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走過規模擴張期 網絡文學當樹立精品意識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史一棋 發表時間:2018-05-10 14:12

用戶佔網民總體48.9%,已走過規模擴張期,開始進入“品質為王”時代

網絡文學當樹立精品意識(深聚焦·“互聯網+文化新業態”③)

記者史一棋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2月,中國網絡文學用戶達3.78億,佔網民總體的48.9%,是被稱為“主流文學”的傳統文學期刊讀者的數百乃至上千倍。我國共有45家重點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原創作品總量高達1646.7萬種,年新增原創作品超過200萬部。由網絡文學改編的影視作品、遊戲和動漫超過3000部,不少影視作品産生了較好的社會反響。

中國網絡文學發展至今已有20年。20年後,回首中國網絡文學走過的道路,回望互聯網對當代文學創作及相關産業的影響,值得我們深入觀察與思考。

消除一味迎合讀者帶來的弊病

網絡文學是個寬泛的概念,以網絡為載體而發表的文學作品都可歸入其中,不過在各種形式中,小説仍佔主流。因此,有專家談到,網絡文學的發展幾乎是由小説推動的,基于網絡小説的推動,形成了網絡文學獨有的寫作特徵和行文方式,進而形成了網絡文學獨有的審美與商業價值。

有別于傳統的基于紙質出版的文學創作,網絡具有及時性、互動性和社群效應,部分內容低俗、一味迎合讀者、盲目追求點擊率的作品也隨之出現。此外,網絡文學看起來是呈現開放的狀態,但實際上,整個創造流程仍處于內循環狀態,從話題、生産到評價,“這是互聯網與文學創作相結合後産生的新現象與新問題。”有專家分析。

消除這些弊病成為網絡文學健康發展必須要破解的難題。為此,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與中國作協聯合發起《網絡文學行業自律倡議書》;中國作協在一些大學設立基地,開辟網絡文學創作與評論研究的高校陣地;中國作協大力吸收網絡作家入會,對其積極引導。“中國網絡文學正在積極治療初期發展階段的諸多毛病,向著更健康有序的方向前行。”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主任陳崎嶸説。

“如今,網絡文學已經走過了數量膨脹的規模擴張期,開始進入‘品質為王’時代。”中南大學文學院教授歐陽友權給出這樣的判斷,“無論作品存量還是新作的增量,都已不是網絡文學關注的重點,提高作品質量、突破自我閾限,才是未來網絡文學整個行業所要追求的目標。”

在商業和創作間尋找平衡點

有人曾説,在韓愈和他的讀者之間,在曹雪芹與他的讀者之間,都隔著一堵厚厚的墻,這堵墻可以保證作者擁有屬于自己的思考空間。然而,今天,互聯網把這堵“墻”拆掉了。

採訪中,有網絡文學創作者告訴記者,網絡文學創作者生存並不容易,在故事有吸引力的前提下,穩定的更新才能培養粉絲忠誠度,一旦偷懶注定積累不起人氣。

為維持生計,網絡文學的作者需遵守行業內通行的收費制度:只有付費用戶才能在平臺上繼續閱讀更新章節,每千字3分錢,由作者和平臺分成。這就形成了“以收費制度為主導的生産—分享—評論機制”,北京大學中文係副教授邵燕君認為,“這種機制對傳統的文學創作模式帶來挑戰。”

高度的商業屬性是網絡文學不容忽視的特徵,類型小説成題材主流便是它最直接的産物。“一方面,商業利用網絡文學的大眾屬性,塑造了網絡小説的創作鏈條和流程,推高了網絡文學的影響力;另一方面,商業也實實在在地制約甚至傷害著網絡文學創作的自由和質量。”杭州師范大學文化創意學院教授夏烈説,“這就要求作者、讀者和評論家都要有更高的認識和智慧去尋求平衡,需要在商業和創作之間構建一個巧妙的張力場。”

更重要的是,産業資本力量日益強大,已將網絡文學與其他文化産業打通。對此,“有文學藝術經驗的人必須要考慮如何借助互聯網平臺、借助資本運營方式,讓文本産生更高的藝術價值,對業界和受眾産生積極影響。”夏烈談道,“可以在知識産權的定位上拉高起點,善用商業的力量,讓其發揮積極和健康的作用。”

將網絡文學納入現當代文學史研究的整體框架

邵燕君將20年前互聯網對文學創作的影響稱為一次“媒介震驚”——傳統文學機制無法安置的“文學青年”找到了樂土,為規范網絡文學創作,她提出:“建立一套適應網絡文學的評價體係和批評話語,將其納入現當代文學史研究的整體框架,已成為當代文學研究的當務之急。”

對此,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何平建議,應當加大網絡文學批評力量的投入:“一個傳統意義的作家稍有名氣,便會有很多批評的力量關注,然而現在風頭正盛的知名網絡文學寫手卻沒有被充分研究。網絡文學之所以有題材狹窄、文學資源狹窄和視界不開闊等問題,與研究隊伍較小有關,小到與龐大的網絡創作人數不相稱。”

採訪中,記者了解到,網絡文學未來是否可以經典化,是目前當代文學領域最為關注的。“長時間富有活力和生命力的創作潮會形成歷史刻痕,也會出現精品佳作,讀者會有記憶、情感並形成討論場,學者與評論家就有義務重視它。”夏烈説。

“要實現網絡文學的經典化,作者在站位上須有對文學的敬畏感,以工匠精神創作精品力作,堅守精品意識。還應注意從傳統文學創作經驗中汲取營養,追求思想性、藝術性與可讀性的統一,而不是一味追求産量和點擊率。”歐陽友權認為。

可喜的是,中國網絡文學在海外受到歡迎,已成為中華文化“走出去”的一支力量。借助網絡和翻譯渠道,無論是在日韓或東南亞國家,還是歐美各國,都能看到它的身影。比如,成立于2014年5月的武俠世界網,致力于將中國流行的網絡小説翻譯成英文,如今日均活躍量高達300萬人次。有人甚至將中國網絡文學與好萊塢電影、韓國影視劇、日本動漫並稱為“全球四大文化新奇觀”。

在此背景下,中國網絡文學被賦予了更重要的使命和更深遠的意義,如何彌補短板,樹立精品意識,將中國真正優秀的文化元素傳遞出去,以更光彩的形象亮相世界,還需要很多人共同努力。

編輯:邱梓瑤
數字報

已走過規模擴張期 網絡文學當樹立精品意識

人民日報  作者:史一棋  2018-05-10

用戶佔網民總體48.9%,已走過規模擴張期,開始進入“品質為王”時代

網絡文學當樹立精品意識(深聚焦·“互聯網+文化新業態”③)

記者史一棋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2月,中國網絡文學用戶達3.78億,佔網民總體的48.9%,是被稱為“主流文學”的傳統文學期刊讀者的數百乃至上千倍。我國共有45家重點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原創作品總量高達1646.7萬種,年新增原創作品超過200萬部。由網絡文學改編的影視作品、遊戲和動漫超過3000部,不少影視作品産生了較好的社會反響。

中國網絡文學發展至今已有20年。20年後,回首中國網絡文學走過的道路,回望互聯網對當代文學創作及相關産業的影響,值得我們深入觀察與思考。

消除一味迎合讀者帶來的弊病

網絡文學是個寬泛的概念,以網絡為載體而發表的文學作品都可歸入其中,不過在各種形式中,小説仍佔主流。因此,有專家談到,網絡文學的發展幾乎是由小説推動的,基于網絡小説的推動,形成了網絡文學獨有的寫作特徵和行文方式,進而形成了網絡文學獨有的審美與商業價值。

有別于傳統的基于紙質出版的文學創作,網絡具有及時性、互動性和社群效應,部分內容低俗、一味迎合讀者、盲目追求點擊率的作品也隨之出現。此外,網絡文學看起來是呈現開放的狀態,但實際上,整個創造流程仍處于內循環狀態,從話題、生産到評價,“這是互聯網與文學創作相結合後産生的新現象與新問題。”有專家分析。

消除這些弊病成為網絡文學健康發展必須要破解的難題。為此,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與中國作協聯合發起《網絡文學行業自律倡議書》;中國作協在一些大學設立基地,開辟網絡文學創作與評論研究的高校陣地;中國作協大力吸收網絡作家入會,對其積極引導。“中國網絡文學正在積極治療初期發展階段的諸多毛病,向著更健康有序的方向前行。”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主任陳崎嶸説。

“如今,網絡文學已經走過了數量膨脹的規模擴張期,開始進入‘品質為王’時代。”中南大學文學院教授歐陽友權給出這樣的判斷,“無論作品存量還是新作的增量,都已不是網絡文學關注的重點,提高作品質量、突破自我閾限,才是未來網絡文學整個行業所要追求的目標。”

在商業和創作間尋找平衡點

有人曾説,在韓愈和他的讀者之間,在曹雪芹與他的讀者之間,都隔著一堵厚厚的墻,這堵墻可以保證作者擁有屬于自己的思考空間。然而,今天,互聯網把這堵“墻”拆掉了。

採訪中,有網絡文學創作者告訴記者,網絡文學創作者生存並不容易,在故事有吸引力的前提下,穩定的更新才能培養粉絲忠誠度,一旦偷懶注定積累不起人氣。

為維持生計,網絡文學的作者需遵守行業內通行的收費制度:只有付費用戶才能在平臺上繼續閱讀更新章節,每千字3分錢,由作者和平臺分成。這就形成了“以收費制度為主導的生産—分享—評論機制”,北京大學中文係副教授邵燕君認為,“這種機制對傳統的文學創作模式帶來挑戰。”

高度的商業屬性是網絡文學不容忽視的特徵,類型小説成題材主流便是它最直接的産物。“一方面,商業利用網絡文學的大眾屬性,塑造了網絡小説的創作鏈條和流程,推高了網絡文學的影響力;另一方面,商業也實實在在地制約甚至傷害著網絡文學創作的自由和質量。”杭州師范大學文化創意學院教授夏烈説,“這就要求作者、讀者和評論家都要有更高的認識和智慧去尋求平衡,需要在商業和創作之間構建一個巧妙的張力場。”

更重要的是,産業資本力量日益強大,已將網絡文學與其他文化産業打通。對此,“有文學藝術經驗的人必須要考慮如何借助互聯網平臺、借助資本運營方式,讓文本産生更高的藝術價值,對業界和受眾産生積極影響。”夏烈談道,“可以在知識産權的定位上拉高起點,善用商業的力量,讓其發揮積極和健康的作用。”

將網絡文學納入現當代文學史研究的整體框架

邵燕君將20年前互聯網對文學創作的影響稱為一次“媒介震驚”——傳統文學機制無法安置的“文學青年”找到了樂土,為規范網絡文學創作,她提出:“建立一套適應網絡文學的評價體係和批評話語,將其納入現當代文學史研究的整體框架,已成為當代文學研究的當務之急。”

對此,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何平建議,應當加大網絡文學批評力量的投入:“一個傳統意義的作家稍有名氣,便會有很多批評的力量關注,然而現在風頭正盛的知名網絡文學寫手卻沒有被充分研究。網絡文學之所以有題材狹窄、文學資源狹窄和視界不開闊等問題,與研究隊伍較小有關,小到與龐大的網絡創作人數不相稱。”

採訪中,記者了解到,網絡文學未來是否可以經典化,是目前當代文學領域最為關注的。“長時間富有活力和生命力的創作潮會形成歷史刻痕,也會出現精品佳作,讀者會有記憶、情感並形成討論場,學者與評論家就有義務重視它。”夏烈説。

“要實現網絡文學的經典化,作者在站位上須有對文學的敬畏感,以工匠精神創作精品力作,堅守精品意識。還應注意從傳統文學創作經驗中汲取營養,追求思想性、藝術性與可讀性的統一,而不是一味追求産量和點擊率。”歐陽友權認為。

可喜的是,中國網絡文學在海外受到歡迎,已成為中華文化“走出去”的一支力量。借助網絡和翻譯渠道,無論是在日韓或東南亞國家,還是歐美各國,都能看到它的身影。比如,成立于2014年5月的武俠世界網,致力于將中國流行的網絡小説翻譯成英文,如今日均活躍量高達300萬人次。有人甚至將中國網絡文學與好萊塢電影、韓國影視劇、日本動漫並稱為“全球四大文化新奇觀”。

在此背景下,中國網絡文學被賦予了更重要的使命和更深遠的意義,如何彌補短板,樹立精品意識,將中國真正優秀的文化元素傳遞出去,以更光彩的形象亮相世界,還需要很多人共同努力。

編輯:邱梓瑤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