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考進士 要背多少書?

來源:瀋陽日報 作者:劉黎平 發表時間:2018-03-13 09:52

作者:劉黎平

科舉制度是中國古代選拔人才的重要方式,絕大部分讀書人要通過這條途徑找到工作,進入仕途,一生的功名都在這上面。而自隋唐以來,古代的官員,尤其是文官,基本上都是科舉場上過來的,例如有名的張九齡、王維、顏真卿、范仲淹、包拯、文天祥、張居正、袁崇煥、曾國藩、李鴻章、張之洞等。這些人的歷史功過且不論,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因為科舉考試,他們都有著紮實的書本功夫,為了應付考試,熟讀了不少經典,寫了不少應試文章。那麼,那個時候的讀書人想要考取功名,究竟要讀多少書呢?

在明清時期,科舉考試的選題範圍一般在四書五經之內,要求讀書人必須熟悉這些教材,要熟悉到什麼程度呢?不光是能背,而且隨便拿出其中一句。從《聊齋志異》的一則神話故事中就可以看出端倪。

《聊齋志異》開卷第一篇講的就是科舉考試,當然,講的是神話科舉。這個故事名叫“考城隍”。説的是明朝末年,有個叫宋燾的書生,有一回生病在家休息,看見兩個使者催他去趕考,他納悶地説:現在還不是趕考時節呢,是不是弄錯了?使者不回答,只管催他開工。於是跟著使者到了考場,卻發現坐在考場上的主考官是三國時候的名將關羽,原來,這是一次神仙級考試。考題下來,一看,是“一人二人,有心無心”,這題目讓現代人來看,簡直一頭霧水,然而,博學多才的宋燾下筆神速,很快解題、答題和交卷,答卷中有一句叫:“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惡,雖惡不罰。”

這個宋燾,史上確有其人,是蒲松齡姐夫的祖父。  

且不説這個故事的真假,我們看這個題目,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來自於哪呢?古代科舉考試,是不會輕易去亂取題目的,必須在經典裏有,尤其是在明朝、清朝的時候。蒲松齡寫的這個故事發生在明朝,那麼科舉考試的題目一定是在儒家經典裏。而這個“一人二人,有心無心”很可能出自《孟子》,因為《孟子》當中的“告子”篇有這麼一段話:“弈秋,通國之善弈者也。使弈秋誨二人弈,其一人專心致志,惟弈秋之為聽;一人雖聽之,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思援弓繳而射之。”這裡講的是二人學圍棋的故事,其中一個一心一意,另外一人懷有二心,想著射只天鵝。《孟子》是儒家“四書”之一,科舉必考書之一。可見,如果對《孟子》不熟悉,不能背誦,這個作文題目根本就看不懂,更不用説自由發揮。

故事中的宋燾做文章,深得關公賞識,於是後來當了城隍。其實,通過這個故事,蒲松齡表達了對科舉的不滿,希望有關羽這樣無私的歷史人物來主持科舉考試。

那麼,在明朝和清朝,一個讀書人要考上進士,得背多少書呢?南宋時候的進士鄭畊老做了個統計,《論語》一萬一千多字,《孟子》三萬四千多字,《尚書》兩萬五千多字,《詩經》將近四萬字,《禮記》有九萬多字,而《左傳》則將近二十萬字……這些加起來有四十萬字,而且還不包括註釋。如果還要考詩賦的話,那麼就得背《昭明文選》等文學參考書,這樣加起來,恐怕沒個五六十萬字還拿不下來。

要背這麼多書,對於記憶力是個很大的考驗。例如唐朝名將張巡,雖然是武將,卻也是科舉出身的進士,他的記憶力就很驚人。據韓愈記載,有一回,有人考張巡的學問,隨便問了一句《漢書》上的話,張巡馬上就能指出來,這是哪一章哪一頁上面的,提問的人一翻《漢書》,果然如此。然後,張巡又把相關章節倒背如流,令人咋舌。在唐朝,考試範圍尚未局限在儒家經典,不過,連《漢書》都能背,這就太牛了。

科舉考試對讀書人的功底要求很高,一個人能熟悉文本,熟悉經典,當然是件好事,但如果一切以此為標準,則不免有弊端。

例如,在清朝的時候,成績稍好的讀書人,要背誦“四書五經”那肯定不在話下,因此,背下這四十來萬字,不是什麼稀奇功夫,更高一步的要求是:要背誦注解。例如“四書”,就必須背誦南宋朱熹所作的注解,因為考題有時候就在注解裏。結果呢?有些人忙著背注解,卻把原文給丟了。能背下《論語》裏的註釋,卻忘記《論語》的原文,也是挺尷尬的,這估計和孔乙己的茴香豆的茴字有幾種寫法很相似。  

而且注解單一,只用朱熹的,也引起讀書人的不滿,吳敬梓就通過《儒林外史》裏的杜少卿説,只用朱熹的注是不妥當的。

同時,強調背書也讓那些記憶力超強,又不好學的人撿了便宜。例如清朝嚴有禧的筆記《漱華隨筆》就記載了這些方面的現象。乾隆九年的時候,即西元1744年,十一月,河南布政使趙城上奏説,科場固然有不少博學精通之人,然而也有不少投機鑽營之徒,平時不讀什麼書,在考試之前幾個月,就到處找過去那些已經上榜的人的試卷,將以前的試題和文章割裂分散,斷章取義,臨時死記硬背,然後根據這些來答卷和寫文,居然也有考中的。結果考完之後,去問這些人關於“四書五經”的內容,這些人結結巴巴,竟然一句話都答不上來。“而浮誇躁進之徒,剽竊擬題,購求坊刻,割截成篇,臨時強記塞白,甚有于場中同號互相倒換,湊助完卷,剿説雷同,千篇一律,及至出闈之後,有叩以經義而茫然不知所出者”。

那些以前考上進士、舉人或者秀才的人的試卷,都會被當成樣卷,各大書坊都會有,只要花錢就可以買到,然後照貓畫虎去做,也有考上的機會,聽起來確實令人啼笑皆非。而這些鑽營之徒在考試之前花多長時間復習呢?答案也令人吃驚,只要幾個月就可以了,“擬題多者百餘,少者不過數十,古人畢生治之而不足,今則數月為之而有餘”,做一百多道模擬題,幾個月時間下來,應付考試綽綽有餘,看來古人所説的“十年寒窗”也未必對。對於這種善於做科舉試題,卻沒什麼真學問的人,考官也沒什麼辦法,但為了防止真正的人才被埋沒,趙城建議另外舉行面試,看考生到底有沒有真本事,“該牧令面出冷題考試,申送府州”。然後,奏章上去之後,雖然乾隆建議眾大臣一起商量,然而,關於額外面試的建議並沒有被通過。

參加科舉考試的讀書人確實很不容易,在明朝和清朝,除了要背“四書五經”,背經典註釋,還要背參考書。什麼是科舉考試參考書,就是那些專門為應付八股文的模擬題目,因為八股文是有套路的,把這些套路背熟了,考上舉人和進士也就有希望了,至於真正的聖賢經典,早就拋開在一邊了。《儒林外史》裏有人説得好,就算是孔夫子生在科舉考試時代,也得老老實實去讀八股文,去參加朝廷的科舉考試。  

例如《儒林外史》裏的馬純上,就是靠編寫科舉考試教科書為業的,他寫的教輔有很大的市場。馬純上第一次遇到匡超人,匡超人正捧著一本《三科程墨持運》在看,這就是一本科舉考試教輔。匡超人見到馬純上,問他尊姓大名,馬純上很自豪地説:“這不必問,你方才看的文章,封面開工純上就是我了。”可見這項事業在當時是很有地位的。後來匡超人也編寫此類參考書,為人卻不厚道,明明馬純上救濟過他,他卻逢人就説:我寫的參考書天下最好,比馬先生的強。本意是要求掌握聖人的文章,卻變成了試題習作,這也是有點啼笑皆非,難怪曾國藩在考上進士後,再也不看那些八股文。(劉黎平)

編輯:棟
數字報

古代考進士 要背多少書?

瀋陽日報  作者:劉黎平  2018-03-13

作者:劉黎平

科舉制度是中國古代選拔人才的重要方式,絕大部分讀書人要通過這條途徑找到工作,進入仕途,一生的功名都在這上面。而自隋唐以來,古代的官員,尤其是文官,基本上都是科舉場上過來的,例如有名的張九齡、王維、顏真卿、范仲淹、包拯、文天祥、張居正、袁崇煥、曾國藩、李鴻章、張之洞等。這些人的歷史功過且不論,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因為科舉考試,他們都有著紮實的書本功夫,為了應付考試,熟讀了不少經典,寫了不少應試文章。那麼,那個時候的讀書人想要考取功名,究竟要讀多少書呢?

在明清時期,科舉考試的選題範圍一般在四書五經之內,要求讀書人必須熟悉這些教材,要熟悉到什麼程度呢?不光是能背,而且隨便拿出其中一句。從《聊齋志異》的一則神話故事中就可以看出端倪。

《聊齋志異》開卷第一篇講的就是科舉考試,當然,講的是神話科舉。這個故事名叫“考城隍”。説的是明朝末年,有個叫宋燾的書生,有一回生病在家休息,看見兩個使者催他去趕考,他納悶地説:現在還不是趕考時節呢,是不是弄錯了?使者不回答,只管催他開工。於是跟著使者到了考場,卻發現坐在考場上的主考官是三國時候的名將關羽,原來,這是一次神仙級考試。考題下來,一看,是“一人二人,有心無心”,這題目讓現代人來看,簡直一頭霧水,然而,博學多才的宋燾下筆神速,很快解題、答題和交卷,答卷中有一句叫:“有心為善,雖善不賞,無心為惡,雖惡不罰。”

這個宋燾,史上確有其人,是蒲松齡姐夫的祖父。  

且不説這個故事的真假,我們看這個題目,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來自於哪呢?古代科舉考試,是不會輕易去亂取題目的,必須在經典裏有,尤其是在明朝、清朝的時候。蒲松齡寫的這個故事發生在明朝,那麼科舉考試的題目一定是在儒家經典裏。而這個“一人二人,有心無心”很可能出自《孟子》,因為《孟子》當中的“告子”篇有這麼一段話:“弈秋,通國之善弈者也。使弈秋誨二人弈,其一人專心致志,惟弈秋之為聽;一人雖聽之,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思援弓繳而射之。”這裡講的是二人學圍棋的故事,其中一個一心一意,另外一人懷有二心,想著射只天鵝。《孟子》是儒家“四書”之一,科舉必考書之一。可見,如果對《孟子》不熟悉,不能背誦,這個作文題目根本就看不懂,更不用説自由發揮。

故事中的宋燾做文章,深得關公賞識,於是後來當了城隍。其實,通過這個故事,蒲松齡表達了對科舉的不滿,希望有關羽這樣無私的歷史人物來主持科舉考試。

那麼,在明朝和清朝,一個讀書人要考上進士,得背多少書呢?南宋時候的進士鄭畊老做了個統計,《論語》一萬一千多字,《孟子》三萬四千多字,《尚書》兩萬五千多字,《詩經》將近四萬字,《禮記》有九萬多字,而《左傳》則將近二十萬字……這些加起來有四十萬字,而且還不包括註釋。如果還要考詩賦的話,那麼就得背《昭明文選》等文學參考書,這樣加起來,恐怕沒個五六十萬字還拿不下來。

要背這麼多書,對於記憶力是個很大的考驗。例如唐朝名將張巡,雖然是武將,卻也是科舉出身的進士,他的記憶力就很驚人。據韓愈記載,有一回,有人考張巡的學問,隨便問了一句《漢書》上的話,張巡馬上就能指出來,這是哪一章哪一頁上面的,提問的人一翻《漢書》,果然如此。然後,張巡又把相關章節倒背如流,令人咋舌。在唐朝,考試範圍尚未局限在儒家經典,不過,連《漢書》都能背,這就太牛了。

科舉考試對讀書人的功底要求很高,一個人能熟悉文本,熟悉經典,當然是件好事,但如果一切以此為標準,則不免有弊端。

例如,在清朝的時候,成績稍好的讀書人,要背誦“四書五經”那肯定不在話下,因此,背下這四十來萬字,不是什麼稀奇功夫,更高一步的要求是:要背誦注解。例如“四書”,就必須背誦南宋朱熹所作的注解,因為考題有時候就在注解裏。結果呢?有些人忙著背注解,卻把原文給丟了。能背下《論語》裏的註釋,卻忘記《論語》的原文,也是挺尷尬的,這估計和孔乙己的茴香豆的茴字有幾種寫法很相似。  

而且注解單一,只用朱熹的,也引起讀書人的不滿,吳敬梓就通過《儒林外史》裏的杜少卿説,只用朱熹的注是不妥當的。

同時,強調背書也讓那些記憶力超強,又不好學的人撿了便宜。例如清朝嚴有禧的筆記《漱華隨筆》就記載了這些方面的現象。乾隆九年的時候,即西元1744年,十一月,河南布政使趙城上奏説,科場固然有不少博學精通之人,然而也有不少投機鑽營之徒,平時不讀什麼書,在考試之前幾個月,就到處找過去那些已經上榜的人的試卷,將以前的試題和文章割裂分散,斷章取義,臨時死記硬背,然後根據這些來答卷和寫文,居然也有考中的。結果考完之後,去問這些人關於“四書五經”的內容,這些人結結巴巴,竟然一句話都答不上來。“而浮誇躁進之徒,剽竊擬題,購求坊刻,割截成篇,臨時強記塞白,甚有于場中同號互相倒換,湊助完卷,剿説雷同,千篇一律,及至出闈之後,有叩以經義而茫然不知所出者”。

那些以前考上進士、舉人或者秀才的人的試卷,都會被當成樣卷,各大書坊都會有,只要花錢就可以買到,然後照貓畫虎去做,也有考上的機會,聽起來確實令人啼笑皆非。而這些鑽營之徒在考試之前花多長時間復習呢?答案也令人吃驚,只要幾個月就可以了,“擬題多者百餘,少者不過數十,古人畢生治之而不足,今則數月為之而有餘”,做一百多道模擬題,幾個月時間下來,應付考試綽綽有餘,看來古人所説的“十年寒窗”也未必對。對於這種善於做科舉試題,卻沒什麼真學問的人,考官也沒什麼辦法,但為了防止真正的人才被埋沒,趙城建議另外舉行面試,看考生到底有沒有真本事,“該牧令面出冷題考試,申送府州”。然後,奏章上去之後,雖然乾隆建議眾大臣一起商量,然而,關於額外面試的建議並沒有被通過。

參加科舉考試的讀書人確實很不容易,在明朝和清朝,除了要背“四書五經”,背經典註釋,還要背參考書。什麼是科舉考試參考書,就是那些專門為應付八股文的模擬題目,因為八股文是有套路的,把這些套路背熟了,考上舉人和進士也就有希望了,至於真正的聖賢經典,早就拋開在一邊了。《儒林外史》裏有人説得好,就算是孔夫子生在科舉考試時代,也得老老實實去讀八股文,去參加朝廷的科舉考試。  

例如《儒林外史》裏的馬純上,就是靠編寫科舉考試教科書為業的,他寫的教輔有很大的市場。馬純上第一次遇到匡超人,匡超人正捧著一本《三科程墨持運》在看,這就是一本科舉考試教輔。匡超人見到馬純上,問他尊姓大名,馬純上很自豪地説:“這不必問,你方才看的文章,封面開工純上就是我了。”可見這項事業在當時是很有地位的。後來匡超人也編寫此類參考書,為人卻不厚道,明明馬純上救濟過他,他卻逢人就説:我寫的參考書天下最好,比馬先生的強。本意是要求掌握聖人的文章,卻變成了試題習作,這也是有點啼笑皆非,難怪曾國藩在考上進士後,再也不看那些八股文。(劉黎平)

編輯:棟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