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敦煌的“故事佬”:用壁畫道盡世間真善美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丁思 發表時間:2018-06-25 16:01

講敦煌的“故事佬”:用壁畫道盡世間真善美

被譽為敦煌題材小説、童話“開荒者”的甘肅作家許維如今已73歲,出版小説、童話故事9部。近日,敦煌歷史小説《敦煌傳奇》和長篇敦煌童話《飛天》又同時迎來再版。 丁思 攝

中新網蘭州6月25日電 (記者丁思)飛天姐弟、九色鹿母子、藍孔雀姊妹……這些來自于敦煌壁畫上的人兒,通過許維的想象變得栩栩如生,演繹著人世間的真善美。被譽為敦煌題材小説、童話“開荒者”的甘肅作家許維如今已73歲,出版小説、童話故事9部。近日,敦煌歷史小説《敦煌傳奇》和長篇敦煌童話《飛天》又同時迎來再版。

最會講故事的記者

1945年出生于甘肅慶陽的許維,從小愛聽故事。“爺爺常給我講故事,《三國演義》《西遊記》等等,基本都是從爺爺那兒聽來的。”從小受家庭影響,耳濡目染之下,文學成為了許維的愛好和夢想。1965年,許維如願考上西北師范大學中文係。

“鄰居家的孩子在甘肅電視臺當播音員,當時很羨慕,心想我要是也能在電視臺工作就好了。”許維回憶説,大學畢業後,面臨就業,與文字相關的工作都成為他的期許。1970年,許維成為甘肅日報社的一名記者。

擁有扎實的文學積淀,依靠敏銳的新聞敏感和講故事的天分,許維成為當時甘肅最會講故事的“報人”。據前甘肅日報社社長李衛國回憶稱,許維在甘肅日報工作35年間,撰寫了大量優秀新聞作品,尤其是他的重大題材長篇通訊,極具感染力和震撼力,多篇作品被評為當年的“甘肅十大新聞”。

許維採寫的全國治沙專家施及人的人物通訊《大漠星辰》、文物保護通訊《歸來吧,馬門溪龍》《拂去歲月的塵封》等稿件,線索都是他與友人、採訪對象聊天時偶然所得,敏銳地意識到其重要的新聞價值,再經過他實地考察、多方採訪,有的稿件甚至歷經一個多月才得以完成的精品。

李衛國説,許維更是一名出色的編輯。他長期從事編輯工作,尤其是擔任多個部門主任長達20多年,這期間,他除了編輯稿件外,更是組織策劃了一係列重大新聞報道,帶出了許多優秀部門和一批新聞骨幹。

“對啥都很感興趣,總想要刨根問底,想要問個為什麼。那時候年輕,就是不服輸。”許維説,這份不服輸讓他堅持寫作,善于發現,保持敏銳。

這份被外界謂之“雜家”的媒體生涯,豐富的採訪經歷讓許維眼界更加開闊,也聽到更多精彩的故事,這些都成為他創作的源泉和素材。

敦煌壁畫中保留了豐富的兒童遊戲圖像,還原了中古時期兒童嬉戲的生動場景。圖為盛唐莫高窟第23窟“聚沙為戲”。(資料圖)敦煌研究院供圖

“撐著膽子”創作敦煌小説

“為什麼敦煌在中國,而寫敦煌歷史的作家卻在日本?”

在前往敦煌莫高窟多次採訪中,許維對莫高窟內精美壁畫和藏經洞內遺存的史料很感興趣。採訪結束,他常翻閱大量敦煌歷史文獻。“越讀越吸引人。”許維説,20世紀70年代,中國的敦煌學研究已走在前列,引起世界的關注。那時,日本作家井上靖創作的敦煌題材歷史小説《敦煌》也已在中國出版,並拍成了同名電影,紅遍全國。

“可是,關于敦煌歷史的文學創作,國內依舊一片‘荒漠’。找遍全國圖書市場,沒有一本中國人自己寫的敦煌歷史題材的小説。”許維仍記得當初的“懊惱”。

“作家為什麼不寫敦煌?為什麼沒有取材于敦煌的歷史小説?”甘肅省文史館館員、甘肅省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陳自仁説,也許是眾人的呼喚,也許是時代的必然,許維走了出來,發表了敦煌傳奇係列小説,成為第一個寫敦煌歷史小説的人。

“敦煌是一座世界文化藝術寶庫,它是世界的,是中國的,但首先是甘肅的。”那時的許維30多歲,血氣方剛,初生牛犢不怕虎,貿然生出一個念頭,“敦煌故事,別人不寫,自己何不試試呢?”

年輕氣盛的許維抱著試一試的心態,翻閱敦煌史料,採訪敦煌學者,“撐著膽子”開始創作敦煌係列小説,並發表在雜志上。刊載之後,出乎意料得很受讀者喜愛,“大家對莫高窟裏面的壁畫,還有敦煌歷史故事很感興趣。用通俗的語言將敦煌歷史講述給讀者,這也是我的初衷。”

隨後,許維便在採訪之余,大量閱讀和敦煌有關的歷史書籍,一次次前往敦煌莫高窟採訪,研讀敦煌壁畫裏面的人物趣事,陸續創作了《青鳥怨》《沙月恨》《蠶桑緣》《寶窟魂》《莫高殘夢》等係列經典敦煌小説。

不久,許維的作品得到出版社的“青睞”,決定“出一本關于敦煌題材的小説集”。70年代末,許維將書稿交給出版社。因甘肅此前從未有作家涉及敦煌題材的創作,加之又是一個青年作者的第一本作品,編輯、審讀格外嚴格,直到1987年《敦煌傳奇》才得以正式出版。

該書除了全國發行外,還通過香港三聯書店發行到海外,並在全國性評獎中獲得一等獎,接著又獲得了甘肅省優秀圖書獎。1990年,出版社重新設計封面,增加彩色插圖,再版重印。此後又連續再版了6次,最近一次是2017年8月敦煌文藝出版社出版。

“這些嘗試對我是極大的鼓舞。”許維思索著繼續從敦煌壁畫中“挖掘”點什麼。

圖為盛唐莫高窟第217窟“童子疊羅漢”。(資料圖)敦煌研究院供圖

尋覓敦煌壁畫中的“童話故事”

那些仙界的生靈們都有著什麼樣的故事?

許維的敦煌歷史小説和敦煌童話創作,是相伴而行的。前往敦煌無數次的探訪,許維流連于鳴沙山下的石窟裏,那些崇山峻嶺間鮮活靈動的祥禽瑞獸,那些藍天白雲下美輪美奐的香音飛天,都讓他遐思萬千。

談及童話,許維立即像孩子一樣展開無限想象力。他説,佛教壁畫故事在敦煌一千多年的演變中已逐漸中國化,敦煌也已成為最具代表性的中國文化符號。敦煌童話就是將敦煌壁畫中那些世界上絕無僅有的壁畫故事作為素材,用現代理念和少年兒童的審美情趣創作的新童話。

1988年,第一部以敦煌壁畫為題材的長篇童話《飛天》誕生了。

“寫童話,你得有顆童心,從孩子的角度來考慮問題。”創作敦煌童話期間,許維的第一個孩子剛會識字,便成為了《飛天》的第一位讀者。“我寫完了首先就給娃娃看,如今我的童話,孫子也愛看。”

除了永葆童心和無限的想象力,當記者豐富的採訪經歷和“聽來的故事”,都成為了許維創作的線索和靈感。長篇小説《古墓魔影》便是根據曾經採訪過的一個機智逃脫人販子綁架的小學生的故事創作的,該書還成為榮獲國家圖書獎提名獎的《少年絕境自救故事》叢書之一。

隨後,許維還創作了敦煌童話《九色鹿的故事》、童話集《黃金大盜》,與人合作出版了中國古代青少年美德故事《敬老卷》,係列散文《小靈通西部行·甘肅》等係列作品,被文學界稱之為“故事佬”。

中國兒童文學研究會理事、甘肅當代文學研究會兒童文學專業委員會副主任李利芳點評説,許維沒有將飛天的夢幻圖景“神化”,而是處理為美善人性的自然結果,飛天的奇跡因此而變得更為人們所理解和認同,尤其是對于孩子。飛天對世人而言,一直以來就不僅僅是一幅出奇的壁畫,更是充滿了壯美想象力的象徵符號,許維將飛天的涵義在童話中具象化,這是非常有藝術原創力的。

已退休的許維,每天的主要任務就是陪伴孫子,閒暇之余寫寫約稿作品。“我還想寫一部敦煌童話,正在構思。”“老頑童”許維仍懷著一顆童心,尋覓著敦煌壁畫的傳奇故事,道盡人性的真善美。

編輯:Giabun
數字報

講敦煌的“故事佬”:用壁畫道盡世間真善美

中國新聞網  作者:丁思  2018-06-25

講敦煌的“故事佬”:用壁畫道盡世間真善美

被譽為敦煌題材小説、童話“開荒者”的甘肅作家許維如今已73歲,出版小説、童話故事9部。近日,敦煌歷史小説《敦煌傳奇》和長篇敦煌童話《飛天》又同時迎來再版。 丁思 攝

中新網蘭州6月25日電 (記者丁思)飛天姐弟、九色鹿母子、藍孔雀姊妹……這些來自于敦煌壁畫上的人兒,通過許維的想象變得栩栩如生,演繹著人世間的真善美。被譽為敦煌題材小説、童話“開荒者”的甘肅作家許維如今已73歲,出版小説、童話故事9部。近日,敦煌歷史小説《敦煌傳奇》和長篇敦煌童話《飛天》又同時迎來再版。

最會講故事的記者

1945年出生于甘肅慶陽的許維,從小愛聽故事。“爺爺常給我講故事,《三國演義》《西遊記》等等,基本都是從爺爺那兒聽來的。”從小受家庭影響,耳濡目染之下,文學成為了許維的愛好和夢想。1965年,許維如願考上西北師范大學中文係。

“鄰居家的孩子在甘肅電視臺當播音員,當時很羨慕,心想我要是也能在電視臺工作就好了。”許維回憶説,大學畢業後,面臨就業,與文字相關的工作都成為他的期許。1970年,許維成為甘肅日報社的一名記者。

擁有扎實的文學積淀,依靠敏銳的新聞敏感和講故事的天分,許維成為當時甘肅最會講故事的“報人”。據前甘肅日報社社長李衛國回憶稱,許維在甘肅日報工作35年間,撰寫了大量優秀新聞作品,尤其是他的重大題材長篇通訊,極具感染力和震撼力,多篇作品被評為當年的“甘肅十大新聞”。

許維採寫的全國治沙專家施及人的人物通訊《大漠星辰》、文物保護通訊《歸來吧,馬門溪龍》《拂去歲月的塵封》等稿件,線索都是他與友人、採訪對象聊天時偶然所得,敏銳地意識到其重要的新聞價值,再經過他實地考察、多方採訪,有的稿件甚至歷經一個多月才得以完成的精品。

李衛國説,許維更是一名出色的編輯。他長期從事編輯工作,尤其是擔任多個部門主任長達20多年,這期間,他除了編輯稿件外,更是組織策劃了一係列重大新聞報道,帶出了許多優秀部門和一批新聞骨幹。

“對啥都很感興趣,總想要刨根問底,想要問個為什麼。那時候年輕,就是不服輸。”許維説,這份不服輸讓他堅持寫作,善于發現,保持敏銳。

這份被外界謂之“雜家”的媒體生涯,豐富的採訪經歷讓許維眼界更加開闊,也聽到更多精彩的故事,這些都成為他創作的源泉和素材。

敦煌壁畫中保留了豐富的兒童遊戲圖像,還原了中古時期兒童嬉戲的生動場景。圖為盛唐莫高窟第23窟“聚沙為戲”。(資料圖)敦煌研究院供圖

“撐著膽子”創作敦煌小説

“為什麼敦煌在中國,而寫敦煌歷史的作家卻在日本?”

在前往敦煌莫高窟多次採訪中,許維對莫高窟內精美壁畫和藏經洞內遺存的史料很感興趣。採訪結束,他常翻閱大量敦煌歷史文獻。“越讀越吸引人。”許維説,20世紀70年代,中國的敦煌學研究已走在前列,引起世界的關注。那時,日本作家井上靖創作的敦煌題材歷史小説《敦煌》也已在中國出版,並拍成了同名電影,紅遍全國。

“可是,關于敦煌歷史的文學創作,國內依舊一片‘荒漠’。找遍全國圖書市場,沒有一本中國人自己寫的敦煌歷史題材的小説。”許維仍記得當初的“懊惱”。

“作家為什麼不寫敦煌?為什麼沒有取材于敦煌的歷史小説?”甘肅省文史館館員、甘肅省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陳自仁説,也許是眾人的呼喚,也許是時代的必然,許維走了出來,發表了敦煌傳奇係列小説,成為第一個寫敦煌歷史小説的人。

“敦煌是一座世界文化藝術寶庫,它是世界的,是中國的,但首先是甘肅的。”那時的許維30多歲,血氣方剛,初生牛犢不怕虎,貿然生出一個念頭,“敦煌故事,別人不寫,自己何不試試呢?”

年輕氣盛的許維抱著試一試的心態,翻閱敦煌史料,採訪敦煌學者,“撐著膽子”開始創作敦煌係列小説,並發表在雜志上。刊載之後,出乎意料得很受讀者喜愛,“大家對莫高窟裏面的壁畫,還有敦煌歷史故事很感興趣。用通俗的語言將敦煌歷史講述給讀者,這也是我的初衷。”

隨後,許維便在採訪之余,大量閱讀和敦煌有關的歷史書籍,一次次前往敦煌莫高窟採訪,研讀敦煌壁畫裏面的人物趣事,陸續創作了《青鳥怨》《沙月恨》《蠶桑緣》《寶窟魂》《莫高殘夢》等係列經典敦煌小説。

不久,許維的作品得到出版社的“青睞”,決定“出一本關于敦煌題材的小説集”。70年代末,許維將書稿交給出版社。因甘肅此前從未有作家涉及敦煌題材的創作,加之又是一個青年作者的第一本作品,編輯、審讀格外嚴格,直到1987年《敦煌傳奇》才得以正式出版。

該書除了全國發行外,還通過香港三聯書店發行到海外,並在全國性評獎中獲得一等獎,接著又獲得了甘肅省優秀圖書獎。1990年,出版社重新設計封面,增加彩色插圖,再版重印。此後又連續再版了6次,最近一次是2017年8月敦煌文藝出版社出版。

“這些嘗試對我是極大的鼓舞。”許維思索著繼續從敦煌壁畫中“挖掘”點什麼。

圖為盛唐莫高窟第217窟“童子疊羅漢”。(資料圖)敦煌研究院供圖

尋覓敦煌壁畫中的“童話故事”

那些仙界的生靈們都有著什麼樣的故事?

許維的敦煌歷史小説和敦煌童話創作,是相伴而行的。前往敦煌無數次的探訪,許維流連于鳴沙山下的石窟裏,那些崇山峻嶺間鮮活靈動的祥禽瑞獸,那些藍天白雲下美輪美奐的香音飛天,都讓他遐思萬千。

談及童話,許維立即像孩子一樣展開無限想象力。他説,佛教壁畫故事在敦煌一千多年的演變中已逐漸中國化,敦煌也已成為最具代表性的中國文化符號。敦煌童話就是將敦煌壁畫中那些世界上絕無僅有的壁畫故事作為素材,用現代理念和少年兒童的審美情趣創作的新童話。

1988年,第一部以敦煌壁畫為題材的長篇童話《飛天》誕生了。

“寫童話,你得有顆童心,從孩子的角度來考慮問題。”創作敦煌童話期間,許維的第一個孩子剛會識字,便成為了《飛天》的第一位讀者。“我寫完了首先就給娃娃看,如今我的童話,孫子也愛看。”

除了永葆童心和無限的想象力,當記者豐富的採訪經歷和“聽來的故事”,都成為了許維創作的線索和靈感。長篇小説《古墓魔影》便是根據曾經採訪過的一個機智逃脫人販子綁架的小學生的故事創作的,該書還成為榮獲國家圖書獎提名獎的《少年絕境自救故事》叢書之一。

隨後,許維還創作了敦煌童話《九色鹿的故事》、童話集《黃金大盜》,與人合作出版了中國古代青少年美德故事《敬老卷》,係列散文《小靈通西部行·甘肅》等係列作品,被文學界稱之為“故事佬”。

中國兒童文學研究會理事、甘肅當代文學研究會兒童文學專業委員會副主任李利芳點評説,許維沒有將飛天的夢幻圖景“神化”,而是處理為美善人性的自然結果,飛天的奇跡因此而變得更為人們所理解和認同,尤其是對于孩子。飛天對世人而言,一直以來就不僅僅是一幅出奇的壁畫,更是充滿了壯美想象力的象徵符號,許維將飛天的涵義在童話中具象化,這是非常有藝術原創力的。

已退休的許維,每天的主要任務就是陪伴孫子,閒暇之余寫寫約稿作品。“我還想寫一部敦煌童話,正在構思。”“老頑童”許維仍懷著一顆童心,尋覓著敦煌壁畫的傳奇故事,道盡人性的真善美。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