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如房內現攝像頭 警方介入調查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8-10-16 15:28

1123563519_15396496550921n.jpg

民警拆開插座後發現偷拍設備

1123563519_15396496551401n.jpg

當事人在插座上發現有小孔

昨天上午,一篇名為《自如房裏的偷拍攝像頭》的文章在網上引發熱議。當事人陳澄(化名)介紹説,9月11日晚,他在床邊插座上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小孔”,懷疑是被安裝了針孔攝像頭。報案後經民警確定,插座背後果然藏著一個偷拍設備。15日下午,北京青年報記者從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了解到,警方正在就此事進一步工作中。自如方面則回應稱,將積極配合警方調查。

租戶床邊發現偷拍設備

陳澄説,酒店房間裏發現攝像頭的消息他屢有耳聞,但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在家也會遭遇這類事。

陳澄介紹,9月11日晚上,他臨睡前在床邊的插座上看見了一個小孔。打開手機的手電功能照射後,發現有類似玻璃一樣的反光物體。陳澄當即想到,此前各種酒店暗藏攝像頭的新聞裏,用來偷拍房客的設備似乎就是這樣。但由于當時已經是淩晨時分,他就先拿貼紙把小孔貼了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陳澄就打電話報了警。民警趕到後幫他拆開了插座,結果發現裏面真的是一個偷拍設備。陳澄説,“偷拍設備上有一個16G的存儲卡,可不間斷地錄制,設備可連接wifi進行遠端登錄下載存儲卡內錄制的視頻,而偷拍設備連接的wifi恰恰就是自如提供的wifi。”

氣憤之余陳澄不免有些擔心,他和妻子已經在這個房間裏住了好幾個月,所有的隱私都被暴露在這個偷拍設備面前,它有沒有偷拍自己的生活?如果拍了,拍下來的視頻又被發送到哪裏去了?

反映問題月余未解決

10月15日,微信公眾號“呦呦鹿鳴”最早爆料了陳澄的遭遇。此後,這篇名為《自如房裏的偷拍攝像頭》的網文被大量轉載。

陳澄説,他一開始並不想曝光此事,“畢竟涉及自己的隱私,不太想讓太多人知道,所以從來沒在朋友面前提過”。但令他不滿的是,事情發生一個多月了,自如方面始終沒有提出解決此事的方案。

陳澄告訴北青報記者,出事的房間是今年4月租的,每月租金3290元,此外還另外支付了自如3290元的服務費。雖然只是一間不大的“隔斷房”,但對于常年北漂的他們來説,已經算是一次“消費升級”。

據他介紹,事發一周後自如方面曾有一位總監與自己溝通過此事,當時總監的回答是:此事與自如公司沒有關係。

朝陽警方正在工作中

昨天下午,北青報記者從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了解到,警方正就此事進一步工作中。

昨晚7點左右,自如生活資産管理有限公司通過其官方微博發布聲明稱:自如客服日前接到自如客反映,在其租住房間內發現針孔攝像頭。自如公司安全中心已成立工作組配合警方對此事進行立案偵查,目前事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自如公司稱:“自如對新收及二次出租房源的裝修配置均有嚴格流程檢核和係統管控,此事發生後,公司管理中心會同品質管理、裝修配置、租期管理部門對相關環節進行進一步梳理、排查隱患。”

自如公關負責人田楠楠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自如已向陳澄夫婦提出了換房居住的方案,此外公司排查發現,涉事房間內部電路施工配置與自如的房間標準有出入。

北青報記者從陳澄處了解到,其租住的房間並非首次出租房,事情發生後,自如方面確實曾向其提出換房,但被陳澄夫婦拒絕。“事情解決前,我們會堅持住在這兒。一旦我們搬走,可能問題就更不會解決了,那萬一還有其他人遭遇這種情況怎麼辦?”

編輯:蔣蔣
數字報

自如房內現攝像頭 警方介入調查

北京青年報  作者:  2018-10-16

1123563519_15396496550921n.jpg

民警拆開插座後發現偷拍設備

1123563519_15396496551401n.jpg

當事人在插座上發現有小孔

昨天上午,一篇名為《自如房裏的偷拍攝像頭》的文章在網上引發熱議。當事人陳澄(化名)介紹説,9月11日晚,他在床邊插座上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小孔”,懷疑是被安裝了針孔攝像頭。報案後經民警確定,插座背後果然藏著一個偷拍設備。15日下午,北京青年報記者從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了解到,警方正在就此事進一步工作中。自如方面則回應稱,將積極配合警方調查。

租戶床邊發現偷拍設備

陳澄説,酒店房間裏發現攝像頭的消息他屢有耳聞,但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在家也會遭遇這類事。

陳澄介紹,9月11日晚上,他臨睡前在床邊的插座上看見了一個小孔。打開手機的手電功能照射後,發現有類似玻璃一樣的反光物體。陳澄當即想到,此前各種酒店暗藏攝像頭的新聞裏,用來偷拍房客的設備似乎就是這樣。但由于當時已經是淩晨時分,他就先拿貼紙把小孔貼了起來。

第二天一大早,陳澄就打電話報了警。民警趕到後幫他拆開了插座,結果發現裏面真的是一個偷拍設備。陳澄説,“偷拍設備上有一個16G的存儲卡,可不間斷地錄制,設備可連接wifi進行遠端登錄下載存儲卡內錄制的視頻,而偷拍設備連接的wifi恰恰就是自如提供的wifi。”

氣憤之余陳澄不免有些擔心,他和妻子已經在這個房間裏住了好幾個月,所有的隱私都被暴露在這個偷拍設備面前,它有沒有偷拍自己的生活?如果拍了,拍下來的視頻又被發送到哪裏去了?

反映問題月余未解決

10月15日,微信公眾號“呦呦鹿鳴”最早爆料了陳澄的遭遇。此後,這篇名為《自如房裏的偷拍攝像頭》的網文被大量轉載。

陳澄説,他一開始並不想曝光此事,“畢竟涉及自己的隱私,不太想讓太多人知道,所以從來沒在朋友面前提過”。但令他不滿的是,事情發生一個多月了,自如方面始終沒有提出解決此事的方案。

陳澄告訴北青報記者,出事的房間是今年4月租的,每月租金3290元,此外還另外支付了自如3290元的服務費。雖然只是一間不大的“隔斷房”,但對于常年北漂的他們來説,已經算是一次“消費升級”。

據他介紹,事發一周後自如方面曾有一位總監與自己溝通過此事,當時總監的回答是:此事與自如公司沒有關係。

朝陽警方正在工作中

昨天下午,北青報記者從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了解到,警方正就此事進一步工作中。

昨晚7點左右,自如生活資産管理有限公司通過其官方微博發布聲明稱:自如客服日前接到自如客反映,在其租住房間內發現針孔攝像頭。自如公司安全中心已成立工作組配合警方對此事進行立案偵查,目前事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自如公司稱:“自如對新收及二次出租房源的裝修配置均有嚴格流程檢核和係統管控,此事發生後,公司管理中心會同品質管理、裝修配置、租期管理部門對相關環節進行進一步梳理、排查隱患。”

自如公關負責人田楠楠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自如已向陳澄夫婦提出了換房居住的方案,此外公司排查發現,涉事房間內部電路施工配置與自如的房間標準有出入。

北青報記者從陳澄處了解到,其租住的房間並非首次出租房,事情發生後,自如方面確實曾向其提出換房,但被陳澄夫婦拒絕。“事情解決前,我們會堅持住在這兒。一旦我們搬走,可能問題就更不會解決了,那萬一還有其他人遭遇這種情況怎麼辦?”

編輯:蔣蔣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