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期
“到穗三天內須登記”,有什麼實質意義?

按官方統計,截至2013年年底,廣州登記在冊流動人口686.7萬人,按照一定漏登率計算,實際居住流動人口為837萬人左右。這麼龐大的人口,每天進出個幾十萬也是相當平常的事情。如果真的都在3個工作日內登記信息,顯然太高估基層機構的能力了。尤其是如三元里、新市、客村、棠下這些地方,刨除旅游、觀光、看病的,僅僅統計流動的打工仔,都會是一筆浩瀚的神仙數。到時莫非要采購配備一堆自動申報機器來解決基層人手難題?並將這宣傳為“網絡政務”的舉措?

很多年前,戶口牢牢束縛住一個國人的終身,如今公民遷徙的權利相對解套了。不管是來旅游、來打工,還是來流浪,這都是私人事務。真的在當地打工,也會有具體的用人單位作登記。都21世紀了,政府若想管到人頭,可以強制要求用人單位網上錄入信息上報、可以通過酒店前台入住記錄自動上報等。除此以外,實在想象不出,記錄這些公民的身份意義何在。難道官方會利用“雲計算”“大數據”為外來人口服務?會積極爭取福利和資源實時投放給外來人口?

要討論此類規定的目的,能否如此揣摩:總有一些不懷好意的人潛伏進廣州,因此需要對這些“危險人群”進行識別;總有一些找不到工作、可能對城市構成威脅的人群,需要把控。相反,旅游、看病、做生意的人,應該就不會找麻煩,可以放松管制。只要這樣的規定強制推行了,廣州就會成為一個有序的,穩定的,透明的可控城市了。顯然,如此手法來審查與過濾公民,是何等的陳舊,何等的機械,甚至包含著對外來人口莫名其妙的歧視,何以要發生在以開放聞名的廣州市?

有關部門如果認為自己有管控外來人口的重任,那麼就要問想管什麼,想達到什麼效果?登記了又能起到什麼作用,或者說其實毫無作用?類似報告制度也許只適用于比例極少的群體,比如外國人在廣州;適用于那種人口幾乎不能移動的年代,而不可能覆蓋和廣州戶籍人口相當的外來人口上。在信息和人流互聯互通的年代,非要推行靜態控制的規矩,或有三個結果,一是基層管理不勝負荷,干脆讓“漏網之魚”繼續游走;二是流動人口不勝困擾,更不服管;三是難以堅持,不了了之。【詳細

廣州,期待具有服務含量的管理

這一“不無想當然”的通告內容被媒體披露之後,線上網下一片噓聲。人們並沒有太多質疑通告制定者的初衷和法律依據,而是把焦點放在這項規定難以實施上。道理真是“一字那麼淺”,且不說這個號稱每天有龐大非常住流動人口的城市,能有多少個對接的可登記窗口可供“申報”,更不要說,政府將在人力和管理上要投入多麼昂貴的行政資源。光是這種落後的所謂管理思維,本身就是給城市及百姓增加麻煩的精神和肉體上的“苛捐雜稅”。

事實上,對通告做出解釋的來穗人員服務局相關負責人,面對媒體的疑問,顯然沒有什麼思想準備,只是說單位新成立,很多問題都未能有什麼實質效果。明確的答復,只是在回答旅游、出差、治病、開會等人員是否需3個工作日內登記信息時,連說三個“不是”,而面對如何執行、如何界定、不登記有何措施等尖銳問題,“有關部門”是有些手足無措的。令人難以理解的是,這個新成立的單位明明掛著“服務管理”的牌子,出台的規定卻似乎顯示出他們的服務欠奉,管理無能。

如今再質疑這份充滿“悖論”的通告似乎已意義不大,但從這類文件當中,我們可以看到“有關部門”的思維慣性。在一些權力部門的語匯當中,所謂的“管理”,肯定構成了他們官場話語的主體。在其思維邏輯中,“外來”意味著失控,意味著潛在的不穩定,總以為自己有把握“管控”各種社會現象。他們把強行建立“秩序”作為自己的目標,以鐵腕去執行“秩序”,把這些作為“維穩”思維的根本。然而,現實的多樣性往往令這類思維撞得頭破血流。在對待諸如“外來人口”這類世界難題,除了具有封閉條件的地方,良好的秩序的建立,並不在于強制性實行某種制度,而在于通過細致和到位的服務,把“管理對象”納入當地社會服務的體系當中。比如,通告要求人家必須去某地登記和申報,這本身就非常沒有技術和服務的含量,顯然,這麼麻煩,誰去啊?然而,倘若把這種登記和申報,與有效的服務項目結合起來,很多外來的人們,恐怕也會心甘情願前往登記申報的。比如有的旅游城市,對初到城市一段時間的人給予公交上的優惠。當然,你要進行實名制的申報登記。這類辦法在國際上非常流行,當然也是帶有服務含量並能“一舉兩得”的有效操作。

在進入“大數據”時代,怎樣把服務和管理結合起來,是政府公共服務要實行創新的課題,公共服務的人性化,也是政府執政水平的指標之一,所謂的“服務管理局”,提法上也是先講“服務”,後講“管理”的。【詳細

“來穗三日須登記”應說明竭力制度初衷

從“外來人口”到“流動人口”,再到如今的“來穗人員”,不難看出官方對非本市戶籍群體的態度變遷,表現在政策方面則是,歧視性的管理規定越來越少,而有關流動人口公共福利的討論越來越多。在這樣的政策背景下,廣州一紙通告要求外地人赴穗需在3日內登記,難免要受到批評。具體而言,從政策合法性角度看,憲法規定民眾有遷徙自由,通告的上述提法涉嫌與此權利相抵觸,而從政策實施角度看,由于廣州流動人口數量龐大,政策一旦落實,由誰來承擔登記的責任,不主動登記將面臨何種處罰,目前看來,上述問題尚得不到回答,這使得接下來政策實施面臨不小的難度。

從政策合法性和可實施性角度看,此次通告乃至接下來的實施細則,目前不但不被看好,甚至還會受到持續的批評。官民之間接下來需要通過溝通來凝聚共識,既要呈現民間的誤解也要傾听外界的意見。現實地看,考慮到目前人口流動頻繁,廣州要獲得更好的發展,顯然不能制約人口流動,官方不可能無視這一邏輯。從有關部門目前有限的回應看,民間對于此次通告似乎存在一定的誤解,其中對“來穗人員”的理解尤甚。按照官方的解釋,來廣州旅游、出差、治病、開會這類流動人口並不在登記對象之列,官方對“來穗人員”應該會有一個的明確定義,需要登記的人員範圍有望收窄。此回應緩解了輿論的質疑,但稍作分析其實經不起推敲,它會帶來一連串問題,其中就包括如何甄別這類短暫逗留的流動人口,比如旅游類的流動人口,畢竟並非所有的旅游行為都是有組織的,還有很多是個體自發的,這就使得流動人員一旦不想登記,完全就可以冒充游客,有關部門不可能忽視這種可能性。就此而言,流動人口登記是否只是部分覆蓋,目前應存疑。

具體的登記流程同樣值得關注。翻閱廣東對流動人口已有的制度,不難發現流動人口登記的規定早就存在,《廣東省流動人口服務管理條例》中就有來穗人員3天內登記的要求,只是現實中未普遍貫徹執行。通告只是整合過去的制度規定,此次決心落實流動人口登記制度,或許是流動人口導致了城市管理方面的壓力,實屬當下的權宜之計。接下來需要在登記流程上給予便利,強化服務,淡化管理。具體而言,如何登記,由誰來登記,登記什麼信息,前兩者涉及流程問題。像旅游、就醫這類流動人口,即便要求登記,其實相關機構也可盡到登記的責任,完全不需要勞煩本人;至于說在廣州有就業需求的流動人口,就業單位可承擔登記責任,單位已經登記的,如果再向管理部門登記,就意味著重復采集信息,既浪費人力又制造麻煩;同樣,待業人員因為需要租賃房屋,因此房東可承擔相應義務,不必讓流動人員親自前往。而即便是上述登記流程,理想的做法也應該是在網上進行,所有這些,概而論之,就是不能再像過去那樣,通過辦證來獲得人口流動的合法性,如果可以實現上述分工,登記成本大大降低,尤其是省去流動人員自身的麻煩,落實登記要求的障礙或許就要小很多。

至于說登記什麼信息,也應該有所講究,人口管理並非人口審查,前者畢竟普遍,掌握其基本信息即可,權力界限該明確,公民隱私權當保護。廣州過去在流動人口管理方面不乏血的教訓,此次制度嘗試在輿論缺乏支持的情況下,官方更應竭力說明制度初衷,表明鼓勵人口流動的姿態。【詳細

 

  • 哪些來穗人員需要3日內登記?

    本次核查登記工作不是重新對來穗人員集體全員登記,而是在日常已登記的711萬來穗人員的基礎上,補登漏登、更新錯漏的來穗人員信息。

    來穗人員3個工作日內不登記的,由公安機關予以警告,責令限期改正。

    出租屋主(包括以借住、寄住、直接受雇等方式容留來穗人員居住的屋主)在3個工作日內不報送來穗人員基本信息的,由公安機關責令限期改正,逾期未改正的,處以兩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罰款。

    有自用集體宿舍的用人單位3個工作日內不報送所雇用的來穗人員信息,由街鎮來穗人員管理服務機構責令其改正,經教育仍不改正的,由公安機關按每安排居住1人處以5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罰款,但罰款總額最高不得超過3萬元。

    本次數據核查登記工作範圍包括︰1、居住在出租屋內的來穗人員;2、借住、寄住、直接受雇等方式居住在居民房屋中的來穗人員;3、在用人單位就業和居住的來穗人員;4、建築工地的來穗人員;5、時租日租房、旅業賓館和其他場所的來穗人員。同時將駐穗部隊(武警)大院、中央(省)駐穗單位大院的來穗人員和在穗全日制院校就讀學生也納入登記範圍,確保數據核查等級覆蓋全、底數清、情況明、數據實。

    就醫、出差、旅游、探親的來穗人員如在賓館、酒店、旅店、招待所等旅館業住宿且已辦理旅游業住宿登記的來穗人員不需要再重復居住登記。【詳細

  • 網友吐槽“這是要閉關鎖穗嗎”

    市政府官網近日發布了《廣州市人民政府關于進一步加強來穗人員居住登記工作的通告》(以下簡稱《通告》)。《通告》規定,來穗人員來穗居住需三個工作日內登記,不登記將依法追責。該規定引起了民眾的極大關注。

    新快報記者昨日查閱廣州市來穗局官網了解到,該《通告》其實早在今年8月1日—8月11日曾在市來穗局官網征求公眾意見,但該局當時並未向媒體通報該征求意見稿,媒體也未對此做報道,以致大多數民眾對該征求意見稿並不知情。新快報記者比對最終發布的《通告》與征求意見稿了解到,最終的《通告》將征求意見稿的政策有效期3年修改為有效期5年。

    市政府官網近日發布該《通告》後,“來穗居住人員三天內需登記”的規定引起了民眾的極大關注。民眾紛紛網上吐槽,微博網友@航航的兔表示,“這是要閉關鎖穗的節奏嗎?”@楚焉則質疑道,“廣州開放務實的形象哪去了?”詳細

     

  • 來穗三天須登記 將出台細則

    21日,廣州市政府官網公布了《關于進一步加強來穗人員居住登記工作的通告》(以下簡稱《通告》)。《通告》稱,非本市來穗人員應當自到達居住地之日起3個工作日內,持本人居民身份證或其他有效身份證明,向所在街道(鎮)或者社區(村)來穗人員服務管理機構申報居住登記或者居住變更登記等一系列對來穗人員信息登記的規定。

    消息公布後,不少網友表示,時下公民遷徙越來越自由,這個規定是否管得太嚴,也管得太寬?人口流動如此頻繁的廣州,三日內登記信息是否行得通?

    疑問1 龐大流動人口管得來嗎?

    今年4月,廣州市來穗人員服務管理局官員曾向媒體通報,截至2013年年底,廣州登記在冊流動人口686.7萬人,按照一定漏登率計算,廣州實際居住流動人口為837萬人左右,而廣州常住人口為832萬人。

    有調查顯示,800多萬流動人口中,無固定職業者超過20萬,其中接近一半為初中以下學歷,而救助的流浪乞討人員超過3萬。

    有網友提出懷疑,面對如此龐大的來穗人口,相關政府部門是否規定3個工作日內登記信息就可以管得來?具體執行有沒有保障?詳細

涌入廣州的流動人口,固然要進行必要管理,但是,在“遷徙自由”早已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城鄉人口流動更加龐大、頻繁的當下,有關部門依然為了一己管理之方便,悍然執行“來穗三日須登記”這一“逆天”管理措施,讓人恍若有“今夕何年”之感!再說了,其是能否落實也令人懷疑!或許這一登記制度的出台,恰恰凸顯城市管理者“理念落伍,服務欠奉,管理無能!”

更多>>往期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