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消逝的手藝:修版師用筆修復黑白照片修復光陰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陳偉利 發表時間:2018-05-29 17:50

沒有電腦修圖軟件的年代,他用筆修復黑白照片

他是那時候的後期修圖師,給照片美顏全靠手藝

修復光陰的故事

朱耀坤喜歡用嘴巴蘸水,能更好地控制毛筆上的水分。

修版師是什麼?

這個問題,現在的年輕人很少有人能回答上來。

這是上世紀一個鮮為人知的職業。在黑白照相盛行的年代,他與拍過照的人都有關。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人們拍完照要等幾天才能拿到衝洗好的照片。然而大多數人不知道的是,除了拍攝和衝洗,他們拿到的照片還經過修版師的修整。因此修版師也被稱為隱形的“美顏師”。

在杭州蕭山潘水南苑一家藥材店裏,便隱匿著這樣一位修版師,至今仍在修復不少珍貴的黑白老照片。

他用他的筆修復的那些關于歲月的故事,幾天幾夜都講不完。近日,錢報記者走近了他的生活。

40年前習得的手藝

今年64歲的朱耀坤是蕭山人,和妻子開了一家藥材店。他還有另一個愛好——修復黑白老照片。

這門手藝習得于40年前——1979年,服從單位安排,朱耀坤從廚師轉行到蕭山城廂照相館,做的工作就是修版師,“跟臨浦調過來的一位老師學的。”

修版師的工作是負責在底片上用鉛筆修,或者在洗出來的照片上用毛筆調整圖像缺陷,就像現在的後期修圖師。在底片上修版,朱耀坤的工具是一支筆芯削得很長很細的鉛筆。底片的黑白與實際相反,在底片上多加幾筆黑色,洗出來的照片會多一些白凈。

為了把底片看得清晰,修版的整個過程都在黑漆漆的修版箱裏進行,頭蒙黑布,集中一束光源對準底片。

修版的鉛筆為什麼要削得這麼細這麼長?

朱耀坤説:“長,是為了手影子不擋住底片,細是為了修得更精準。”

“修得最多的是臉部。特別是臉上的青春痘,我用鉛筆把它涂黑,這樣出來的照片上就沒有痘痘了。”

“比如眼尾皺紋有白點,就要用鉛筆把它涂黑,這樣出來的照片看上去年輕。”

除了修掉瑕疵,朱耀坤有時還要給照片美顏:加深陰面,讓臉部更有立體感;給女士畫上幾筆睫毛、添兩個酒窩……

一天八小時,他都這樣耐心地在底片上一點點修出細膩的皮膚紋路,畫陰影,留高光。

去年4月份,何先生帶了一張姑媽的老照片,希望能把照片中的姑媽修得更好看一些。姑媽撫養他長大,倆人情同母子。朱耀坤用毛筆把她左臉陰影加深,柔化了皮膚上的斑點,同時淡化皺紋,在眉毛和雙眼皮添了幾筆,使她看上去年輕了10歲。

修復光陰的故事

修完底片,洗出來的照片還要再修。

修照片的工具不再是鉛筆,而是一支毛筆和一塊不會褪色的墨——這兩樣工具朱耀坤一直保存著,已經有30多年歷史。

“金不換墨塊非常有名,它不會褪色;大紫三羊毫的毛筆也很好。”朱耀坤記得,這毛筆當時他花了三塊六毛二買的,“這錢在當時已經是巨額了。”

用這兩樣工具,朱耀坤一直做著照片的修復工作。

黑白照片流行時,剛洗出來的照片還要再修一遍。

到了1999年底,數碼相機成為攝影界的主流,朱耀坤離開了照相館。不過,來找他修復老照片的人仍絡繹不絕。

去年,余杭臨平的沈先生找到朱耀坤,手上拿了三五張同一個人的照片,他的母親在沈先生14歲時去世了,只留下一張照片。多年的潮濕、霉菌,讓這張照片看起來像被刷子用力地摩擦過。左臉有一大塊已經掉落,眼睛、眉毛、鼻子和嘴巴的左半邊也都磨損嚴重,耳朵輪廓模糊,脖子、衣服上還有多處劃痕。沈先生找過許多照相館修復這張照片,電腦修復過,手工也修復過,最大放大到16寸,但始終覺得不像母親。

他後來找到了朱耀坤。

朱耀坤留下了最斑駁的原版照片,前前後後花了兩天時間,將照片修復。沈先生看到後非常喜歡,哥哥姐姐們也覺得這就是母親的模樣。

過了幾天,沈先生又拿來一張破損的照片,這一次是他小學時的照片,“他要去開同學會,想把這張照片修復好送給同學。照片上的人數有點多,不少人的眼睛都睜不開了。”

這次,朱耀坤用了四天時間才修復好,還把照片做成了版畫,快遞給了沈先生。

一位蕭山人拿來的照片,照片是他們一家小時候的合照。朱耀坤用幾天時間修復好,恢復了舊時模樣。

正在消逝的手藝

朱耀坤説,修版師這門手藝很枯燥,修版時要一門心思,還要耐得住寂寞。1987年,他參加杭州地區職稱考試時,只有他一個男的,其余清一色女生,“數碼相機出來後,很多修版師紛紛轉行了。”

現在,朱耀坤還守著他的毛筆和金不換墨塊,閒暇時替找上門來的人們修補著老的黑白照片,也聽他們講著照片背後的歲月和故事,“價格?收什麼錢呀。來找我修復老照片的,我覺得他們是帶著一顆孝心來的,為什麼不幫他們圓了這份孝心呢?”朱耀坤説,看到斑駁照片經他手恢復了舊時模樣的時候,很開心的。

這樣一門手藝正在漸漸消逝。

“找不到人繼承咯。”每每想到這裏,朱耀坤心裏會有些悵然,也更加覺得能替人多修補幾張老照片是一件幸運的事,“只要眼睛還看得見,我還會繼續做下去的。”

編輯:Giabun
數字報

正在消逝的手藝:修版師用筆修復黑白照片修復光陰

錢江晚報  作者:陳偉利  2018-05-29

沒有電腦修圖軟件的年代,他用筆修復黑白照片

他是那時候的後期修圖師,給照片美顏全靠手藝

修復光陰的故事

朱耀坤喜歡用嘴巴蘸水,能更好地控制毛筆上的水分。

修版師是什麼?

這個問題,現在的年輕人很少有人能回答上來。

這是上世紀一個鮮為人知的職業。在黑白照相盛行的年代,他與拍過照的人都有關。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人們拍完照要等幾天才能拿到衝洗好的照片。然而大多數人不知道的是,除了拍攝和衝洗,他們拿到的照片還經過修版師的修整。因此修版師也被稱為隱形的“美顏師”。

在杭州蕭山潘水南苑一家藥材店裏,便隱匿著這樣一位修版師,至今仍在修復不少珍貴的黑白老照片。

他用他的筆修復的那些關于歲月的故事,幾天幾夜都講不完。近日,錢報記者走近了他的生活。

40年前習得的手藝

今年64歲的朱耀坤是蕭山人,和妻子開了一家藥材店。他還有另一個愛好——修復黑白老照片。

這門手藝習得于40年前——1979年,服從單位安排,朱耀坤從廚師轉行到蕭山城廂照相館,做的工作就是修版師,“跟臨浦調過來的一位老師學的。”

修版師的工作是負責在底片上用鉛筆修,或者在洗出來的照片上用毛筆調整圖像缺陷,就像現在的後期修圖師。在底片上修版,朱耀坤的工具是一支筆芯削得很長很細的鉛筆。底片的黑白與實際相反,在底片上多加幾筆黑色,洗出來的照片會多一些白凈。

為了把底片看得清晰,修版的整個過程都在黑漆漆的修版箱裏進行,頭蒙黑布,集中一束光源對準底片。

修版的鉛筆為什麼要削得這麼細這麼長?

朱耀坤説:“長,是為了手影子不擋住底片,細是為了修得更精準。”

“修得最多的是臉部。特別是臉上的青春痘,我用鉛筆把它涂黑,這樣出來的照片上就沒有痘痘了。”

“比如眼尾皺紋有白點,就要用鉛筆把它涂黑,這樣出來的照片看上去年輕。”

除了修掉瑕疵,朱耀坤有時還要給照片美顏:加深陰面,讓臉部更有立體感;給女士畫上幾筆睫毛、添兩個酒窩……

一天八小時,他都這樣耐心地在底片上一點點修出細膩的皮膚紋路,畫陰影,留高光。

去年4月份,何先生帶了一張姑媽的老照片,希望能把照片中的姑媽修得更好看一些。姑媽撫養他長大,倆人情同母子。朱耀坤用毛筆把她左臉陰影加深,柔化了皮膚上的斑點,同時淡化皺紋,在眉毛和雙眼皮添了幾筆,使她看上去年輕了10歲。

修復光陰的故事

修完底片,洗出來的照片還要再修。

修照片的工具不再是鉛筆,而是一支毛筆和一塊不會褪色的墨——這兩樣工具朱耀坤一直保存著,已經有30多年歷史。

“金不換墨塊非常有名,它不會褪色;大紫三羊毫的毛筆也很好。”朱耀坤記得,這毛筆當時他花了三塊六毛二買的,“這錢在當時已經是巨額了。”

用這兩樣工具,朱耀坤一直做著照片的修復工作。

黑白照片流行時,剛洗出來的照片還要再修一遍。

到了1999年底,數碼相機成為攝影界的主流,朱耀坤離開了照相館。不過,來找他修復老照片的人仍絡繹不絕。

去年,余杭臨平的沈先生找到朱耀坤,手上拿了三五張同一個人的照片,他的母親在沈先生14歲時去世了,只留下一張照片。多年的潮濕、霉菌,讓這張照片看起來像被刷子用力地摩擦過。左臉有一大塊已經掉落,眼睛、眉毛、鼻子和嘴巴的左半邊也都磨損嚴重,耳朵輪廓模糊,脖子、衣服上還有多處劃痕。沈先生找過許多照相館修復這張照片,電腦修復過,手工也修復過,最大放大到16寸,但始終覺得不像母親。

他後來找到了朱耀坤。

朱耀坤留下了最斑駁的原版照片,前前後後花了兩天時間,將照片修復。沈先生看到後非常喜歡,哥哥姐姐們也覺得這就是母親的模樣。

過了幾天,沈先生又拿來一張破損的照片,這一次是他小學時的照片,“他要去開同學會,想把這張照片修復好送給同學。照片上的人數有點多,不少人的眼睛都睜不開了。”

這次,朱耀坤用了四天時間才修復好,還把照片做成了版畫,快遞給了沈先生。

一位蕭山人拿來的照片,照片是他們一家小時候的合照。朱耀坤用幾天時間修復好,恢復了舊時模樣。

正在消逝的手藝

朱耀坤説,修版師這門手藝很枯燥,修版時要一門心思,還要耐得住寂寞。1987年,他參加杭州地區職稱考試時,只有他一個男的,其余清一色女生,“數碼相機出來後,很多修版師紛紛轉行了。”

現在,朱耀坤還守著他的毛筆和金不換墨塊,閒暇時替找上門來的人們修補著老的黑白照片,也聽他們講著照片背後的歲月和故事,“價格?收什麼錢呀。來找我修復老照片的,我覺得他們是帶著一顆孝心來的,為什麼不幫他們圓了這份孝心呢?”朱耀坤説,看到斑駁照片經他手恢復了舊時模樣的時候,很開心的。

這樣一門手藝正在漸漸消逝。

“找不到人繼承咯。”每每想到這裏,朱耀坤心裏會有些悵然,也更加覺得能替人多修補幾張老照片是一件幸運的事,“只要眼睛還看得見,我還會繼續做下去的。”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