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珍貴木料複製16座老北京城門樓 她用10年圓夢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上官雲 發表時間:2018-06-13 12:54

精雕細琢的獸脊、形制俱全的關帝廟……如果不是以指尖觸摸,誰會想到這是紫檀和陰沉木製老北京城門樓模型?它們,就是由著名女企業家、中國紫檀博物館館長陳麗華率領團隊複製完成的。

紫檀及陰沉木製永定門。中國紫檀博物館供圖

“內九外七皇城四”,形容的就是老北京城的規制,指的是內城九門,外城七門以及皇城四門。其涵蓋的高超技藝、蘊含的歷史與文明,令無數領略過它英姿的人驚嘆。

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歲月流逝中,老北京城的記憶在人們的視線中漸漸遠去,而凝結了中國傳統建築技藝之美的古城門亦漸成了一種鄉愁,成了老一輩人心中割捨不去的夢。

陳麗華亦如是。她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在皇城根下從小玩到大,小時候,平則門、東直門她都曾上去過,環顧四週,自豪之情油然而生。對那些逝去的老城門、老城墻,陳麗華有深厚的感情。

2008年,陳麗華萌生了製作老北京城門樓的想法。從那時起,用紫檀和陰沉木為原料,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檀雕技藝”的手法,藝術性復現老北京“內九外七”十六座城門樓,成了她的夢想。

陳麗華女士示範安裝影壁上的吞脊獸。中國紫檀博物館供圖

這兩種木料有多珍貴?紫檀不用説,一向有“寸檀寸金”的説法;陰沉木,又被叫做“東方神木”,其色澤與青磚相近。在陳麗華的規劃中,用紫檀做古城樓,同時陰沉木做城磚,不用上漆、上蠟,就是城磚的本色,真實感極強。

2010年,她親自領銜,組織了由專家學者和百餘名能工巧匠參與的製作團隊,投入鉅資,正式啟動了複製老北京城門樓的工程。那年,她69歲。

因為耗費財力太多等原因,她的兒子趙勇回憶,對陳麗華當初的決定,家裏意見並不是很統一。因為十六座城門樓的圖紙要去找,要跟專家溝通、交談……這個過程,會十分辛苦。

陳麗華女士和她心愛的“老北京城門”。中國紫檀博物館供圖

果不其然。由於城門圖紙的缺失,陳麗華的團隊除了求助於政府文物部門的支援,還積極從海內外各種渠道尋找散落的城門照片,高價回購殘存資料,僅比對資料照片修改圖紙的過程,就耗費了巨大精力。

每天,工人上班前,陳麗華就已經到廠檢查工作安排,刻哪塊木頭?做哪些細節?如果有技師告訴她,按圖紙有一個部件很難組裝上,陳麗華就睡不著了:查歷史資料、與故宮和其他博物館材料對比,哪怕到夜裏12點。即使不吃飯、不睡覺,也得把這個部件裝好。

十載光陰,無數個日日夜夜,陳麗華和百多名團隊成員一起,以1:10的比例,將十六座紫檀及陰沉木製城門全部製作完成。這十六座城門沒用一根釘子,僅用木建築的榫卯技術,把大小不過寸許的上千萬塊零部件嚴絲合縫對接。

紫檀及陰沉木製正陽門箭樓內一二三層實景。中國紫檀博物館供圖

古建築專家劉大可評價,雖然只是模型,但是如果真的將之放大,可與實物絲毫不差,“每一個鬥拱,從每個細部,都完完全全一樣”。

更為寶貴的是,整個製作過程,所有的設計和製作都保留下了詳盡完備的資料,在完成這十六座老北京城門樓的同時,也取得了一項城市規劃和古代建築研究的學術成果。

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給她“點讚”。單霽翔覺得,陳麗華此舉給了人們一個全新的視角來感受老北京的風韻,“可以説,陳麗華館長的這一創意,是一項了不起的工程”。

紫檀及陰沉木製正陽門在中國紫檀博物館前展出。中國紫檀博物館供圖

6月11日,《陳麗華的城門夢》中英文版圖書首發式在故宮博物院舉行,以圖文並茂的形式生動地展示了老北京城門背後深厚的文化積澱,以及用紫檀藝術復原老北京城門這一非凡之舉歷程。

此時,距離陳麗華萌生複製城門樓的想法,過去了十年時間。發言時,已經77歲的她像一個圓夢的孩子,激動不已,感謝每一個給予她支援和幫助的人和相關部門。

《陳麗華的城門夢》首發式嘉賓合影。中國紫檀博物館供圖

誠然,紫檀雖為木中之王,也難保千年不朽。但陳麗華説,只要我們盡全力,做出好東西,能讓觀賞之人珍視中華文化,並願意付諸傳承保護的行動,我們的文化之門就會永遠不倒,我們的文化傳承就會綿延不絕。

現在,陳麗華又開始複製老北京城墻四角的十座角樓,全部完成後,將是共計二十六座城門樓的宏大工程。

也許,紫檀及陰沉木製老北京城門樓的完成,只是她圓夢的開始。(記者上官雲)

編輯:邱邱
數字報

以珍貴木料複製16座老北京城門樓 她用10年圓夢

中國新聞網  作者:上官雲  2018-06-13

精雕細琢的獸脊、形制俱全的關帝廟……如果不是以指尖觸摸,誰會想到這是紫檀和陰沉木製老北京城門樓模型?它們,就是由著名女企業家、中國紫檀博物館館長陳麗華率領團隊複製完成的。

紫檀及陰沉木製永定門。中國紫檀博物館供圖

“內九外七皇城四”,形容的就是老北京城的規制,指的是內城九門,外城七門以及皇城四門。其涵蓋的高超技藝、蘊含的歷史與文明,令無數領略過它英姿的人驚嘆。

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歲月流逝中,老北京城的記憶在人們的視線中漸漸遠去,而凝結了中國傳統建築技藝之美的古城門亦漸成了一種鄉愁,成了老一輩人心中割捨不去的夢。

陳麗華亦如是。她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在皇城根下從小玩到大,小時候,平則門、東直門她都曾上去過,環顧四週,自豪之情油然而生。對那些逝去的老城門、老城墻,陳麗華有深厚的感情。

2008年,陳麗華萌生了製作老北京城門樓的想法。從那時起,用紫檀和陰沉木為原料,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檀雕技藝”的手法,藝術性復現老北京“內九外七”十六座城門樓,成了她的夢想。

陳麗華女士示範安裝影壁上的吞脊獸。中國紫檀博物館供圖

這兩種木料有多珍貴?紫檀不用説,一向有“寸檀寸金”的説法;陰沉木,又被叫做“東方神木”,其色澤與青磚相近。在陳麗華的規劃中,用紫檀做古城樓,同時陰沉木做城磚,不用上漆、上蠟,就是城磚的本色,真實感極強。

2010年,她親自領銜,組織了由專家學者和百餘名能工巧匠參與的製作團隊,投入鉅資,正式啟動了複製老北京城門樓的工程。那年,她69歲。

因為耗費財力太多等原因,她的兒子趙勇回憶,對陳麗華當初的決定,家裏意見並不是很統一。因為十六座城門樓的圖紙要去找,要跟專家溝通、交談……這個過程,會十分辛苦。

陳麗華女士和她心愛的“老北京城門”。中國紫檀博物館供圖

果不其然。由於城門圖紙的缺失,陳麗華的團隊除了求助於政府文物部門的支援,還積極從海內外各種渠道尋找散落的城門照片,高價回購殘存資料,僅比對資料照片修改圖紙的過程,就耗費了巨大精力。

每天,工人上班前,陳麗華就已經到廠檢查工作安排,刻哪塊木頭?做哪些細節?如果有技師告訴她,按圖紙有一個部件很難組裝上,陳麗華就睡不著了:查歷史資料、與故宮和其他博物館材料對比,哪怕到夜裏12點。即使不吃飯、不睡覺,也得把這個部件裝好。

十載光陰,無數個日日夜夜,陳麗華和百多名團隊成員一起,以1:10的比例,將十六座紫檀及陰沉木製城門全部製作完成。這十六座城門沒用一根釘子,僅用木建築的榫卯技術,把大小不過寸許的上千萬塊零部件嚴絲合縫對接。

紫檀及陰沉木製正陽門箭樓內一二三層實景。中國紫檀博物館供圖

古建築專家劉大可評價,雖然只是模型,但是如果真的將之放大,可與實物絲毫不差,“每一個鬥拱,從每個細部,都完完全全一樣”。

更為寶貴的是,整個製作過程,所有的設計和製作都保留下了詳盡完備的資料,在完成這十六座老北京城門樓的同時,也取得了一項城市規劃和古代建築研究的學術成果。

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給她“點讚”。單霽翔覺得,陳麗華此舉給了人們一個全新的視角來感受老北京的風韻,“可以説,陳麗華館長的這一創意,是一項了不起的工程”。

紫檀及陰沉木製正陽門在中國紫檀博物館前展出。中國紫檀博物館供圖

6月11日,《陳麗華的城門夢》中英文版圖書首發式在故宮博物院舉行,以圖文並茂的形式生動地展示了老北京城門背後深厚的文化積澱,以及用紫檀藝術復原老北京城門這一非凡之舉歷程。

此時,距離陳麗華萌生複製城門樓的想法,過去了十年時間。發言時,已經77歲的她像一個圓夢的孩子,激動不已,感謝每一個給予她支援和幫助的人和相關部門。

《陳麗華的城門夢》首發式嘉賓合影。中國紫檀博物館供圖

誠然,紫檀雖為木中之王,也難保千年不朽。但陳麗華説,只要我們盡全力,做出好東西,能讓觀賞之人珍視中華文化,並願意付諸傳承保護的行動,我們的文化之門就會永遠不倒,我們的文化傳承就會綿延不絕。

現在,陳麗華又開始複製老北京城墻四角的十座角樓,全部完成後,將是共計二十六座城門樓的宏大工程。

也許,紫檀及陰沉木製老北京城門樓的完成,只是她圓夢的開始。(記者上官雲)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