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族歌劇如何再出發?專家:立足經典守本創新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應妮 發表時間:2018-06-06 10:08
《白毛女》劇照

中新社北京6月4日電題:中國民族歌劇如何再出發?業界專家:立足經典守本創新

中新社記者應妮

作為中國歌劇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民族歌劇在誕生之初,借鑒西方歌劇,創作演出了《白毛女》《小二黑結婚》《江姐》《黨的女兒》等一批經典作品。

近年來,為促進歌劇藝術特別是民族歌劇藝術的繁榮發展,文化和旅遊部採取了一係列舉措,比如從2011年開始舉辦中國歌劇節,每三年一屆;2015年,在歌劇《白毛女》首演70周年之際,復排歌劇《白毛女》在10個城市巡演19場並召開座談會;2017年開始實施“中國民族歌劇傳承發展工程”,對重點劇目進行扶持指導,當年就收到報送的2015年至2019年已創排或計劃創排的歌劇作品143部,僅2017年就有60多部。

在這樣“歌劇熱”的背景下,如何重溫經典、引領民族歌劇的創作,特別是現實題材民族歌劇創作,如何學習經典、傳承創新,推動民族歌劇的繁榮發展?這些都成了擺在歌劇從業者面前的待解之題。

日前,中國文化報社理論部主辦“新時代如何推動民族歌劇繁榮發展”的研討會力圖為業界提供參考。

南京藝術學院教授居其宏坦言,目前從業者對民族歌劇的認識還是不充分的,不僅制作上有粗制濫造、狗熊掰棒子的思維,而且還有“一窩蜂”的趨勢。“我們應該深入研究歌劇思維、歌劇規律,區分東西方歌劇在審美方面的差異。最重要,我認為要堅持不懈重排經典,經典作品有其歷久彌新的藝術魅力。民族歌劇要在守本基礎上實現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

今年已84歲高齡的羊鳴是經典民族歌劇《江姐》的創作者之一,一曲《紅梅讚》傳唱至今。他認為民族歌劇創作要走出新路就必須向民族民間文化學習。他回憶當年在《江姐》的音樂創作上,為了突出民族化、群眾化的藝術風格,創作者們兩下四川,又去上海、浙江,學習了川劇、婺劇、越劇、滬劇和説唱音樂、四川揚琴及清音等,前後歷時近一年。

他同時也指出,接地氣的生活是所有創作者必須的。“我在寫《江姐》的時候時刻提醒,要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藝術只有來源于生活才能感動觀眾。”

中國歌劇研究會主席王祖皆指出,不能用西洋歌劇作為唯一的標準來衡量民族歌劇,這不尊重民族歌劇獨立發展的規律。在他看來,民族歌劇既不完全是中國的土特産,也不完全是舶來品,它既沒有依據“土框框”,也沒有尊崇“洋框框”,而是兼取兩者之長形成自己獨特的格局。這些經典的民族歌劇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即都具有非常強烈的時代特徵、非常鮮明的民族風格和非常廣泛的民眾基礎。

作為《小二黑結婚》中小芹的首任扮演者,著名表演藝術家喬佩娟談到過去民族歌劇的創作方式,“《白毛女》《小二黑結婚》《江姐》等經典作品全都是集體創作,這些作者熟悉生活、熟悉音樂,從構思文本到音樂創作,所有的作曲家、劇作家、導演全部參加,大家共同議論,然後提出自己的看法,最後形成統一認識、分頭去寫。這些藝術家學貫中西,從中國的民族音樂、戲劇等吸收豐富的營養,同時借鑒西方歌劇的經驗。”

她直言,《白毛女》是在民歌音樂基礎上發展的,《小二黑結婚》是探討在戲曲基礎上發展中國民族歌劇的重要實踐。這樣的創作方法不是保守而是發展,不是不變而是創新,傳統經典才是我們創新的出發點。(完)

編輯:邱邱
數字報

中國民族歌劇如何再出發?專家:立足經典守本創新

中國新聞網  作者:應妮  2018-06-06
《白毛女》劇照

中新社北京6月4日電題:中國民族歌劇如何再出發?業界專家:立足經典守本創新

中新社記者應妮

作為中國歌劇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民族歌劇在誕生之初,借鑒西方歌劇,創作演出了《白毛女》《小二黑結婚》《江姐》《黨的女兒》等一批經典作品。

近年來,為促進歌劇藝術特別是民族歌劇藝術的繁榮發展,文化和旅遊部採取了一係列舉措,比如從2011年開始舉辦中國歌劇節,每三年一屆;2015年,在歌劇《白毛女》首演70周年之際,復排歌劇《白毛女》在10個城市巡演19場並召開座談會;2017年開始實施“中國民族歌劇傳承發展工程”,對重點劇目進行扶持指導,當年就收到報送的2015年至2019年已創排或計劃創排的歌劇作品143部,僅2017年就有60多部。

在這樣“歌劇熱”的背景下,如何重溫經典、引領民族歌劇的創作,特別是現實題材民族歌劇創作,如何學習經典、傳承創新,推動民族歌劇的繁榮發展?這些都成了擺在歌劇從業者面前的待解之題。

日前,中國文化報社理論部主辦“新時代如何推動民族歌劇繁榮發展”的研討會力圖為業界提供參考。

南京藝術學院教授居其宏坦言,目前從業者對民族歌劇的認識還是不充分的,不僅制作上有粗制濫造、狗熊掰棒子的思維,而且還有“一窩蜂”的趨勢。“我們應該深入研究歌劇思維、歌劇規律,區分東西方歌劇在審美方面的差異。最重要,我認為要堅持不懈重排經典,經典作品有其歷久彌新的藝術魅力。民族歌劇要在守本基礎上實現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

今年已84歲高齡的羊鳴是經典民族歌劇《江姐》的創作者之一,一曲《紅梅讚》傳唱至今。他認為民族歌劇創作要走出新路就必須向民族民間文化學習。他回憶當年在《江姐》的音樂創作上,為了突出民族化、群眾化的藝術風格,創作者們兩下四川,又去上海、浙江,學習了川劇、婺劇、越劇、滬劇和説唱音樂、四川揚琴及清音等,前後歷時近一年。

他同時也指出,接地氣的生活是所有創作者必須的。“我在寫《江姐》的時候時刻提醒,要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藝術只有來源于生活才能感動觀眾。”

中國歌劇研究會主席王祖皆指出,不能用西洋歌劇作為唯一的標準來衡量民族歌劇,這不尊重民族歌劇獨立發展的規律。在他看來,民族歌劇既不完全是中國的土特産,也不完全是舶來品,它既沒有依據“土框框”,也沒有尊崇“洋框框”,而是兼取兩者之長形成自己獨特的格局。這些經典的民族歌劇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即都具有非常強烈的時代特徵、非常鮮明的民族風格和非常廣泛的民眾基礎。

作為《小二黑結婚》中小芹的首任扮演者,著名表演藝術家喬佩娟談到過去民族歌劇的創作方式,“《白毛女》《小二黑結婚》《江姐》等經典作品全都是集體創作,這些作者熟悉生活、熟悉音樂,從構思文本到音樂創作,所有的作曲家、劇作家、導演全部參加,大家共同議論,然後提出自己的看法,最後形成統一認識、分頭去寫。這些藝術家學貫中西,從中國的民族音樂、戲劇等吸收豐富的營養,同時借鑒西方歌劇的經驗。”

她直言,《白毛女》是在民歌音樂基礎上發展的,《小二黑結婚》是探討在戲曲基礎上發展中國民族歌劇的重要實踐。這樣的創作方法不是保守而是發展,不是不變而是創新,傳統經典才是我們創新的出發點。(完)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