翻譯也只能得50分。而中國學者如果理解詩詞有八九分,甚至十分,那翻譯的結果就可能是90分,甚至是100分。翻譯時要盡可能用優於原文的譯文表達方式,採用藝術原則,就是發揮譯者的主觀能動性,創造力。這就是“優化法”。

  廣州日報:有人認為,中國文化走出去要靠外國人來翻譯中國文學。

  許淵衝:這種説法是完全錯誤的,在這裡我要重復徐志摩的話,“中國詩只有中國詩人譯得好。”

  廣州日報:能否舉幾個例子?

  許淵衝:不客氣地説,我的翻譯比英美的高明多了。在中國古詩中,最難譯的是雙關語。比如,李商隱的“春蠶到死絲方盡”,這裡的“絲”既指蠶絲,又指詩人的相思。中文譯法是The spring silkworm till death spins silk from lovesick heart.這種譯法加入了lovesick(相思)一詞,讀者就可以想到,春蠶吐絲就像詩人相思,都要至死方休。這種創造性的譯法就可以解決一語雙關的問題。

  廣州日報:你覺得中國翻譯的水準跟英美相比如何?

  許淵衝:在翻譯領域,我們中國的水準已經不比英美差,甚至高於英美,我們必須有這個自信。將“北極光”獎頒給我,是對中國文化的肯定,也是對中國翻譯水準的肯定,也是對我翻譯理論的肯定。

  廣州日報:你從事翻譯工作將近80年,有沒有一些遺憾的事情?

  許淵衝:人一輩子怎麼能沒有遺憾,我遺憾的事情也有很多,我也有翻譯不好的地方。比如説,《哈姆雷特》中的“to be or not to be”一開始我翻譯成“死,還是不死”,我後來想,是不是可以翻譯成“要不要像這樣活下去?” 人就是一個不斷進步的過程,真理只能接近不能達到。

  廣州日報:你到現在還在為中國文化走向世界而奔波。

  許淵衝:讓中國文化走向世界,這件事需要大家共同來做,我只能盡我所能。我始終認為,應該讓我們中國文化之美,也成為世界之美,我們翻譯家完全有條件做一些事情來推動。

編輯:直諒
數字報

翻譯界泰斗許淵衝:100歲前譯完莎翁全集

廣州日報  作者:肖歡歡  2018-09-13

       被譽為“詩譯英法唯一人”獲國際翻譯界最高獎項  98歲仍為中國文化走向世界而奔波

  走進許淵衝的家,沒想到作為“一代宗師”的他,居住在一間面積只有四五十平方米的小房子裏,客廳地板還是30年前的水泥地。

  30多年間,他就是在這樣的一間陋室,翻譯出了120多本享譽中外的中、英文著作。作為享譽中外的翻譯家,他師從錢鐘書、聞一多、馮友蘭、吳宓等學術大家,是目前中國唯一能在古典詩詞和英法韻文之間進行互譯的翻譯家,被譽為“詩譯英法唯一人”。

  2014年,許淵衝獲國際翻譯界最高獎項——“北極光”傑出文學翻譯獎,係首位獲此殊榮的亞洲翻譯家。如今,已經98歲高齡的許淵衝依然筆耕不輟,每天工作到淩晨三四時。“我要活到100歲,把莎翁全集翻譯完。”許淵衝擇一事、終一生的鑽研精神,令人欽佩。

      北大暢春園一棟不起眼的老房子,鬚髮皆白的許淵衝正在看書。一間十多平方米的小房子,既是他的臥室,也是他的書房。他翻譯的著作被擺放在客廳的書架上,《紅與黑》《包法利夫人》《約翰·克裏斯托夫》等,還有他用英文、法文翻譯的《詩經》《楚辭》《西廂記》《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等。

  許淵衝説,自己的作息現在非常不規律,累了就睡,醒了就翻譯。夜深人靜時,分外清醒,他就會工作到淩晨三四時,但一旦睡下,有時又會睡到上午11時才起來。

  天天熬夜,搜腸刮肚,是否覺得辛苦,許淵衝哈哈大笑。“怎麼會辛苦?翻譯是和作者的靈魂交流,有時突然靈光閃現,涌現出一個好詞來,渾身每個毛孔都感到舒暢。這是一個創造美的過程,很興奮,不會悶,也不辛苦。”

  如今98歲的許淵衝像一個老頑童,喜歡吃甜食,尤其愛喝冰糖雪梨飲料。採訪期間,許淵衝好幾次拿起桌子上的冰糖雪梨飲料,用吸管咕咚咕咚大口喝。保姆小芳趕緊提醒他,“醫生説你要少吃甜食”,許淵衝哈哈一笑:“我在飲食上就這點愛好了,戒了還有什麼樂趣?”

  我不比楊振寧差

  許淵衝説,自己走上翻譯的道路,與表叔熊適逸有很大關係,熊適逸也是大翻譯家。他邊説邊拿出熊適逸與梅蘭芳在美國的合照給記者看。從小,父母就告訴他,要做一個像表叔那樣的大學問家。當時,熊適逸有個女兒叫做熊德蘭,比許淵衝小兩歲,熊適逸想把女兒介紹給許淵衝。但當時正在牛津大學讀書的熊德蘭看不上許淵衝。許淵衝笑著説,這件事情更加激勵他奮發圖強,“後來,我發展得越來越好。”

  1939年是許淵衝翻譯生涯的開始。許淵衝説,當時在西南聯大時,有個叫周顏玉的漂亮姑娘。許淵沖和她鄰桌。1939年7月12日,他將林徽因的《別丟掉》、徐志摩的《偶然》兩首譯詩及一封英文信投進了女生宿舍信箱。但無奈周顏玉已經訂婚,他只能作罷。50年後,當許淵衝獲得國際大獎的消息傳出後,這位遠在台灣的女同學寄來了信。

  早在1942年,他從西南聯合大學畢業時,就翻譯了自己的第一本著作,英國劇作家約翰·德萊頓的《一切為了愛情》。“這本書翻譯出來後,還沒來得及裝訂,有個女同學很喜歡,她就把頭上綁頭髮的絲線拿下來裝訂我的書稿。”

  1957年,同學楊振寧得了諾貝爾獎。許淵衝覺得自己不能落後,在外語領域也要搞出名堂。到1958年,他又陸續翻譯了法國作家羅曼·羅蘭的小説《哥拉·布勒尼翁》,秦兆陽的《農村散記》。“我當時37歲,當時楊振寧(36歲)得了諾貝爾獎,我當時有5本譯作,在翻譯領域取得的成就和他取得的諾貝爾獎是對等的。”

  “楊振寧新婚我第一個道賀”

  説起自己在西南聯大的同學楊振寧,許淵衝打開了話匣子。許淵衝讚嘆道:“他是個天才。” 他説:“我記得大一期末考試,兩個小時的時間,他只用一個小時就交卷了,還是班上第一。物理和數學考試,他經常考100分。”

  2004年12月,82歲的楊振寧與28歲的翁帆登記結婚。這對忘年戀成為人們談論的熱門話題,但在當年,楊振寧卻面臨著不小的壓力。許淵衝表示,當年他堅定地支援楊振寧續弦。許淵衝邊説邊翻出2003年和2004年自己和楊振寧的合照,“你看,這一張,是我們夫婦和朱光亞夫婦,我們都帶著夫人,只有楊振寧是一個人,他心裏肯定不是滋味。”許淵衝説,他和楊振寧既是同班同學,也是好友。為了安撫好友,西南聯大校友會的同學們經常組織活動。

  2004年,楊振寧與翁帆結婚了,許淵衝聽説這個消息後替老同學高興,他第一個向楊振寧道賀。“像楊振寧這樣的天才科學家,他的身邊應該有一個人和他琴瑟和鳴。”許淵衝説,楊振寧結婚時,他還專門在北京的全聚德請楊振寧夫妻吃烤鴨。當天,楊振寧非常高興。許淵衝專門送給楊振寧一首詩,他還專門把這首詩翻譯成了英文。

  許淵衝説,直到現在自己的老伴去世了,他才感受到楊振寧當年的那種落寞。“人老了,還是要有個伴啊。”

  “60年過去了,還沒人超越我”

  許淵衝將自己的人生總結為:“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教英法,八十年代譯唐宋,九十年代傳風騷,二十一世紀攀頂峰”。

  1987年,許淵衝英譯《李白詩選一百首》出版,錢鐘書的評價是,要是李白活到當世,也懂英文,必和許淵衝是知己。1994年,他的中譯英《中國不朽詩三百首》在英國企鵝圖書公司出版,這是該社出版的第一本中國人的譯作,顧毓琇先生讚揚此書為“歷代詩詞曲譯成英文,且能押韻自然,功力過人,實為有史以來第一”。更讓許淵衝頗為自豪的是,他的譯文國外很認可。1999年,他的中譯法《中國古詩詞三百首》在法國出版,被諾貝爾文學獎評委稱作“偉大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樣本”……

  “自豪使人進步,自卑使人退步”——許淵衝家裏高挂著這樣的條幅。“我們要有點外國人的那股狂勁。我的翻譯最好,為什麼要扭扭捏捏。”許淵衝爽朗大笑著説。

  許淵衝的“狂”勁也體現在他的名片上。名片上寫著“書銷中外百餘本,詩譯英法唯一人。”許淵衝説,他就是有這份自信。“全世界能把中文翻譯成英文、法文,再把法文翻譯成中文,並且出100多本書,我是第一人,60年過去了,我還是第一人。” 他評點自己的翻譯水準:“不是院士勝院士,遺歐贈美千首詩。”

  雖然狂勁十足,但聊天中,許淵衝時刻表現出憂國憂民的情懷。他憂慮的是中國文化如何走出去。在他看來,中國文化要走向世界,關鍵是翻譯,翻譯正確,打破文化隔閡,讓外國人看到我們真正好的東西。

  一輩子不服輸的“戰士”

  許淵衝有個外號叫“許大炮”,有什麼説什麼,口無遮攔,這也讓他和不少翻譯界的同行都發生過“戰爭”。40年過去了,他耿直的個性還是沒有改變。

  他告訴記者,翻譯家王佐良是第一個反對他的人。兩個人最早的分歧因瓦雷裏的詩《風靈》是直譯還是意譯而起。王佐良批評他的翻譯是“鴛鴦蝴蝶派”。王佐良當時是《中國翻譯》的編委,他對編輯説,“如果以後再登許的文章,就不要登我的。”

  他與作家、翻譯家馮亦代同樣有過“戰爭”。《紅與黑》的最後一句,説到市長夫人死了,按原文是“她死了”,但許淵衝譯文為“魂歸離恨天”。當年馮亦代就批評許淵衝加上一些花花綠綠的東西。時至今日,許淵衝依然堅持己見,他認為翻譯成“她死了”太普通,市長夫人並非正常死亡,而是含恨而死,他的翻譯更傳神。他像一個戰士一樣,堅守自己的陣地,絕不妥協。

  回顧自己近80載翻譯之路,許淵衝模倣老子的《道德經》獨創了一段《譯經》:譯可譯,非常譯。忘其形,得其意。得意,理解之始;忘形,表達之母……得意忘形,求同存異。翻譯之道。

  夫妻相濡以沫60載

  頭一天下午許淵沖和記者聊了兩個小時,他還不盡興,第二天下午,許淵衝再度約記者到家中聊天、看照片集。這一次,他重點向記者講述了自己和妻子照君相濡以沫60年的故事。 許淵衝儘管骨瘦如柴卻聲如洪鐘,他聽力不好,但老人家思路清晰,半個小時前講的什麼問題,他記得清清楚楚。

  許淵衝譯詩,既要工整押韻,又要講究意境,幾乎到了苛刻的地步。他經常對著一首詩夙興夜寐,靈感來了又眉開眼笑,喜不自勝,在一旁觀看的保姆小芳經常摸不著頭腦,不知道老爺爺為何時而開心時而眉頭緊鎖。“我在翻譯的時候經常問自己:譯文中能否看得見無聲的畫,聽得見無聲的音樂?”

  許淵衝的老伴照君今年6月逝世對他打擊很大。有時,不經意間説起老伴,許淵衝都會面露悲慼之色,非常傷感。小芳平時從來不在許淵衝面前主動談起他的老伴。自從老伴去世後,許淵衝的飯量也有所下降。

  許淵沖和夫人照君是在歐美同學會的舞會上認識的。1959年結婚,婚後很長一段時間兩人都分居兩地。許淵衝在北京,照君在西部。至今,許淵衝家裏還保留著很多他年輕的時候寫給照君的詩。這些詩歌,許淵衝以前從來沒有向外人公佈過。經過一天在屋內翻箱倒櫃,他終於找出了當年寫給妻子的“情書”。比如,寫于1959年的《思念》中寫道:三日無音信,坐臥心不定。塞上春宵寒,昭君可安寧。

  説起妻子的故事,不知不覺間,兩個小時又過去了。天色已暗,老人不好意思地哈哈一笑:“看我把正事忘了。”許淵衝説,自己正在做的事就是翻譯莎士比亞全集。目前已經翻譯出版了《李爾王》《羅密歐與朱麗葉》等14部。面對市面上不同版本的新譯作,許淵衝自信滿滿地説:“還是我翻譯得好一點。”

  許淵衝給自己定下每天翻譯1000字的進度,太快了眼睛不行,看不清楚。“如果白天見了客人,像今天我見了你,耽誤了兩個小時,今天夜裏我就要補回來。我要活到100歲,把莎翁全集翻譯完。”

  中國的翻譯 水準不輸英美

  廣州日報:有人認為你的意譯法與原文差別較大,你怎麼看?

  許淵衝:西方語言有90%是可以對等,而外國人對中國詩詞多是一知半解,即便他的英文表達能力是100分,最後的翻譯也只能得50分。而中國學者如果理解詩詞有八九分,甚至十分,那翻譯的結果就可能是90分,甚至是100分。翻譯時要盡可能用優於原文的譯文表達方式,採用藝術原則,就是發揮譯者的主觀能動性,創造力。這就是“優化法”。

  廣州日報:有人認為,中國文化走出去要靠外國人來翻譯中國文學。

  許淵衝:這種説法是完全錯誤的,在這裡我要重復徐志摩的話,“中國詩只有中國詩人譯得好。”

  廣州日報:能否舉幾個例子?

  許淵衝:不客氣地説,我的翻譯比英美的高明多了。在中國古詩中,最難譯的是雙關語。比如,李商隱的“春蠶到死絲方盡”,這裡的“絲”既指蠶絲,又指詩人的相思。中文譯法是The spring silkworm till death spins silk from lovesick heart.這種譯法加入了lovesick(相思)一詞,讀者就可以想到,春蠶吐絲就像詩人相思,都要至死方休。這種創造性的譯法就可以解決一語雙關的問題。

  廣州日報:你覺得中國翻譯的水準跟英美相比如何?

  許淵衝:在翻譯領域,我們中國的水準已經不比英美差,甚至高於英美,我們必須有這個自信。將“北極光”獎頒給我,是對中國文化的肯定,也是對中國翻譯水準的肯定,也是對我翻譯理論的肯定。

  廣州日報:你從事翻譯工作將近80年,有沒有一些遺憾的事情?

  許淵衝:人一輩子怎麼能沒有遺憾,我遺憾的事情也有很多,我也有翻譯不好的地方。比如説,《哈姆雷特》中的“to be or not to be”一開始我翻譯成“死,還是不死”,我後來想,是不是可以翻譯成“要不要像這樣活下去?” 人就是一個不斷進步的過程,真理只能接近不能達到。

  廣州日報:你到現在還在為中國文化走向世界而奔波。

  許淵衝:讓中國文化走向世界,這件事需要大家共同來做,我只能盡我所能。我始終認為,應該讓我們中國文化之美,也成為世界之美,我們翻譯家完全有條件做一些事情來推動。

編輯:直諒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