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改革沃土,培育新時代戲曲之花

來源:光明網 作者:宋沅君 發表時間:2018-06-22 11:08

娉婷裊娜,從中國人的前世今生走來;爭奇鬥艷,描畫歷史傳奇與時代面孔;起承轉合,演繹百種人生的千般滋味。戲曲這一中華民族的瑰寶,進入現代社會後幾經更迭,命途多舛。四十年來改革開放,激發了戲曲藝術的內在生氣,實現了藝術的傳承與堅守,讓它再一次匯入文化建設的洪流,成為文化軟實力的一部分。

中國傳統戲曲是地道的方言藝術,無論吳儂軟語、京腔京韻或南腔北調,都帶有某一地區濃鬱的地方特色。在湖南這塊瀟湘熱土,先後有19種不同形式的民間戲曲落地開花。農耕時代,戲曲是老百姓炕頭的一把火,戲曲之花向太陽,得以輝煌燦爛地綻放;市場化大潮中,戲曲的命運幾度升沉起伏,但它仍如蘭如蓮,悠遠清香,亦堅韌無暇。今天的戲曲已經成為經典,立根歷史積淀的沃土厚壤中,開出創新的時代之花。

時光穿越近千年,常德絲瓜井邊的劉海哥和大高山上的胡秀英,因為一次美麗的相遇,一起走進《劉海砍樵》,成就了一段樵夫與狐仙的浪漫愛情故事。作為湖南花鼓戲的第一劇,《劉海砍樵》在洞庭湖區演唱了近百年。在農村茅草屋外的禾場裏,勞作一天後稍作歇息的莊稼人,看到的是貼近普通勞動者的生活與愛情。遠離了打地花鼓、唱排街戲和草臺子戲的年代,花鼓戲進了城市劇場,潑辣大膽、敢愛敢恨的胡大姐和醇厚樸實、熱情開朗的劉海哥,成了觀眾心中湖南人性格的典型代表。

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自20世紀80年代起,《劉海砍樵》多次隨湖南省花鼓戲劇院遠赴美國、法國、瑞典、丹麥等地演出,好評如潮,將湖南民間傳説和中華傳統藝術流傳到海外。1984年與1986年,《劉海砍樵》兩次登上春晚,一時間在全國家喻戶曉。不論外國記者、海外僑胞還是中國民眾,都被湖南花鼓戲所展現出來的鮮活生命力和藝術魅力所徵服。

好景不長,80年代文藝領域撥亂反正所帶來的湖南花鼓戲短暫復興的勢頭,很快遭到了嚴峻考驗。1990年代,流行音樂如火如荼,娛樂文化全面發展,與其他湖南民間戲曲一樣,現代花鼓戲淪為小眾藝術。絕大多數地方戲曲,都面臨著觀眾稀少、演員流失、劇種衰落、劇目凋零、傳統文化傳承斷層的局面,先後成了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中的一行文字。

在傳統戲曲發展的現代史上,總是交替地寫著“危機”“復興”兩個詞語。過去的輝煌難以重現,要走改革這條必然之路,就要做好準備承受現代化的陣痛。“早改早發展”,常德絲弦率先做出了選擇。如果説花鼓戲是湖南戲曲中俗文化的代表,常德絲弦則另有一番高雅趣味。“蝶戀花,鳥戀巢,瀟湘兒女唱湘調……”琵琶聲裏,常德方言唱出了獨特韻致,婉轉柔媚,蕩氣回腸。80年代末,常德絲弦開始改進表演形式,歷經幾代藝術家千錘百煉,形成了今天獨特的表演體係。90年代開始,常德絲弦走出常德,面向全國,拿下了首屆中國曲藝節一等獎、全國第七屆群星獎金獎、全國第四屆曲藝演出金獎、中國曲藝界最高獎“牡丹獎”等諸多全國性的曲藝獎項。常德市絲弦藝術團多次受到文化部、湖南省委及省政府的表彰,成為“全國縣級劇團的一面旗幟”。一片大好形勢下,常德絲弦振興有望。

全國范圍內的文藝院團體制改革,按照“轉制一批、整合一批、撤銷一批、劃轉一批、保留一批”的要求進行,湖南省湘劇院就是被“保留”的那一批。有400多年歷史的湘劇,用“長沙官話”演唱,很長一段時間是長沙的官方大戲,而花鼓只是民間小戲。但湘劇這個大劇種,傳播范圍卻沒有花鼓戲那麼廣。湘劇留存了湖湘文化的歷史記憶,一字一句,一顰一唱,都折射出鮮活的歷史信息。在它們曾經唱過的那些年代,湖湘百姓的喜怒哀樂,思想氣質,精神蘊藉,都被吸納其中。進入21世紀,近一半的湖南戲曲劇種,僅存一個劇團艱難支撐,搶救保護刻不容緩。湘劇要“有戲”,就要大力“移步換形”,激發藝術活力,以符合時代審美需求,這樣才能找回自己的群眾基礎和表演市場。

怎麼個“移步換形”法呢?2012年,捉襟見肘的湖南省花鼓戲劇院拆掉了院裏歷史悠久的老房子,將《劉海砍樵》改成了大型音樂魔幻劇。正是為了實現這次顛覆花鼓戲傳統的表演,才將老房子地基改建了大型停車場。除了向音樂劇方向發展,花鼓戲、湘劇還被改編成動漫,帶著動漫視頻和動漫産品走進校園,進課堂講堂,以表演和講課的形式,進行戲曲教育,一切都從娃娃抓起,培養年幼接班人、傳承人和戲曲愛好者。以政府為主導的戲曲傳承與保護工作指明了大方向,戲曲改革最終落要到自身的每一個足點。數字化時代,戲曲放下高冷的身姿,與音樂劇、魔術、搖滾、街舞、動漫等流行文化實現跨界合作,努力探尋著自己的現代化之路。

將演藝與旅遊結合,是地方戲曲發展的另一法門。鑒于戲曲是一種傳統的集體藝術,某些內容傳達了陳腐的精神內涵與落後的意識形態,與現代生活及現代觀念形成衝突,要把地方戲曲包裝成具有地方特色的旅遊産品,就必須突破自身的歷史局限,完成現代性轉化。新世紀以來,湖南省湘劇院創作了《李貞回鄉》《譚嗣同》《月亮粑粑》等一大批反映現代文化及現代生活方式的新劇目,以創新的現代戲贏得了很多年輕觀眾。但省外觀眾對湖南地方戲曲的認知程度仍舊很低,如何推陳出新、勇于創新,以新題材、新形式的新劇目吸引外地觀眾、弘揚地域文化,讓地方戲曲成為文化品牌、旅遊資源,成為拉動當地經濟增長的生産力,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改革開放的第四個十年,面對越來越一體化的世界,中國文化開始大踏步“走出去”。越是地方的,就是民族的;越是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常德絲弦這朵藝術奇葩,不僅走南闖北,還漂洋過海,飛到了大洋彼岸。藝術無國界,傳統戲曲走出地域,走出國門,走向國際大舞臺,是戲曲生命力的彰顯,也是文化自信的體現。

在信息與傳媒高度發達的今天,文藝受眾也高度分化、多元。傳統戲曲借助現代傳媒手段,走進千萬尋常百姓家,成為普通人日常生活中那一抹雋永悠長的韻味。政府加大購買力度,將地方戲曲演出納入基本公共文化服務目錄,讓戲曲下鄉、下基層,也讓戲曲更接地氣、更有活力。在城市劇院,普通市民也能欣賞到中外藝術家們的戲曲表演。2017年11月,加拿大北美之星藝術團到中國巡演,在長沙音樂廳的舞臺上,歐美音樂家從觀眾席拉了一位“滿哥”上臺,現場合唱了一首《劉海砍樵》,全場歡呼雷動。戲曲不僅走出去,還帶著活色生香的藝術新面孔走回來,向中國普通老百姓展示交流、嫁接、融合的魅力。2018年第三屆湖南戲曲春晚,演繹“戲曲青春,青春戲曲”,古老藝術煥發出青春活力,傳統戲曲走出時尚之步。如今,每逢年節慶典,都能看到戲曲精彩的表演,在每一個特別或平凡的日子裏,戲曲成為了老百姓心頭一種熨帖的溫暖、一種感懷的力量。

回首四十年,改革開放開創了一個曲藝新時代,傳統戲曲實現了時代創新發展,得以走向世界舞臺,常葆生命活力。也許它的力量,還不足以在歷史的浪潮中流擊水,但只要堅持傳承、發現和培養,傳統戲曲一定會迎來更廣闊的發展前景,散發更持久的藝術芬芳。

傳統戲曲的繁榮發展,是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提升中國文化軟實力的一部分,也應是建設文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一部分。四十年的歷史變革印證了,文藝的改革開放精神永不過時,只有秉持自身個性,堅持藝術創新,才能讓民族的真正成為世界的,才能讓戲曲的火種具備生生不息的源動力。

編輯:Giabun
數字報

以改革沃土,培育新時代戲曲之花

光明網  作者:宋沅君  2018-06-22

娉婷裊娜,從中國人的前世今生走來;爭奇鬥艷,描畫歷史傳奇與時代面孔;起承轉合,演繹百種人生的千般滋味。戲曲這一中華民族的瑰寶,進入現代社會後幾經更迭,命途多舛。四十年來改革開放,激發了戲曲藝術的內在生氣,實現了藝術的傳承與堅守,讓它再一次匯入文化建設的洪流,成為文化軟實力的一部分。

中國傳統戲曲是地道的方言藝術,無論吳儂軟語、京腔京韻或南腔北調,都帶有某一地區濃鬱的地方特色。在湖南這塊瀟湘熱土,先後有19種不同形式的民間戲曲落地開花。農耕時代,戲曲是老百姓炕頭的一把火,戲曲之花向太陽,得以輝煌燦爛地綻放;市場化大潮中,戲曲的命運幾度升沉起伏,但它仍如蘭如蓮,悠遠清香,亦堅韌無暇。今天的戲曲已經成為經典,立根歷史積淀的沃土厚壤中,開出創新的時代之花。

時光穿越近千年,常德絲瓜井邊的劉海哥和大高山上的胡秀英,因為一次美麗的相遇,一起走進《劉海砍樵》,成就了一段樵夫與狐仙的浪漫愛情故事。作為湖南花鼓戲的第一劇,《劉海砍樵》在洞庭湖區演唱了近百年。在農村茅草屋外的禾場裏,勞作一天後稍作歇息的莊稼人,看到的是貼近普通勞動者的生活與愛情。遠離了打地花鼓、唱排街戲和草臺子戲的年代,花鼓戲進了城市劇場,潑辣大膽、敢愛敢恨的胡大姐和醇厚樸實、熱情開朗的劉海哥,成了觀眾心中湖南人性格的典型代表。

乘著改革開放的春風,自20世紀80年代起,《劉海砍樵》多次隨湖南省花鼓戲劇院遠赴美國、法國、瑞典、丹麥等地演出,好評如潮,將湖南民間傳説和中華傳統藝術流傳到海外。1984年與1986年,《劉海砍樵》兩次登上春晚,一時間在全國家喻戶曉。不論外國記者、海外僑胞還是中國民眾,都被湖南花鼓戲所展現出來的鮮活生命力和藝術魅力所徵服。

好景不長,80年代文藝領域撥亂反正所帶來的湖南花鼓戲短暫復興的勢頭,很快遭到了嚴峻考驗。1990年代,流行音樂如火如荼,娛樂文化全面發展,與其他湖南民間戲曲一樣,現代花鼓戲淪為小眾藝術。絕大多數地方戲曲,都面臨著觀眾稀少、演員流失、劇種衰落、劇目凋零、傳統文化傳承斷層的局面,先後成了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中的一行文字。

在傳統戲曲發展的現代史上,總是交替地寫著“危機”“復興”兩個詞語。過去的輝煌難以重現,要走改革這條必然之路,就要做好準備承受現代化的陣痛。“早改早發展”,常德絲弦率先做出了選擇。如果説花鼓戲是湖南戲曲中俗文化的代表,常德絲弦則另有一番高雅趣味。“蝶戀花,鳥戀巢,瀟湘兒女唱湘調……”琵琶聲裏,常德方言唱出了獨特韻致,婉轉柔媚,蕩氣回腸。80年代末,常德絲弦開始改進表演形式,歷經幾代藝術家千錘百煉,形成了今天獨特的表演體係。90年代開始,常德絲弦走出常德,面向全國,拿下了首屆中國曲藝節一等獎、全國第七屆群星獎金獎、全國第四屆曲藝演出金獎、中國曲藝界最高獎“牡丹獎”等諸多全國性的曲藝獎項。常德市絲弦藝術團多次受到文化部、湖南省委及省政府的表彰,成為“全國縣級劇團的一面旗幟”。一片大好形勢下,常德絲弦振興有望。

全國范圍內的文藝院團體制改革,按照“轉制一批、整合一批、撤銷一批、劃轉一批、保留一批”的要求進行,湖南省湘劇院就是被“保留”的那一批。有400多年歷史的湘劇,用“長沙官話”演唱,很長一段時間是長沙的官方大戲,而花鼓只是民間小戲。但湘劇這個大劇種,傳播范圍卻沒有花鼓戲那麼廣。湘劇留存了湖湘文化的歷史記憶,一字一句,一顰一唱,都折射出鮮活的歷史信息。在它們曾經唱過的那些年代,湖湘百姓的喜怒哀樂,思想氣質,精神蘊藉,都被吸納其中。進入21世紀,近一半的湖南戲曲劇種,僅存一個劇團艱難支撐,搶救保護刻不容緩。湘劇要“有戲”,就要大力“移步換形”,激發藝術活力,以符合時代審美需求,這樣才能找回自己的群眾基礎和表演市場。

怎麼個“移步換形”法呢?2012年,捉襟見肘的湖南省花鼓戲劇院拆掉了院裏歷史悠久的老房子,將《劉海砍樵》改成了大型音樂魔幻劇。正是為了實現這次顛覆花鼓戲傳統的表演,才將老房子地基改建了大型停車場。除了向音樂劇方向發展,花鼓戲、湘劇還被改編成動漫,帶著動漫視頻和動漫産品走進校園,進課堂講堂,以表演和講課的形式,進行戲曲教育,一切都從娃娃抓起,培養年幼接班人、傳承人和戲曲愛好者。以政府為主導的戲曲傳承與保護工作指明了大方向,戲曲改革最終落要到自身的每一個足點。數字化時代,戲曲放下高冷的身姿,與音樂劇、魔術、搖滾、街舞、動漫等流行文化實現跨界合作,努力探尋著自己的現代化之路。

將演藝與旅遊結合,是地方戲曲發展的另一法門。鑒于戲曲是一種傳統的集體藝術,某些內容傳達了陳腐的精神內涵與落後的意識形態,與現代生活及現代觀念形成衝突,要把地方戲曲包裝成具有地方特色的旅遊産品,就必須突破自身的歷史局限,完成現代性轉化。新世紀以來,湖南省湘劇院創作了《李貞回鄉》《譚嗣同》《月亮粑粑》等一大批反映現代文化及現代生活方式的新劇目,以創新的現代戲贏得了很多年輕觀眾。但省外觀眾對湖南地方戲曲的認知程度仍舊很低,如何推陳出新、勇于創新,以新題材、新形式的新劇目吸引外地觀眾、弘揚地域文化,讓地方戲曲成為文化品牌、旅遊資源,成為拉動當地經濟增長的生産力,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改革開放的第四個十年,面對越來越一體化的世界,中國文化開始大踏步“走出去”。越是地方的,就是民族的;越是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常德絲弦這朵藝術奇葩,不僅走南闖北,還漂洋過海,飛到了大洋彼岸。藝術無國界,傳統戲曲走出地域,走出國門,走向國際大舞臺,是戲曲生命力的彰顯,也是文化自信的體現。

在信息與傳媒高度發達的今天,文藝受眾也高度分化、多元。傳統戲曲借助現代傳媒手段,走進千萬尋常百姓家,成為普通人日常生活中那一抹雋永悠長的韻味。政府加大購買力度,將地方戲曲演出納入基本公共文化服務目錄,讓戲曲下鄉、下基層,也讓戲曲更接地氣、更有活力。在城市劇院,普通市民也能欣賞到中外藝術家們的戲曲表演。2017年11月,加拿大北美之星藝術團到中國巡演,在長沙音樂廳的舞臺上,歐美音樂家從觀眾席拉了一位“滿哥”上臺,現場合唱了一首《劉海砍樵》,全場歡呼雷動。戲曲不僅走出去,還帶著活色生香的藝術新面孔走回來,向中國普通老百姓展示交流、嫁接、融合的魅力。2018年第三屆湖南戲曲春晚,演繹“戲曲青春,青春戲曲”,古老藝術煥發出青春活力,傳統戲曲走出時尚之步。如今,每逢年節慶典,都能看到戲曲精彩的表演,在每一個特別或平凡的日子裏,戲曲成為了老百姓心頭一種熨帖的溫暖、一種感懷的力量。

回首四十年,改革開放開創了一個曲藝新時代,傳統戲曲實現了時代創新發展,得以走向世界舞臺,常葆生命活力。也許它的力量,還不足以在歷史的浪潮中流擊水,但只要堅持傳承、發現和培養,傳統戲曲一定會迎來更廣闊的發展前景,散發更持久的藝術芬芳。

傳統戲曲的繁榮發展,是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提升中國文化軟實力的一部分,也應是建設文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一部分。四十年的歷史變革印證了,文藝的改革開放精神永不過時,只有秉持自身個性,堅持藝術創新,才能讓民族的真正成為世界的,才能讓戲曲的火種具備生生不息的源動力。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