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資本寵兒到創業黑洞! 共享單車涼涼的背後

來源:金羊網 作者:蔣夢娜 發表時間:2018-12-24 18:02

2018年最後一個月,一股寒流席卷共享單車行業,還在掙扎的“幸存者”開始瑟瑟發抖。一個接一個的共享單車公司的倒閉預示著這個行業已經走到盡頭,一度被資本以及媒體看好的共享單車,在風靡全國甚至海外市場後情況開始急轉直下。

15b265c9-2de9-4de4-a3b1-7cecf7eac881 (1).jpg

行業前三生存不易

佔據了共享單車市場95%的市場份額的摩拜和ofo面領著不同結局。摩拜單車正式被美團收購,從4月4日被收購開始到4月30日為止,摩拜單車收入共1.47億元,折舊和運營成本分別高達3.96億元、1.58億元,凈虧損4.8億元。近期,摩拜創始人兼CEO胡瑋煒也宣布辭去公司CEO一職,由公司總裁劉禹接任。ofo很早就爆出了拖欠押金以及人去樓空的負面傳聞,小黃車或許真的黃了。1000多萬用戶約10億-20億元的押金就像一個無底洞,ofo和戴威目前已被法院下發了“限制消費令”。

相比摩拜和ofo的激烈廝殺,採用農村包圍城市戰略的哈羅,背靠阿裏這棵大樹,深耕三四線城市,收割長尾用戶。近期又開始積極向一線城市進軍,升級成了包括哈羅單車,哈羅助力車,和打車等綜合出行業務的出行平臺,並在全國范圍內免押金。看起來,哈羅單車後來居上,“逆襲”指日可待。但進軍一線城市後它將遇到ofo以及摩拜一樣的難題,單車如何維護?後續怎麼贏利?如何增加用戶黏性?

巴菲特曾經説過:“當潮水退去時,我們才知道誰在裸泳。”行業前三都尚且如此困難的生存著,其他同行又如何幸免。小藍單車、酷騎單車和小鳴單車接連倒閉,共享汽車途歌上演討薪大戰,巴歌出行拖欠押金,綠狗租車挂牌轉讓。“共享+出行”面領著嚴峻的考驗,問題到底出在哪裏?

共享單車的鍋誰背

從資本寵兒到創業黑洞,共享單車的敗局不是突然出現的,而是生根基因中。當ofo還只是一個初創項目時,就有一個算法公式得出了它最後的結局。每輛車每天的運營成本是3元左右,日收入3元-5元,這還是好的情況,有些地方日使用頻率甚至不到2.5次,且一旦車輛破損或遺失就會虧本。漲價盈利不可能,因為二手單車並不貴,漲價會造成用戶流失。流量廣告?説到底,共享單車本質是高頻率、低黏性的入口平臺,用戶留給它的注意力少之又少。ofo的播放視頻廣告和替用戶買理財的營銷嘗試最終都沒有收獲好的效果。

難道沒有人發現這個問題嗎?2017年2月,朱嘯虎給ofo站臺時曾説,一輛車200塊錢,一次5毛,每天騎10次,3個月成本就賺回來了。但幾個月之後,他就轉手阿裏套現30億美元退出了。今年6月,ofo也通過一係列運營管理模式的優化將單車的運營成本降至0.2元/天,但這不意味著盈利。

有人説共享單車是為了解決人“懶”的劣性出現的,最終也將被人的其他劣性打敗。共享時代帶來了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器......等新産物,但“共享”也是最考驗人的存在。今年寒冬過後,能夠生存下來的共享産物有多少?

共享單車的傾覆給投資人敲了警鐘,錢多,擴展快,市場份額多並不代表成功。經過一場激烈的廝殺後最後的勝利者也許會在頃刻之間倒下,它的敵人不是友商而是自己。

編輯:蔣蔣
數字報
從資本寵兒到創業黑洞! 共享單車涼涼的背後
金羊網  作者:蔣夢娜  2018-12-24

2018年最後一個月,一股寒流席卷共享單車行業,還在掙扎的“幸存者”開始瑟瑟發抖。一個接一個的共享單車公司的倒閉預示著這個行業已經走到盡頭,一度被資本以及媒體看好的共享單車,在風靡全國甚至海外市場後情況開始急轉直下。

15b265c9-2de9-4de4-a3b1-7cecf7eac881 (1).jpg

行業前三生存不易

佔據了共享單車市場95%的市場份額的摩拜和ofo面領著不同結局。摩拜單車正式被美團收購,從4月4日被收購開始到4月30日為止,摩拜單車收入共1.47億元,折舊和運營成本分別高達3.96億元、1.58億元,凈虧損4.8億元。近期,摩拜創始人兼CEO胡瑋煒也宣布辭去公司CEO一職,由公司總裁劉禹接任。ofo很早就爆出了拖欠押金以及人去樓空的負面傳聞,小黃車或許真的黃了。1000多萬用戶約10億-20億元的押金就像一個無底洞,ofo和戴威目前已被法院下發了“限制消費令”。

相比摩拜和ofo的激烈廝殺,採用農村包圍城市戰略的哈羅,背靠阿裏這棵大樹,深耕三四線城市,收割長尾用戶。近期又開始積極向一線城市進軍,升級成了包括哈羅單車,哈羅助力車,和打車等綜合出行業務的出行平臺,並在全國范圍內免押金。看起來,哈羅單車後來居上,“逆襲”指日可待。但進軍一線城市後它將遇到ofo以及摩拜一樣的難題,單車如何維護?後續怎麼贏利?如何增加用戶黏性?

巴菲特曾經説過:“當潮水退去時,我們才知道誰在裸泳。”行業前三都尚且如此困難的生存著,其他同行又如何幸免。小藍單車、酷騎單車和小鳴單車接連倒閉,共享汽車途歌上演討薪大戰,巴歌出行拖欠押金,綠狗租車挂牌轉讓。“共享+出行”面領著嚴峻的考驗,問題到底出在哪裏?

共享單車的鍋誰背

從資本寵兒到創業黑洞,共享單車的敗局不是突然出現的,而是生根基因中。當ofo還只是一個初創項目時,就有一個算法公式得出了它最後的結局。每輛車每天的運營成本是3元左右,日收入3元-5元,這還是好的情況,有些地方日使用頻率甚至不到2.5次,且一旦車輛破損或遺失就會虧本。漲價盈利不可能,因為二手單車並不貴,漲價會造成用戶流失。流量廣告?説到底,共享單車本質是高頻率、低黏性的入口平臺,用戶留給它的注意力少之又少。ofo的播放視頻廣告和替用戶買理財的營銷嘗試最終都沒有收獲好的效果。

難道沒有人發現這個問題嗎?2017年2月,朱嘯虎給ofo站臺時曾説,一輛車200塊錢,一次5毛,每天騎10次,3個月成本就賺回來了。但幾個月之後,他就轉手阿裏套現30億美元退出了。今年6月,ofo也通過一係列運營管理模式的優化將單車的運營成本降至0.2元/天,但這不意味著盈利。

有人説共享單車是為了解決人“懶”的劣性出現的,最終也將被人的其他劣性打敗。共享時代帶來了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器......等新産物,但“共享”也是最考驗人的存在。今年寒冬過後,能夠生存下來的共享産物有多少?

共享單車的傾覆給投資人敲了警鐘,錢多,擴展快,市場份額多並不代表成功。經過一場激烈的廝殺後最後的勝利者也許會在頃刻之間倒下,它的敵人不是友商而是自己。

編輯:蔣蔣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