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使用音樂侵權 鬥魚被判賠2000元

來源:新京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8-12-29 17:22

主播馮提莫在直播中使用未授權歌曲,音著協訴鬥魚一審勝訴;首次確認直播平臺權利責任對等

167_350358_7b0d0348175b77c863a677d030fa7f88.jpg

北京互聯網法院在線審理音著協與鬥魚著作權案。法院供圖

167_350358_699e73caa19ff089493760f3cb64db68.jpg

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顯示,音著協近一年的維權案件。

由于主播馮提莫在直播節目中使用了未經授權的歌曲,鬥魚直播平臺的經營方武漢鬥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鬥魚公司)被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以下簡稱音著協)訴至法院。12月27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公開宣判鬥魚公司賠償音著協經濟損失2000元及因訴訟支出的合理費用3200元。鬥魚公司表示對此案不回應。

據介紹,傳統案件中平臺一般為信息存儲空間服務提供者,僅承擔通知刪除責任。但因為本案平臺跟用戶約定直播産生的知識産權全部歸平臺所有,法官根據權利義務對等原則,判決平臺承擔責任。根據新京報記者梳理,該案是公開報道的此類案件中,直播平臺首度被判承擔侵權責任的著作權案。

音著協

直播主播公開表演,需獲得音樂授權

2018年2月14日,網絡主播馮提莫在鬥魚公司經營的鬥魚直播平臺進行在線直播,其間播放了歌曲《戀人心》,時長約1分10秒(歌曲全部時長為3分28秒)。歌曲播放過程中,主播不時與觀看直播的用戶進行互動。直播結束後,此次直播視頻被主播制作並保存在鬥魚直播平臺上,觀眾可以通過登錄鬥魚直播平臺隨時隨地進行播放觀看和分享。

歌曲《戀人心》的詞曲作者張超與音著協簽訂有《音樂著作權合同》,音著協可對歌曲《戀人心》行使著作權。音著協起訴認為,鬥魚公司直接侵害了其對歌曲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起訴要求鬥魚公司賠償著作權使用費30000元及律師費、公證費等合理開支。

早在2016年,音著協就對作品的使用權問題,向直播平臺展開了“維權”。2017年7月,音著協首先在朝陽法院起訴了花椒直播平臺的運營方。音著協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直播類的網站和手機應用當中,有大量的在線音樂使用,其中一部分是表演者直接演唱歌曲、演奏音樂,有些是將歌曲作為背景音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要求,網絡直播不屬于“合理使用”的范圍,只要公開表演,就需要獲得授權,這些音樂使用都需要事先獲得詞曲著作權人的許可並支付相應的使用費。音著協相關負責人認為,無論營利與否,公開場合(未經授權)都不能公開表演別人的作品,如果還有營利,就是商業使用行為,是侵權行為的加重情節。

法院

權利義務對等,營利平臺需承擔侵權責任

法院認定,鬥魚公司運營的鬥魚直播平臺上載播的涉案直播回看視頻中,存在著未經權利人許可播放其音樂作品的內容,構成對著作權人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犯。鬥魚公司應當承擔與其所享有的權利相匹配的義務,其應當對涉訴侵權行為承擔著作權侵權責任。

互聯網法院法官介紹,網絡直播平臺的蓬勃發展帶來了互聯網文化的新繁榮。對于網絡直播平臺和網絡主播而言,平臺注冊用戶及主播粉絲數量的增長,意味著其點擊量與關注度的提升,也意味著其收益可能提高。北京互聯網法院對此案的判決,強調了司法機關對互聯網空間交易交往行為責任的裁判,應當堅持權利與義務相對等原則。該法官提示,網絡直播平臺在運營中獲益的同時,必須對其他權利人的既有知識産權予以充分的尊重和保護。

記者就此案聯係鬥魚公司,鬥魚公司表示對此案不回應。

■ 焦點

主播or平臺,誰是侵權行為的責任主體?

法院認為,根據鬥魚公司提交的《鬥魚直播協議》,主播雖然與直播平臺不存在勞動或勞務關係,但雙方約定主播在直播期間産生的所有成果均由鬥魚公司享有全部知識産權、所有權和相關權益,這裏面的“所有成果”自然包括涉案視頻在內的上傳並存放于鬥魚直播平臺的視頻。雖然主播是視頻的制作者和上傳者,但因為主播並不享有對這些視頻的知識産權和所有權,所以根據權利義務相一致的原則,其不應對視頻中存在的侵權內容承擔侵權責任。而相應地,既然鬥魚公司是這些成果的權利人,享有相關權益,其自然應對因該成果産生的法律後果承擔相應責任。

鬥魚平臺能否僅履行“通知-刪除”義務?

互聯網法院法官表示,一般情況下,網絡服務提供者如果僅提供的是自動接入、自動傳輸、信息存儲空間、搜索等網絡服務,當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為的,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的規定,在接到被侵權人通知後,網絡服務提供者及時採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後,則可以免責。而鬥魚公司的鬥魚直播平臺不同,凡在鬥魚平臺上進行直播的主播均要與鬥魚公司簽訂《鬥魚直播協議》,協議中詳細約定了雙方的權利義務、服務費用及結算以及直播方應承擔的違約責任。最重要的是,協議約定鬥魚公司雖不參與創作,但直播方成果的權利屬于鬥魚公司,這説明鬥魚公司不僅是網絡服務的提供者,還是平臺上音視頻産品的所有者和提供者,並享有這些成果所帶來的收益。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其在獲悉涉案視頻存在侵權內容後及時刪除了相關視頻,但也不能就此免責。

海量用戶監管不易,能否成為免責理由?

法院提出,既然鬥魚公司與每一位在平臺上注冊的直播方約定,直播方在直播期間所有成果的全部知識産權及相關收益均由鬥魚公司享有,那麼其自然應對直播成果的合法性負有更多的注意義務和審核義務。況且,海量用戶的存在還會帶來巨大的影響和收益,鬥魚公司不應一方面享受利益,另一方面又以注冊用戶數量龐大及直播難以監管為由,逃避審核、放棄監管,放任侵權行為的發生,拒絕承擔與其所享有的權利相匹配的義務。因此,海量的注冊用戶及直播的即時性和隨意性亦不能成為鬥魚公司的免責理由。

■ 分析

該案或促平臺合法使用音樂

音著協在案件審理中表示,其通過選擇典型歌曲訴訟的方式來揭示問題和主張權利,並非僅僅為了涉案的個別歌曲獲得經濟賠償,而是希望憑借本次訴訟促使直播平臺自覺守法經營,並整體解決海量音樂作品的合法使用問題。案件的裁判或將推動網絡直播平臺與音著協簽訂音樂作品一攬子授權使用協議,實現對音樂作品著作權的有效保護。

中聞律師事務所趙虎律師認為,音著協與鬥魚案件主要涉及的是權利主體的責任問題。在法律領域,權利和責任總是一致的,這一點體現在著作權上,也體現在商標權等其他很多領域。

音著協與鬥魚的判決,可能會對直播行業産生比較深遠的意義。因為在直播平臺上使用音樂作品的情況比較普遍,這個案件的出現,可以讓大大小小的直播平臺反思如今免費使用音樂的情況。按照目前的判決標準,不止鬥魚一家平臺,可能很多平臺都涉及使用音樂作品的賠償問題。

編輯:蔣蔣
數字報
主播使用音樂侵權 鬥魚被判賠2000元
新京報  作者:  2018-12-29

主播馮提莫在直播中使用未授權歌曲,音著協訴鬥魚一審勝訴;首次確認直播平臺權利責任對等

167_350358_7b0d0348175b77c863a677d030fa7f88.jpg

北京互聯網法院在線審理音著協與鬥魚著作權案。法院供圖

167_350358_699e73caa19ff089493760f3cb64db68.jpg

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顯示,音著協近一年的維權案件。

由于主播馮提莫在直播節目中使用了未經授權的歌曲,鬥魚直播平臺的經營方武漢鬥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鬥魚公司)被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以下簡稱音著協)訴至法院。12月27日,北京互聯網法院公開宣判鬥魚公司賠償音著協經濟損失2000元及因訴訟支出的合理費用3200元。鬥魚公司表示對此案不回應。

據介紹,傳統案件中平臺一般為信息存儲空間服務提供者,僅承擔通知刪除責任。但因為本案平臺跟用戶約定直播産生的知識産權全部歸平臺所有,法官根據權利義務對等原則,判決平臺承擔責任。根據新京報記者梳理,該案是公開報道的此類案件中,直播平臺首度被判承擔侵權責任的著作權案。

音著協

直播主播公開表演,需獲得音樂授權

2018年2月14日,網絡主播馮提莫在鬥魚公司經營的鬥魚直播平臺進行在線直播,其間播放了歌曲《戀人心》,時長約1分10秒(歌曲全部時長為3分28秒)。歌曲播放過程中,主播不時與觀看直播的用戶進行互動。直播結束後,此次直播視頻被主播制作並保存在鬥魚直播平臺上,觀眾可以通過登錄鬥魚直播平臺隨時隨地進行播放觀看和分享。

歌曲《戀人心》的詞曲作者張超與音著協簽訂有《音樂著作權合同》,音著協可對歌曲《戀人心》行使著作權。音著協起訴認為,鬥魚公司直接侵害了其對歌曲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起訴要求鬥魚公司賠償著作權使用費30000元及律師費、公證費等合理開支。

早在2016年,音著協就對作品的使用權問題,向直播平臺展開了“維權”。2017年7月,音著協首先在朝陽法院起訴了花椒直播平臺的運營方。音著協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在直播類的網站和手機應用當中,有大量的在線音樂使用,其中一部分是表演者直接演唱歌曲、演奏音樂,有些是將歌曲作為背景音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的要求,網絡直播不屬于“合理使用”的范圍,只要公開表演,就需要獲得授權,這些音樂使用都需要事先獲得詞曲著作權人的許可並支付相應的使用費。音著協相關負責人認為,無論營利與否,公開場合(未經授權)都不能公開表演別人的作品,如果還有營利,就是商業使用行為,是侵權行為的加重情節。

法院

權利義務對等,營利平臺需承擔侵權責任

法院認定,鬥魚公司運營的鬥魚直播平臺上載播的涉案直播回看視頻中,存在著未經權利人許可播放其音樂作品的內容,構成對著作權人信息網絡傳播權的侵犯。鬥魚公司應當承擔與其所享有的權利相匹配的義務,其應當對涉訴侵權行為承擔著作權侵權責任。

互聯網法院法官介紹,網絡直播平臺的蓬勃發展帶來了互聯網文化的新繁榮。對于網絡直播平臺和網絡主播而言,平臺注冊用戶及主播粉絲數量的增長,意味著其點擊量與關注度的提升,也意味著其收益可能提高。北京互聯網法院對此案的判決,強調了司法機關對互聯網空間交易交往行為責任的裁判,應當堅持權利與義務相對等原則。該法官提示,網絡直播平臺在運營中獲益的同時,必須對其他權利人的既有知識産權予以充分的尊重和保護。

記者就此案聯係鬥魚公司,鬥魚公司表示對此案不回應。

■ 焦點

主播or平臺,誰是侵權行為的責任主體?

法院認為,根據鬥魚公司提交的《鬥魚直播協議》,主播雖然與直播平臺不存在勞動或勞務關係,但雙方約定主播在直播期間産生的所有成果均由鬥魚公司享有全部知識産權、所有權和相關權益,這裏面的“所有成果”自然包括涉案視頻在內的上傳並存放于鬥魚直播平臺的視頻。雖然主播是視頻的制作者和上傳者,但因為主播並不享有對這些視頻的知識産權和所有權,所以根據權利義務相一致的原則,其不應對視頻中存在的侵權內容承擔侵權責任。而相應地,既然鬥魚公司是這些成果的權利人,享有相關權益,其自然應對因該成果産生的法律後果承擔相應責任。

鬥魚平臺能否僅履行“通知-刪除”義務?

互聯網法院法官表示,一般情況下,網絡服務提供者如果僅提供的是自動接入、自動傳輸、信息存儲空間、搜索等網絡服務,當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為的,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六條的規定,在接到被侵權人通知後,網絡服務提供者及時採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後,則可以免責。而鬥魚公司的鬥魚直播平臺不同,凡在鬥魚平臺上進行直播的主播均要與鬥魚公司簽訂《鬥魚直播協議》,協議中詳細約定了雙方的權利義務、服務費用及結算以及直播方應承擔的違約責任。最重要的是,協議約定鬥魚公司雖不參與創作,但直播方成果的權利屬于鬥魚公司,這説明鬥魚公司不僅是網絡服務的提供者,還是平臺上音視頻産品的所有者和提供者,並享有這些成果所帶來的收益。在這種情況下,雖然其在獲悉涉案視頻存在侵權內容後及時刪除了相關視頻,但也不能就此免責。

海量用戶監管不易,能否成為免責理由?

法院提出,既然鬥魚公司與每一位在平臺上注冊的直播方約定,直播方在直播期間所有成果的全部知識産權及相關收益均由鬥魚公司享有,那麼其自然應對直播成果的合法性負有更多的注意義務和審核義務。況且,海量用戶的存在還會帶來巨大的影響和收益,鬥魚公司不應一方面享受利益,另一方面又以注冊用戶數量龐大及直播難以監管為由,逃避審核、放棄監管,放任侵權行為的發生,拒絕承擔與其所享有的權利相匹配的義務。因此,海量的注冊用戶及直播的即時性和隨意性亦不能成為鬥魚公司的免責理由。

■ 分析

該案或促平臺合法使用音樂

音著協在案件審理中表示,其通過選擇典型歌曲訴訟的方式來揭示問題和主張權利,並非僅僅為了涉案的個別歌曲獲得經濟賠償,而是希望憑借本次訴訟促使直播平臺自覺守法經營,並整體解決海量音樂作品的合法使用問題。案件的裁判或將推動網絡直播平臺與音著協簽訂音樂作品一攬子授權使用協議,實現對音樂作品著作權的有效保護。

中聞律師事務所趙虎律師認為,音著協與鬥魚案件主要涉及的是權利主體的責任問題。在法律領域,權利和責任總是一致的,這一點體現在著作權上,也體現在商標權等其他很多領域。

音著協與鬥魚的判決,可能會對直播行業産生比較深遠的意義。因為在直播平臺上使用音樂作品的情況比較普遍,這個案件的出現,可以讓大大小小的直播平臺反思如今免費使用音樂的情況。按照目前的判決標準,不止鬥魚一家平臺,可能很多平臺都涉及使用音樂作品的賠償問題。

編輯:蔣蔣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