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歌劇《馬可·波羅》首演 作曲家、導演、主演均為外國人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5-08 16:31

兩位外國歌唱家飾演的馬可·波羅和傳雲在對唱。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上周五的廣州大劇院舞臺上,一位外國歌唱家和著恢弘的歌劇音樂,吟誦這首辛棄疾的著名詞作——而且是用中文!別以為演員走錯了片場,就在這裏,廣州大劇院首部自制原創歌劇《馬可·波羅》迎來世界首演。

馬可·波羅是歷史上對中西方文化交流和貿易往來影響深遠的人物之一,以他的傳奇故事為題材的歌劇、舞劇曾有多部,但由外國作曲家和導演創排,多位外國歌唱家擔綱,最終卻用中文演唱的歌劇,《馬可·波羅》卻是頭一部。在中國的歌劇舞臺上,這樣的制作也不多見。

有模有樣

老外唱中文歌劇飽含深情

大幕拉開,一縷晨光照進十三世紀的熱那亞囚室,丹麥男高音歌唱家彼得·洛達爾飾演的馬可·波羅霍然站起,脫口唱出的就是一句中文唱詞:“溫暖的太陽。”隨即,一場傳奇大戲正式開啟。

通過陸上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旅行家馬可·波羅與父親尼科洛·波羅、叔父馬泰奧·波羅往返中國。故事以馬可·波羅的視角,講述了宋末元初朝代更迭的風雲際會,也展現了他與中國姑娘傳雲的愛情傳奇。

別看飾演馬可·波羅、傳雲以及父親、叔父角色的歌唱家都是外國人,在這部全部用中文演唱的歌劇中,他們表現得有模有樣。臺詞中既有“那是一座絢麗的花園”這樣的長句,也有“一萬裏路程,一萬裏波濤”“暗香浮動”這樣詩化的句子,幾位外國歌唱家基本可以勝任,偶爾有些洋腔洋調,觀眾也可以根據臺詞提示器聽辨出來。

“男主角的演唱好聽得不像話!”聽完歌劇,著名樂評人陳志音連連感嘆,“我也沒想到他們的中文能唱到這樣的水平,尤其是他呼喚女主角那聲‘傳雲’,飽含深情,聽得我渾身起雞皮疙瘩。”

馬可·波羅在宋元兩朝間穿梭,歌劇舞臺的設計也充滿了中國味道。本劇導演卡斯帕·霍爾騰是倫敦科文特花園皇家歌劇院前歌劇總監,他聯手英國多媒體設計者盧克·霍爾斯,用現代技術設計出一個直徑14米的大轉盤及20幅投影卷軸。卷軸上投影出書法字體、水墨渲染的形象,轉盤則隨劇情的發展變換角度:垂直于地面的一側是中式城樓,宋元朝代更迭的戰爭在這裏打響,當轉盤側面面對觀眾,則又幻化為西湖邊的堤岸,上演馬可·波羅與傳雲的故事。

錄音作曲

一字一句把中文譜成歌劇

《馬可·波羅》整部歌劇都用中文演唱,可從作曲到導演,再到男女主角等多位歌唱家都來自不同的國家,語言關就成為橫在所有藝術家面前的第一個難題。

該劇的劇本由著名詩人、編劇韋錦寫就,被改編為演出本後,德國作曲家恩約特·施耐德再進行作曲。施耐德認為,中文的發音和語言是個挑戰。由于不懂中文,他只能通過翻譯過來的臺詞了解劇情。可光知道劇情遠遠不夠,對于歌劇來説,每一句唱詞的節奏、停頓乃至中文字詞的發音,都要與那一句的曲調有一定的關聯。于是,施耐德再請人把中文臺詞錄成錄音帶,一字一句地去聽,為這些抑揚頓挫的漢語詞句創造歐洲式的歌劇旋律。

作曲家完成了任務,輪到外國歌唱家們接受挑戰。在來到中國前,他們就已經學習了中文課程,但正式進入劇組排練後,指揮家湯沐海要求他們“把歐洲歌唱家唱中文的水平,提高得和我們差不多”。彼得·洛達爾飾演的馬可·波羅是意大利人,發音略有不標準,觀眾也能理解,但女主角愛麗絲·卡魯瓦爾茨飾演的傳雲是一位中國女性,這個艱巨的任務對卡魯瓦爾茨來説則是壓力山大。

“每天我們完成排練,外國歌唱家們都要額外加班。”在劇中出演忽必烈的著名男低音歌唱家田浩江透露,進組排練時,外國歌唱家向中國歌唱家請教發音是常事,幾乎是“逮著誰問誰”。“可有些音很難教,像‘ji’‘qi’‘xi’這樣的音,如果外國語言中沒有,我們都很難跟他們形容這個音該怎麼發。”田浩江説,好在他們都是很優秀的藝術家,非常善于模倣,經過一段時間的集訓,終于把這些中文字音一個個地“啃”了下來。

文化碰撞

西式親吻訣別改成了擁抱

如此之多的外國藝術家加入《馬可·波羅》的主創團隊,這也意味著歌劇的創排融入了西方的視角,中西文化的碰撞也隨之而來。

對于歌劇第三幕中文天祥就義前的場景,中外藝術家就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導演霍爾滕認為,文天祥在被處決之前與女兒訣別,“在西方,這種場景會用親吻來表達”。可他身邊所有的中國藝術家都告訴他:中國人絕對不會這麼做。霍爾滕感到震撼,但也接受了建議。《馬可·波羅》首演時,王雲鵬飾演的文天祥與梁寧飾演的女兒面對生死離別,數度哽咽擁抱,並執手凝視,沒有了西式的親吻作別。

“這也是一個互相學習的過程,我從這裏學到了很多東方的元素和文化。”霍爾滕坦言他克服了很多文化差異,但並非沒有自己的堅持。在表現馬可·波羅和中國姑娘傳雲的愛情故事時,就沒有把傳雲呈現為羞澀內斂的人物,而帶有浪漫奔放的傳奇色彩。“若是百分之百展現歷史,中國的導演更適合。但制作方找我來做導演,或者就是需要有另外的文化視角。”霍爾滕説。

田浩江認為,以往外國人在國內學唱並演出中文歌劇的情況不是沒有,但很少,“《馬可·波羅》的出現或許是個很好的趨勢,也證明了中國的包容性。”他説,這種有中西交流內容的歌劇很適合外國人參與,“希望以後有更多的中文歌劇有西方人參與制作,這或許會慢慢形成一個係統。”

據悉,5月16日至19日,歌劇《馬可·波羅》還將在北京亮相。北京站中的傳雲將由女高音歌唱家周曉琳飾演,文天祥的飾演者是男中音歌唱家袁晨野。

編輯:劉嘉文
數字報

原創歌劇《馬可·波羅》首演 作曲家、導演、主演均為外國人

北京日報2018-05-08 16:31:08

兩位外國歌唱家飾演的馬可·波羅和傳雲在對唱。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上周五的廣州大劇院舞臺上,一位外國歌唱家和著恢弘的歌劇音樂,吟誦這首辛棄疾的著名詞作——而且是用中文!別以為演員走錯了片場,就在這裏,廣州大劇院首部自制原創歌劇《馬可·波羅》迎來世界首演。

馬可·波羅是歷史上對中西方文化交流和貿易往來影響深遠的人物之一,以他的傳奇故事為題材的歌劇、舞劇曾有多部,但由外國作曲家和導演創排,多位外國歌唱家擔綱,最終卻用中文演唱的歌劇,《馬可·波羅》卻是頭一部。在中國的歌劇舞臺上,這樣的制作也不多見。

有模有樣

老外唱中文歌劇飽含深情

大幕拉開,一縷晨光照進十三世紀的熱那亞囚室,丹麥男高音歌唱家彼得·洛達爾飾演的馬可·波羅霍然站起,脫口唱出的就是一句中文唱詞:“溫暖的太陽。”隨即,一場傳奇大戲正式開啟。

通過陸上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旅行家馬可·波羅與父親尼科洛·波羅、叔父馬泰奧·波羅往返中國。故事以馬可·波羅的視角,講述了宋末元初朝代更迭的風雲際會,也展現了他與中國姑娘傳雲的愛情傳奇。

別看飾演馬可·波羅、傳雲以及父親、叔父角色的歌唱家都是外國人,在這部全部用中文演唱的歌劇中,他們表現得有模有樣。臺詞中既有“那是一座絢麗的花園”這樣的長句,也有“一萬裏路程,一萬裏波濤”“暗香浮動”這樣詩化的句子,幾位外國歌唱家基本可以勝任,偶爾有些洋腔洋調,觀眾也可以根據臺詞提示器聽辨出來。

“男主角的演唱好聽得不像話!”聽完歌劇,著名樂評人陳志音連連感嘆,“我也沒想到他們的中文能唱到這樣的水平,尤其是他呼喚女主角那聲‘傳雲’,飽含深情,聽得我渾身起雞皮疙瘩。”

馬可·波羅在宋元兩朝間穿梭,歌劇舞臺的設計也充滿了中國味道。本劇導演卡斯帕·霍爾騰是倫敦科文特花園皇家歌劇院前歌劇總監,他聯手英國多媒體設計者盧克·霍爾斯,用現代技術設計出一個直徑14米的大轉盤及20幅投影卷軸。卷軸上投影出書法字體、水墨渲染的形象,轉盤則隨劇情的發展變換角度:垂直于地面的一側是中式城樓,宋元朝代更迭的戰爭在這裏打響,當轉盤側面面對觀眾,則又幻化為西湖邊的堤岸,上演馬可·波羅與傳雲的故事。

錄音作曲

一字一句把中文譜成歌劇

《馬可·波羅》整部歌劇都用中文演唱,可從作曲到導演,再到男女主角等多位歌唱家都來自不同的國家,語言關就成為橫在所有藝術家面前的第一個難題。

該劇的劇本由著名詩人、編劇韋錦寫就,被改編為演出本後,德國作曲家恩約特·施耐德再進行作曲。施耐德認為,中文的發音和語言是個挑戰。由于不懂中文,他只能通過翻譯過來的臺詞了解劇情。可光知道劇情遠遠不夠,對于歌劇來説,每一句唱詞的節奏、停頓乃至中文字詞的發音,都要與那一句的曲調有一定的關聯。于是,施耐德再請人把中文臺詞錄成錄音帶,一字一句地去聽,為這些抑揚頓挫的漢語詞句創造歐洲式的歌劇旋律。

作曲家完成了任務,輪到外國歌唱家們接受挑戰。在來到中國前,他們就已經學習了中文課程,但正式進入劇組排練後,指揮家湯沐海要求他們“把歐洲歌唱家唱中文的水平,提高得和我們差不多”。彼得·洛達爾飾演的馬可·波羅是意大利人,發音略有不標準,觀眾也能理解,但女主角愛麗絲·卡魯瓦爾茨飾演的傳雲是一位中國女性,這個艱巨的任務對卡魯瓦爾茨來説則是壓力山大。

“每天我們完成排練,外國歌唱家們都要額外加班。”在劇中出演忽必烈的著名男低音歌唱家田浩江透露,進組排練時,外國歌唱家向中國歌唱家請教發音是常事,幾乎是“逮著誰問誰”。“可有些音很難教,像‘ji’‘qi’‘xi’這樣的音,如果外國語言中沒有,我們都很難跟他們形容這個音該怎麼發。”田浩江説,好在他們都是很優秀的藝術家,非常善于模倣,經過一段時間的集訓,終于把這些中文字音一個個地“啃”了下來。

文化碰撞

西式親吻訣別改成了擁抱

如此之多的外國藝術家加入《馬可·波羅》的主創團隊,這也意味著歌劇的創排融入了西方的視角,中西文化的碰撞也隨之而來。

對于歌劇第三幕中文天祥就義前的場景,中外藝術家就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導演霍爾滕認為,文天祥在被處決之前與女兒訣別,“在西方,這種場景會用親吻來表達”。可他身邊所有的中國藝術家都告訴他:中國人絕對不會這麼做。霍爾滕感到震撼,但也接受了建議。《馬可·波羅》首演時,王雲鵬飾演的文天祥與梁寧飾演的女兒面對生死離別,數度哽咽擁抱,並執手凝視,沒有了西式的親吻作別。

“這也是一個互相學習的過程,我從這裏學到了很多東方的元素和文化。”霍爾滕坦言他克服了很多文化差異,但並非沒有自己的堅持。在表現馬可·波羅和中國姑娘傳雲的愛情故事時,就沒有把傳雲呈現為羞澀內斂的人物,而帶有浪漫奔放的傳奇色彩。“若是百分之百展現歷史,中國的導演更適合。但制作方找我來做導演,或者就是需要有另外的文化視角。”霍爾滕説。

田浩江認為,以往外國人在國內學唱並演出中文歌劇的情況不是沒有,但很少,“《馬可·波羅》的出現或許是個很好的趨勢,也證明了中國的包容性。”他説,這種有中西交流內容的歌劇很適合外國人參與,“希望以後有更多的中文歌劇有西方人參與制作,這或許會慢慢形成一個係統。”

據悉,5月16日至19日,歌劇《馬可·波羅》還將在北京亮相。北京站中的傳雲將由女高音歌唱家周曉琳飾演,文天祥的飾演者是男中音歌唱家袁晨野。

編輯:劉嘉文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