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打印復制雲岡石窟:為了千年容顏“永駐”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孫華 發表時間:2018-05-30 11:21
圖為雲岡第三窟西後室,數字化田野數據採集現場。


為了千年容顏“永駐”

孫華

也許只有在現場,你才會相信,位于山西大同的世界文化遺産雲岡石窟第三窟,被原比例、高精度復制到千裏之外的青島。文獻記載,它開鑿于北魏,是可容納3000余人的大型塔廟窟,形制罕見,我們熟悉的那尊阿彌陀佛高10米,面部圓潤豐滿,神態超然。雲岡石窟研究院聯合浙江大學文化遺産研究院文物數字化團隊前後歷時兩年,復制窟整體長17.9米,寬13.6米,高10米,真正實現了雲岡石窟第三窟1:1還原,這是世界上首次使用3D打印技術實現大體量的文物復制工程。窟內既有氣勢宏大、雕刻精美、形神兼備的造像,也有完整的石窟形制,同時還還原了石窟歷經千年風化的痕跡。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可移動的雲岡石窟復制窟陸續完成。

文物圖像記錄的方法很多,傳統的朱墨捶拓、摹寫形態,近代以來的手工測繪、照相、攝影等都是文物圖像記錄常用的手段。不過,這些方法除了耗費工時外,準確程度也難以令人滿意。由于圖像記錄技術的限制,我國那些重要的石窟造像,如著名的龍門石窟、麥積山石窟、敦煌莫高窟、大足北山石刻等,精確的圖像記錄工作一直沒有能完成。隨著數字圖像採集和處理技術的進步,文物的圖像記錄逐步引入了數字記錄技術,長期困擾考古及文物保護文物的測量問題終于有了更精確和更便捷的手段。目前著名的石窟寺大都完成了數字化記錄,這是最好的保護,也是研究的前提。

不同種類的文化遺産,其遺産性質有別,文化特徵各異,保存狀態不同,保護方法也有所不同。暴露在自然環境中的不可移動文物,風吹日曬,冰雪凍融,水浸鹽蝕,霉菌滋生,空氣污染等,都會導致文物受損。除此以外,突發災害、武裝衝突、過度開發、城市化進程等原因,都在使文物逐年消亡。將許多文物的現狀準確、全面、係統地記錄下來,保存起來,是使文物的歷史、藝術和科學信息流傳永久的前提。

浙江大學文化遺産研究院文物數字化團隊的理念是將精準數字化和嚴謹考古理念相結合,在文物數字化的全程堅持“考古的立場、考古的在場、考古的標準”。所謂考古的立場,就是文物的數字圖像信息的採集要滿足考古學家對不同類型文物研究的需求,數字圖像採集和制作成果及其相關考古研究成果能夠為文物的保護和管理所用,進而為歷史研究和文化事業服務;所謂考古的在場,就是在文物的數字圖像採集過程中,在點雲圖轉化為規范化的各個視向圖的過程中,考古學家必須全程親臨現場,親身參與並指導文物數字圖像的採集和制作,以便使圖像資料能滿足考古學家、文物保護專家、文物管理專家以及文化遺産展示和其他形式利用的需求;所謂考古學家的標準,就是數字圖像的採集對象、採集范圍、要求精度(包括同一文物不同位置的不同精度)、出圖要求等,應該由考古學家向數字圖像採集專家和計算機圖像處理專家提出,這樣獲取的文物數字圖像信息才能被考古學界和文物保護學所使用,不至于造成資源的浪費。

浙大團隊綜合採用了多種數字化技術和設備,在20多個省、區、市,與100多家文物保護管理機構、博物館和考古科研單位合作。2012年4月起與寧夏考古所、須彌山石窟文物管理處聯合進行的須彌山石窟數字化考古項目,是浙大團隊對數字化記錄進行係統理論思考和係統操作實踐首個項目,現已連續進行到第四期。目前,全面反映數字化介入條件下須彌山石窟考古全面信息的多卷集《須彌山石窟考古報告》首卷《須彌山石窟考古報告·圓光寺區》將由文物出版社出版。

作為國家文物局石窟寺數字化保護重點科研基地的核心力量,浙大團隊聯合十余家國家一級館和科研機構合作實施的國家文物行業標準研制項目“館藏文物數字化三維模型重建與質量評價”已經進入實施階段。而他們與山西省文博集團等多家機構聯合開展的山西廣勝寺水神廟數字化建築壁畫彩塑標準制定、與陜西碑林博物館合作進行一級文物的數字化建檔等文物數字化作業也令人期待。

編輯:邱邱
數字報

3D打印復制雲岡石窟:為了千年容顏“永駐”

人民日報  作者:孫華  2018-05-30
圖為雲岡第三窟西後室,數字化田野數據採集現場。


為了千年容顏“永駐”

孫華

也許只有在現場,你才會相信,位于山西大同的世界文化遺産雲岡石窟第三窟,被原比例、高精度復制到千裏之外的青島。文獻記載,它開鑿于北魏,是可容納3000余人的大型塔廟窟,形制罕見,我們熟悉的那尊阿彌陀佛高10米,面部圓潤豐滿,神態超然。雲岡石窟研究院聯合浙江大學文化遺産研究院文物數字化團隊前後歷時兩年,復制窟整體長17.9米,寬13.6米,高10米,真正實現了雲岡石窟第三窟1:1還原,這是世界上首次使用3D打印技術實現大體量的文物復制工程。窟內既有氣勢宏大、雕刻精美、形神兼備的造像,也有完整的石窟形制,同時還還原了石窟歷經千年風化的痕跡。未來,還會有更多的、可移動的雲岡石窟復制窟陸續完成。

文物圖像記錄的方法很多,傳統的朱墨捶拓、摹寫形態,近代以來的手工測繪、照相、攝影等都是文物圖像記錄常用的手段。不過,這些方法除了耗費工時外,準確程度也難以令人滿意。由于圖像記錄技術的限制,我國那些重要的石窟造像,如著名的龍門石窟、麥積山石窟、敦煌莫高窟、大足北山石刻等,精確的圖像記錄工作一直沒有能完成。隨著數字圖像採集和處理技術的進步,文物的圖像記錄逐步引入了數字記錄技術,長期困擾考古及文物保護文物的測量問題終于有了更精確和更便捷的手段。目前著名的石窟寺大都完成了數字化記錄,這是最好的保護,也是研究的前提。

不同種類的文化遺産,其遺産性質有別,文化特徵各異,保存狀態不同,保護方法也有所不同。暴露在自然環境中的不可移動文物,風吹日曬,冰雪凍融,水浸鹽蝕,霉菌滋生,空氣污染等,都會導致文物受損。除此以外,突發災害、武裝衝突、過度開發、城市化進程等原因,都在使文物逐年消亡。將許多文物的現狀準確、全面、係統地記錄下來,保存起來,是使文物的歷史、藝術和科學信息流傳永久的前提。

浙江大學文化遺産研究院文物數字化團隊的理念是將精準數字化和嚴謹考古理念相結合,在文物數字化的全程堅持“考古的立場、考古的在場、考古的標準”。所謂考古的立場,就是文物的數字圖像信息的採集要滿足考古學家對不同類型文物研究的需求,數字圖像採集和制作成果及其相關考古研究成果能夠為文物的保護和管理所用,進而為歷史研究和文化事業服務;所謂考古的在場,就是在文物的數字圖像採集過程中,在點雲圖轉化為規范化的各個視向圖的過程中,考古學家必須全程親臨現場,親身參與並指導文物數字圖像的採集和制作,以便使圖像資料能滿足考古學家、文物保護專家、文物管理專家以及文化遺産展示和其他形式利用的需求;所謂考古學家的標準,就是數字圖像的採集對象、採集范圍、要求精度(包括同一文物不同位置的不同精度)、出圖要求等,應該由考古學家向數字圖像採集專家和計算機圖像處理專家提出,這樣獲取的文物數字圖像信息才能被考古學界和文物保護學所使用,不至于造成資源的浪費。

浙大團隊綜合採用了多種數字化技術和設備,在20多個省、區、市,與100多家文物保護管理機構、博物館和考古科研單位合作。2012年4月起與寧夏考古所、須彌山石窟文物管理處聯合進行的須彌山石窟數字化考古項目,是浙大團隊對數字化記錄進行係統理論思考和係統操作實踐首個項目,現已連續進行到第四期。目前,全面反映數字化介入條件下須彌山石窟考古全面信息的多卷集《須彌山石窟考古報告》首卷《須彌山石窟考古報告·圓光寺區》將由文物出版社出版。

作為國家文物局石窟寺數字化保護重點科研基地的核心力量,浙大團隊聯合十余家國家一級館和科研機構合作實施的國家文物行業標準研制項目“館藏文物數字化三維模型重建與質量評價”已經進入實施階段。而他們與山西省文博集團等多家機構聯合開展的山西廣勝寺水神廟數字化建築壁畫彩塑標準制定、與陜西碑林博物館合作進行一級文物的數字化建檔等文物數字化作業也令人期待。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