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文學20年:進入“品質為王”新時代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夏 烈 發表時間:2018-04-25 16:22

網絡文學20年:進入“品質為王”新時代(文學聚焦)

主持人:楊鷗(本報記者)

嘉賓:歐陽友權(中南大學文學院教授)

王祥(魯迅文學院研究員)

夏烈(杭州師范大學文化創意學院教授)

●網絡文學已經走過了數量膨脹的規模擴張期,開始進入“品質為王”新時代。提高作品質量、突破自我閾限,才是未來網絡文學整個行業所要追求的目標。

●主流化是今天網絡文學的新常態。3.78億網文讀者,600余萬網文作者,每天新誕生1.5億字等的數量級,以及它在新文藝發展方向、文化産業支柱等方面所體現的重要分量,使它在黨和政府關心治理下,最終在20年中鑄就了從邊緣草根到主流中心的時代角色位移。也因此,今天網絡文學的精品化訴求、現實題材增量、作家主體塑造和責任感、使命感,變得前所未有的重要起來。

●在大眾文藝譜係中縱向比較,網絡文學的成績已經超越了明清小説,橫向比較,網絡文學可與好萊塢電影相提並論。

中國網絡文學從最初進入公眾視野,到如今的蔚為大觀,已經走過了20年的歷程。網絡文學蓬勃發展,成為一道獨特的文化景觀。網絡文學20年有哪些發展?有什麼得與失?本報記者日前就此與幾位網絡文學研究專家進行對話。

顯示出中國人的想象力和創造力

主持人:網絡文學已走過20年,請談一談網絡文學起步至今有哪些發展?

歐陽友權:從當前的發展狀貌看,我國網絡文學已步入發力前行的新拐點。這有三個方面的表現:一是網絡文學的“野蠻生長”狀況開始改變,在得到黨和政府前所未有的重視後,這一新興文學開始進入主流意識形態規制下的有序發展階段。從“山野草根”和“技術叢林”中成長起來的網絡文學,已經不再是“赤腳奔跑的孩子”,而是社會主義文藝的重要組成部分。

二是網絡文學已經走過了數量膨脹的規模擴張期,開始進入“品質為王”新時代。我國的原創網絡文學作品數以千萬計,每年的增量數以百萬計,因而,無論作品存量還是新作的增量,都已不是網絡文學關注的重點,而提高作品質量、突破自我閾限,才是未來網絡文學整個行業所要追求的目標。

三是網絡作家的關注度和文學地位有了明顯提升。近年來,作為自由職業者的網絡作家,已經被納入“新社會階層人士”,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和重視。

夏烈:今天的網絡文學比之初期的網絡文學,它的一大特徵是高度的商業屬性。這也造成網絡文學的主流就是類型小説,這是最符合大眾閱讀消費、也最利于市場化包括産業鏈改編的。一方面,商業徵用了網絡創作的大眾性,比較完美地塑造著作為IP概念的網絡小説的鏈條、流程,推高了今天網絡文學的社會影響力乃至國際影響力;另一方面,也制約甚至局部腐蝕著網絡創作的某些自由和質地。這就要求我們作者、讀者和評論家都要有更高的認識和智慧去作平衡,在商業和創作之間構建奇妙的張力場。

此外,主流化毫無疑問是今天網絡文學的新常態。3.78億網文讀者,600余萬網文作者,每天新誕生1.5億字等的數量級,以及它在新文藝發展方向、文化産業支柱等方面所體現的重要分量,使它在黨和政府關心治理下,最終在20年中鑄就了從邊緣草根到主流中心的時代角色位移。也因此,今天網絡文學的精品化訴求、現實題材增量、作家主體塑造和責任感、使命感,變得前所未有的重要起來。已經並將進一步影響到網絡作家創作和未來發展趨勢。

王祥:網絡文學經過20年高速發展,已經取得了顯著成就,並已經迅速地、自發地走向了世界,贏得世界各地讀者的強烈追捧。如果我們所説的網絡文學是指通過互聯網傳播的大眾文學,在大眾文藝譜係中縱向比較,網絡文學的成績已經超越了明清小説,橫向比較,網絡文學可與好萊塢電影相提並論。

明清小説也就有幾十個留下名姓的作者,而網絡文學發展到現在,世界范圍內近10億的讀者,作者不計其數,有獨立品質的作品不下幾百部。網絡作家們受過現代教育,與明清時代視野狹窄的小知識分子不同,他們更有人類文明的視野、更懂得怎麼展現自己的才華,以當代中國人的創造能力,網絡小説成績超過明清小説是必然的。分類型來看,言情類小説超越《紅樓夢》有很大難度,但是歷史小説《上品寒士》《雅騷》這樣的雅文,是接續了《詩經》楚辭、魏晉詩賦、唐詩、宋詞與《紅樓夢》的血脈的,呈現了華夏文明的高貴、自由的精神傾向,追求美與和諧的文化情致。

而以故事情節的精彩、對人性的挖掘、對讀者的情感衝擊力等因素的考量,優秀作品如《間客》《擇天記》《星辰變》《盤龍》《神墓》《完美的世界》《傭兵天下》《惡魔法則》《鬥羅大陸》《鬥破蒼穹》等等,比之于明清神魔小説,它們聯通青少年的心理需求更為順暢,贏得讀者的代入感、認同感更為強烈而明確。這些作品幫助讀者塑造自身人格,這對于青少年成長具有積極作用。

把網絡奇幻小説與美國奇幻電影、還有美國遊戲動漫進行比較,可以了解網絡奇幻小説的世界觀、角色想象、故事情節的動力要素,來源于何處,又在哪些地方有所創新,從而幫助我們了解網絡文學的進步,了解文體類型與角色原型的發生發展規律。網絡小説裏魔獸角色很多,品種多,功能多,形態多,可以説是繼承了西方奇幻文藝與遊戲的魔獸概念。

以東方神話背景、角色原型為資源的玄幻小説、修真、仙俠小説極大地豐富了人類的神話思維與神話傳奇故事形態。可以説,以幻想文類為常見形態的中國網絡小説,已經成為好萊塢電影在世界大眾文藝領域的競爭對手,這是網絡文學的優點而不是缺點,所顯示出來的中國人的想象力、創造力是全人類的寶貴財富。

主持人:網絡文學對當代文學格局有怎樣的改變?

夏烈:網絡文學的出現和繁榮,倒逼當代文壇思考一係列重要問題,比如:文學與媒介的關係;文學與大眾文化時代的關係;“五四新文學”到“新時期文學”傳統與新世紀以來網絡文學為標志的新興傳統間所形成的反思性張力;網絡文學中的“中華性”與何謂中國文學的問題,等等。網絡文學用豐富的實踐和頑強的活力,指引我們的當代文學研究回復到更廣闊和原初的問題領域,思考文學的發生、意義、聯係。中國當代文學是正在發生發展和反復定義的動態過程。

從目前文壇格局來看,確實存在著純文學、大眾文學等細分結構,網絡文學主要屬于借助市場機制和普通讀者的大眾文學。但這種分法也不是絕對的,時有打通壁壘、出入彼此的作家作品,這關鍵在于創作者主體的心志和水平。而從另一個角度看,擅于借用新的強勢媒介的作家作品群,在時代的傳播力上無疑具有優勢,也更可能塑造一個時代的文學格局。

王祥:既往的中國當代文學中,大眾文學創作偏弱。而網絡文學的發生發展,極大地豐富了整個當代文學的版圖,它上接華夏神話、明清小説的傳統,彌合了中國現當代文學與古代文學之間的斷點,外接世界各地古典神話以降的大眾文學,在網絡文學內部融合了世界文化資源,創造出超越各民族地區神話傳統的人類新神話。網絡文學在文化視野上更為開闊,與好萊塢電影一樣,呈現出“文化全球化”主力軍的面貌。在當代文化的內在精神版圖上,網絡文學所代表的中國大眾文化開始向整個世界傳播,中國網絡文學的創造力將會不斷為更多的人接受。

歐陽友權:前些年評論家白燁用“三分天下”來劃分當代文壇,即以文學期刊為代表的純文學、以圖書出版為標志的市場化文學,還有就是網絡文學。但在今天,文壇格局已經演變為“三分天下、一家獨大”了,即無論是創作者隊伍、作品數量,還是讀者群體、社會影響力等,網絡文學都堪稱“一家獨大”,要談論今日中國的文學,網絡文學已經是一個繞不過去的歷史節點。據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數字出版司對45家重點網站的統計,截至2017年12月,各網站原創作品總量高達1646.7萬種,其中簽約作品達132.7萬種。由網絡小説下載出版的紙質圖書6942部,改編電影1195部,改編電視劇1232部,改編遊戲605部,改編動漫712部。

主持人:網絡文學能否經典化?如何達到經典化?

歐陽友權:網絡文學可以經典化,也應該經典化。但經典化是一個歷史過程,需經過讀者的檢驗和歷史的甄淘。要實現網絡文學的經典化,作者在站位上須有對文學的敬畏感,樹立精品意識,以工匠精神創作精品力作;二是注意從傳統文學創作經驗中汲取營養,追求思想性、藝術性與可讀性的統一,而不是一味追求産量和點擊率;三是可以採取一定措施助推網絡文學走向精品化,比如近年來出現的網絡文學優秀作品推介、網絡小説排行榜等,就是一種行之有效的舉措。

王祥:網絡文學要説經典化,不能簡單直接地要求網絡文學向所謂“傳統文學”靠攏,特別是不能在創作方式、創作手法上,讓網絡文學放棄自身所長而學他人所長,網絡文學是大眾文學,是在東西方神話、明清小説、世界大眾文學、好萊塢電影、美劇、遊戲動漫這個大眾文化譜係中發生發展的,其想象——創作資源是共同的,創作方法與寫作策略繼承了以往的大眾文藝的鮮活有效的傳統,而思想倫理的表達也有自身規律,網絡文學有大眾文藝的經典譜係可以學習,可以要求網絡文學更加具有社會責任感,在藝術上追求完善,更有效地為讀者服務。但是不能脫離大眾文藝的創作規律,把它改造成另一種形態。

夏烈:我認為可以經典化。大量的中西文學史經驗告訴我們,經典是可以被構成的。除了文學日益形成的一套藝術和技術標準以外,還存在著其他的力量、選擇方式,比如建國後文學史的“魯郭茅巴老曹”及其在20世紀90年代遭遇的另一種改寫和擴張,提出調整加入沈從文、金庸等的建議版本,這意味著一時代之經典是可以被不斷構建的。

網絡文學的經典化同樣是發展的自然需求。長時間富有活力和生命力的創作潮會形成歷史刻痕,會出現精品佳作,讀者會有記憶、情感和訴求提出經典化的輿論場,學者評論家就有義務商討和選定比較靠譜的代表文本名單。這種情況在網絡文學20年的今天得到了進一步加強,像上海市作協就牽頭搞了“中國網絡文學20年20部優秀作品推介榜單”,得到了讀者和業界的一定認可。

網絡文學經典化,一是要更加明確其評價標準和評價坐標。二是要有“一時代之文學”的文化自覺,這樣不會把網絡文學貶低和誤讀,實實在在根據中國創作現實思考、構建、引導、提升。三是通過一段時間的經典指定,要進一步文本細讀,進一步理論闡釋,然後以比較像樣的面貌進入高等教育教學,完成其經典化。

中國大眾文化走向世界的主力

主持人:中國網絡文學在世界的傳播現狀如何?

王祥:中國網絡文學在世界各地的影響日益廣泛,尤其是奇幻、玄幻、修真、仙俠類幻想小説,受到北美、歐洲地區讀者的熱情追捧,歷史類、言情類小説,在東南亞各地受到熱烈歡迎。我們可以發現,幻想類小説已經超越了中國傳統文化輻射較多的地區,而被西方文化背景的地區熱情接納,説明神話傳統對人類思維發生影響,人類精神世界的底層結構具有相似性、相通性,所以東西方神話為創作資源的幻想類小説,更具有可理解性,更能打通世界不同地區的社會文化壁壘,而順利到達各地讀者的精神世界。網絡幻想類小説,不僅是網絡文學成就最大的部門,也是中國大眾文化走向世界的主力之一。

歐陽友權:近年來,網絡文學開始邁入全球化傳播的縱深布局階段,在激蕩的全球文化消費浪潮中扮演了中國文化出海生力軍的角色。借助實體圖書、海外網絡文學翻譯站、國內英文數字閱讀平臺這“三駕馬車”的“網文出海”模式已經成形,中國的網絡文學巨頭競相布局海外市場;與此同時,越來越多海外合作方也相繼入局與國內企業形成合力,進一步強化了網絡文學的“國際傳播能力建設”。2017年4月,網絡文學巨頭閱文集團與亞馬遜達成合作,亞馬遜Kindle書店的第一個中國網絡小説專區上線;隨後,閱文旗下的網絡文學海外門戶網站“起點國際”上線,不到半年即發布英文版作品逾100部,總量超過海外中國網絡文學翻譯站總和。目前,閱文集團的網絡文學海外輸出已擴展至東南亞、歐美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涵蓋10余種語言文字,授權數字出版和實體圖書出版的作品總量約200部。掌閱科技也推出“網文出海”計劃。未來將有更多優秀的網絡文學作品輸出到海外市場,由此帶來的國家文化軟實力紅利及經濟紅利將陸續顯現。

夏烈:網絡文學近10年在世界范圍內逐漸傳播延伸。2010年左右開始,主要是通過版權輸出,以圖書為主的方式在東南亞翻譯傳播。2016年國內學界媒體開始集中報道網絡文學海外傳播的新現象,即以2014年北美誕生的網文翻譯網站Wuxiaworld為代表的網絡傳播方式及其贏利模式的出現。這極大地帶動了主流社會關注網絡文學海外傳播的狀況。至今,這種模式開始有意地向商業化、資本化推進,成為新的富有可能性的國際文化貿易增長點。國際國內資本將在網文知識産權(IP)的意義上合作開發,有可能向下遊産業鏈縱深推進,形成文化産業國際化的又一重要途徑。

此外,國際漢學界研究也開始出現研究中國網絡文學的跡象。除了像早期有所建樹的賀麥曉外,美國、歐洲、日本、韓國和中國港澳臺地區都有不少大學、研究機構和學者進入此領域。

主持人:當今網絡文學還存在哪些問題?如何解決?

夏烈:網絡文學作為文學創作,從草根邊緣和不問出身開始,自然在文學的標準上存在著這樣那樣的爭議。所以,一方面,提高網絡文學一度創作時的基本品質,以及在網文經典化的過程中,用修訂版這樣的形式提高網絡文學的二度加工。而狹隘的文學觀也應在開放的世界文化格局理解中修正拓寬。

第二,網絡文學身上附帶的基因非常混雜、多樣,充滿復雜性和時代解剖的典型性、重要性。如何在政策、資本、粉絲、媒介、類型、中西文化、文學標準等要素中形成文化自覺和文學定位,有力地消化時代營養,清醒地樹立創作標桿,是作家尤其要解決的問題。精品化是評價上的最後指向,而對于作家來説,則是要有更高級的智慧、修養和追求。

第三,網絡文學很容易被市場徵用,好處在于産業鏈轉化和擴大社會影響力,壞處是很容易被資本大包大攬,甚至為利益跌破底線。我呼吁過以“理想資本”為特徵的行業操守和可持續性發展投資,如何要讓網絡文學成為中國文化新的標識,成為與好萊塢電影、韓劇、日漫真正並列的強大的文化脈流,是特別需要産業端做好頂層設計的。

歐陽友權:第一,“量大質不優”是網絡文學最大的“軟肋”。作品的整體質量不高,精品力作偏少,同質化、類型化作品很多,現象級、風格化的作品則是鳳毛麟角,有獨特藝術個性的網絡作家更是屈指可數。因此,網絡文學創作者亟需樹立精品意識和擔當精神,努力提高人文素養和文學基本功,以“工匠精神”打造慢工細活,變“速度寫作”為“品質寫作”和精品創作,解決好創作過程中思想蒼白、藝術水平不高的問題。

第二,“急功近利”是網絡文學健康發展的一大“短板”。網絡文學創作者、網文IP的運營者和投資者,尤其需要擺脫唯利是圖的狹隘閾限,樹立“高峰”意識和“精品”目標,追求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雙贏。

第三,改善網絡文學的發展環境,處理好強化管理與尊重藝術規律、社會責任與創作自由的關係。解決網絡盜版侵權屢禁不止問題。

王祥:網絡文學自身發展可圈可點之處不少,但是社會文化評價係統對網絡文學價值發現的能力還不夠,網絡文學理論界對網絡文學的功能與形態的認識還不到位,對網絡小説類型發生原因認識模糊,會發出不利于網絡文學成長的輿論幹擾,對創作的積極影響較弱。資本運行方不尊重創作規律,任意幹涉作家具體作品的創作過程。凡此種種皆應該從理論認知、制定行業法規契約等方面做出努力,保護創作,保護作家權益。應該以改革開放的思維,創新網絡文學、互聯網文藝行業的管理方式,為網絡文學進一步發展、進一步走向世界保駕護航。

編輯:邱梓瑤
數字報

網絡文學20年:進入“品質為王”新時代

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夏 烈  2018-04-25

網絡文學20年:進入“品質為王”新時代(文學聚焦)

主持人:楊鷗(本報記者)

嘉賓:歐陽友權(中南大學文學院教授)

王祥(魯迅文學院研究員)

夏烈(杭州師范大學文化創意學院教授)

●網絡文學已經走過了數量膨脹的規模擴張期,開始進入“品質為王”新時代。提高作品質量、突破自我閾限,才是未來網絡文學整個行業所要追求的目標。

●主流化是今天網絡文學的新常態。3.78億網文讀者,600余萬網文作者,每天新誕生1.5億字等的數量級,以及它在新文藝發展方向、文化産業支柱等方面所體現的重要分量,使它在黨和政府關心治理下,最終在20年中鑄就了從邊緣草根到主流中心的時代角色位移。也因此,今天網絡文學的精品化訴求、現實題材增量、作家主體塑造和責任感、使命感,變得前所未有的重要起來。

●在大眾文藝譜係中縱向比較,網絡文學的成績已經超越了明清小説,橫向比較,網絡文學可與好萊塢電影相提並論。

中國網絡文學從最初進入公眾視野,到如今的蔚為大觀,已經走過了20年的歷程。網絡文學蓬勃發展,成為一道獨特的文化景觀。網絡文學20年有哪些發展?有什麼得與失?本報記者日前就此與幾位網絡文學研究專家進行對話。

顯示出中國人的想象力和創造力

主持人:網絡文學已走過20年,請談一談網絡文學起步至今有哪些發展?

歐陽友權:從當前的發展狀貌看,我國網絡文學已步入發力前行的新拐點。這有三個方面的表現:一是網絡文學的“野蠻生長”狀況開始改變,在得到黨和政府前所未有的重視後,這一新興文學開始進入主流意識形態規制下的有序發展階段。從“山野草根”和“技術叢林”中成長起來的網絡文學,已經不再是“赤腳奔跑的孩子”,而是社會主義文藝的重要組成部分。

二是網絡文學已經走過了數量膨脹的規模擴張期,開始進入“品質為王”新時代。我國的原創網絡文學作品數以千萬計,每年的增量數以百萬計,因而,無論作品存量還是新作的增量,都已不是網絡文學關注的重點,而提高作品質量、突破自我閾限,才是未來網絡文學整個行業所要追求的目標。

三是網絡作家的關注度和文學地位有了明顯提升。近年來,作為自由職業者的網絡作家,已經被納入“新社會階層人士”,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和重視。

夏烈:今天的網絡文學比之初期的網絡文學,它的一大特徵是高度的商業屬性。這也造成網絡文學的主流就是類型小説,這是最符合大眾閱讀消費、也最利于市場化包括産業鏈改編的。一方面,商業徵用了網絡創作的大眾性,比較完美地塑造著作為IP概念的網絡小説的鏈條、流程,推高了今天網絡文學的社會影響力乃至國際影響力;另一方面,也制約甚至局部腐蝕著網絡創作的某些自由和質地。這就要求我們作者、讀者和評論家都要有更高的認識和智慧去作平衡,在商業和創作之間構建奇妙的張力場。

此外,主流化毫無疑問是今天網絡文學的新常態。3.78億網文讀者,600余萬網文作者,每天新誕生1.5億字等的數量級,以及它在新文藝發展方向、文化産業支柱等方面所體現的重要分量,使它在黨和政府關心治理下,最終在20年中鑄就了從邊緣草根到主流中心的時代角色位移。也因此,今天網絡文學的精品化訴求、現實題材增量、作家主體塑造和責任感、使命感,變得前所未有的重要起來。已經並將進一步影響到網絡作家創作和未來發展趨勢。

王祥:網絡文學經過20年高速發展,已經取得了顯著成就,並已經迅速地、自發地走向了世界,贏得世界各地讀者的強烈追捧。如果我們所説的網絡文學是指通過互聯網傳播的大眾文學,在大眾文藝譜係中縱向比較,網絡文學的成績已經超越了明清小説,橫向比較,網絡文學可與好萊塢電影相提並論。

明清小説也就有幾十個留下名姓的作者,而網絡文學發展到現在,世界范圍內近10億的讀者,作者不計其數,有獨立品質的作品不下幾百部。網絡作家們受過現代教育,與明清時代視野狹窄的小知識分子不同,他們更有人類文明的視野、更懂得怎麼展現自己的才華,以當代中國人的創造能力,網絡小説成績超過明清小説是必然的。分類型來看,言情類小説超越《紅樓夢》有很大難度,但是歷史小説《上品寒士》《雅騷》這樣的雅文,是接續了《詩經》楚辭、魏晉詩賦、唐詩、宋詞與《紅樓夢》的血脈的,呈現了華夏文明的高貴、自由的精神傾向,追求美與和諧的文化情致。

而以故事情節的精彩、對人性的挖掘、對讀者的情感衝擊力等因素的考量,優秀作品如《間客》《擇天記》《星辰變》《盤龍》《神墓》《完美的世界》《傭兵天下》《惡魔法則》《鬥羅大陸》《鬥破蒼穹》等等,比之于明清神魔小説,它們聯通青少年的心理需求更為順暢,贏得讀者的代入感、認同感更為強烈而明確。這些作品幫助讀者塑造自身人格,這對于青少年成長具有積極作用。

把網絡奇幻小説與美國奇幻電影、還有美國遊戲動漫進行比較,可以了解網絡奇幻小説的世界觀、角色想象、故事情節的動力要素,來源于何處,又在哪些地方有所創新,從而幫助我們了解網絡文學的進步,了解文體類型與角色原型的發生發展規律。網絡小説裏魔獸角色很多,品種多,功能多,形態多,可以説是繼承了西方奇幻文藝與遊戲的魔獸概念。

以東方神話背景、角色原型為資源的玄幻小説、修真、仙俠小説極大地豐富了人類的神話思維與神話傳奇故事形態。可以説,以幻想文類為常見形態的中國網絡小説,已經成為好萊塢電影在世界大眾文藝領域的競爭對手,這是網絡文學的優點而不是缺點,所顯示出來的中國人的想象力、創造力是全人類的寶貴財富。

主持人:網絡文學對當代文學格局有怎樣的改變?

夏烈:網絡文學的出現和繁榮,倒逼當代文壇思考一係列重要問題,比如:文學與媒介的關係;文學與大眾文化時代的關係;“五四新文學”到“新時期文學”傳統與新世紀以來網絡文學為標志的新興傳統間所形成的反思性張力;網絡文學中的“中華性”與何謂中國文學的問題,等等。網絡文學用豐富的實踐和頑強的活力,指引我們的當代文學研究回復到更廣闊和原初的問題領域,思考文學的發生、意義、聯係。中國當代文學是正在發生發展和反復定義的動態過程。

從目前文壇格局來看,確實存在著純文學、大眾文學等細分結構,網絡文學主要屬于借助市場機制和普通讀者的大眾文學。但這種分法也不是絕對的,時有打通壁壘、出入彼此的作家作品,這關鍵在于創作者主體的心志和水平。而從另一個角度看,擅于借用新的強勢媒介的作家作品群,在時代的傳播力上無疑具有優勢,也更可能塑造一個時代的文學格局。

王祥:既往的中國當代文學中,大眾文學創作偏弱。而網絡文學的發生發展,極大地豐富了整個當代文學的版圖,它上接華夏神話、明清小説的傳統,彌合了中國現當代文學與古代文學之間的斷點,外接世界各地古典神話以降的大眾文學,在網絡文學內部融合了世界文化資源,創造出超越各民族地區神話傳統的人類新神話。網絡文學在文化視野上更為開闊,與好萊塢電影一樣,呈現出“文化全球化”主力軍的面貌。在當代文化的內在精神版圖上,網絡文學所代表的中國大眾文化開始向整個世界傳播,中國網絡文學的創造力將會不斷為更多的人接受。

歐陽友權:前些年評論家白燁用“三分天下”來劃分當代文壇,即以文學期刊為代表的純文學、以圖書出版為標志的市場化文學,還有就是網絡文學。但在今天,文壇格局已經演變為“三分天下、一家獨大”了,即無論是創作者隊伍、作品數量,還是讀者群體、社會影響力等,網絡文學都堪稱“一家獨大”,要談論今日中國的文學,網絡文學已經是一個繞不過去的歷史節點。據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數字出版司對45家重點網站的統計,截至2017年12月,各網站原創作品總量高達1646.7萬種,其中簽約作品達132.7萬種。由網絡小説下載出版的紙質圖書6942部,改編電影1195部,改編電視劇1232部,改編遊戲605部,改編動漫712部。

主持人:網絡文學能否經典化?如何達到經典化?

歐陽友權:網絡文學可以經典化,也應該經典化。但經典化是一個歷史過程,需經過讀者的檢驗和歷史的甄淘。要實現網絡文學的經典化,作者在站位上須有對文學的敬畏感,樹立精品意識,以工匠精神創作精品力作;二是注意從傳統文學創作經驗中汲取營養,追求思想性、藝術性與可讀性的統一,而不是一味追求産量和點擊率;三是可以採取一定措施助推網絡文學走向精品化,比如近年來出現的網絡文學優秀作品推介、網絡小説排行榜等,就是一種行之有效的舉措。

王祥:網絡文學要説經典化,不能簡單直接地要求網絡文學向所謂“傳統文學”靠攏,特別是不能在創作方式、創作手法上,讓網絡文學放棄自身所長而學他人所長,網絡文學是大眾文學,是在東西方神話、明清小説、世界大眾文學、好萊塢電影、美劇、遊戲動漫這個大眾文化譜係中發生發展的,其想象——創作資源是共同的,創作方法與寫作策略繼承了以往的大眾文藝的鮮活有效的傳統,而思想倫理的表達也有自身規律,網絡文學有大眾文藝的經典譜係可以學習,可以要求網絡文學更加具有社會責任感,在藝術上追求完善,更有效地為讀者服務。但是不能脫離大眾文藝的創作規律,把它改造成另一種形態。

夏烈:我認為可以經典化。大量的中西文學史經驗告訴我們,經典是可以被構成的。除了文學日益形成的一套藝術和技術標準以外,還存在著其他的力量、選擇方式,比如建國後文學史的“魯郭茅巴老曹”及其在20世紀90年代遭遇的另一種改寫和擴張,提出調整加入沈從文、金庸等的建議版本,這意味著一時代之經典是可以被不斷構建的。

網絡文學的經典化同樣是發展的自然需求。長時間富有活力和生命力的創作潮會形成歷史刻痕,會出現精品佳作,讀者會有記憶、情感和訴求提出經典化的輿論場,學者評論家就有義務商討和選定比較靠譜的代表文本名單。這種情況在網絡文學20年的今天得到了進一步加強,像上海市作協就牽頭搞了“中國網絡文學20年20部優秀作品推介榜單”,得到了讀者和業界的一定認可。

網絡文學經典化,一是要更加明確其評價標準和評價坐標。二是要有“一時代之文學”的文化自覺,這樣不會把網絡文學貶低和誤讀,實實在在根據中國創作現實思考、構建、引導、提升。三是通過一段時間的經典指定,要進一步文本細讀,進一步理論闡釋,然後以比較像樣的面貌進入高等教育教學,完成其經典化。

中國大眾文化走向世界的主力

主持人:中國網絡文學在世界的傳播現狀如何?

王祥:中國網絡文學在世界各地的影響日益廣泛,尤其是奇幻、玄幻、修真、仙俠類幻想小説,受到北美、歐洲地區讀者的熱情追捧,歷史類、言情類小説,在東南亞各地受到熱烈歡迎。我們可以發現,幻想類小説已經超越了中國傳統文化輻射較多的地區,而被西方文化背景的地區熱情接納,説明神話傳統對人類思維發生影響,人類精神世界的底層結構具有相似性、相通性,所以東西方神話為創作資源的幻想類小説,更具有可理解性,更能打通世界不同地區的社會文化壁壘,而順利到達各地讀者的精神世界。網絡幻想類小説,不僅是網絡文學成就最大的部門,也是中國大眾文化走向世界的主力之一。

歐陽友權:近年來,網絡文學開始邁入全球化傳播的縱深布局階段,在激蕩的全球文化消費浪潮中扮演了中國文化出海生力軍的角色。借助實體圖書、海外網絡文學翻譯站、國內英文數字閱讀平臺這“三駕馬車”的“網文出海”模式已經成形,中國的網絡文學巨頭競相布局海外市場;與此同時,越來越多海外合作方也相繼入局與國內企業形成合力,進一步強化了網絡文學的“國際傳播能力建設”。2017年4月,網絡文學巨頭閱文集團與亞馬遜達成合作,亞馬遜Kindle書店的第一個中國網絡小説專區上線;隨後,閱文旗下的網絡文學海外門戶網站“起點國際”上線,不到半年即發布英文版作品逾100部,總量超過海外中國網絡文學翻譯站總和。目前,閱文集團的網絡文學海外輸出已擴展至東南亞、歐美等20多個國家和地區,涵蓋10余種語言文字,授權數字出版和實體圖書出版的作品總量約200部。掌閱科技也推出“網文出海”計劃。未來將有更多優秀的網絡文學作品輸出到海外市場,由此帶來的國家文化軟實力紅利及經濟紅利將陸續顯現。

夏烈:網絡文學近10年在世界范圍內逐漸傳播延伸。2010年左右開始,主要是通過版權輸出,以圖書為主的方式在東南亞翻譯傳播。2016年國內學界媒體開始集中報道網絡文學海外傳播的新現象,即以2014年北美誕生的網文翻譯網站Wuxiaworld為代表的網絡傳播方式及其贏利模式的出現。這極大地帶動了主流社會關注網絡文學海外傳播的狀況。至今,這種模式開始有意地向商業化、資本化推進,成為新的富有可能性的國際文化貿易增長點。國際國內資本將在網文知識産權(IP)的意義上合作開發,有可能向下遊産業鏈縱深推進,形成文化産業國際化的又一重要途徑。

此外,國際漢學界研究也開始出現研究中國網絡文學的跡象。除了像早期有所建樹的賀麥曉外,美國、歐洲、日本、韓國和中國港澳臺地區都有不少大學、研究機構和學者進入此領域。

主持人:當今網絡文學還存在哪些問題?如何解決?

夏烈:網絡文學作為文學創作,從草根邊緣和不問出身開始,自然在文學的標準上存在著這樣那樣的爭議。所以,一方面,提高網絡文學一度創作時的基本品質,以及在網文經典化的過程中,用修訂版這樣的形式提高網絡文學的二度加工。而狹隘的文學觀也應在開放的世界文化格局理解中修正拓寬。

第二,網絡文學身上附帶的基因非常混雜、多樣,充滿復雜性和時代解剖的典型性、重要性。如何在政策、資本、粉絲、媒介、類型、中西文化、文學標準等要素中形成文化自覺和文學定位,有力地消化時代營養,清醒地樹立創作標桿,是作家尤其要解決的問題。精品化是評價上的最後指向,而對于作家來説,則是要有更高級的智慧、修養和追求。

第三,網絡文學很容易被市場徵用,好處在于産業鏈轉化和擴大社會影響力,壞處是很容易被資本大包大攬,甚至為利益跌破底線。我呼吁過以“理想資本”為特徵的行業操守和可持續性發展投資,如何要讓網絡文學成為中國文化新的標識,成為與好萊塢電影、韓劇、日漫真正並列的強大的文化脈流,是特別需要産業端做好頂層設計的。

歐陽友權:第一,“量大質不優”是網絡文學最大的“軟肋”。作品的整體質量不高,精品力作偏少,同質化、類型化作品很多,現象級、風格化的作品則是鳳毛麟角,有獨特藝術個性的網絡作家更是屈指可數。因此,網絡文學創作者亟需樹立精品意識和擔當精神,努力提高人文素養和文學基本功,以“工匠精神”打造慢工細活,變“速度寫作”為“品質寫作”和精品創作,解決好創作過程中思想蒼白、藝術水平不高的問題。

第二,“急功近利”是網絡文學健康發展的一大“短板”。網絡文學創作者、網文IP的運營者和投資者,尤其需要擺脫唯利是圖的狹隘閾限,樹立“高峰”意識和“精品”目標,追求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雙贏。

第三,改善網絡文學的發展環境,處理好強化管理與尊重藝術規律、社會責任與創作自由的關係。解決網絡盜版侵權屢禁不止問題。

王祥:網絡文學自身發展可圈可點之處不少,但是社會文化評價係統對網絡文學價值發現的能力還不夠,網絡文學理論界對網絡文學的功能與形態的認識還不到位,對網絡小説類型發生原因認識模糊,會發出不利于網絡文學成長的輿論幹擾,對創作的積極影響較弱。資本運行方不尊重創作規律,任意幹涉作家具體作品的創作過程。凡此種種皆應該從理論認知、制定行業法規契約等方面做出努力,保護創作,保護作家權益。應該以改革開放的思維,創新網絡文學、互聯網文藝行業的管理方式,為網絡文學進一步發展、進一步走向世界保駕護航。

編輯:邱梓瑤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