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作家伍綺詩,再次驚動北美文壇

來源:金羊網 作者:朱紹傑 發表時間:2018-06-24 17:49
伍綺詩

伍綺詩

美國華裔“80後”作家。出生于賓夕法尼亞州一個香港移民家庭,父母均為科學家。她畢業于哈佛大學英文係,後獲密歇根大學創意寫作碩士學位。其首部長篇小説《無聲告白》,因故事編排精妙細致,文筆沉穩內斂,廣受好評,被美國亞馬遜網站等眾多媒體評為2014年度最佳圖書,並進入《紐約時報》暢銷書榜單前10名。《小小小小的火》是伍綺詩2017年的新作,一經出版,便奪得2017亞馬遜年度小説桂冠,隨後一口氣拿下27項年度圖書大獎。《紐約時報》書評稱讚此書:“極端、劇烈、熾熱,令人心碎不已,比《無聲告白》更勝一籌。”

金羊網記者 朱紹傑

現場

新作再度暢銷,繼續關注家庭關係

暢銷書《無聲告白》作者伍綺詩新作《小小小小的火》日前由上海“讀客文化”引進出版。

伍綺詩是近年來在歐美文壇最受矚目的華裔作家之一。在出版《無聲告白》前,她已寫作多年,小説及散文作品多見于各類文學期刊雜志。

雖為香港移民二代,但在美國長大的伍琦詩能自如地使用英文創作,華裔的身份,讓她更加注重種族問題。她的作品關注身份危機、家庭關係、女性成長、種族問題、個人價值選擇等,並且在其中融合了自己所接受的中西方文化,對很多觀念的解讀一針見血。

新作《小小小小的火》承襲了伍綺詩對家庭關係的深刻獨特解讀,用細致入微的筆觸講述了一個復雜的人生故事:小説背景設置在一個典型的成功人士社區,人人信奉規則是秩序之母,一切都經過完美規劃——從男人的頭發長度,到家家戶戶的外墻顏色,都有嚴格指標。直到一對野蠻生長的藝術家母女到來,整個社區的優雅都震動了,最後,一把小小小小的火,燒掉了主人公家的房子……小説探討了身份認同和人生選擇,展現了“自由派”活法和“規矩派”活法之間的衝突,剖析了美國社會的生存狀態。

伍綺詩説:“許多讀者告訴我,《無聲告白》深深打動了他們,幫助他們以全新的觀點看待自己的人生與家庭,為此,我深感榮幸。希望這本新作《小小小小的火》同樣能夠讓你産生情感上的共鳴。”

對話

“我們的鄰居、我們的家庭、我們的童年經歷都造就了我們”

記者:為什麼取《小小小小的火》這樣一個書名?有什麼特殊含義?

伍綺詩:書名《小小小小的火》(Little Fires Everywhere)源自第一章裏的一句話:理查德森家的房子著火了,消防員發現屋內到處都是小火苗。這個書名有兩層含義:字面意義上的火,是指開篇的那場火;而引申意義上的火,指的是在人們心中無聲燃起的火苗,它象徵著人物之間緊張的關係,以及他們各自被隱藏起來的不安分的過去。生活總是如此,造成問題的原因總是不止一個;很多很多的小問題,匯聚起來,就會變成一個可怕的災難。

記者:你認為《小小小小的火》與《無聲告白》從故事或主題上,最大的不同和相同點在什麼地方?

伍綺詩:這兩部小説都擁有共同的主題:身份、種族、歸屬感、親子關係、女性身份的制約。這些主題是我最關注的,它們貫穿在我的作品中。然而,《無聲告白》是一本非常內斂的小説,它僅僅聚焦于一個單一家庭,然後探討家庭內部的細節。《小小小小的火》深究了人物的心理,但是它探討的不只是一個家庭,而是幾個家庭,以及他們生活的社區。兩本書的大部分主題是相同的,但是探討的方式卻是截然不同的。這個故事不只是關于個人,還有他們的生活環境。另外,《小小小的火》更加有趣。

記者:書裏的每個角色都很豐滿很真實,這些角色是以現實生活的人為原型的嗎?

伍綺詩:這些角色都不是以我現實生活中熟悉的人為原型寫的。當我提筆寫下我熟知的社區時,他們就自動浮現在我腦海中了。例如,年少時,我希望像萊克西一樣酷,和崔普那樣的男孩約會。不過事實是,我更像穆迪和珀爾,聰慧、害羞,坦率地説,有點兒書呆子。不過,我認識包含以上所有特質的青少年,我也認識許多像理查德森夫人和米婭那樣的人。雖然這些角色扎根于西克爾高地這個社區,但我懷疑,無論在哪個地方長大,幾乎每個人身邊都會有這樣的人。

記者:在故事中會有一個角色和你很親近或者你們有著相同的經歷嗎?

伍綺詩:其實我截取了自己青春期的各個方面,把它們變成了故事中的一個個孩子。

記者:《小小小小的火》和《無聲告白》同樣關注的是多元化的家庭和社區。你為什麼對這個主題特別感興趣?

伍綺詩:我們的生長環境對我們的影響是無比深遠的:我們的鄰居、我們的家庭、我們的童年經歷都造就了我們。了解了一個人的成長經歷,就能從他的角度去看待事物——不管你是否認同他們。這一生,我們都在努力避免犯下父母曾犯下的錯誤,我們試圖逃離我們的家鄉,或者試圖擺脫我們的過去。但是不管我們願意不願意,這些東西都塑造了我們。

伍綺詩新作《小小小小的火》

“我們在種族問題上又邁出了一步”

記者:作為華裔,你的家庭有怎樣的經歷?你們和小説中一樣被人歧視或者排斥過嗎?

伍綺詩:20世紀90年代的時候,我和書中青少年的年紀相倣(我正好和萊克西一樣大),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説,是我回到了記憶中,去回想當我們在思考種族問題時,我們到底在思考什麼。事實上,在我成長的地方,大家都很清楚這個問題的存在,而且每個人的想法差異都不小,但是我們社區在種族問題上一向開明、開放。我中學的時候,加入了一個學生間的種族關係小組。我們每周開一次會,討論種族問題、同伴壓力之類的話題,另外,每年還會去和五六年級的學生討論一番,並且做一些活動來不斷推進我們的談話。

我還記得,我們曾經特別談到無區別對待,我們希望能平等地對待每一個人。但是現在,我考慮這個問題的方式和以前略有不同。如果不留意某個人的種族身份,那其實是忽略了一些對他們來説非常重要的身份特徵。而當時的我們,想得比較簡單。通過過去和現在的對比,我們可以看出,我們在種族問題上又邁出了一步。

“比起外貌上的差異,其實我們擁有的共同點比想象中多得多”

記者:有人説,父母對孩子的過度期望壓抑了子女天性造成悲劇,這是一個非常中國化的話題。你怎麼看?

伍綺詩:我的父母潛移默化地給我灌輸了許多中國傳統價值觀:十分強烈的職業道德、對歷史與文化的崇敬,以及——毫無疑問的——對父母和長輩的尊重。所以,《無聲告白》中出現了各種中國價值觀,我對此並不驚訝,這些也是我特質的一部分。與此同時,這部小説在美國也十分暢銷(目前位列《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第5位),因此,顯而易見的,許多美國讀者也對《無聲告白》的主題産生了共鳴。

我覺得,父母與孩子之間的矛盾是跨越文化的一個共通主題:父母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最好的,但父母和孩子眼中“最好的”,卻並不總是同一樣東西。

記者:1989年,譚恩美出版了《喜福會》,登上美國各類暢銷書排行榜。現在距《喜福會》已過去了將近30個年頭,有人説你的橫空出世,填補了華裔作家在歐美主流文學界的空白。你如何看待《無聲告白》在西方的位置?

伍綺詩:我把這個問題留給文學評論人和讀者們——也許還有時間——來判斷《無聲告白》。但我對于這本小説能收獲如此多的褒揚感到十分開心及榮幸。《無聲告白》在美國已有大量讀者,而且,還會被翻譯引進到十多個國家——大部分是歐洲國家。對我來説,這意味著會有更多人在這個故事中找到共鳴,即便他們並非中國人或者亞裔。我希望這代表了人類中有一些超越民族和文化的、具有普世價值的東西存在。也許,這會提醒我們,比起外貌上的差異,其實我們擁有的共同點比想象中多得多。

記者:你會考慮用中文寫作嗎?在你的寫作道路上,有哪些作家的作品對你具有啟迪的意義?其中有中文作家嗎?

伍綺詩:非常遺憾,我不太懂中文,只會説幾句蹩腳的粵語,我的父母是上世紀60年代來美的香港科學家。我很喜歡並向朋友推薦的一部書是莉莉·金的《愉悅》(Euphoria)。它以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為原型,講述了1930年代三個在新幾內亞工作的人類學家的愛情糾葛。文筆優美,發人深省,這本書具備了一部優秀小説應該具有的所有特質,對我的寫作也有影響。另外,我非常崇拜並尊敬譚恩美和她的作品!坦白説,我很高興被叫做“譚恩美第二”,如果這是基于文學價值的比較,而並不是因為我們擁有相同的文化背景。

編輯:邱邱
數字報

華裔作家伍綺詩,再次驚動北美文壇

金羊網  作者:朱紹傑  2018-06-24
伍綺詩

伍綺詩

美國華裔“80後”作家。出生于賓夕法尼亞州一個香港移民家庭,父母均為科學家。她畢業于哈佛大學英文係,後獲密歇根大學創意寫作碩士學位。其首部長篇小説《無聲告白》,因故事編排精妙細致,文筆沉穩內斂,廣受好評,被美國亞馬遜網站等眾多媒體評為2014年度最佳圖書,並進入《紐約時報》暢銷書榜單前10名。《小小小小的火》是伍綺詩2017年的新作,一經出版,便奪得2017亞馬遜年度小説桂冠,隨後一口氣拿下27項年度圖書大獎。《紐約時報》書評稱讚此書:“極端、劇烈、熾熱,令人心碎不已,比《無聲告白》更勝一籌。”

金羊網記者 朱紹傑

現場

新作再度暢銷,繼續關注家庭關係

暢銷書《無聲告白》作者伍綺詩新作《小小小小的火》日前由上海“讀客文化”引進出版。

伍綺詩是近年來在歐美文壇最受矚目的華裔作家之一。在出版《無聲告白》前,她已寫作多年,小説及散文作品多見于各類文學期刊雜志。

雖為香港移民二代,但在美國長大的伍琦詩能自如地使用英文創作,華裔的身份,讓她更加注重種族問題。她的作品關注身份危機、家庭關係、女性成長、種族問題、個人價值選擇等,並且在其中融合了自己所接受的中西方文化,對很多觀念的解讀一針見血。

新作《小小小小的火》承襲了伍綺詩對家庭關係的深刻獨特解讀,用細致入微的筆觸講述了一個復雜的人生故事:小説背景設置在一個典型的成功人士社區,人人信奉規則是秩序之母,一切都經過完美規劃——從男人的頭發長度,到家家戶戶的外墻顏色,都有嚴格指標。直到一對野蠻生長的藝術家母女到來,整個社區的優雅都震動了,最後,一把小小小小的火,燒掉了主人公家的房子……小説探討了身份認同和人生選擇,展現了“自由派”活法和“規矩派”活法之間的衝突,剖析了美國社會的生存狀態。

伍綺詩説:“許多讀者告訴我,《無聲告白》深深打動了他們,幫助他們以全新的觀點看待自己的人生與家庭,為此,我深感榮幸。希望這本新作《小小小小的火》同樣能夠讓你産生情感上的共鳴。”

對話

“我們的鄰居、我們的家庭、我們的童年經歷都造就了我們”

記者:為什麼取《小小小小的火》這樣一個書名?有什麼特殊含義?

伍綺詩:書名《小小小小的火》(Little Fires Everywhere)源自第一章裏的一句話:理查德森家的房子著火了,消防員發現屋內到處都是小火苗。這個書名有兩層含義:字面意義上的火,是指開篇的那場火;而引申意義上的火,指的是在人們心中無聲燃起的火苗,它象徵著人物之間緊張的關係,以及他們各自被隱藏起來的不安分的過去。生活總是如此,造成問題的原因總是不止一個;很多很多的小問題,匯聚起來,就會變成一個可怕的災難。

記者:你認為《小小小小的火》與《無聲告白》從故事或主題上,最大的不同和相同點在什麼地方?

伍綺詩:這兩部小説都擁有共同的主題:身份、種族、歸屬感、親子關係、女性身份的制約。這些主題是我最關注的,它們貫穿在我的作品中。然而,《無聲告白》是一本非常內斂的小説,它僅僅聚焦于一個單一家庭,然後探討家庭內部的細節。《小小小小的火》深究了人物的心理,但是它探討的不只是一個家庭,而是幾個家庭,以及他們生活的社區。兩本書的大部分主題是相同的,但是探討的方式卻是截然不同的。這個故事不只是關于個人,還有他們的生活環境。另外,《小小小的火》更加有趣。

記者:書裏的每個角色都很豐滿很真實,這些角色是以現實生活的人為原型的嗎?

伍綺詩:這些角色都不是以我現實生活中熟悉的人為原型寫的。當我提筆寫下我熟知的社區時,他們就自動浮現在我腦海中了。例如,年少時,我希望像萊克西一樣酷,和崔普那樣的男孩約會。不過事實是,我更像穆迪和珀爾,聰慧、害羞,坦率地説,有點兒書呆子。不過,我認識包含以上所有特質的青少年,我也認識許多像理查德森夫人和米婭那樣的人。雖然這些角色扎根于西克爾高地這個社區,但我懷疑,無論在哪個地方長大,幾乎每個人身邊都會有這樣的人。

記者:在故事中會有一個角色和你很親近或者你們有著相同的經歷嗎?

伍綺詩:其實我截取了自己青春期的各個方面,把它們變成了故事中的一個個孩子。

記者:《小小小小的火》和《無聲告白》同樣關注的是多元化的家庭和社區。你為什麼對這個主題特別感興趣?

伍綺詩:我們的生長環境對我們的影響是無比深遠的:我們的鄰居、我們的家庭、我們的童年經歷都造就了我們。了解了一個人的成長經歷,就能從他的角度去看待事物——不管你是否認同他們。這一生,我們都在努力避免犯下父母曾犯下的錯誤,我們試圖逃離我們的家鄉,或者試圖擺脫我們的過去。但是不管我們願意不願意,這些東西都塑造了我們。

伍綺詩新作《小小小小的火》

“我們在種族問題上又邁出了一步”

記者:作為華裔,你的家庭有怎樣的經歷?你們和小説中一樣被人歧視或者排斥過嗎?

伍綺詩:20世紀90年代的時候,我和書中青少年的年紀相倣(我正好和萊克西一樣大),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説,是我回到了記憶中,去回想當我們在思考種族問題時,我們到底在思考什麼。事實上,在我成長的地方,大家都很清楚這個問題的存在,而且每個人的想法差異都不小,但是我們社區在種族問題上一向開明、開放。我中學的時候,加入了一個學生間的種族關係小組。我們每周開一次會,討論種族問題、同伴壓力之類的話題,另外,每年還會去和五六年級的學生討論一番,並且做一些活動來不斷推進我們的談話。

我還記得,我們曾經特別談到無區別對待,我們希望能平等地對待每一個人。但是現在,我考慮這個問題的方式和以前略有不同。如果不留意某個人的種族身份,那其實是忽略了一些對他們來説非常重要的身份特徵。而當時的我們,想得比較簡單。通過過去和現在的對比,我們可以看出,我們在種族問題上又邁出了一步。

“比起外貌上的差異,其實我們擁有的共同點比想象中多得多”

記者:有人説,父母對孩子的過度期望壓抑了子女天性造成悲劇,這是一個非常中國化的話題。你怎麼看?

伍綺詩:我的父母潛移默化地給我灌輸了許多中國傳統價值觀:十分強烈的職業道德、對歷史與文化的崇敬,以及——毫無疑問的——對父母和長輩的尊重。所以,《無聲告白》中出現了各種中國價值觀,我對此並不驚訝,這些也是我特質的一部分。與此同時,這部小説在美國也十分暢銷(目前位列《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第5位),因此,顯而易見的,許多美國讀者也對《無聲告白》的主題産生了共鳴。

我覺得,父母與孩子之間的矛盾是跨越文化的一個共通主題:父母總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最好的,但父母和孩子眼中“最好的”,卻並不總是同一樣東西。

記者:1989年,譚恩美出版了《喜福會》,登上美國各類暢銷書排行榜。現在距《喜福會》已過去了將近30個年頭,有人説你的橫空出世,填補了華裔作家在歐美主流文學界的空白。你如何看待《無聲告白》在西方的位置?

伍綺詩:我把這個問題留給文學評論人和讀者們——也許還有時間——來判斷《無聲告白》。但我對于這本小説能收獲如此多的褒揚感到十分開心及榮幸。《無聲告白》在美國已有大量讀者,而且,還會被翻譯引進到十多個國家——大部分是歐洲國家。對我來説,這意味著會有更多人在這個故事中找到共鳴,即便他們並非中國人或者亞裔。我希望這代表了人類中有一些超越民族和文化的、具有普世價值的東西存在。也許,這會提醒我們,比起外貌上的差異,其實我們擁有的共同點比想象中多得多。

記者:你會考慮用中文寫作嗎?在你的寫作道路上,有哪些作家的作品對你具有啟迪的意義?其中有中文作家嗎?

伍綺詩:非常遺憾,我不太懂中文,只會説幾句蹩腳的粵語,我的父母是上世紀60年代來美的香港科學家。我很喜歡並向朋友推薦的一部書是莉莉·金的《愉悅》(Euphoria)。它以人類學家瑪格麗特·米德為原型,講述了1930年代三個在新幾內亞工作的人類學家的愛情糾葛。文筆優美,發人深省,這本書具備了一部優秀小説應該具有的所有特質,對我的寫作也有影響。另外,我非常崇拜並尊敬譚恩美和她的作品!坦白説,我很高興被叫做“譚恩美第二”,如果這是基于文學價值的比較,而並不是因為我們擁有相同的文化背景。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