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活力放中來——廣東省向用人主體放權的探索實踐

來源︰羊城晚報 作者︰周聰 通訊員︰粵仁宣 發表時間︰2017-11-14 18:27

廣東省向試點高校全面下放用人自主權,以細膩的管理和服務順利交接權責“接力棒”,“放管服”緊密結合,讓用人單位和人才嘗到實實在在的改革紅利。

人才引進可以先上崗後辦手續;崗位設置總數根據實際需要自主確定,不與編制硬性掛鉤;職稱評定的含金量更高了;科研教學人員工資薪酬分配更加靈活,緊缺小語種人才沒有博士學歷也可以按需引進……這些事情,在過去一年真實地發生在廣東5所高校內。

一年來,圍繞著高水平大學建設,廣東省向華南師範大學、華南農業大學、廣東工業大學、廣州中醫藥大學、廣東外語外貿大學5所試點高校全面下放人事管理權。改革是深層次的活力源泉,廣東向用人主體放權的探索激發了用人單位的主體作用,釋放了人才活力,一條以人事制度改革集聚創新驅動發展動能的路徑日漸清晰。

以改革服務創新驅動發展

高水平大學建設是廣東未來發展的一次遠期“投資”,深化人事制度改革是為高水平大學建設提供重要制度支撐。

隨著近幾年的發展,廣東的經濟正處在由傳統的被動型外向型經濟向創新型開放型經濟轉換的關鍵時期。按照習近平總書記對廣東“當好創新驅動發展的排頭兵”的期望,廣東將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作為核心戰略和總抓手,把推進高水平大學建設作為服務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重要舉措。

2015年4月10日,廣東省委、省政府印發《關于建設高水平大學的意見》(粵發﹝2015﹞3號),正式揭開了廣東“雙高”(高水平大學和高水平學科)建設的序幕。4月23日,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主持召開全省高水平大學建設工作會議進行動員部署,會議提出,力爭用5-10年時間,建成若干所具有較高水平和影響力的大學;強調要向改革要動力,聚焦深化改革,推進制度創新,加快構建充滿活力、富有效率、更加開放、有利于高校科學發展的體制機制;在深化高校人事制度改革方面明確提出“四個自主”的要求,即要引導和支持重點建設高校在國家和省有關規定範圍內自主設置崗位、自主確定聘用條件、自主開展職稱評審、自主調節績效工資。

比起上百億經費投入這個“興奮點”,廣東決策層很清楚,“雙高”建設,真正的著力點還在于深化改革,激發用人單位和人才的內生活力。

2016年1月11日,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主持召開廣東省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五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高水平大學建設人事制度改革試點方案》(以下簡稱《試點方案》)。並以省政府辦公廳文件在全國率先推出《試點方案》(粵府辦﹝2016﹞14號),向華南師範大學、華南農業大學、廣東工業大學、廣州中醫藥大學、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等5家試點高校全面下放人事管理權限。

“五個下放”“22個自主”是改革的主要內容。“五個下放”就是向試點高校全面下放崗位設置權、公開招聘權、職稱評審權、薪酬分配權、人員調配權;“22個自主”就是將下放的權限具體細化賦予試點高校22個自主權,形成了覆蓋崗位管理、交流引進、合同用人、公平競爭、分配激勵等主要環節的人事管理鏈條。

廣東省人社廳政策研究處負責人告訴記者,“改革的基本內容,實質上是以簡政放權、激發人才活力、創新人事管理方式為依歸的”。

放權︰ 高校擁有人事管理自主權

“五個下放”“22個自主”,人事管理權全鏈條式全部下放,放活了高校根據實際發展需要調整人才隊伍的空間。

“五個下放”“22個自主”,將人事管理權限一次性整體打包下放給高校,顯示了廣東壯士斷腕、刀刃向內的改革魄力。這種改革魄力,源于廣東不斷自我革新的意識。

廣東省人社廳政策研究處負責人告訴記者,“對照省委省政府高水平大學建設的要求,作為改革助力和制度支撐的人事制度改革還需要加大力度,我們真切地感受到了這種改革的緊迫感。”從最初提出“完善”現有政策制度,到後來改為“擴大”人事管理自主權限,到最後定為“下放”人事管理權限,雖然只是兩字之差,但放權的程度和改革的力度已經大不一樣。

徹底改革的決心,受到了高校上下的普遍歡迎。“以前都是我們呼吁政府部門進行改革,但這次給高校放權,省里想到了我們的前面,放權範圍也大大超出我們的意料。”征求意見座談會上,教學科研一線的教授們一致表示。

更為重要的是,人事管理權全鏈條式的下放,給試點高校在人才集聚、人才配置、人才激勵等環節帶來了輾轉騰挪的靈活空間。

一年多來的實踐,有了用人自主權的試點高校,開始按照各自特色發展需要集聚、配置、評價和激勵人才︰按照原有的人事管理制度,崗位層級設置的比例是不能打破的,教職工評審高級職稱往往受到名額的限制,導致人才外流。但有了崗位設置自主權,華南師範大學在不超過核定崗位職數的前提下,適度增加了高級職稱比例,2016年正、副高職稱教師比例分別從26.5%增加至29.1%,從29.7%增加至30.5%,拓寬了人才的職業發展空間;公開招聘自主權的下放以及事前“審批”改為年底或適時“備案”監管方式的轉變,讓試點高校可以隨時招聘人才,甚至可以“先用起來再辦手續”,快捷的效率讓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僅僅一個學期就引進了44名學校急需的高層次人才。

績效工資總量調控政策的改革,打破了以往高校激勵人才的天花板。“這破解了我們有心激勵人才但有錢發不了的尷尬。”華南農業大學人事處副處長錢立雄說。一年多來,華南農業大學在校內對新引進的人才探索協議工資、年薪制、特殊人才待遇等多元化薪酬分配方式。對包括現有人才在內的所有人才,也在不斷完善校內收入分配辦法,逐步形成重貢獻,重實績,向關鍵崗位和優秀人才傾斜的分配和獎勵機制。

正如廣東工業大學校長陳新說的那樣,“這次人事制度改革讓高校有了人事管理自主權,將有利于高校進一步優化和提升師資力量,有利于整合社會創新教育資源,有利于進一步提升高端人才開發和利用的價值和效益,無疑為高水平大學和高水平學科建設凝聚更多的高端人才和團隊,搭建更多的產學研平台,承擔更多重大的科研項目,也將進一步激發高校繼續深化改革和釋放活力。”

精細管理和服務︰ 順利交接權責“接力棒”

政策解讀、舉辦培訓班、派出駐校工作組指導制定配套制度,一切都是為了確保改革不偏離激發人才活力的初衷。

“一放就亂,一管就死”是很多政府部門在簡政放權時最怕的“怪圈”。全面放權後,怎樣順利交接“權責”接力棒,成為廣東省思考的新問題。

廣東省人社廳事業單位人事管理處負責人告訴記者,為了讓試點工作順利推進,省委省政府要求省人社廳要派專責小組進駐試點學校,做好政策解讀,幫助高校厘清權力下放的邊界和範圍,讓高校明白自身在人事管理中有哪些底線和紅線。

讓各試點高校建立科學可操作的配套制度是這項改革的“最後一公里”。廣東省人社廳按照省委省政府的部署要求組建駐校工作組,在配套制度制定期間全程駐校,提前介入配套制度初稿的設計、研究和修改,對各高校在制定配套制度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全程進行指導、溝通協調,無保留地予以支持。“重點是把握制度的前瞻性、協調性和可操作性”,她介紹說,“讓改革不偏離激發人才活力的初衷”。制度與制度之間不能出現矛盾,相互之間協調,要有可操作性。

在服務保障方面,廣東省一改以往的前期“審批”為“備案”,優化了備案流程,提高備案服務效率。專門開發設計改革試點專欄網頁,為試點高校發布信息提供服務;在廣東工業大學、華南師範大學設立高層次人才分窗口。一系列的措施帶給高校人事干部最直接的感受就是“現在高層次人才引進很迅速!”廣外人事處副處長陳閏對此有著深刻的體會,“過去我們引進人才,快也要一個多月,慢的話兩三個月也有可能,現在2-3周基本上手續就能辦完。”

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在全面下放人事管理權過程中學校本身要有專人負責,要有相關配套的制度,但高校現在承接這些人事工作的人員,素質跟改革要求相比,還有些差距。這些仍需要在改革中進一步探索。

盡管還存在探索的空間,但廣東放權的實踐增強了5所高校的人才的競爭力,起到了一個很好的示範作用。據介紹,廣州、佛山、東莞等地市正加快深化高校人事制度改革,改革的綜合效應正在南粵大地逐步顯現。

圖/視覺中國

制圖/杜卉

編輯︰
數字報

發展活力放中來——廣東省向用人主體放權的探索實踐

羊城晚報2017-11-14 18:27:25

廣東省向試點高校全面下放用人自主權,以細膩的管理和服務順利交接權責“接力棒”,“放管服”緊密結合,讓用人單位和人才嘗到實實在在的改革紅利。

人才引進可以先上崗後辦手續;崗位設置總數根據實際需要自主確定,不與編制硬性掛鉤;職稱評定的含金量更高了;科研教學人員工資薪酬分配更加靈活,緊缺小語種人才沒有博士學歷也可以按需引進……這些事情,在過去一年真實地發生在廣東5所高校內。

一年來,圍繞著高水平大學建設,廣東省向華南師範大學、華南農業大學、廣東工業大學、廣州中醫藥大學、廣東外語外貿大學5所試點高校全面下放人事管理權。改革是深層次的活力源泉,廣東向用人主體放權的探索激發了用人單位的主體作用,釋放了人才活力,一條以人事制度改革集聚創新驅動發展動能的路徑日漸清晰。

以改革服務創新驅動發展

高水平大學建設是廣東未來發展的一次遠期“投資”,深化人事制度改革是為高水平大學建設提供重要制度支撐。

隨著近幾年的發展,廣東的經濟正處在由傳統的被動型外向型經濟向創新型開放型經濟轉換的關鍵時期。按照習近平總書記對廣東“當好創新驅動發展的排頭兵”的期望,廣東將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作為核心戰略和總抓手,把推進高水平大學建設作為服務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重要舉措。

2015年4月10日,廣東省委、省政府印發《關于建設高水平大學的意見》(粵發﹝2015﹞3號),正式揭開了廣東“雙高”(高水平大學和高水平學科)建設的序幕。4月23日,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主持召開全省高水平大學建設工作會議進行動員部署,會議提出,力爭用5-10年時間,建成若干所具有較高水平和影響力的大學;強調要向改革要動力,聚焦深化改革,推進制度創新,加快構建充滿活力、富有效率、更加開放、有利于高校科學發展的體制機制;在深化高校人事制度改革方面明確提出“四個自主”的要求,即要引導和支持重點建設高校在國家和省有關規定範圍內自主設置崗位、自主確定聘用條件、自主開展職稱評審、自主調節績效工資。

比起上百億經費投入這個“興奮點”,廣東決策層很清楚,“雙高”建設,真正的著力點還在于深化改革,激發用人單位和人才的內生活力。

2016年1月11日,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主持召開廣東省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五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高水平大學建設人事制度改革試點方案》(以下簡稱《試點方案》)。並以省政府辦公廳文件在全國率先推出《試點方案》(粵府辦﹝2016﹞14號),向華南師範大學、華南農業大學、廣東工業大學、廣州中醫藥大學、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等5家試點高校全面下放人事管理權限。

“五個下放”“22個自主”是改革的主要內容。“五個下放”就是向試點高校全面下放崗位設置權、公開招聘權、職稱評審權、薪酬分配權、人員調配權;“22個自主”就是將下放的權限具體細化賦予試點高校22個自主權,形成了覆蓋崗位管理、交流引進、合同用人、公平競爭、分配激勵等主要環節的人事管理鏈條。

廣東省人社廳政策研究處負責人告訴記者,“改革的基本內容,實質上是以簡政放權、激發人才活力、創新人事管理方式為依歸的”。

放權︰ 高校擁有人事管理自主權

“五個下放”“22個自主”,人事管理權全鏈條式全部下放,放活了高校根據實際發展需要調整人才隊伍的空間。

“五個下放”“22個自主”,將人事管理權限一次性整體打包下放給高校,顯示了廣東壯士斷腕、刀刃向內的改革魄力。這種改革魄力,源于廣東不斷自我革新的意識。

廣東省人社廳政策研究處負責人告訴記者,“對照省委省政府高水平大學建設的要求,作為改革助力和制度支撐的人事制度改革還需要加大力度,我們真切地感受到了這種改革的緊迫感。”從最初提出“完善”現有政策制度,到後來改為“擴大”人事管理自主權限,到最後定為“下放”人事管理權限,雖然只是兩字之差,但放權的程度和改革的力度已經大不一樣。

徹底改革的決心,受到了高校上下的普遍歡迎。“以前都是我們呼吁政府部門進行改革,但這次給高校放權,省里想到了我們的前面,放權範圍也大大超出我們的意料。”征求意見座談會上,教學科研一線的教授們一致表示。

更為重要的是,人事管理權全鏈條式的下放,給試點高校在人才集聚、人才配置、人才激勵等環節帶來了輾轉騰挪的靈活空間。

一年多來的實踐,有了用人自主權的試點高校,開始按照各自特色發展需要集聚、配置、評價和激勵人才︰按照原有的人事管理制度,崗位層級設置的比例是不能打破的,教職工評審高級職稱往往受到名額的限制,導致人才外流。但有了崗位設置自主權,華南師範大學在不超過核定崗位職數的前提下,適度增加了高級職稱比例,2016年正、副高職稱教師比例分別從26.5%增加至29.1%,從29.7%增加至30.5%,拓寬了人才的職業發展空間;公開招聘自主權的下放以及事前“審批”改為年底或適時“備案”監管方式的轉變,讓試點高校可以隨時招聘人才,甚至可以“先用起來再辦手續”,快捷的效率讓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僅僅一個學期就引進了44名學校急需的高層次人才。

績效工資總量調控政策的改革,打破了以往高校激勵人才的天花板。“這破解了我們有心激勵人才但有錢發不了的尷尬。”華南農業大學人事處副處長錢立雄說。一年多來,華南農業大學在校內對新引進的人才探索協議工資、年薪制、特殊人才待遇等多元化薪酬分配方式。對包括現有人才在內的所有人才,也在不斷完善校內收入分配辦法,逐步形成重貢獻,重實績,向關鍵崗位和優秀人才傾斜的分配和獎勵機制。

正如廣東工業大學校長陳新說的那樣,“這次人事制度改革讓高校有了人事管理自主權,將有利于高校進一步優化和提升師資力量,有利于整合社會創新教育資源,有利于進一步提升高端人才開發和利用的價值和效益,無疑為高水平大學和高水平學科建設凝聚更多的高端人才和團隊,搭建更多的產學研平台,承擔更多重大的科研項目,也將進一步激發高校繼續深化改革和釋放活力。”

精細管理和服務︰ 順利交接權責“接力棒”

政策解讀、舉辦培訓班、派出駐校工作組指導制定配套制度,一切都是為了確保改革不偏離激發人才活力的初衷。

“一放就亂,一管就死”是很多政府部門在簡政放權時最怕的“怪圈”。全面放權後,怎樣順利交接“權責”接力棒,成為廣東省思考的新問題。

廣東省人社廳事業單位人事管理處負責人告訴記者,為了讓試點工作順利推進,省委省政府要求省人社廳要派專責小組進駐試點學校,做好政策解讀,幫助高校厘清權力下放的邊界和範圍,讓高校明白自身在人事管理中有哪些底線和紅線。

讓各試點高校建立科學可操作的配套制度是這項改革的“最後一公里”。廣東省人社廳按照省委省政府的部署要求組建駐校工作組,在配套制度制定期間全程駐校,提前介入配套制度初稿的設計、研究和修改,對各高校在制定配套制度過程中出現的問題全程進行指導、溝通協調,無保留地予以支持。“重點是把握制度的前瞻性、協調性和可操作性”,她介紹說,“讓改革不偏離激發人才活力的初衷”。制度與制度之間不能出現矛盾,相互之間協調,要有可操作性。

在服務保障方面,廣東省一改以往的前期“審批”為“備案”,優化了備案流程,提高備案服務效率。專門開發設計改革試點專欄網頁,為試點高校發布信息提供服務;在廣東工業大學、華南師範大學設立高層次人才分窗口。一系列的措施帶給高校人事干部最直接的感受就是“現在高層次人才引進很迅速!”廣外人事處副處長陳閏對此有著深刻的體會,“過去我們引進人才,快也要一個多月,慢的話兩三個月也有可能,現在2-3周基本上手續就能辦完。”

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到,在全面下放人事管理權過程中學校本身要有專人負責,要有相關配套的制度,但高校現在承接這些人事工作的人員,素質跟改革要求相比,還有些差距。這些仍需要在改革中進一步探索。

盡管還存在探索的空間,但廣東放權的實踐增強了5所高校的人才的競爭力,起到了一個很好的示範作用。據介紹,廣州、佛山、東莞等地市正加快深化高校人事制度改革,改革的綜合效應正在南粵大地逐步顯現。

圖/視覺中國

制圖/杜卉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