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代劉三姐”王予嘉:放棄高薪堅守傳承壯民族文化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潘宏任 發表時間:2018-05-22 16:58

王予嘉介紹曾參與的演出。 俞靖 攝

中新網南寧5月22日電 “很多劇組想跟我高薪簽約。但是,一想到我的恩師傅錦華對我的期待和給予的關懷,我選擇了堅守。”王予嘉説,金錢代替不了劉三姐文化的傳承,她不想把壯民族文化的瑰寶丟在她這一代。

2003年,王予嘉從候選的200多人中脫穎而出,在張藝謀執導的山水實景演出《印象·劉三姐》中扮演在桂林山水間裸體沐浴梳洗的漓江女兒。

如今的“謀女郎”王予嘉,已成為新編彩調劇《劉三姐》的絕對主角,成為第五代“劉三姐”。

“劉三姐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已經嫁給了劉三姐。沒有小夥子敢追求我。”王予嘉近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

王予嘉在展示彩調劇的技藝。 俞靖 攝

拼命練出劉三姐“山野味”

“劉三姐渾身都是山野味,你沒有山野味,太做作了,你不是劉三姐。”彩調劇《劉三姐》第一代扮演者傅錦華,對著自己的關門弟子王予嘉厲聲説道。王予嘉至今還記得,剛開始接演彩調劇《劉三姐》時,恩師傅錦華對自己的要求非常苛刻。

其他人也冷嘲熱諷,“你一個黃毛丫頭,憑什麼來演繹劉三姐?還不是靠‘謀女郎’炒作出了名。”

回憶起當時的情形,王予嘉説:“我連做夢都是老師和導演罵我的話。”為了證明自己,王予嘉拼命苦練劉三姐的“山野味”。彩調劇唱腔用的是廣西桂林及柳州一帶的方言(簡稱桂林話)。起初,王予嘉連桂柳話都不會説,她要趁別人睡覺的時候,獨自一個人練習桂柳話,為了咬準一個字的讀音,為了唱出“野味”,每天清晨7點鐘起來練功,晚上11點鐘後回去睡覺,一天下來15個小時都在練功房。

面對巨大壓力,王予嘉也有想放棄的時候。但當她冷靜下來,想起恩師的苦心,又咬著牙堅持下來,她的生活變成非常規律的三件事:吃飯、睡覺、練功。為了演出劉三姐的“山野味”,王予嘉到處查資料,反復向演過“劉三姐”這一角色的老前輩討教。

時光流逝,如今的王予嘉因主演彩調劇《劉三姐》,頭上“謀女郎”的帽子已被漸漸取下,取而代之的是“劉三姐文化傳承人”稱號。她因此曾獲得第16屆上海白玉蘭戲劇表演主角獎。

王予嘉在練琴。 俞靖 攝

含淚接過恩師傳承接力棒

王予嘉還在《印象·劉三姐》實景劇中飾演漓江女兒時,恩師傅錦華為了把劉三姐文化傳承下去,近乎哀求地問王予嘉:“可不可以回到廣西彩調劇團,傳承劉三姐文化?”

王予嘉絲毫沒有猶豫就答應了:“老師,我是你們培養出來的,沒有劇團的培養就沒有我的今天,我會用一生的努力去演繹劉三姐。”

在傅錦華重病住院期間,她的腰和腿已經難以支撐整個身體,只能依靠輪椅走動。但是,她卻鬧著要出院去排練場,看王予嘉在舞臺上演繹劉三姐,她要抓住生命的最後一點時間,把一生的心血傾注在王予嘉身上。

“直到生命最後,老師依然牽挂著我的演出,病床上的她,仍然盼望能了解我演出的每一個細節,她關心我什麼時候該吃飯、梳頭,如何開嗓。”説起傅錦華對自己的關心和呵護,王予嘉淚流滿面。王予嘉説:“想起老師的殷切期望,我沒有絲毫可以懈怠的理由,我只有傾注全力,演好劉三姐,把壯族文化瑰寶傳承下去,才對得起我的恩師。”。

王予嘉在《印象·劉三姐》演出期間,年薪高達幾十萬。但是,為了傳承劉三姐文化,她毅然回到了廣西彩調劇團,拿著3000元的月薪。

對于劉三姐文化,王予嘉有很多新的想法,她想把劉三姐文化品牌融入老百姓的生活,打造劉三姐文化衍生的文創産品,如劉三姐牌化粧品、茶葉、藍牙耳機等。

全力推動“劉三姐”文化走向東盟

今年3月底,廣西大型彩調劇《劉三姐》再訪新加坡,當地上萬名觀眾觀看了王予嘉的精彩演出。這是王予嘉隨廣西彩調劇團第3次赴新加坡演出。自2005年新編彩調劇《劉三姐》啟動全球巡演以來,王予嘉飾演的新一代“劉三姐”,足跡遍布柬埔寨、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度尼西亞、泰國等東盟國家。

王予嘉説,在新加坡的一場演出中,觀眾裏還有來自敬老院的特殊群體。他們都是得知《劉三姐》的演出消息後,自己花錢買票,並向醫院提出申請觀看演出。醫院考慮到他們的身體狀況,不予同意。但是被老人家鬧得沒辦法,最後只能讓步,但要求必須有兩個監護人在身邊看護,同時簽署責任合同。

在演出謝幕時,王予嘉看著一排坐著輪椅、滿腔熱淚的老人家時,唱不下去了:“他們當中,可能真的有些人是這輩子最後一次觀看《劉三姐》了。”

已成為劉三姐文化重點傳承人的王予嘉,千方百計利用各種機會推動“劉三姐”文化走出去。今年,廣西政協第十二屆一次會議期間,身為廣西政協委員的她在會上提出,廣西應運用文藝形式講好廣西故事。她提出,以“劉三姐”文化品牌為抓手,著力把廣西建設成為中國-東盟文化交流樞紐、中華文化融入“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省區。

編輯:Giabun
數字報

“第五代劉三姐”王予嘉:放棄高薪堅守傳承壯民族文化

中國新聞網  作者:潘宏任  2018-05-22

王予嘉介紹曾參與的演出。 俞靖 攝

中新網南寧5月22日電 “很多劇組想跟我高薪簽約。但是,一想到我的恩師傅錦華對我的期待和給予的關懷,我選擇了堅守。”王予嘉説,金錢代替不了劉三姐文化的傳承,她不想把壯民族文化的瑰寶丟在她這一代。

2003年,王予嘉從候選的200多人中脫穎而出,在張藝謀執導的山水實景演出《印象·劉三姐》中扮演在桂林山水間裸體沐浴梳洗的漓江女兒。

如今的“謀女郎”王予嘉,已成為新編彩調劇《劉三姐》的絕對主角,成為第五代“劉三姐”。

“劉三姐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我已經嫁給了劉三姐。沒有小夥子敢追求我。”王予嘉近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

王予嘉在展示彩調劇的技藝。 俞靖 攝

拼命練出劉三姐“山野味”

“劉三姐渾身都是山野味,你沒有山野味,太做作了,你不是劉三姐。”彩調劇《劉三姐》第一代扮演者傅錦華,對著自己的關門弟子王予嘉厲聲説道。王予嘉至今還記得,剛開始接演彩調劇《劉三姐》時,恩師傅錦華對自己的要求非常苛刻。

其他人也冷嘲熱諷,“你一個黃毛丫頭,憑什麼來演繹劉三姐?還不是靠‘謀女郎’炒作出了名。”

回憶起當時的情形,王予嘉説:“我連做夢都是老師和導演罵我的話。”為了證明自己,王予嘉拼命苦練劉三姐的“山野味”。彩調劇唱腔用的是廣西桂林及柳州一帶的方言(簡稱桂林話)。起初,王予嘉連桂柳話都不會説,她要趁別人睡覺的時候,獨自一個人練習桂柳話,為了咬準一個字的讀音,為了唱出“野味”,每天清晨7點鐘起來練功,晚上11點鐘後回去睡覺,一天下來15個小時都在練功房。

面對巨大壓力,王予嘉也有想放棄的時候。但當她冷靜下來,想起恩師的苦心,又咬著牙堅持下來,她的生活變成非常規律的三件事:吃飯、睡覺、練功。為了演出劉三姐的“山野味”,王予嘉到處查資料,反復向演過“劉三姐”這一角色的老前輩討教。

時光流逝,如今的王予嘉因主演彩調劇《劉三姐》,頭上“謀女郎”的帽子已被漸漸取下,取而代之的是“劉三姐文化傳承人”稱號。她因此曾獲得第16屆上海白玉蘭戲劇表演主角獎。

王予嘉在練琴。 俞靖 攝

含淚接過恩師傳承接力棒

王予嘉還在《印象·劉三姐》實景劇中飾演漓江女兒時,恩師傅錦華為了把劉三姐文化傳承下去,近乎哀求地問王予嘉:“可不可以回到廣西彩調劇團,傳承劉三姐文化?”

王予嘉絲毫沒有猶豫就答應了:“老師,我是你們培養出來的,沒有劇團的培養就沒有我的今天,我會用一生的努力去演繹劉三姐。”

在傅錦華重病住院期間,她的腰和腿已經難以支撐整個身體,只能依靠輪椅走動。但是,她卻鬧著要出院去排練場,看王予嘉在舞臺上演繹劉三姐,她要抓住生命的最後一點時間,把一生的心血傾注在王予嘉身上。

“直到生命最後,老師依然牽挂著我的演出,病床上的她,仍然盼望能了解我演出的每一個細節,她關心我什麼時候該吃飯、梳頭,如何開嗓。”説起傅錦華對自己的關心和呵護,王予嘉淚流滿面。王予嘉説:“想起老師的殷切期望,我沒有絲毫可以懈怠的理由,我只有傾注全力,演好劉三姐,把壯族文化瑰寶傳承下去,才對得起我的恩師。”。

王予嘉在《印象·劉三姐》演出期間,年薪高達幾十萬。但是,為了傳承劉三姐文化,她毅然回到了廣西彩調劇團,拿著3000元的月薪。

對于劉三姐文化,王予嘉有很多新的想法,她想把劉三姐文化品牌融入老百姓的生活,打造劉三姐文化衍生的文創産品,如劉三姐牌化粧品、茶葉、藍牙耳機等。

全力推動“劉三姐”文化走向東盟

今年3月底,廣西大型彩調劇《劉三姐》再訪新加坡,當地上萬名觀眾觀看了王予嘉的精彩演出。這是王予嘉隨廣西彩調劇團第3次赴新加坡演出。自2005年新編彩調劇《劉三姐》啟動全球巡演以來,王予嘉飾演的新一代“劉三姐”,足跡遍布柬埔寨、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度尼西亞、泰國等東盟國家。

王予嘉説,在新加坡的一場演出中,觀眾裏還有來自敬老院的特殊群體。他們都是得知《劉三姐》的演出消息後,自己花錢買票,並向醫院提出申請觀看演出。醫院考慮到他們的身體狀況,不予同意。但是被老人家鬧得沒辦法,最後只能讓步,但要求必須有兩個監護人在身邊看護,同時簽署責任合同。

在演出謝幕時,王予嘉看著一排坐著輪椅、滿腔熱淚的老人家時,唱不下去了:“他們當中,可能真的有些人是這輩子最後一次觀看《劉三姐》了。”

已成為劉三姐文化重點傳承人的王予嘉,千方百計利用各種機會推動“劉三姐”文化走出去。今年,廣西政協第十二屆一次會議期間,身為廣西政協委員的她在會上提出,廣西應運用文藝形式講好廣西故事。她提出,以“劉三姐”文化品牌為抓手,著力把廣西建設成為中國-東盟文化交流樞紐、中華文化融入“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省區。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