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最值錢資産流拍 賈躍亭欠下的債何時能還?

來源:新京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9-01-09 14:55

149_350756_1fb99fa265bbe4a4ecbc43a3fc640d74.png

在樂融致新和樂視影業股權被拍賣後,樂視控股旗下資産再次被拍賣。不過,相較於此前有融創接盤,這一次的拍賣更“冷清”——從挂拍至拍賣結束,竟然無一競拍者報名。

樂視此次被拍賣的資産是位於北京商業中心三里屯的世茂工三項目。1月8日早上10時12分,阿裏司法拍賣平臺顯示,樂視控股所持的北京財富時代置業有限公司100%股權已流拍。

究其原因,是世茂工三背後的産權問題。在出走美國造車後,多方債權人已經不相信賈躍亭和其妻子甘薇能兌現承諾還債,樂視控股旗下的多項資産近年遭到法院凍結,樂視網亦面臨著暫停上市的高風險。

樂視網能否在2019年保住上市地位,一方面取決於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意見,另一方面是2018年公司凈資産能否轉正——由於子公司樂融致新不再納入到合併報表裏,這一點仍有機會實現,但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樂視網的一線生機仍取決於能否徹底解決與非上市公司體系的債務問題。

無人問津,世茂工三流拍

拍賣平臺顯示,本次拍賣為世茂工三項目的第一次拍賣,評估價為32.89億元,起拍價約23億元。在競價規則上,至少有一人報名且出價不低於起拍價,方可成交。拍賣活動結束前,每最後5分鐘如果有競買人出價,就自動延遲5分鐘。

不過,自2018年12月7日挂出拍賣資訊至拍賣結束,樂視控股拍賣一直未見有競拍者報名。中原地産首席分析師張大偉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除了世茂工三項目自身存在人氣不旺、經營不善的問題外,無人競拍的主要原因是樂視的産權問題,“這個交易過程並不一定順利。”

根據拍賣平臺提供的評估報告,北京財富時代置業有限公司的投資性房地産為朝陽區工人體育場北路13號院3號樓和13號院5幢,即世茂工三商業地産,目前已經被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查封。

評估公司在評估報告中提到,通過北京市朝陽區不動産登記事務中心取得的房地産權登記資訊及抵押資訊顯示,世茂工三被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查封的期限為2017年8月4日至2020年8月4日,抵押權人為中信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總行營業部和山西堯信融資再擔保有限公司,二者的主債權數額分別為17.5389億元和3億元。

世茂工三見證著樂視近幾年的興衰更替。2016年5月,樂視控股以29.72億元的總價從世茂股份手中取得北京財富時代置業有限公司和北京百鼎新世紀公司100%股權,上述兩家公司持有北京世茂工三項目的完整權益。

當時,樂視控股計劃將世茂工三打造成樂視生態的線下體驗中心,但2017年資金鏈緊張后,樂視控股已計劃將世茂工三齣售。2017年6月,樂視控股發表聲明,稱公司擬出售旗下世茂工三項目,正在與國內多方具有誠意的交易夥伴接洽談判。

d83d7dce44fae640c0ac359d5f44d5cee2cb68538f52176321023def8c9f9d8e1546998075886.jpg

樂視控股“債務危機”持續發酵

世茂工三拍賣成功與否,都與樂視網的自救關係不大。去年12月樂視網在世茂工三拍賣消息傳出時就澄清,此次拍賣與上市公司無關,不影響上市公司與關聯方債務解決進度。

雖然2018年8月樂視網和非上市體系債務處理小組認定債務規模約67億左右,但至今雙方仍未達成進一步實質性解決方案。樂視網CFO張巍曾表示,由於雙方基本以債權轉讓、資産處置等方式來抵消非上市體系對上市公司的現有債務,並未通過現金方式償還。因此,上市公司未因債務解決獲得直接現金流入,上市公司短期無法獲得現金支援,不能直接、有效解除上市公司資金缺乏和經營困境。

樂視網表示,公司將爭取並要求非上市體系關聯方優先以現金償還債務;在關聯方公司未滿足前述現金償還情況下,樂視網優先要求以賈躍亭實際控制的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簡稱FF)相關資産或股權抵償債務。

但樂視網並非賈躍亭的唯一債主,2018年12月韜蘊資本亦加入到討債大軍中。韜蘊資本稱,在入主易到過程中發現其負債規模並非23億而是50億,故而通過美國加州法院申請臨時限制令,凍結FF中賈躍亭持有的33%股權及賈躍亭在加州的四處房産。

除此之外,新京報記者自中國裁判文書網獲悉,有未具名的申請人于去年9月6日申請對樂視控股、賈躍亭名下財産在約13.39億元人民幣範圍內予以採取保全措施。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凍結樂視控股旗下多家公司股權以及其與賈躍亭所持的樂視網股票,財産限額為13.39億元,裁定立即執行。

樂視網暫停上市“警報”未解除

上市體系的樂視網,也面對著融創、供應商等債主的追討,且無力償還。樂視網披露的情況顯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公司合併報表範圍內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51.91億元,主要為應付供應商及服務商欠款;長短期借款共24.69億元,其他應付款及一年內到期非流動負債共23.86億元,其他流動負債27.43億元,主要為金融機構借款等有息負債。

此外,樂視網2017年11月向融創旗下天津嘉睿借款的12.9億元本金和0.55億元剩餘利息,以及融創房地産代樂視網墊付的中泰創盈貸款本金及利息共19.1億元均無法償還。

不僅如此,樂視網還涉及多起違規對外關聯擔保,並遭到普思投資、體奧動力、天弘創新等多家公司仲裁申請,公司可能承擔的最大責任涉及金額為126億余元。其中關於樂視雲的仲裁申請,新京報記者自中國裁判文書網獲悉,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在執行中查明,樂視雲計算有限公司名下無可供執行的銀行存款、無不動産、車輛和證券等財産。

資金危機之外,暫停上市的風險也懸在樂視網頭上。

目前,樂視網面臨暫時上市的最大風險主要來自審計報告和連續虧損。在樂視網2017年度審計報告中,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意見。按照深交所相關規定,若公司最近兩年的審計報告被出具否定或者無法表示意見,深交所可以決定對公司暫停上市。

立信會計師事務所表示,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事項有三,分別是涉及應收賬款及其他應收款、涉及無形資産減值以及涉及應付賬款。有不願具名的會計師事務所人士向記者表示,根據前兩個事項的描述,估計是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不同意樂視的預計減值,但如果按照立信的意見進行減值,樂視網的凈資産可能為負。

去年10月15日的臨時股東大會上,張巍表示公司一直在與會計師就無法表示意見的消除進行積極溝通,並持續與供應商進行對賬工作。“目前公司董事會和管理層正在積極進行相應問題處理,以期消除其影響。”

深交所規定,公司出現最近一個年度的財務會計報告顯示當年年末經審計凈資産為負,交易所可以決定暫停公司股票上市。

而樂視網2018年全年凈資産為負的可能性不小。根據樂視網發佈的三季報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4.89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産為-3.65億元。

樂融致新出表為樂視網帶來轉機?

樂視網被暫停上市的風險高懸,但轉機仍存,樂融致新不再納入樂視網合併報表範圍,將可能消除2018年凈資産為負這一風險。

2018年9月21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對樂視控股持有的3個標的正式開始競拍,其中包括樂視控股持有的樂融致新股權。當時融創旗下的天津嘉睿以2.4億元從樂視控股手中取得樂融致新18.38%股權,繼而取代樂視網成為樂融致新第一大股東。

其後同年12月19日,樂融致新召開臨時股東會,對董事會進行重組,重組後樂視網提名當選樂融致新董事會成員總數的二分之一,再加上持有樂融致新的股權不如融創,因此公司不再構成對樂融致新的實際控制,從而讓樂融致新正式出表。

樂融致新出表在一定程度上成為樂視網扭轉凈資産為負的救命稻草。公告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樂融致新凈資産為-5.1億元,而樂視網凈資産為-3.6億元,以此計算,樂融致新出表將可能使樂視網2018年全年凈資産為正。樂視網也表示,樂融致新出表在一定程度上可減小上市公司合併口徑對外部(不含樂融致新)債務償付壓力。

不過,樂視網目前仍然強調,由於喪失控制權日之後樂融致新産生的凈利潤及現金流量將不再納入合併範圍,公司仍存在經審計後2018年全年凈資産為負的風險。

出表是當下樂視網規避暫停上市風險的最有效做法,但出錶帶來的後遺症同樣存在。作為樂視網最核心的資産,樂融致新是樂視網對外分發內容的重要出口,也是重要的營收來源,其出表後對樂視網的財務報表將造成一定影響。根據樂視網初步模擬測算統計,如上市公司2017年度合併範圍不包含樂融致新,該模擬測算情況下上市公司與樂融致新相關的廣告、會員、CDN 服務費等收入佔總營業收入比例約40%。

編輯:蔣蔣
數字報
樂視最值錢資産流拍 賈躍亭欠下的債何時能還?
新京報  作者:  2019-01-09

149_350756_1fb99fa265bbe4a4ecbc43a3fc640d74.png

在樂融致新和樂視影業股權被拍賣後,樂視控股旗下資産再次被拍賣。不過,相較於此前有融創接盤,這一次的拍賣更“冷清”——從挂拍至拍賣結束,竟然無一競拍者報名。

樂視此次被拍賣的資産是位於北京商業中心三里屯的世茂工三項目。1月8日早上10時12分,阿裏司法拍賣平臺顯示,樂視控股所持的北京財富時代置業有限公司100%股權已流拍。

究其原因,是世茂工三背後的産權問題。在出走美國造車後,多方債權人已經不相信賈躍亭和其妻子甘薇能兌現承諾還債,樂視控股旗下的多項資産近年遭到法院凍結,樂視網亦面臨著暫停上市的高風險。

樂視網能否在2019年保住上市地位,一方面取決於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意見,另一方面是2018年公司凈資産能否轉正——由於子公司樂融致新不再納入到合併報表裏,這一點仍有機會實現,但從更長遠的角度來看,樂視網的一線生機仍取決於能否徹底解決與非上市公司體系的債務問題。

無人問津,世茂工三流拍

拍賣平臺顯示,本次拍賣為世茂工三項目的第一次拍賣,評估價為32.89億元,起拍價約23億元。在競價規則上,至少有一人報名且出價不低於起拍價,方可成交。拍賣活動結束前,每最後5分鐘如果有競買人出價,就自動延遲5分鐘。

不過,自2018年12月7日挂出拍賣資訊至拍賣結束,樂視控股拍賣一直未見有競拍者報名。中原地産首席分析師張大偉向新京報記者表示,除了世茂工三項目自身存在人氣不旺、經營不善的問題外,無人競拍的主要原因是樂視的産權問題,“這個交易過程並不一定順利。”

根據拍賣平臺提供的評估報告,北京財富時代置業有限公司的投資性房地産為朝陽區工人體育場北路13號院3號樓和13號院5幢,即世茂工三商業地産,目前已經被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查封。

評估公司在評估報告中提到,通過北京市朝陽區不動産登記事務中心取得的房地産權登記資訊及抵押資訊顯示,世茂工三被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查封的期限為2017年8月4日至2020年8月4日,抵押權人為中信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總行營業部和山西堯信融資再擔保有限公司,二者的主債權數額分別為17.5389億元和3億元。

世茂工三見證著樂視近幾年的興衰更替。2016年5月,樂視控股以29.72億元的總價從世茂股份手中取得北京財富時代置業有限公司和北京百鼎新世紀公司100%股權,上述兩家公司持有北京世茂工三項目的完整權益。

當時,樂視控股計劃將世茂工三打造成樂視生態的線下體驗中心,但2017年資金鏈緊張后,樂視控股已計劃將世茂工三齣售。2017年6月,樂視控股發表聲明,稱公司擬出售旗下世茂工三項目,正在與國內多方具有誠意的交易夥伴接洽談判。

d83d7dce44fae640c0ac359d5f44d5cee2cb68538f52176321023def8c9f9d8e1546998075886.jpg

樂視控股“債務危機”持續發酵

世茂工三拍賣成功與否,都與樂視網的自救關係不大。去年12月樂視網在世茂工三拍賣消息傳出時就澄清,此次拍賣與上市公司無關,不影響上市公司與關聯方債務解決進度。

雖然2018年8月樂視網和非上市體系債務處理小組認定債務規模約67億左右,但至今雙方仍未達成進一步實質性解決方案。樂視網CFO張巍曾表示,由於雙方基本以債權轉讓、資産處置等方式來抵消非上市體系對上市公司的現有債務,並未通過現金方式償還。因此,上市公司未因債務解決獲得直接現金流入,上市公司短期無法獲得現金支援,不能直接、有效解除上市公司資金缺乏和經營困境。

樂視網表示,公司將爭取並要求非上市體系關聯方優先以現金償還債務;在關聯方公司未滿足前述現金償還情況下,樂視網優先要求以賈躍亭實際控制的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簡稱FF)相關資産或股權抵償債務。

但樂視網並非賈躍亭的唯一債主,2018年12月韜蘊資本亦加入到討債大軍中。韜蘊資本稱,在入主易到過程中發現其負債規模並非23億而是50億,故而通過美國加州法院申請臨時限制令,凍結FF中賈躍亭持有的33%股權及賈躍亭在加州的四處房産。

除此之外,新京報記者自中國裁判文書網獲悉,有未具名的申請人于去年9月6日申請對樂視控股、賈躍亭名下財産在約13.39億元人民幣範圍內予以採取保全措施。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凍結樂視控股旗下多家公司股權以及其與賈躍亭所持的樂視網股票,財産限額為13.39億元,裁定立即執行。

樂視網暫停上市“警報”未解除

上市體系的樂視網,也面對著融創、供應商等債主的追討,且無力償還。樂視網披露的情況顯示,截至2018年9月30日,公司合併報表範圍內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51.91億元,主要為應付供應商及服務商欠款;長短期借款共24.69億元,其他應付款及一年內到期非流動負債共23.86億元,其他流動負債27.43億元,主要為金融機構借款等有息負債。

此外,樂視網2017年11月向融創旗下天津嘉睿借款的12.9億元本金和0.55億元剩餘利息,以及融創房地産代樂視網墊付的中泰創盈貸款本金及利息共19.1億元均無法償還。

不僅如此,樂視網還涉及多起違規對外關聯擔保,並遭到普思投資、體奧動力、天弘創新等多家公司仲裁申請,公司可能承擔的最大責任涉及金額為126億余元。其中關於樂視雲的仲裁申請,新京報記者自中國裁判文書網獲悉,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在執行中查明,樂視雲計算有限公司名下無可供執行的銀行存款、無不動産、車輛和證券等財産。

資金危機之外,暫停上市的風險也懸在樂視網頭上。

目前,樂視網面臨暫時上市的最大風險主要來自審計報告和連續虧損。在樂視網2017年度審計報告中,立信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意見。按照深交所相關規定,若公司最近兩年的審計報告被出具否定或者無法表示意見,深交所可以決定對公司暫停上市。

立信會計師事務所表示,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事項有三,分別是涉及應收賬款及其他應收款、涉及無形資産減值以及涉及應付賬款。有不願具名的會計師事務所人士向記者表示,根據前兩個事項的描述,估計是立信會計師事務所不同意樂視的預計減值,但如果按照立信的意見進行減值,樂視網的凈資産可能為負。

去年10月15日的臨時股東大會上,張巍表示公司一直在與會計師就無法表示意見的消除進行積極溝通,並持續與供應商進行對賬工作。“目前公司董事會和管理層正在積極進行相應問題處理,以期消除其影響。”

深交所規定,公司出現最近一個年度的財務會計報告顯示當年年末經審計凈資産為負,交易所可以決定暫停公司股票上市。

而樂視網2018年全年凈資産為負的可能性不小。根據樂視網發佈的三季報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14.89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産為-3.65億元。

樂融致新出表為樂視網帶來轉機?

樂視網被暫停上市的風險高懸,但轉機仍存,樂融致新不再納入樂視網合併報表範圍,將可能消除2018年凈資産為負這一風險。

2018年9月21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對樂視控股持有的3個標的正式開始競拍,其中包括樂視控股持有的樂融致新股權。當時融創旗下的天津嘉睿以2.4億元從樂視控股手中取得樂融致新18.38%股權,繼而取代樂視網成為樂融致新第一大股東。

其後同年12月19日,樂融致新召開臨時股東會,對董事會進行重組,重組後樂視網提名當選樂融致新董事會成員總數的二分之一,再加上持有樂融致新的股權不如融創,因此公司不再構成對樂融致新的實際控制,從而讓樂融致新正式出表。

樂融致新出表在一定程度上成為樂視網扭轉凈資産為負的救命稻草。公告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樂融致新凈資産為-5.1億元,而樂視網凈資産為-3.6億元,以此計算,樂融致新出表將可能使樂視網2018年全年凈資産為正。樂視網也表示,樂融致新出表在一定程度上可減小上市公司合併口徑對外部(不含樂融致新)債務償付壓力。

不過,樂視網目前仍然強調,由於喪失控制權日之後樂融致新産生的凈利潤及現金流量將不再納入合併範圍,公司仍存在經審計後2018年全年凈資産為負的風險。

出表是當下樂視網規避暫停上市風險的最有效做法,但出錶帶來的後遺症同樣存在。作為樂視網最核心的資産,樂融致新是樂視網對外分發內容的重要出口,也是重要的營收來源,其出表後對樂視網的財務報表將造成一定影響。根據樂視網初步模擬測算統計,如上市公司2017年度合併範圍不包含樂融致新,該模擬測算情況下上市公司與樂融致新相關的廣告、會員、CDN 服務費等收入佔總營業收入比例約40%。

編輯:蔣蔣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