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為戲曲藝術傳播插上翅膀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朱怡淼 發表時間:2018-07-03 16:10

編者按

文藝創作和文藝作品傳播貴在貫通、融通。每一部優秀文藝作品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封閉自足的,都要與時代發生深層次的關聯,與其他的社會思潮進行有效的對接與碰撞。歷史的、傳統的,通過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可以成為現代的、時尚的。文學的、藝術的,經過新角度、新思維的打量與闡釋,終歸是社會的、時代的。這組文章,將文藝作品置于更為宏闊的視野進行觀察與審視,以求獲得新思路,促進當代文藝創作朝著深度和廣度邁進。

攜帶著中華民族文化基因的戲曲藝術,以其成熟的藝術形態與豐富的文化資源,成為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藝術地承載著相當一部分中國人的日常生活和喜怒哀樂。然而,20世紀以來日新月異的技術變革與日趨多元的社會文化語境,對發展、成熟于傳統農耕文明的戲曲藝術的當代傳承提出了嚴峻挑戰。但挑戰之中也蘊含著機遇。當前,國家大力振興傳統文化的政策導向與努力扶持戲曲藝術的一係列舉措,為戲曲藝術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外部條件。與此同時,尋求與現代媒介的結合並努力實現創新,也是盤活戲曲資源的重要途徑。與詩歌、戲劇、音樂、美術等古老的藝術形式相比,年輕的電影藝術雖僅有百余年歷史,但其社會共享的兼容性與大眾性卻有著其他藝術所難以比擬的優勢。誕生于19世紀末工業社會中的電影,不僅是一門藝術,更是重要的傳播媒介和文化工業。電影所具有的獨特的審美綜合性和藝術表現力,借助現代科技和工業的強大驅動,不僅使其自身發展熠熠生輝,而且也已成為其他藝術和文化賴以發揚光大的重要載體。就其與戲曲聯姻,對戲曲資源的創新性轉化而言,電影堪稱傳承發揚傳統文化的范例。

電影對戲曲資源的創造性轉化,肇始于電影誕生之初。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電影主要著眼于通過視聽手段從整體上對戲曲文本進行藝術轉換。從中國電影與戲曲的關係來看,最先是戲曲舞臺表演的影像實錄,後來又出現並形成了獨具特色的中國電影種類——戲曲電影。

戲曲電影曾經發揮了戲曲和電影兩種藝術優勢,既具有審美獨特性,又長期吸引了大量的戲曲和電影觀眾,是電影聯姻戲曲,創新性轉化戲曲資源的有效形式。戲曲電影産生的良好效應,源自戲曲藝術在中國擁有廣泛的觀眾群體,戲曲觀眾對戲曲的忠實度延伸至戲曲電影。同時也是因為戲曲電影興盛時期,大眾娛樂方式較為匱乏,電影一度成為主要的文化娛樂方式。戲曲電影的獨特吸引力,曾經極大地促進了電影和戲曲的互動,各戲曲劇種的代表作基本都拍成了電影,《生死恨》《梁山伯與祝英臺》《霸王別姬》《天仙配》《花木蘭》《紅樓夢》《遊園驚夢》等一係列戲曲電影都曾在中國電影史上大放異彩,成為一代又一代觀眾無法抹去的記憶。

然而,20世紀80年代後期以來,文藝市場化與大眾文化多元化發展趨勢有力地衝擊著戲曲電影。傳統戲曲的觀眾逐漸老去,電影觀眾新老更迭,其他文化娛樂媒介也分流了大量觀眾,一時之間戲曲電影的創作實踐大幅減少,戲曲和戲曲電影風光難再。在這個形勢下,電影和戲曲藝術聯姻的主要形式也發生了變化。電影不再著眼于整體轉化某個戲曲文本,而是有意識地選擇並吸納某些戲曲元素進入電影,使之作為電影藝術的有益補充。與戲曲電影相比,這種形式的電影可稱之為“戲曲元素電影”。這在中國電影史上早已有之,但20世紀80年代後期以來,它逐漸成為電影聯姻戲曲,創新性轉化戲曲資源的主要形式。

在電影創作實踐中,戲曲的表演、音樂、舞美、劇本文學等諸多元素,都廣泛體現在電影敘事、人物塑造、審美表現與視聽語言之中,起著推動敘事、表達情感、渲染氣氛和深化內涵等重要作用。電影《霸王別姬》裏京劇演員在時代洪流中的人生遭際與京劇《霸王別姬》中的情節、人物、音樂、服裝交織相融;電影《遊園驚夢》中昆曲《遊園驚夢》成為電影情節展開的暗線,並以昆曲婉轉的唱腔與配樂營造了婉約哀傷的電影氛圍;電影《不成問題的問題》中兩段戲曲表演則成為電影敘事必不可少的點睛之筆……這些成功的藝術實踐表明,“戲曲元素電影”能以更自由靈活的方式和對觀眾更潛移默化的影響,使電影和戲曲兩種藝術相得益彰、彼此共贏,從而重新延續並有力地推進電影對戲曲資源的創新性轉化。

無論是戲曲電影還是“戲曲元素電影”,電影都以其藝術表現上的特有優勢深入挖掘並充分表現戲曲藝術的特質。作為舞臺藝術,戲曲表演的現場性、即時性與場面調度的“平面性”,使觀眾僅有一次機會、一個角度觀看整場表演,而戲曲電影和“戲曲元素電影”則在技術上突破了傳統戲曲的舞臺限制。戲曲演員的表演可以通過不同的景別進行表現,大大豐富了觀眾的觀看視角。尤其是電影小景別的放大功能,消弭了舞臺帶來的疏離感,使觀眾與演員的表演實現藝術、審美上的“零距離”。電影還能通過機位與景別的改變,重復演員的表情、手勢、身段與步法,以此強化戲曲表演的精華部分。電影蒙太奇的剪輯方法,又能把各種戲曲元素重新排列組合,便于觀眾的觀看與理解。而“戲曲元素電影”對戲曲藝術元素的選擇和吸納則更為自由靈活,對戲曲文化資源的調用和轉化更為得心應手。

作者:朱怡淼(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光明日報》(2018年07月03日16版)

編輯:邱邱
數字報

電影為戲曲藝術傳播插上翅膀

光明網-《光明日報》  作者:朱怡淼  2018-07-03

編者按

文藝創作和文藝作品傳播貴在貫通、融通。每一部優秀文藝作品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也不是封閉自足的,都要與時代發生深層次的關聯,與其他的社會思潮進行有效的對接與碰撞。歷史的、傳統的,通過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可以成為現代的、時尚的。文學的、藝術的,經過新角度、新思維的打量與闡釋,終歸是社會的、時代的。這組文章,將文藝作品置于更為宏闊的視野進行觀察與審視,以求獲得新思路,促進當代文藝創作朝著深度和廣度邁進。

攜帶著中華民族文化基因的戲曲藝術,以其成熟的藝術形態與豐富的文化資源,成為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藝術地承載著相當一部分中國人的日常生活和喜怒哀樂。然而,20世紀以來日新月異的技術變革與日趨多元的社會文化語境,對發展、成熟于傳統農耕文明的戲曲藝術的當代傳承提出了嚴峻挑戰。但挑戰之中也蘊含著機遇。當前,國家大力振興傳統文化的政策導向與努力扶持戲曲藝術的一係列舉措,為戲曲藝術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外部條件。與此同時,尋求與現代媒介的結合並努力實現創新,也是盤活戲曲資源的重要途徑。與詩歌、戲劇、音樂、美術等古老的藝術形式相比,年輕的電影藝術雖僅有百余年歷史,但其社會共享的兼容性與大眾性卻有著其他藝術所難以比擬的優勢。誕生于19世紀末工業社會中的電影,不僅是一門藝術,更是重要的傳播媒介和文化工業。電影所具有的獨特的審美綜合性和藝術表現力,借助現代科技和工業的強大驅動,不僅使其自身發展熠熠生輝,而且也已成為其他藝術和文化賴以發揚光大的重要載體。就其與戲曲聯姻,對戲曲資源的創新性轉化而言,電影堪稱傳承發揚傳統文化的范例。

電影對戲曲資源的創造性轉化,肇始于電影誕生之初。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電影主要著眼于通過視聽手段從整體上對戲曲文本進行藝術轉換。從中國電影與戲曲的關係來看,最先是戲曲舞臺表演的影像實錄,後來又出現並形成了獨具特色的中國電影種類——戲曲電影。

戲曲電影曾經發揮了戲曲和電影兩種藝術優勢,既具有審美獨特性,又長期吸引了大量的戲曲和電影觀眾,是電影聯姻戲曲,創新性轉化戲曲資源的有效形式。戲曲電影産生的良好效應,源自戲曲藝術在中國擁有廣泛的觀眾群體,戲曲觀眾對戲曲的忠實度延伸至戲曲電影。同時也是因為戲曲電影興盛時期,大眾娛樂方式較為匱乏,電影一度成為主要的文化娛樂方式。戲曲電影的獨特吸引力,曾經極大地促進了電影和戲曲的互動,各戲曲劇種的代表作基本都拍成了電影,《生死恨》《梁山伯與祝英臺》《霸王別姬》《天仙配》《花木蘭》《紅樓夢》《遊園驚夢》等一係列戲曲電影都曾在中國電影史上大放異彩,成為一代又一代觀眾無法抹去的記憶。

然而,20世紀80年代後期以來,文藝市場化與大眾文化多元化發展趨勢有力地衝擊著戲曲電影。傳統戲曲的觀眾逐漸老去,電影觀眾新老更迭,其他文化娛樂媒介也分流了大量觀眾,一時之間戲曲電影的創作實踐大幅減少,戲曲和戲曲電影風光難再。在這個形勢下,電影和戲曲藝術聯姻的主要形式也發生了變化。電影不再著眼于整體轉化某個戲曲文本,而是有意識地選擇並吸納某些戲曲元素進入電影,使之作為電影藝術的有益補充。與戲曲電影相比,這種形式的電影可稱之為“戲曲元素電影”。這在中國電影史上早已有之,但20世紀80年代後期以來,它逐漸成為電影聯姻戲曲,創新性轉化戲曲資源的主要形式。

在電影創作實踐中,戲曲的表演、音樂、舞美、劇本文學等諸多元素,都廣泛體現在電影敘事、人物塑造、審美表現與視聽語言之中,起著推動敘事、表達情感、渲染氣氛和深化內涵等重要作用。電影《霸王別姬》裏京劇演員在時代洪流中的人生遭際與京劇《霸王別姬》中的情節、人物、音樂、服裝交織相融;電影《遊園驚夢》中昆曲《遊園驚夢》成為電影情節展開的暗線,並以昆曲婉轉的唱腔與配樂營造了婉約哀傷的電影氛圍;電影《不成問題的問題》中兩段戲曲表演則成為電影敘事必不可少的點睛之筆……這些成功的藝術實踐表明,“戲曲元素電影”能以更自由靈活的方式和對觀眾更潛移默化的影響,使電影和戲曲兩種藝術相得益彰、彼此共贏,從而重新延續並有力地推進電影對戲曲資源的創新性轉化。

無論是戲曲電影還是“戲曲元素電影”,電影都以其藝術表現上的特有優勢深入挖掘並充分表現戲曲藝術的特質。作為舞臺藝術,戲曲表演的現場性、即時性與場面調度的“平面性”,使觀眾僅有一次機會、一個角度觀看整場表演,而戲曲電影和“戲曲元素電影”則在技術上突破了傳統戲曲的舞臺限制。戲曲演員的表演可以通過不同的景別進行表現,大大豐富了觀眾的觀看視角。尤其是電影小景別的放大功能,消弭了舞臺帶來的疏離感,使觀眾與演員的表演實現藝術、審美上的“零距離”。電影還能通過機位與景別的改變,重復演員的表情、手勢、身段與步法,以此強化戲曲表演的精華部分。電影蒙太奇的剪輯方法,又能把各種戲曲元素重新排列組合,便于觀眾的觀看與理解。而“戲曲元素電影”對戲曲藝術元素的選擇和吸納則更為自由靈活,對戲曲文化資源的調用和轉化更為得心應手。

作者:朱怡淼(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

《光明日報》(2018年07月03日16版)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