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教育再追問 記錄最美中國當代文學

來源:人民網-教育頻道 作者:劉博智 發表時間:2018-06-22 21:05

  法國作家福樓拜説,文學就像爐中的火一樣,我們從人家借得火來把自己點燃,而後傳給別人,以至為大家所共有共通。

  文學該不該進課堂?創作能不能被講授?這些問題一度引發爭執,大家在反復追問中國的文學教育該何去何從。近日,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寫作中心舉辦成立五周年紀念儀式,並啟動係列學術活動,圍繞“世界視野、人文傳統與當代中國的文學教育”主題,探索文學創作與文學教育的共同發展。

  正如在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寫作中心成立五周年紀念儀式上,中國作家協會主席鐵凝説的那樣,文學教育的目的,在于“指窮于為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

  “文學不需要教育這樣的蠢話,今天到此為止”

  “文學不需要教育這樣的蠢話,今天到此為止。”在論壇上,作家畢飛宇毫不掩飾對這個觀點的厭惡。

  “我一直主張文學要去巫,文學是人類精神最寶貴的向度之一,是精神就離不開成長,就離不開哺育,就離不開表達的路徑,就離不開自身的升華,即使精神不完全依賴于教育,我敢説教育最起碼也有益于精神。”畢飛宇認為,我們對于文學創作的認識過于“神秘化”,而忽視了合理、有效的文學教育。

  很長一段時間裏,作家余華的存在恰恰給那些主張文學不需要教育的人提供了一個鐵的事實:他沒有上過大學,但他是中國當代最偉大的作家之一。

  “但這些人或許並不知道,余華的私人教育或者説自我教育是怎樣的?他讀過多少書,他是怎麼讀的,他是如何思考的。在余華失去了他的公共教育資源之後,如果沒有他良好的甚至嚴格的自我教育,他今天就不可能是余華,這也是一個鐵的事實。”畢飛宇説。

  談起文學教育,余華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個青年作家寫了一部短篇小説,裏面寫一個神父和一個年輕女子的愛情,神父千裏迢迢趕來見那個女孩,相見時,女孩第一舉動不是擁抱,而是先把他胸前的十字架吻了一下,然後才緊緊地擁抱。他拿那個小説給喬伊斯看,喬伊斯讀完以後説這個細節寫得太好了。那個青年作家卻對喬伊斯説,他的女傭説這個細節寫得不夠好,她説那個神父千裏迢迢跑來,十字架上肯定有很多灰塵,那個女子應該先把灰塵抹掉再吻一下。喬伊斯告訴他,你向她學寫小説,不要跟我學。

  “文學的教育無處不在,大學裏有,生活中更多。”余華説。

  但文學教育進入學院體係,卻顯得呆板僵硬。“大學的文學教育現在更多的是一種文學史教育,文學史教育是一種知識體係,這種知識體係本身和我們説的文學教育相距甚遠,和我們個體生命的飽滿、豐富毫無關係,它不培養情懷、情感、對世界細膩的感覺。”渤海大學文學院教授韓春燕説。

  北京大學教授、作家曹文軒認為,文學教育在確立道義觀、營造審美境界、培養悲憫情懷、樹立歷史意識、激發想象潛能、強化説事能力、提升語言水平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他介紹説,在意大利,文學教育有著十分突出甚至極其重要的地位,在人的培養和開拓認識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值得我們思考和借鑒。

  “文學的教育更重要的是人性的教育、人類的教育。”吉林大學文學院教授張福貴認為,文學閱讀、文學創作最根本的就是美善人性,讓人更像一個真正的人、真實的人和可愛的人。而我們長期以來忽視了審美教育,面對作品直接進入社會價值的判斷,不注重感受力的培養。他認為北師大國際寫作中心五年來的實踐,做出了很多有益的探索,把傳統的文學教育和當代文學創作結合在一起,使文學與歷史、文學與社會更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為中國當代文學記錄了美好的一頁。

  “文學教給我們的,是從深刻和復雜的人性中理解人”

  文學究竟給人什麼,作家格非的回答是兩個字——“脫敏”。

  “文學從不承諾只提供真善美,它讓我們有勇氣面對真實的世界。”在格非看來,當我們自己身心遭遇到痛苦折磨的時候,我們通過閱讀文學作品知道這個世界原來的樣子,知道遇到這些痛苦的時候,那些不同的個體怎麼面對這些問題,我們同他人進行經驗的交換,這當然是文學裏面最核心的東西。

  格非在清華教書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學生,他得了很重的憂鬱症,而他的父親在來北京給他治療的過程中出了車禍去世,有很長一段時間,他無法承受生活帶給他的重壓。一次,這個學生上了一堂格非的課,課上格非在講《紅樓夢》,講得異常興奮。回去後,他開始讀《紅樓夢》。

  十多年後,格非收到一封20頁的信,是這個學生寄來的。信裏他講述這十多年來自己怎麼讀《紅樓夢》,一開始讀不懂,讀了四遍、五遍,一點點把它讀懂,再然後他的病好了,結婚、生子……“文學救了他一命”。

  天津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張莉教過一門大學語文課,第一次上課時請學生回答“最喜歡的古代名著裏面的人物”,有一個女孩説特別喜歡薛寶釵,全場哄笑。為什麼取笑她?很多同學説因為薛寶釵是一個壞人。在他們的理解裏面薛寶釵是一個壞人,你怎麼能喜歡壞人呢?

  張莉説:“文學教給我們的,是怎樣從深刻和復雜的人性中去理解人。如果我們的文學教育只是告訴學生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這樣的文學教育注定是失敗的。”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著名詩人王家新上大學的時候,趕上了上世紀80年代的文化熱。“我們從那個年代成長起來,最重要的是讀了極其重要的書,而不是那些知識。我想到龐德的一句話——‘在偉大作品面前突然成長的感覺’。”王家新説。

  在國際視野中,尋找文化的根脈

  “坦白地説,我感覺到現在越寫越難,遇到的挑戰越來越大。”作為一個文學界的老兵,作家韓少功這幾年越發覺得寫得吃力。這幾年互聯網、人工智能的興起的確讓這一代的作家面臨著不同以往的情況。

  韓少功説:“央視做過兩次人機詩歌比賽,比賽中間我們人不如機的概率更大。互聯網不斷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生活形態,它也正在改變文學寫作、傳播的種種機制。”

  令韓少功憂慮的當然不是這些技術層面的問題。“我們也面臨非常復雜的時代,怎樣用文學來回應這個時代提出的各種精神的問題,對我們是一個沉重的責任。”

  在華中科技大學人文學院院長、中文係主任何錫章看來,文學教育的一項重要使命是價值的傳承。“尤其對年輕人,我們要傳遞傳統的價值。但是在當下中國生活的人,尤其是面對未來的中國人,我們應該有世界性、人類性和現代性的現代人格的價值。這個恐怕是從事現當代文學教育或者研究、評論工作者的職責。”

  “中國文學不乏民族、階級和個人的主題,但是人類性的主題卻是中國文學相對欠缺的一個主題。”

  張福貴説:“以前我們常常強調,越是民族的才越是世界的,由于國際風雲的變化,已經由全球化進入逆全球化狀態的背景下,我們還要補充另外一個命題,越是世界的也才越是民族的,我們的文學教育、文學創作,就要為民族思想提升質量,為人類思想擴大容量。”

  在他看來,人類性主題是目前中國文學相對欠缺的主題。“因此,文學教育成為當下最為急缺的一課。”(記者 劉博智)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文學教育再追問 記錄最美中國當代文學

人民網-教育頻道  作者:劉博智  2018-06-22

  法國作家福樓拜説,文學就像爐中的火一樣,我們從人家借得火來把自己點燃,而後傳給別人,以至為大家所共有共通。

  文學該不該進課堂?創作能不能被講授?這些問題一度引發爭執,大家在反復追問中國的文學教育該何去何從。近日,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寫作中心舉辦成立五周年紀念儀式,並啟動係列學術活動,圍繞“世界視野、人文傳統與當代中國的文學教育”主題,探索文學創作與文學教育的共同發展。

  正如在北京師范大學國際寫作中心成立五周年紀念儀式上,中國作家協會主席鐵凝説的那樣,文學教育的目的,在于“指窮于為薪,火傳也,不知其盡也”。

  “文學不需要教育這樣的蠢話,今天到此為止”

  “文學不需要教育這樣的蠢話,今天到此為止。”在論壇上,作家畢飛宇毫不掩飾對這個觀點的厭惡。

  “我一直主張文學要去巫,文學是人類精神最寶貴的向度之一,是精神就離不開成長,就離不開哺育,就離不開表達的路徑,就離不開自身的升華,即使精神不完全依賴于教育,我敢説教育最起碼也有益于精神。”畢飛宇認為,我們對于文學創作的認識過于“神秘化”,而忽視了合理、有效的文學教育。

  很長一段時間裏,作家余華的存在恰恰給那些主張文學不需要教育的人提供了一個鐵的事實:他沒有上過大學,但他是中國當代最偉大的作家之一。

  “但這些人或許並不知道,余華的私人教育或者説自我教育是怎樣的?他讀過多少書,他是怎麼讀的,他是如何思考的。在余華失去了他的公共教育資源之後,如果沒有他良好的甚至嚴格的自我教育,他今天就不可能是余華,這也是一個鐵的事實。”畢飛宇説。

  談起文學教育,余華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個青年作家寫了一部短篇小説,裏面寫一個神父和一個年輕女子的愛情,神父千裏迢迢趕來見那個女孩,相見時,女孩第一舉動不是擁抱,而是先把他胸前的十字架吻了一下,然後才緊緊地擁抱。他拿那個小説給喬伊斯看,喬伊斯讀完以後説這個細節寫得太好了。那個青年作家卻對喬伊斯説,他的女傭説這個細節寫得不夠好,她説那個神父千裏迢迢跑來,十字架上肯定有很多灰塵,那個女子應該先把灰塵抹掉再吻一下。喬伊斯告訴他,你向她學寫小説,不要跟我學。

  “文學的教育無處不在,大學裏有,生活中更多。”余華説。

  但文學教育進入學院體係,卻顯得呆板僵硬。“大學的文學教育現在更多的是一種文學史教育,文學史教育是一種知識體係,這種知識體係本身和我們説的文學教育相距甚遠,和我們個體生命的飽滿、豐富毫無關係,它不培養情懷、情感、對世界細膩的感覺。”渤海大學文學院教授韓春燕説。

  北京大學教授、作家曹文軒認為,文學教育在確立道義觀、營造審美境界、培養悲憫情懷、樹立歷史意識、激發想象潛能、強化説事能力、提升語言水平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他介紹説,在意大利,文學教育有著十分突出甚至極其重要的地位,在人的培養和開拓認識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值得我們思考和借鑒。

  “文學的教育更重要的是人性的教育、人類的教育。”吉林大學文學院教授張福貴認為,文學閱讀、文學創作最根本的就是美善人性,讓人更像一個真正的人、真實的人和可愛的人。而我們長期以來忽視了審美教育,面對作品直接進入社會價值的判斷,不注重感受力的培養。他認為北師大國際寫作中心五年來的實踐,做出了很多有益的探索,把傳統的文學教育和當代文學創作結合在一起,使文學與歷史、文學與社會更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為中國當代文學記錄了美好的一頁。

  “文學教給我們的,是從深刻和復雜的人性中理解人”

  文學究竟給人什麼,作家格非的回答是兩個字——“脫敏”。

  “文學從不承諾只提供真善美,它讓我們有勇氣面對真實的世界。”在格非看來,當我們自己身心遭遇到痛苦折磨的時候,我們通過閱讀文學作品知道這個世界原來的樣子,知道遇到這些痛苦的時候,那些不同的個體怎麼面對這些問題,我們同他人進行經驗的交換,這當然是文學裏面最核心的東西。

  格非在清華教書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學生,他得了很重的憂鬱症,而他的父親在來北京給他治療的過程中出了車禍去世,有很長一段時間,他無法承受生活帶給他的重壓。一次,這個學生上了一堂格非的課,課上格非在講《紅樓夢》,講得異常興奮。回去後,他開始讀《紅樓夢》。

  十多年後,格非收到一封20頁的信,是這個學生寄來的。信裏他講述這十多年來自己怎麼讀《紅樓夢》,一開始讀不懂,讀了四遍、五遍,一點點把它讀懂,再然後他的病好了,結婚、生子……“文學救了他一命”。

  天津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張莉教過一門大學語文課,第一次上課時請學生回答“最喜歡的古代名著裏面的人物”,有一個女孩説特別喜歡薛寶釵,全場哄笑。為什麼取笑她?很多同學説因為薛寶釵是一個壞人。在他們的理解裏面薛寶釵是一個壞人,你怎麼能喜歡壞人呢?

  張莉説:“文學教給我們的,是怎樣從深刻和復雜的人性中去理解人。如果我們的文學教育只是告訴學生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這樣的文學教育注定是失敗的。”

  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著名詩人王家新上大學的時候,趕上了上世紀80年代的文化熱。“我們從那個年代成長起來,最重要的是讀了極其重要的書,而不是那些知識。我想到龐德的一句話——‘在偉大作品面前突然成長的感覺’。”王家新説。

  在國際視野中,尋找文化的根脈

  “坦白地説,我感覺到現在越寫越難,遇到的挑戰越來越大。”作為一個文學界的老兵,作家韓少功這幾年越發覺得寫得吃力。這幾年互聯網、人工智能的興起的確讓這一代的作家面臨著不同以往的情況。

  韓少功説:“央視做過兩次人機詩歌比賽,比賽中間我們人不如機的概率更大。互聯網不斷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生活形態,它也正在改變文學寫作、傳播的種種機制。”

  令韓少功憂慮的當然不是這些技術層面的問題。“我們也面臨非常復雜的時代,怎樣用文學來回應這個時代提出的各種精神的問題,對我們是一個沉重的責任。”

  在華中科技大學人文學院院長、中文係主任何錫章看來,文學教育的一項重要使命是價值的傳承。“尤其對年輕人,我們要傳遞傳統的價值。但是在當下中國生活的人,尤其是面對未來的中國人,我們應該有世界性、人類性和現代性的現代人格的價值。這個恐怕是從事現當代文學教育或者研究、評論工作者的職責。”

  “中國文學不乏民族、階級和個人的主題,但是人類性的主題卻是中國文學相對欠缺的一個主題。”

  張福貴説:“以前我們常常強調,越是民族的才越是世界的,由于國際風雲的變化,已經由全球化進入逆全球化狀態的背景下,我們還要補充另外一個命題,越是世界的也才越是民族的,我們的文學教育、文學創作,就要為民族思想提升質量,為人類思想擴大容量。”

  在他看來,人類性主題是目前中國文學相對欠缺的主題。“因此,文學教育成為當下最為急缺的一課。”(記者 劉博智)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