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五千年前的良渚古城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馮源 發表時間:2018-05-29 17:50

神王之國:五千年前的良渚古城——訪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劉斌研究員

新華社杭州5月29日電(記者馮源)“五千年並不遙遠,穿過那間宋代酒肆的殘垣斷壁,從漢代人的墓地經過,我們便可望見五千年前的篝火……”

2016年,良渚古城遺址考古隊對古城內的姜家山貴族墓地遺址進行發掘。大家意外地發現,墓地邊還有一處宋代的房屋遺跡,遺跡邊到處是宋人丟棄的酒瓶。劉斌驀然煥發了學生時代的詩興。

1985年,作為吉林大學歷史係考古專業當時分配到“最南邊”的畢業生,原籍陜西的劉斌來到了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後來擔任第四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的係主任張忠培教授叮囑自己的學生:“長江下遊是個獨立的區域,文化面貌單純,是塊做考古的好地方。”

參加工作後,劉斌的第一個任務是跟隨前輩學者王明達發掘紹興馬鞍仙人山遺址,這是一處良渚文化遺址;第二個任務是跟隨另一位前輩牟永抗,為1986年的良渚文化發現50周年學術會議整理資料。從那時起,他與良渚結緣已有33年。

渚,意即水中小塊陸地。良渚遺址位于杭州市郊西北部,水網分割著田野,其間矗立著座座土丘。世居此地的百姓將它們以“山”命名,似乎口氣略大。而在考古學家的眼裏,這些土丘確實稱得上中國史前文化的奇峰。

反山、瑤山遺址躋身“七五”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匯觀山遺址、莫角山遺址、玉架山遺址、良渚古城遺址、良渚古城外圍水利工程遺址又入選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一支新石器文化的核心區域,貢獻了六個“十大”獎項,這並不多見。

“良渚以規模宏大的古城、功能復雜的水利係統、分等級墓地(祭壇)等一係列遺址,以及具有信仰與制度象徵的玉器,實證了5000年前中國長江流域史前社會稻作農業發展的高度成就。”劉斌説,良渚古城內外的一係列發現,為中華五千年文明史提供了充分的實證。

在浙江省博物館,一件重約6.5公斤、外方內圓、刻有“神徽”的玉琮引人注目。劉斌告訴記者,世界上的早期古代國家,政權和信仰無不結為一體。良渚先民認為玉是自然界中最美麗、最稀有的礦物,因此用玉來祭祀神靈,表現王權。而在長江下遊地區,從良渚文化的多個遺址出土的多件玉器、象牙器、漆器甚至陶器上,我們都看到了相同的“神徽”,這就意味著先民有統一的信仰崇拜。

在莫角山遺址,沙土廣場、房屋地基、石頭臺基等遺存重見天日,人們這才發現,它名為“山”,其實是一座由228萬立方米土方人工堆築而成的宮殿地基。四道下墊青泥、上鋪石塊、再用黃土堆築,寬約40至60米的城墻遺址,讓一座3平方千米的古城重現人間。

在古城西北方向,1條長堤和11條短壩組成了規模巨大的水利係統。其中,老虎嶺水壩的剖面顯示,先民用蘆荻、茅草包裹泥土制成“泥包”築在壩體關鍵部位,以增加抗拉強度。回到古城內,多處厚實的碳化稻谷堆積,又見證了良渚古國的農業支撐。城內只有貴族和手工業者,這就意味著良渚古國有權向周邊徵集充足的物資。

“幾代考古人的工作,讓世人重新看到了一個存在于5300年前到4300年前的古代王國。”劉斌説,以宮殿為主的王城有3平方千米,王城外圍核心居住區有5平方千米,水利係統所直接保護的范圍有100多平方千米,巨大的工程體現了巨大的社會動員力。

而良渚文化對後世的影響也逐漸清晰。以良渚玉器為例,陶寺遺址的玉器受其影響,石峁古城還出土過被切成片的良渚玉琮,在更晚的殷墟婦好墓和金沙遺址都有玉琮發現,至于“君子比德如玉”的文化傳統,也可以追溯到良渚文化。“中國文化、中華文明是一個連續的過程,是一個不曾斷裂的過程,是一個從多元走向一體的過程。”劉斌説。

目前,在以良渚古城為中心的100平方千米范圍內,考古工作者已經發現了230多處遺址點,而接下來,對這一核心遺址群的研究范圍還將擴大到1千平方千米。

“考古工作的魅力就是不斷地提出問題,然後求證問題,從而不斷追溯人類文明的源頭。而能讓更多公眾感受良渚古城的偉大,感受中華5千年文明的神聖,也會讓我們這些考古人感到自豪。”劉斌説。

編輯:Giabun
數字報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五千年前的良渚古城

中國新聞網  作者:馮源  2018-05-29

神王之國:五千年前的良渚古城——訪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劉斌研究員

新華社杭州5月29日電(記者馮源)“五千年並不遙遠,穿過那間宋代酒肆的殘垣斷壁,從漢代人的墓地經過,我們便可望見五千年前的篝火……”

2016年,良渚古城遺址考古隊對古城內的姜家山貴族墓地遺址進行發掘。大家意外地發現,墓地邊還有一處宋代的房屋遺跡,遺跡邊到處是宋人丟棄的酒瓶。劉斌驀然煥發了學生時代的詩興。

1985年,作為吉林大學歷史係考古專業當時分配到“最南邊”的畢業生,原籍陜西的劉斌來到了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後來擔任第四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的係主任張忠培教授叮囑自己的學生:“長江下遊是個獨立的區域,文化面貌單純,是塊做考古的好地方。”

參加工作後,劉斌的第一個任務是跟隨前輩學者王明達發掘紹興馬鞍仙人山遺址,這是一處良渚文化遺址;第二個任務是跟隨另一位前輩牟永抗,為1986年的良渚文化發現50周年學術會議整理資料。從那時起,他與良渚結緣已有33年。

渚,意即水中小塊陸地。良渚遺址位于杭州市郊西北部,水網分割著田野,其間矗立著座座土丘。世居此地的百姓將它們以“山”命名,似乎口氣略大。而在考古學家的眼裏,這些土丘確實稱得上中國史前文化的奇峰。

反山、瑤山遺址躋身“七五”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匯觀山遺址、莫角山遺址、玉架山遺址、良渚古城遺址、良渚古城外圍水利工程遺址又入選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一支新石器文化的核心區域,貢獻了六個“十大”獎項,這並不多見。

“良渚以規模宏大的古城、功能復雜的水利係統、分等級墓地(祭壇)等一係列遺址,以及具有信仰與制度象徵的玉器,實證了5000年前中國長江流域史前社會稻作農業發展的高度成就。”劉斌説,良渚古城內外的一係列發現,為中華五千年文明史提供了充分的實證。

在浙江省博物館,一件重約6.5公斤、外方內圓、刻有“神徽”的玉琮引人注目。劉斌告訴記者,世界上的早期古代國家,政權和信仰無不結為一體。良渚先民認為玉是自然界中最美麗、最稀有的礦物,因此用玉來祭祀神靈,表現王權。而在長江下遊地區,從良渚文化的多個遺址出土的多件玉器、象牙器、漆器甚至陶器上,我們都看到了相同的“神徽”,這就意味著先民有統一的信仰崇拜。

在莫角山遺址,沙土廣場、房屋地基、石頭臺基等遺存重見天日,人們這才發現,它名為“山”,其實是一座由228萬立方米土方人工堆築而成的宮殿地基。四道下墊青泥、上鋪石塊、再用黃土堆築,寬約40至60米的城墻遺址,讓一座3平方千米的古城重現人間。

在古城西北方向,1條長堤和11條短壩組成了規模巨大的水利係統。其中,老虎嶺水壩的剖面顯示,先民用蘆荻、茅草包裹泥土制成“泥包”築在壩體關鍵部位,以增加抗拉強度。回到古城內,多處厚實的碳化稻谷堆積,又見證了良渚古國的農業支撐。城內只有貴族和手工業者,這就意味著良渚古國有權向周邊徵集充足的物資。

“幾代考古人的工作,讓世人重新看到了一個存在于5300年前到4300年前的古代王國。”劉斌説,以宮殿為主的王城有3平方千米,王城外圍核心居住區有5平方千米,水利係統所直接保護的范圍有100多平方千米,巨大的工程體現了巨大的社會動員力。

而良渚文化對後世的影響也逐漸清晰。以良渚玉器為例,陶寺遺址的玉器受其影響,石峁古城還出土過被切成片的良渚玉琮,在更晚的殷墟婦好墓和金沙遺址都有玉琮發現,至于“君子比德如玉”的文化傳統,也可以追溯到良渚文化。“中國文化、中華文明是一個連續的過程,是一個不曾斷裂的過程,是一個從多元走向一體的過程。”劉斌説。

目前,在以良渚古城為中心的100平方千米范圍內,考古工作者已經發現了230多處遺址點,而接下來,對這一核心遺址群的研究范圍還將擴大到1千平方千米。

“考古工作的魅力就是不斷地提出問題,然後求證問題,從而不斷追溯人類文明的源頭。而能讓更多公眾感受良渚古城的偉大,感受中華5千年文明的神聖,也會讓我們這些考古人感到自豪。”劉斌説。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