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廣東-鄉音》——我最不喜歡的草

來源:金羊網 作者:邱裕華 發表時間:2018-08-09 08:11

□邱裕華

青青河邊草,綿綿到村巷。那高高矮矮的野草,增添了鄉村的韻味。

自小生長在農村,天天在草地上打滾,我對各種野草也可謂熟悉了。讀小學開始,我經常去放牛,知道哪些草是牛喜歡吃的,哪幾種草是牛不感興趣的。放牧的間隙,我會去蘆葦叢裏尋找鳥蛋,還會去荊棘叢生的薔薇裏摘草莓吃。

當然,野草也會在莊稼地裏瘋長。花生、豆子乃至菜園裏的辣椒、茄子,它們的周圍都會不停地冒出雜草,需要我們去拔除。也談不上對它們的憎恨。反而能看到它們的調皮、活潑與韌性,有一股見縫插針、絕不妥協的精神。

不過,有一種野草,雖然不會長在莊稼地裏,只是靜悄悄地生長在荒野、道路兩側,但是我卻很討厭它。它的樣子一點也不招人喜歡。雖然長得很高,有的高達一米多,但是並不秀氣,莖很是粗糙,葉片也有些怪裏怪氣。在莖稈上,每隔一小段,就會長兩片葉子,葉子並不寬大,相對而生,每一片葉子又裂成三小片。在葉子和莖稈交接處,生一圈小花。然後,再往上一節,又是兩片葉子和一圈小花。不過,葉子生長的角度剛好與下面的葉子成九十度直角關係。如此反覆,一直到頂端。那一圈圈的小花是紫紅色的,聞不到什麼香味,而且細碎細碎的,很是小家子氣,根本不如其他的花那樣有大片的花瓣。這種草,不僅人不喜歡,牛也不喜歡。我牽著大水牛去吃草,牛碰見了這種草,總是把頭一扭,立馬就避開了,根本不會去嘗一嘗。哪個人割草去喂魚,也從不會割這種草。

前不久,我和妻子回鄉下,晚飯後,我們去散步,走在路上,我又看見了這種草,到處都是。妻子指著它們説:“這個好像就是益母草。”益母草?我聽了,啞然失笑,很果斷地説:“不可能!這種草太常見了,我從小就不喜歡。怎麼可能是益母草?”

見妻子還是半信半疑的樣子,剛好,我手機裏安裝了識別花草樹木的軟體。我拿出手機打開軟體一掃,竟然真的顯示出是益母草。我頓時傻眼了。真是想不到,這種最常見的、最讓我不喜歡的野草,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益母草。

我很是慚愧。

在農村生活這麼久,我竟根本不認識益母草。也許,是它們太沒有特色了,葉子不寬大,還有點毛刺刺的。花又不顯眼,而且又不挑揀地方生長,墻角路邊都能隨遇而安。這樣,難免會讓我這樣無知的人忽視。

回到家裏,我特意在電腦上百度了一下。益母草,它總是與聖潔的母愛、無私的奉獻聯繫在一起。它能行血去瘀,活血調經,是婦女産後調理、治療月經不調的良藥。它不但用於婦科,還可作為兒科用藥,如益母草紅棗瘦肉湯,能治療小兒營養不良症。

作為一種鄉野草藥,益母草雖然土生土長,甚不起眼,但在醫藥上功用卻很大。細思之中,我覺得平淡無奇的益母草,與我們的母親很是相像。她們都是默默做著自己的事,不索求,不張揚,不自誇,從不會顯擺自己的功勞。她們都具有淡泊平實、樸素無華的優秀品性。

久聞其名,卻不識其形。在一株益母草面前,我為自己的孤陋寡聞感到好笑。我今年四十五歲。從另一個角度可以説,我與一株益母草的距離是四十五年。其實,還有多少草木,是我們還不認識的。在草木面前,我們是無知的,或者説我們是淺薄的、一知半解的。

在一株草木面前,讓我們放慢腳步,俯首親近,也許就會有不一樣的發現和收穫。

編者按

本欄目歡迎投稿。稿件要求具有紀實性,以散文隨筆為主,緊扣嶺南文化。投稿請發至郵箱:hdjs@ycwb.com,並以“鄉音徵文”為郵件主題,個人資訊請提供電話、身份證。

統籌胡文輝

編輯:
數字報

《今日廣東-鄉音》——我最不喜歡的草

金羊網  作者:邱裕華  2018-08-09

□邱裕華

青青河邊草,綿綿到村巷。那高高矮矮的野草,增添了鄉村的韻味。

自小生長在農村,天天在草地上打滾,我對各種野草也可謂熟悉了。讀小學開始,我經常去放牛,知道哪些草是牛喜歡吃的,哪幾種草是牛不感興趣的。放牧的間隙,我會去蘆葦叢裏尋找鳥蛋,還會去荊棘叢生的薔薇裏摘草莓吃。

當然,野草也會在莊稼地裏瘋長。花生、豆子乃至菜園裏的辣椒、茄子,它們的周圍都會不停地冒出雜草,需要我們去拔除。也談不上對它們的憎恨。反而能看到它們的調皮、活潑與韌性,有一股見縫插針、絕不妥協的精神。

不過,有一種野草,雖然不會長在莊稼地裏,只是靜悄悄地生長在荒野、道路兩側,但是我卻很討厭它。它的樣子一點也不招人喜歡。雖然長得很高,有的高達一米多,但是並不秀氣,莖很是粗糙,葉片也有些怪裏怪氣。在莖稈上,每隔一小段,就會長兩片葉子,葉子並不寬大,相對而生,每一片葉子又裂成三小片。在葉子和莖稈交接處,生一圈小花。然後,再往上一節,又是兩片葉子和一圈小花。不過,葉子生長的角度剛好與下面的葉子成九十度直角關係。如此反覆,一直到頂端。那一圈圈的小花是紫紅色的,聞不到什麼香味,而且細碎細碎的,很是小家子氣,根本不如其他的花那樣有大片的花瓣。這種草,不僅人不喜歡,牛也不喜歡。我牽著大水牛去吃草,牛碰見了這種草,總是把頭一扭,立馬就避開了,根本不會去嘗一嘗。哪個人割草去喂魚,也從不會割這種草。

前不久,我和妻子回鄉下,晚飯後,我們去散步,走在路上,我又看見了這種草,到處都是。妻子指著它們説:“這個好像就是益母草。”益母草?我聽了,啞然失笑,很果斷地説:“不可能!這種草太常見了,我從小就不喜歡。怎麼可能是益母草?”

見妻子還是半信半疑的樣子,剛好,我手機裏安裝了識別花草樹木的軟體。我拿出手機打開軟體一掃,竟然真的顯示出是益母草。我頓時傻眼了。真是想不到,這種最常見的、最讓我不喜歡的野草,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益母草。

我很是慚愧。

在農村生活這麼久,我竟根本不認識益母草。也許,是它們太沒有特色了,葉子不寬大,還有點毛刺刺的。花又不顯眼,而且又不挑揀地方生長,墻角路邊都能隨遇而安。這樣,難免會讓我這樣無知的人忽視。

回到家裏,我特意在電腦上百度了一下。益母草,它總是與聖潔的母愛、無私的奉獻聯繫在一起。它能行血去瘀,活血調經,是婦女産後調理、治療月經不調的良藥。它不但用於婦科,還可作為兒科用藥,如益母草紅棗瘦肉湯,能治療小兒營養不良症。

作為一種鄉野草藥,益母草雖然土生土長,甚不起眼,但在醫藥上功用卻很大。細思之中,我覺得平淡無奇的益母草,與我們的母親很是相像。她們都是默默做著自己的事,不索求,不張揚,不自誇,從不會顯擺自己的功勞。她們都具有淡泊平實、樸素無華的優秀品性。

久聞其名,卻不識其形。在一株益母草面前,我為自己的孤陋寡聞感到好笑。我今年四十五歲。從另一個角度可以説,我與一株益母草的距離是四十五年。其實,還有多少草木,是我們還不認識的。在草木面前,我們是無知的,或者説我們是淺薄的、一知半解的。

在一株草木面前,讓我們放慢腳步,俯首親近,也許就會有不一樣的發現和收穫。

編者按

本欄目歡迎投稿。稿件要求具有紀實性,以散文隨筆為主,緊扣嶺南文化。投稿請發至郵箱:hdjs@ycwb.com,並以“鄉音徵文”為郵件主題,個人資訊請提供電話、身份證。

統籌胡文輝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