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科技圈留下的回憶和思考:共享經濟滑坡

來源:新京報 作者:陸一夫 陳維城 楊礪 白金蕾 梁辰 馬婧 發表時間:2019-01-03 17:21

f0d611bcaec8495ba0a86f62fe9586a5.jpg

時光的車輪又一次在歷史的卷軸上留下深深的印痕。在被稱為“近五年最強冷空氣”掃蕩過後的瑟瑟發抖中,我們送走了2018,迎來了2019。

回顧過去,感慨總會莫名升騰于每個人心中。剛剛過去的2018年,于科技行業而言,留下的不只有感慨,還有激動、爭議和反思。

這一年的科技圈,用“熱鬧”一次來描述,倒是有些貼切。這一年,頭頂新經濟光環的小米、美團、拼多多實現了資本市場狂歡,民營火箭、民營衛星也開始暢享“飛天”盛宴,新能源汽車也插上了互聯網翅膀……

2018年的科技行業還有另一番景象:以ofo、滴滴為代表的共享經濟“有點煩”,昔日社交明星人人網已成為“絕唱”,“宮鬥”中的網秦正走向終局。相比之下,國內科技巨頭倒顯得比較冷靜,面對紛繁復雜的商業環境,理性選擇“大象轉身”。

2018年科技行業的故事遠不止這些,但可惜的是,這一年並沒有出現可以稱得上“風口”的新趨勢、新方向,科技行業更大馬力的“新引擎”還在人們的期待中。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時光邁入2019年,科技圈依然會大浪淘沙,依舊會“英雄輩出”。我們致敬偉大時代,致敬創新創業,2019誰領“風騷”,我們拭目。

小米、美團、愛奇藝、B站、拼多多、鬥魚、虎牙,以及騰訊音樂、360金融等在這一年圓了“上市夢”。

摩拜歸于美團,ofo籠罩在並購、押金陰霾下,哈啰出行迅速“上位”;美團打車進軍上海;滴滴價值觀備受拷問。

網秦“宮鬥”中走向退市;人人網賣身多牛傳媒;樂視網被討債和起訴纏繞;金立陷資金危機,走到破産邊緣。

3家中國民營火箭企業5次“飛天”;蔚來汽車、小鵬汽車和威馬汽車等互聯網車企邁入規模交付階段。

1 【資本狂歡】

科技公司扎堆上市淘金

創業艱難,篳路藍縷,廢寢忘食。多數創業者的目標是看著自己企業長大,並把它帶進資本市場。

2018年,可以被稱為科技股的IPO元年,小米、美團、愛奇藝、B站、拼多多、鬥魚、虎牙以及騰訊音樂、360金融,均在2018年度實現了“上市夢”。

2018年,隨著同股不同權的放開,港交所吸納了更多的參與者。7月9日,一面直徑1.8米的大鑼啟用,作為同股不同權重啟後第一股的小米集團在港交所挂牌交易。就在原本所有投資者都以為小米將成為今年港股融資額最高的新貴時,不到20天後,中國鐵塔的募資額直線超過小米200億港元。

同股不同權的政策落地,是2018年港交所為內地科技企業打開的最重要時間窗口。四年前,港交所未能採用這一制度,阿裏巴巴赴美上市。四年後,阿裏巴巴已經成為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然而,小米抓住了機會,卻無奈估值砍半;一個月後,美團點評也緊隨其後。

大洋彼岸美股市場則更加包容,既挂牌了深耕市場十年的觸寶,也接納了創業不足三年的趣頭條。不僅如此,納斯達克團隊甚至移師上海,在中國本土給拼多多也做了一場敲鐘儀式。其亞洲區主席Bob McCooey表示,這是歷史上的第一次。

2018年9月底,赴美上市的中國公司就已經追平了2017年的歷史紀錄,累計募集資金總額也早已超過2倍多。消費貸、互聯網軟件與服務和教育領域是最大贏家,而虎牙、嗶哩嗶哩和愛奇藝三大視頻網站也相繼上市。進入12月,騰訊音樂和360金融相繼挂牌,再掀高潮。

對于中國香港和美國的差異,企業主思考得很清楚,商業模式和營收規模成為抉擇的關鍵因素。一位2018年在美股上市的公司CEO告訴記者,“美國投資者對我們的商業模式還是不太理解,所以我們正在轉型,這從兩年前準備IPO時就已經開始了”。

2 【共享經濟滑坡】

ofo為尊嚴堅守 滴滴煎熬反思

2018年,共享經濟仍然是科技行業最熱的話題之一,其中又以共享單車為甚。

誕生于2016年的共享單車,倣佛被按下了快進鍵,從大起,到大落,只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先是押金問題飽受詬病,接著有玩家接連出局。

2018年4月,共享單車行業“天平”的一端——摩拜單車,投入了美團的懷抱,接著摩拜團隊王曉峰、胡瑋煒離職,摩拜完成了“美團化”。同樣是2018年,共享單車“雙子星”之一的ofo在並購、破産、押金等陰霾籠罩下,漸漸淪為“戴氏棄兒”。

網約車也在“至暗”時刻摸索徘徊。2018年3月,美團打車業務在南京運營一年後把觸角伸到了上海,長三角立時掀起了網約車“價格戰”。但高額補貼非長久之計,加之合規和資質問題,2018年末,手握5城網約車牌照的美團宣布不再擴展網約車業務。

一家獨大的滴滴,2018年有點“悲催”。按照原定計劃,2018年是滴滴進軍國際市場、應戰Uber的大好時機,然而順風車惡性事件讓滴滴的價值觀備受拷問,也引來監管部門的嚴厲整頓。安全事件,不但讓滴滴“很受傷”,同行們也被其“連累”,高德順風車上線不到半年也戛然而止,嘀嗒順風車暫停“午夜場”。

除此之外,其他網約車企業的日子也難言舒坦。神州專車“賣起”了瑞幸咖啡,易到因樂視余波再現提現難。車輛司機資質合規化大限過後,網約車領域機遇與挑戰並存。

共享汽車2018年也在“退熱”。2017年高調入局的神州租車、滴滴、攜程、永安行,目前進展不明;途歌更是被爆突然退出南京市場,多城市平臺可用車輛大幅下降,且爆發押金難退情況。共享汽車也被架在火上了。

還有共享充電寶,街電、來電、小電、怪獸充電仍在默默前行,但已經沒有了前一年的光輝和氣勢;還有共享電單車,還在緩慢拓展,北京只有小蜜單車、芒果電單車、7號電單車低調運營。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共享單車行業總還有讓人驚喜的地方。背靠阿裏與復星集團,哈啰出行迅速“上位”,成為共享出行領域的一股新鮮活水。在資本的潮水陸續從共享單車退出的當口,哈啰卻獲得新一輪數十億的融資,儼然取代了摩拜和ofo的風頭。

共享辦公開創了共享經濟另一塊希望的田野。2018年以來,共享辦公並購整合不斷,優客工場、WeWork、氪空間等組成的行業格局顯現。

3 【遠去的背影】

人人網賣身 金立瀕臨破産

共享經濟不斷傳來壞消息的時候,一些昔日的明星互聯網公司也猶如陷入泥潭的老牛,要麼在煎熬中堅持,要麼敲響喪鐘。

2018年11月14日,有著13年歷史的人人網以200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給多牛傳媒,這是中國網絡社交産品史上的重要時刻。曾幾何時,人人網有著非常可觀的用戶數量,承載了幾乎所有80後大學生網絡社交的情懷,市值甚至一度超過百度。但好景不長,人人網未能阻止用戶的快速流失,亦未能借移動互聯網之勢完成轉型,最終在2018年的冬天徹底出售。

人人網的衰落,側面證明騰訊對國內社交賽道的牢牢把控,但碰上版號問題,馬化騰也束手無策。2018年從3月底開始,中國遊戲市場因版號停發而進入冷凍狀態,騰訊的遊戲營收停滯直接影響其市值大量蒸發。直到12月29日,遊戲版號重發,但首批名單中並未出現騰訊、網易旗下産品。遊戲業務入冬迫使騰訊走出溫室進入無人區,接下來産業互聯網的新戰場將極大地考驗馬化騰的掌舵能力。

公司管理層內訌時有發生,但從來沒有一家公司能像網秦一樣吸引大眾目光。作為國內第一家登陸納斯達克的移動互聯網公司,網秦兩位創始人之間的宮鬥大劇成為2018年互聯網圈討論的焦點。一方自稱遭遇長達13個月的綁架,並指責另一方轉移上市公司資産,但被指責的一方卻長期保持沉默。由于財報無法提交導致股價跌至只有15美分,網秦已被紐交所啟動退市程序,但這出鬧劇仍未結束,大結局或許要到2019年才見分曉。

面臨退市風險的還有樂視網,這家公司2018年一直被各種討債和起訴纏繞。由于年度審計報告可能被連續兩年出具“無法表示意見”,以及2018年全年凈資産為負,退市風險一直懸在樂視網頭上。

在恒大健康入股法拉第未來後,樂視網的股東一度寄希望于賈躍亭能憑借新能源汽車東山再起,然後償還其對樂視網的欠債,但隨著恒大健康和法拉第未來矛盾浮出水面後,樂視網能討回賈躍亭轉移資産的可能性又再渺茫。

金立手機對2018年理解恐怕比其他科技公司更刻骨銘心。這一年,它從“成功男人的標配”走到負債上百億,陷入破産邊緣。金立跌落神壇的背後,有人説是董事長劉立榮賭博輸掉了百億元,拖垮了金立。劉立榮對外界也承認參與了賭博,但只輸了十幾億。到底是百億,還是十幾億,這也只是數量上的差別,對金立來説已經不重要了。令人扼腕的是金立輝煌不再了。

4 【萌動的新生】

3家民營火箭5次“飛天”

2018年資本大退潮,一批早期投資者隨著一波上市潮完成退出,而往往被認為是接盤者的BAT也因業務或組織架構問題減少對外投資,這讓創業者紛紛開源節流儲糧過冬。

不過,即便這樣,2018年的科技投資仍不乏熱點,商業航天便是其中最亮眼的全新領域。

2018年4月起,3家中國民營火箭企業完成5次火箭發射,2018年也因此被冠以“中國民營火箭發射元年”。人們突然發現,除了馬斯克和他的Space X,中國還活躍著一批民營商業火箭公司,研發火箭已不再僅與“國家任務”相關。

中國的商業航天産業發軔于2015年,在2018年被資本徹底點燃,以星際榮耀、零壹空間和藍箭航天為首的民營火箭企業展示出強大的技術實力,吸引了諸如順為資本、中金資本等投資者快速入場,其中藍箭航天在2018年更是拿下5億元融資,領跑多數競爭對手。

在中國航天事業快速追趕美國的過程中,毫無疑問這些對標Space X的民營火箭公司享受到政策和資本的雙重紅利。

但帶動民營火箭起飛的真正動力來自于商業衛星的快速發展。2018年內,多家民營衛星公司自研的微小衛星成功發射,其未來巨大的發射需求為民營火箭提供了足夠的市場空間。假以時日,商業航天將必然成為中美兩國對決的戰場,商業航天的快速進步將助推中國在國際舞臺上展現更強實力。

商業航天之外,互聯網造車是另一個備受機構投資者歡迎的科技熱點,從小鵬汽車的B+輪40億元融資,到蔚來汽車衝刺納斯達克成為中國電動汽車第一股,造車新勢力的跑馬圈地在2018年進入白熱化階段。

資本追捧的背後,是汽車行業進入劇變的新拐點。一方面,新能源車的制造門檻較傳統燃油車低,這吸引了大量外行玩家入場;另一方面,特斯拉的成功為中國的造車新勢力帶來充滿想象空間的資本故事,尤其是無人駕駛的賦能之下,新能源車有著明顯的成長性。

不過汽車行業上百年的工業歷史絕非造車新勢力瞬間便能趕上——互聯網造車這股風從2015年已經頗具雛形,但整整三年之後這些誓要顛覆傳統燃油車的特斯拉學徒才陸續交出真正的作品。2018年裏,以蔚來汽車、小鵬汽車和威馬汽車為第一陣營的互聯網車企正式邁入規模交付階段,其中蔚來汽車已經成功交付一萬輛ES8,李斌最終贏下與何小鵬的賭局。

對于造車新勢力而言,2019年充滿更多挑戰,除了特斯拉國産化迅速推進,新能源補貼退坡亦可能引發這一細分市場的崩塌,至少在國內汽車行業結束黃金時代進入增量市場後,造車新勢力能否搶得關鍵時間窗口仍有賴于資本和政策的強力推動。

5 【大象轉身】

BAT等多家公司換“賽道”

2018年“十一假期”的前一天,騰訊總裁劉熾平以一封清晨郵件喚醒全員,傳聞許久的架構調整終于落地。騰訊將原有七大事業群合並為六個。

11月26日,阿裏CEO張勇宣布阿裏的組織升級計劃:阿裏雲升級為阿裏雲智能,天貓升級為“大天貓”。

百度的2018年充滿太多變數,陸奇的離開,讓很多關注百度的人擔心他所提出的AI戰略能否踐行下去。臨近年底,百度迎來了組織架構調整。李彥宏在內部郵件中提到,將打造AI時代最領先的技術平臺。

小米2018年上市後架構調整了兩次。9月份,改組電視部、生態鏈部、MIUI部和互娛部等四個業務部重組成十個新的業務部。臨近年底的第二次調整,更多的是針對銷售業務,將銷售與服務部改組為中國區,並成立了銷售運營二部,專門負責電視、生態鏈産品的中國區銷售運營工作。

除此之外,京東、滴滴、美團、知乎、摩拜等也都對組織架構“動刀”,其目的更多是適應人工智能(AI)、大數據(BIG DATA)、雲計算(CLOUD)的變革。ABC已經成為當今互聯網企業不得不攻下的堡壘,架構調整只是各家選擇了有益于釋放自身能力的組織方式而已。

盡管目的一樣,各家公司選擇的路徑也不盡相同,百度繼續升級All in AI戰略,形成了六大事業群平行的組織架構;阿裏完善小中臺、整合大中臺,目的是構建數字經濟時代面向全社會基于雲計算的智能化技術基礎設施的願景;騰訊的一係列調整則是突出技術力量,並且在夯實消費互聯網基礎上,力圖在未來20年實現對産業互聯網的突破。

這些架構調整更多是巨頭公司面向未來20年的調整,在最近的較長一段時間內,行業巨頭仍將以現有主營業務為主,雲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面向未來的業務,將持續燒錢。資金和人力、執行力等因素都是決定産業互聯網新戰事的關鍵因素,這對任何一家巨頭企業而言不亞于再創一次業。

由ABC等技術底層帶來的産業互聯網的巨大商機,也成為2018年巨頭“扎堆”架構調整的另一重要原因。多年以後,2018年可能會成為互聯網編年史中被低估的一年。這一年,出自不同領域的消費互聯網巨頭轉向了同一個賽道,如騰訊般以遊戲和內容業務立身,如阿裏般以電商業務開疆擴土,如百度以搜索業務成為巨擘,如何在産業互聯網中釋放雲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能力已經成為BAT的新起點,也成為另外一個萬億以上市場。

6 【消費分級】

拼多多帶來的“五環內外”討論

2018年,成立僅三年多的電商平臺拼多多火速上市納斯達克,其創始人黃崢的身價也飆升至950億元。

拼多多幾乎是一夜之間進入了主流話語體係的視野,盡管這家公司早已在它的目標群體——“五環以外”的人群中如魚得水。隨之而來的,是一場關于“五環內外”和“消費升級還是降級”的大討論。

拼多多、快手、抖音的爆發性成長與眾多資本新秀們財富的迅速積累,幾乎有著一模一樣的故事腳本,那就是抓住了三四線下沉市場的用戶,也就是所謂的“小鎮青年”。

“消費升級不是讓上海人去過巴黎人的生活,而是讓安徽安慶的人有廚房紙用、有好水果吃”,黃崢用一種委婉的説法,承認了拼多多和當下主流的電商完全不同的目標人群。

在中國海量消費人群呈現出的多元化、分級式需求的時代背景下,向三線以下城市滲透的戰役已經打響。阿裏、京東、蘇寧將線下實體店下沉,無不在宣告著小鎮青年背後的“金礦”。

實際上,三四線城市以及廣大的農村地區用戶的需求,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電商巨頭們垂涎的空白市場。阿裏巴巴、京東曾經嘗試了多種自上而下的、從點到面的嘗試,但除了這種中心化的布局始終沒有讓電商下鄉成為氣候。

拼多多證明拼購業務的商業模式可行後,2018年電商平臺大力投入到拼購業務中,淘寶、京東、蘇寧、唯品會、網易嚴選等各大電商平臺紛紛開設拼購業務,試圖通過這種方式打開低線市場。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四川攀枝花的芒果、廣西的百香果、河南的大蒜,以及垃圾袋、紙巾、只要7塊錢的雨披和價值9.9元的戶外野營吊床,以往定位高端的“海淘”産品也開始走向小鎮。

跨境電商洋碼頭發布的數據顯示,在最敢花錢的城市中,三四線城市幾乎佔據了半數以上的席位,三四線城市居民顯出比一二線城市居民更強的消費能量。

拼多多的成功一度被解讀成是消費降級,但實際上沒有證據去證實2018年到底是消費升級還是消費降級。盡管拼多多因假冒偽劣商品而備受爭議,不過它的橫空出世足以説明,即使阿裏和京東在電商市場已經如此龐大,這個市場仍存在彎道超車的可能性。

2018年,低線市場的“小鎮青年”通過消費走入了主流人群和資本的視野,“五環內的人”或許會看不懂,但絕不會看不見。而看見剛好是理解的開始。

編輯:蔣蔣
數字報
2018年科技圈留下的回憶和思考:共享經濟滑坡
新京報  作者:陸一夫 陳維城 楊礪 白金蕾 梁辰 馬婧  2019-01-03

f0d611bcaec8495ba0a86f62fe9586a5.jpg

時光的車輪又一次在歷史的卷軸上留下深深的印痕。在被稱為“近五年最強冷空氣”掃蕩過後的瑟瑟發抖中,我們送走了2018,迎來了2019。

回顧過去,感慨總會莫名升騰于每個人心中。剛剛過去的2018年,于科技行業而言,留下的不只有感慨,還有激動、爭議和反思。

這一年的科技圈,用“熱鬧”一次來描述,倒是有些貼切。這一年,頭頂新經濟光環的小米、美團、拼多多實現了資本市場狂歡,民營火箭、民營衛星也開始暢享“飛天”盛宴,新能源汽車也插上了互聯網翅膀……

2018年的科技行業還有另一番景象:以ofo、滴滴為代表的共享經濟“有點煩”,昔日社交明星人人網已成為“絕唱”,“宮鬥”中的網秦正走向終局。相比之下,國內科技巨頭倒顯得比較冷靜,面對紛繁復雜的商業環境,理性選擇“大象轉身”。

2018年科技行業的故事遠不止這些,但可惜的是,這一年並沒有出現可以稱得上“風口”的新趨勢、新方向,科技行業更大馬力的“新引擎”還在人們的期待中。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時光邁入2019年,科技圈依然會大浪淘沙,依舊會“英雄輩出”。我們致敬偉大時代,致敬創新創業,2019誰領“風騷”,我們拭目。

小米、美團、愛奇藝、B站、拼多多、鬥魚、虎牙,以及騰訊音樂、360金融等在這一年圓了“上市夢”。

摩拜歸于美團,ofo籠罩在並購、押金陰霾下,哈啰出行迅速“上位”;美團打車進軍上海;滴滴價值觀備受拷問。

網秦“宮鬥”中走向退市;人人網賣身多牛傳媒;樂視網被討債和起訴纏繞;金立陷資金危機,走到破産邊緣。

3家中國民營火箭企業5次“飛天”;蔚來汽車、小鵬汽車和威馬汽車等互聯網車企邁入規模交付階段。

1 【資本狂歡】

科技公司扎堆上市淘金

創業艱難,篳路藍縷,廢寢忘食。多數創業者的目標是看著自己企業長大,並把它帶進資本市場。

2018年,可以被稱為科技股的IPO元年,小米、美團、愛奇藝、B站、拼多多、鬥魚、虎牙以及騰訊音樂、360金融,均在2018年度實現了“上市夢”。

2018年,隨著同股不同權的放開,港交所吸納了更多的參與者。7月9日,一面直徑1.8米的大鑼啟用,作為同股不同權重啟後第一股的小米集團在港交所挂牌交易。就在原本所有投資者都以為小米將成為今年港股融資額最高的新貴時,不到20天後,中國鐵塔的募資額直線超過小米200億港元。

同股不同權的政策落地,是2018年港交所為內地科技企業打開的最重要時間窗口。四年前,港交所未能採用這一制度,阿裏巴巴赴美上市。四年後,阿裏巴巴已經成為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然而,小米抓住了機會,卻無奈估值砍半;一個月後,美團點評也緊隨其後。

大洋彼岸美股市場則更加包容,既挂牌了深耕市場十年的觸寶,也接納了創業不足三年的趣頭條。不僅如此,納斯達克團隊甚至移師上海,在中國本土給拼多多也做了一場敲鐘儀式。其亞洲區主席Bob McCooey表示,這是歷史上的第一次。

2018年9月底,赴美上市的中國公司就已經追平了2017年的歷史紀錄,累計募集資金總額也早已超過2倍多。消費貸、互聯網軟件與服務和教育領域是最大贏家,而虎牙、嗶哩嗶哩和愛奇藝三大視頻網站也相繼上市。進入12月,騰訊音樂和360金融相繼挂牌,再掀高潮。

對于中國香港和美國的差異,企業主思考得很清楚,商業模式和營收規模成為抉擇的關鍵因素。一位2018年在美股上市的公司CEO告訴記者,“美國投資者對我們的商業模式還是不太理解,所以我們正在轉型,這從兩年前準備IPO時就已經開始了”。

2 【共享經濟滑坡】

ofo為尊嚴堅守 滴滴煎熬反思

2018年,共享經濟仍然是科技行業最熱的話題之一,其中又以共享單車為甚。

誕生于2016年的共享單車,倣佛被按下了快進鍵,從大起,到大落,只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先是押金問題飽受詬病,接著有玩家接連出局。

2018年4月,共享單車行業“天平”的一端——摩拜單車,投入了美團的懷抱,接著摩拜團隊王曉峰、胡瑋煒離職,摩拜完成了“美團化”。同樣是2018年,共享單車“雙子星”之一的ofo在並購、破産、押金等陰霾籠罩下,漸漸淪為“戴氏棄兒”。

網約車也在“至暗”時刻摸索徘徊。2018年3月,美團打車業務在南京運營一年後把觸角伸到了上海,長三角立時掀起了網約車“價格戰”。但高額補貼非長久之計,加之合規和資質問題,2018年末,手握5城網約車牌照的美團宣布不再擴展網約車業務。

一家獨大的滴滴,2018年有點“悲催”。按照原定計劃,2018年是滴滴進軍國際市場、應戰Uber的大好時機,然而順風車惡性事件讓滴滴的價值觀備受拷問,也引來監管部門的嚴厲整頓。安全事件,不但讓滴滴“很受傷”,同行們也被其“連累”,高德順風車上線不到半年也戛然而止,嘀嗒順風車暫停“午夜場”。

除此之外,其他網約車企業的日子也難言舒坦。神州專車“賣起”了瑞幸咖啡,易到因樂視余波再現提現難。車輛司機資質合規化大限過後,網約車領域機遇與挑戰並存。

共享汽車2018年也在“退熱”。2017年高調入局的神州租車、滴滴、攜程、永安行,目前進展不明;途歌更是被爆突然退出南京市場,多城市平臺可用車輛大幅下降,且爆發押金難退情況。共享汽車也被架在火上了。

還有共享充電寶,街電、來電、小電、怪獸充電仍在默默前行,但已經沒有了前一年的光輝和氣勢;還有共享電單車,還在緩慢拓展,北京只有小蜜單車、芒果電單車、7號電單車低調運營。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共享單車行業總還有讓人驚喜的地方。背靠阿裏與復星集團,哈啰出行迅速“上位”,成為共享出行領域的一股新鮮活水。在資本的潮水陸續從共享單車退出的當口,哈啰卻獲得新一輪數十億的融資,儼然取代了摩拜和ofo的風頭。

共享辦公開創了共享經濟另一塊希望的田野。2018年以來,共享辦公並購整合不斷,優客工場、WeWork、氪空間等組成的行業格局顯現。

3 【遠去的背影】

人人網賣身 金立瀕臨破産

共享經濟不斷傳來壞消息的時候,一些昔日的明星互聯網公司也猶如陷入泥潭的老牛,要麼在煎熬中堅持,要麼敲響喪鐘。

2018年11月14日,有著13年歷史的人人網以200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給多牛傳媒,這是中國網絡社交産品史上的重要時刻。曾幾何時,人人網有著非常可觀的用戶數量,承載了幾乎所有80後大學生網絡社交的情懷,市值甚至一度超過百度。但好景不長,人人網未能阻止用戶的快速流失,亦未能借移動互聯網之勢完成轉型,最終在2018年的冬天徹底出售。

人人網的衰落,側面證明騰訊對國內社交賽道的牢牢把控,但碰上版號問題,馬化騰也束手無策。2018年從3月底開始,中國遊戲市場因版號停發而進入冷凍狀態,騰訊的遊戲營收停滯直接影響其市值大量蒸發。直到12月29日,遊戲版號重發,但首批名單中並未出現騰訊、網易旗下産品。遊戲業務入冬迫使騰訊走出溫室進入無人區,接下來産業互聯網的新戰場將極大地考驗馬化騰的掌舵能力。

公司管理層內訌時有發生,但從來沒有一家公司能像網秦一樣吸引大眾目光。作為國內第一家登陸納斯達克的移動互聯網公司,網秦兩位創始人之間的宮鬥大劇成為2018年互聯網圈討論的焦點。一方自稱遭遇長達13個月的綁架,並指責另一方轉移上市公司資産,但被指責的一方卻長期保持沉默。由于財報無法提交導致股價跌至只有15美分,網秦已被紐交所啟動退市程序,但這出鬧劇仍未結束,大結局或許要到2019年才見分曉。

面臨退市風險的還有樂視網,這家公司2018年一直被各種討債和起訴纏繞。由于年度審計報告可能被連續兩年出具“無法表示意見”,以及2018年全年凈資産為負,退市風險一直懸在樂視網頭上。

在恒大健康入股法拉第未來後,樂視網的股東一度寄希望于賈躍亭能憑借新能源汽車東山再起,然後償還其對樂視網的欠債,但隨著恒大健康和法拉第未來矛盾浮出水面後,樂視網能討回賈躍亭轉移資産的可能性又再渺茫。

金立手機對2018年理解恐怕比其他科技公司更刻骨銘心。這一年,它從“成功男人的標配”走到負債上百億,陷入破産邊緣。金立跌落神壇的背後,有人説是董事長劉立榮賭博輸掉了百億元,拖垮了金立。劉立榮對外界也承認參與了賭博,但只輸了十幾億。到底是百億,還是十幾億,這也只是數量上的差別,對金立來説已經不重要了。令人扼腕的是金立輝煌不再了。

4 【萌動的新生】

3家民營火箭5次“飛天”

2018年資本大退潮,一批早期投資者隨著一波上市潮完成退出,而往往被認為是接盤者的BAT也因業務或組織架構問題減少對外投資,這讓創業者紛紛開源節流儲糧過冬。

不過,即便這樣,2018年的科技投資仍不乏熱點,商業航天便是其中最亮眼的全新領域。

2018年4月起,3家中國民營火箭企業完成5次火箭發射,2018年也因此被冠以“中國民營火箭發射元年”。人們突然發現,除了馬斯克和他的Space X,中國還活躍著一批民營商業火箭公司,研發火箭已不再僅與“國家任務”相關。

中國的商業航天産業發軔于2015年,在2018年被資本徹底點燃,以星際榮耀、零壹空間和藍箭航天為首的民營火箭企業展示出強大的技術實力,吸引了諸如順為資本、中金資本等投資者快速入場,其中藍箭航天在2018年更是拿下5億元融資,領跑多數競爭對手。

在中國航天事業快速追趕美國的過程中,毫無疑問這些對標Space X的民營火箭公司享受到政策和資本的雙重紅利。

但帶動民營火箭起飛的真正動力來自于商業衛星的快速發展。2018年內,多家民營衛星公司自研的微小衛星成功發射,其未來巨大的發射需求為民營火箭提供了足夠的市場空間。假以時日,商業航天將必然成為中美兩國對決的戰場,商業航天的快速進步將助推中國在國際舞臺上展現更強實力。

商業航天之外,互聯網造車是另一個備受機構投資者歡迎的科技熱點,從小鵬汽車的B+輪40億元融資,到蔚來汽車衝刺納斯達克成為中國電動汽車第一股,造車新勢力的跑馬圈地在2018年進入白熱化階段。

資本追捧的背後,是汽車行業進入劇變的新拐點。一方面,新能源車的制造門檻較傳統燃油車低,這吸引了大量外行玩家入場;另一方面,特斯拉的成功為中國的造車新勢力帶來充滿想象空間的資本故事,尤其是無人駕駛的賦能之下,新能源車有著明顯的成長性。

不過汽車行業上百年的工業歷史絕非造車新勢力瞬間便能趕上——互聯網造車這股風從2015年已經頗具雛形,但整整三年之後這些誓要顛覆傳統燃油車的特斯拉學徒才陸續交出真正的作品。2018年裏,以蔚來汽車、小鵬汽車和威馬汽車為第一陣營的互聯網車企正式邁入規模交付階段,其中蔚來汽車已經成功交付一萬輛ES8,李斌最終贏下與何小鵬的賭局。

對于造車新勢力而言,2019年充滿更多挑戰,除了特斯拉國産化迅速推進,新能源補貼退坡亦可能引發這一細分市場的崩塌,至少在國內汽車行業結束黃金時代進入增量市場後,造車新勢力能否搶得關鍵時間窗口仍有賴于資本和政策的強力推動。

5 【大象轉身】

BAT等多家公司換“賽道”

2018年“十一假期”的前一天,騰訊總裁劉熾平以一封清晨郵件喚醒全員,傳聞許久的架構調整終于落地。騰訊將原有七大事業群合並為六個。

11月26日,阿裏CEO張勇宣布阿裏的組織升級計劃:阿裏雲升級為阿裏雲智能,天貓升級為“大天貓”。

百度的2018年充滿太多變數,陸奇的離開,讓很多關注百度的人擔心他所提出的AI戰略能否踐行下去。臨近年底,百度迎來了組織架構調整。李彥宏在內部郵件中提到,將打造AI時代最領先的技術平臺。

小米2018年上市後架構調整了兩次。9月份,改組電視部、生態鏈部、MIUI部和互娛部等四個業務部重組成十個新的業務部。臨近年底的第二次調整,更多的是針對銷售業務,將銷售與服務部改組為中國區,並成立了銷售運營二部,專門負責電視、生態鏈産品的中國區銷售運營工作。

除此之外,京東、滴滴、美團、知乎、摩拜等也都對組織架構“動刀”,其目的更多是適應人工智能(AI)、大數據(BIG DATA)、雲計算(CLOUD)的變革。ABC已經成為當今互聯網企業不得不攻下的堡壘,架構調整只是各家選擇了有益于釋放自身能力的組織方式而已。

盡管目的一樣,各家公司選擇的路徑也不盡相同,百度繼續升級All in AI戰略,形成了六大事業群平行的組織架構;阿裏完善小中臺、整合大中臺,目的是構建數字經濟時代面向全社會基于雲計算的智能化技術基礎設施的願景;騰訊的一係列調整則是突出技術力量,並且在夯實消費互聯網基礎上,力圖在未來20年實現對産業互聯網的突破。

這些架構調整更多是巨頭公司面向未來20年的調整,在最近的較長一段時間內,行業巨頭仍將以現有主營業務為主,雲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面向未來的業務,將持續燒錢。資金和人力、執行力等因素都是決定産業互聯網新戰事的關鍵因素,這對任何一家巨頭企業而言不亞于再創一次業。

由ABC等技術底層帶來的産業互聯網的巨大商機,也成為2018年巨頭“扎堆”架構調整的另一重要原因。多年以後,2018年可能會成為互聯網編年史中被低估的一年。這一年,出自不同領域的消費互聯網巨頭轉向了同一個賽道,如騰訊般以遊戲和內容業務立身,如阿裏般以電商業務開疆擴土,如百度以搜索業務成為巨擘,如何在産業互聯網中釋放雲計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能力已經成為BAT的新起點,也成為另外一個萬億以上市場。

6 【消費分級】

拼多多帶來的“五環內外”討論

2018年,成立僅三年多的電商平臺拼多多火速上市納斯達克,其創始人黃崢的身價也飆升至950億元。

拼多多幾乎是一夜之間進入了主流話語體係的視野,盡管這家公司早已在它的目標群體——“五環以外”的人群中如魚得水。隨之而來的,是一場關于“五環內外”和“消費升級還是降級”的大討論。

拼多多、快手、抖音的爆發性成長與眾多資本新秀們財富的迅速積累,幾乎有著一模一樣的故事腳本,那就是抓住了三四線下沉市場的用戶,也就是所謂的“小鎮青年”。

“消費升級不是讓上海人去過巴黎人的生活,而是讓安徽安慶的人有廚房紙用、有好水果吃”,黃崢用一種委婉的説法,承認了拼多多和當下主流的電商完全不同的目標人群。

在中國海量消費人群呈現出的多元化、分級式需求的時代背景下,向三線以下城市滲透的戰役已經打響。阿裏、京東、蘇寧將線下實體店下沉,無不在宣告著小鎮青年背後的“金礦”。

實際上,三四線城市以及廣大的農村地區用戶的需求,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電商巨頭們垂涎的空白市場。阿裏巴巴、京東曾經嘗試了多種自上而下的、從點到面的嘗試,但除了這種中心化的布局始終沒有讓電商下鄉成為氣候。

拼多多證明拼購業務的商業模式可行後,2018年電商平臺大力投入到拼購業務中,淘寶、京東、蘇寧、唯品會、網易嚴選等各大電商平臺紛紛開設拼購業務,試圖通過這種方式打開低線市場。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四川攀枝花的芒果、廣西的百香果、河南的大蒜,以及垃圾袋、紙巾、只要7塊錢的雨披和價值9.9元的戶外野營吊床,以往定位高端的“海淘”産品也開始走向小鎮。

跨境電商洋碼頭發布的數據顯示,在最敢花錢的城市中,三四線城市幾乎佔據了半數以上的席位,三四線城市居民顯出比一二線城市居民更強的消費能量。

拼多多的成功一度被解讀成是消費降級,但實際上沒有證據去證實2018年到底是消費升級還是消費降級。盡管拼多多因假冒偽劣商品而備受爭議,不過它的橫空出世足以説明,即使阿裏和京東在電商市場已經如此龐大,這個市場仍存在彎道超車的可能性。

2018年,低線市場的“小鎮青年”通過消費走入了主流人群和資本的視野,“五環內的人”或許會看不懂,但絕不會看不見。而看見剛好是理解的開始。

編輯:蔣蔣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