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大學生用文言文寫83萬字《逆三國志》

來源:浙江在線 作者:馬悅 發表時間:2018-06-21 11:17

大學生創作83萬字文言文《逆三國志》重新演繹英雄形象

浙江在線6月20日訊(浙江在線通訊員葉璟程振偉記者馬悅)6月初,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官方微信推出一篇古文版“誠邀考生擇校文”,其中寫道:“古人雲,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為家,為國,為中華,自當精研課業,砥礪前行,使中華為天下先,永立于民族之林,書中國夢之新章,如此快事,生又何憾!”

文言文洋洋灑灑近2000言,讓讀者驚呼“沒想到工科院校裏面還有這等古文奇才”,被網友稱為“杭電版《勸學》篇”。

此文作者正是杭電電子商務專業的學生鄭勳。之前,他出版了一本83萬字的文言文《逆三國志》,被同學們稱為“當代羅貫中”。

重新演繹英雄形象,只為振興優秀傳統文化

長相文氣的鄭勳,從小到大一直迷戀著中國歷史文化。

“一部《三國志》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從16歲開始,我就反復研讀,我心中的中國男人代表應該是諸葛亮、姜維、陸遜、荀彧這樣的智勇雙全、高風亮節的人。”鄭勳説。

在鄭勳看來,三國時代是春秋戰國那種俠士義人的風骨氣節最後的燃燒,自此之後的朝代,俠義精神雖然延續不斷,但我們每每讀到三國以後的歷史,總感覺缺了點什麼。

在校園裏,鄭勳加入了杭電國學社,和老師、同學常常進行歷史經典研討,每每讀到“大江東去浪淘盡”總會亢奮,也流露出對現在的文藝作品“華而不實、虛浮于表”的痛心。在他看來,一些陰柔造作的英雄人物實在無法激起人們心中的英雄氣概。

鄭勳説:“現在從上到下提倡振興優秀傳統文化,我認為當務之急是,再現我中華慷慨浩然之氣,特別是以古代經典作品中的英雄形象和精神,喚起國人心中的英雄氣、奮鬥勁。”鄭勳期待自己文言文《逆三國志》能在重新演繹英雄形象上,效綿薄之力。

83萬字的《逆三國志》,是苦心孤詣和執著匠心

“從正史角度來説,《三國志》更接近真實歷史,羅貫中的《三國演義》是《三國志》的一種演繹方式。近些年來,‘三國熱’再起,易中天説三國,是一種通俗易懂的演繹方式,後來又有穿越、玄幻、重生等三國演繹方式。但在我看來,能把三國英雄輩出的時代精神深入骨髓都勾畫出來的,唯有鄭勳同學的《逆三國志》而已。”省作協成員、書評家范典認真讀完《逆三國志》之後如是説。

“鄭勳走了一條坎坷的演繹三國之路。”范典分析,逆三國志,就是倒著寫三國志,換句話説就是,從西晉分裂成三國,到東漢重歸于一統。舉例來説,歷史上諸葛亮先、姜維後,諸葛亮是姜維的前輩和恩師,而在《逆三國志》中,姜維為諸葛亮的恩師,“鄭勳的作品絕不是置歷史邏輯于不顧,他尋求‘歷史與文學的平衡’。”

鄭勳在創作《逆三國志》中,保留了經典的“三顧茅廬”,但是按照“逆”的邏輯,諸葛亮成了劉備的長輩,劉備感懷諸葛亮對蜀漢集團立下的汗馬功勞,在他死後,多次前往隆中祭奠,“三顧茅廬”的經典得以保留,但獲得了新的意義。“這其實都隱含著鄭勳在逆寫三國志中的苦心孤詣和執著匠心,絕不是我們隨便説説的那麼簡單。”范典説。

再比如,歷史上劉備是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連續創業者,漢中之戰後,劉備的地盤逐漸達到蜀漢歷史最高點,這就意味著《逆三國志》中,劉備會漸漸失去所有地盤,首先失去漢中。鄭勳試圖從歷史湮滅的小細節中生發出旁支末節,他是這樣處理的:魏延和楊儀的矛盾在戰爭的關鍵時刻左右了戰局,導致劉備失去了漢中。

“這樣既保留了局部的史實客觀,又符合了事情發展的正常邏輯”。杭電國學社指導老師范江濤認為,鄭勳只是以一個課外歷史研究者和資深文學愛好者的身份,對歷史進行了重組解構。對年輕人而言,這是難得的創新改造。

英雄是民族的脊梁,英雄主義情結永不過時

“從小到大,我都深以炎黃子孫為豪。我寫《逆三國志》,就是想借三國背景的酒杯,澆我心中英雄情結之塊壘。”鄭勳告訴記者。

在《逆三國志》中,有諸多豪邁情結的描寫。在侯和之戰中,柳隱孤身突敵,往救同伴屍首,大將軍姜維讓他帶兵一起前往,柳隱答曰:“一人往,可成,一軍往,必敗。”讀者讀到這裏,心中的慷慨氣概不禁油然而生。

其實這裏寄托著鄭勳對英雄的思幕敬仰。“《三國演義》中並無此橋段,但是我在《華陽國志》中讀到,‘(柳隱)少與同郡杜禎、柳伸並知名。隱直誠篤亮,交友居厚,達于從政。數從大將軍姜維徵伐,臨事設計,當敵陷陣,勇略冠軍。’所以,就在這裏加上了柳隱豪氣迸發的劇情。我也是想表明,那是個英雄輩出的年代,隨便拿出一人都能讓我們敬仰不已。”鄭勳説。

“英雄是我們民族的脊梁,英雄主義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源泉。”鄭勳認為,自己的英雄情結在小説開頭自己寫的那首詞中得到了充分詮釋——

《臨江仙。遊子吟》

鄭勳

遠來遊子過南山,喟然嘆望楚江。欲取長蕭吟興亡,忽見滿江紅,不語一言空。且解白衣倚闌珊,斟酒再敬蒼松。獨醉拔劍舞朦朧,古今多少事,盡在不言中。

編輯:邱邱
數字報

杭州一大學生用文言文寫83萬字《逆三國志》

浙江在線  作者:馬悅  2018-06-21

大學生創作83萬字文言文《逆三國志》重新演繹英雄形象

浙江在線6月20日訊(浙江在線通訊員葉璟程振偉記者馬悅)6月初,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官方微信推出一篇古文版“誠邀考生擇校文”,其中寫道:“古人雲,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為家,為國,為中華,自當精研課業,砥礪前行,使中華為天下先,永立于民族之林,書中國夢之新章,如此快事,生又何憾!”

文言文洋洋灑灑近2000言,讓讀者驚呼“沒想到工科院校裏面還有這等古文奇才”,被網友稱為“杭電版《勸學》篇”。

此文作者正是杭電電子商務專業的學生鄭勳。之前,他出版了一本83萬字的文言文《逆三國志》,被同學們稱為“當代羅貫中”。

重新演繹英雄形象,只為振興優秀傳統文化

長相文氣的鄭勳,從小到大一直迷戀著中國歷史文化。

“一部《三國志》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從16歲開始,我就反復研讀,我心中的中國男人代表應該是諸葛亮、姜維、陸遜、荀彧這樣的智勇雙全、高風亮節的人。”鄭勳説。

在鄭勳看來,三國時代是春秋戰國那種俠士義人的風骨氣節最後的燃燒,自此之後的朝代,俠義精神雖然延續不斷,但我們每每讀到三國以後的歷史,總感覺缺了點什麼。

在校園裏,鄭勳加入了杭電國學社,和老師、同學常常進行歷史經典研討,每每讀到“大江東去浪淘盡”總會亢奮,也流露出對現在的文藝作品“華而不實、虛浮于表”的痛心。在他看來,一些陰柔造作的英雄人物實在無法激起人們心中的英雄氣概。

鄭勳説:“現在從上到下提倡振興優秀傳統文化,我認為當務之急是,再現我中華慷慨浩然之氣,特別是以古代經典作品中的英雄形象和精神,喚起國人心中的英雄氣、奮鬥勁。”鄭勳期待自己文言文《逆三國志》能在重新演繹英雄形象上,效綿薄之力。

83萬字的《逆三國志》,是苦心孤詣和執著匠心

“從正史角度來説,《三國志》更接近真實歷史,羅貫中的《三國演義》是《三國志》的一種演繹方式。近些年來,‘三國熱’再起,易中天説三國,是一種通俗易懂的演繹方式,後來又有穿越、玄幻、重生等三國演繹方式。但在我看來,能把三國英雄輩出的時代精神深入骨髓都勾畫出來的,唯有鄭勳同學的《逆三國志》而已。”省作協成員、書評家范典認真讀完《逆三國志》之後如是説。

“鄭勳走了一條坎坷的演繹三國之路。”范典分析,逆三國志,就是倒著寫三國志,換句話説就是,從西晉分裂成三國,到東漢重歸于一統。舉例來説,歷史上諸葛亮先、姜維後,諸葛亮是姜維的前輩和恩師,而在《逆三國志》中,姜維為諸葛亮的恩師,“鄭勳的作品絕不是置歷史邏輯于不顧,他尋求‘歷史與文學的平衡’。”

鄭勳在創作《逆三國志》中,保留了經典的“三顧茅廬”,但是按照“逆”的邏輯,諸葛亮成了劉備的長輩,劉備感懷諸葛亮對蜀漢集團立下的汗馬功勞,在他死後,多次前往隆中祭奠,“三顧茅廬”的經典得以保留,但獲得了新的意義。“這其實都隱含著鄭勳在逆寫三國志中的苦心孤詣和執著匠心,絕不是我們隨便説説的那麼簡單。”范典説。

再比如,歷史上劉備是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的連續創業者,漢中之戰後,劉備的地盤逐漸達到蜀漢歷史最高點,這就意味著《逆三國志》中,劉備會漸漸失去所有地盤,首先失去漢中。鄭勳試圖從歷史湮滅的小細節中生發出旁支末節,他是這樣處理的:魏延和楊儀的矛盾在戰爭的關鍵時刻左右了戰局,導致劉備失去了漢中。

“這樣既保留了局部的史實客觀,又符合了事情發展的正常邏輯”。杭電國學社指導老師范江濤認為,鄭勳只是以一個課外歷史研究者和資深文學愛好者的身份,對歷史進行了重組解構。對年輕人而言,這是難得的創新改造。

英雄是民族的脊梁,英雄主義情結永不過時

“從小到大,我都深以炎黃子孫為豪。我寫《逆三國志》,就是想借三國背景的酒杯,澆我心中英雄情結之塊壘。”鄭勳告訴記者。

在《逆三國志》中,有諸多豪邁情結的描寫。在侯和之戰中,柳隱孤身突敵,往救同伴屍首,大將軍姜維讓他帶兵一起前往,柳隱答曰:“一人往,可成,一軍往,必敗。”讀者讀到這裏,心中的慷慨氣概不禁油然而生。

其實這裏寄托著鄭勳對英雄的思幕敬仰。“《三國演義》中並無此橋段,但是我在《華陽國志》中讀到,‘(柳隱)少與同郡杜禎、柳伸並知名。隱直誠篤亮,交友居厚,達于從政。數從大將軍姜維徵伐,臨事設計,當敵陷陣,勇略冠軍。’所以,就在這裏加上了柳隱豪氣迸發的劇情。我也是想表明,那是個英雄輩出的年代,隨便拿出一人都能讓我們敬仰不已。”鄭勳説。

“英雄是我們民族的脊梁,英雄主義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源泉。”鄭勳認為,自己的英雄情結在小説開頭自己寫的那首詞中得到了充分詮釋——

《臨江仙。遊子吟》

鄭勳

遠來遊子過南山,喟然嘆望楚江。欲取長蕭吟興亡,忽見滿江紅,不語一言空。且解白衣倚闌珊,斟酒再敬蒼松。獨醉拔劍舞朦朧,古今多少事,盡在不言中。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