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談直播亂象︰網絡主播用說唱形式描述吸毒感受

來源︰央視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2-13 08:24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這幾年,網絡直播很火,唱歌跳舞講故事,不少人沒事就打開來看看。最近,有一種直播答題也很火,據說有的一場答題能有兩三百萬人參與。截至2017年年底,全國網絡直播用戶達4.22億,超過網民總數的一半;提供互聯網直播平台服務的企業達到數百家,市場營收超過300億元。但是,在這些行業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出現了各種各樣讓人不安、甚至是嚴重的問題。

在一些網絡直播平台上,直播內容不堪入目。比如“小牛直播”平台上的幾段視頻,其中兩段,女主播都是在直播中裸露身體敏感部位;另外一段,淫穢不堪;還有一段,女主播在赤裸裸地色情表演。

因為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小牛直播”平台企業負責人、管理人員以及表演人員全部被廣東韶關警方抓獲。

前不久,浙江紹興警方也破獲了一起利用網絡直播平台組織淫穢表演案。一款叫做“泛果直播”的直播平台上,女主播在唱歌、跳舞等表演之後,會引導會員對其進行打賞,打賞達到一定金額之後,她就會把這些會員拉入專門的直播包間或者微信群等,在這里面就開始涉黃表演。

從2017年8月“泛果直播”上線開始,到2017年11月,短短3個月中,平台就擁有了68萬多名注冊會員,通過付費觀看淫穢直播的人員有20多萬人,2017年10月20日至11月30日的短短40天時間內,通過微信、支付寶對直播平台充值金額高達1300多萬元。經過偵查,警方在黑龍江、廣東、遼寧等地抓捕了十多名犯罪嫌疑人。

據犯罪嫌疑人交代,“泛果直播”平台上有上百名主播,主要靠淫穢色情表演讓會員打賞和刷禮物賺錢。

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專職副主任薛松岩介紹︰“僅2017年我們全年查辦了利用網絡直播平台,傳播淫穢色情信息牟利的刑事案件22起,其中有14起是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和公安部門聯合掛牌督辦的案件。通過這樣的集中打擊和整治,我們不僅打掉了傳黃販黃的直播企業直播平台,也抓捕了一批社會影響非常惡劣的網絡主播。”

除了涉嫌犯罪的淫穢色情表演現象之外,網絡直播當中還有大量的諸如語言挑逗、表演低俗、惡俗的現象。

有的網絡直播還充斥著各種污七八糟的內容,比如有直播抽煙的、有吃蟑螂的、有非法營銷賣珠寶的、有直播給嘴唇扎洞的,網絡主播“天佑”在直播當中用說唱形式,詳細描述吸毒後的各種感受。

這些網絡直播當中的亂象對社會危害極大,而且有的已經涉嫌犯罪,為什麼這些直播平台和主播非要這樣鋌而走險呢?說到底還是為了吸引眼球、吸引流量,最後變現,以獲得經濟利益。

在直播中,有些主播會不停地提醒網友打賞,也就是花錢充值買禮物送給主播。在一個主播的蠱惑和誘導下,一個網友最後花了100萬元打賞給了主播。對于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100萬元都不是個小數目,卻轉瞬之間在直播平台上打賞給了主播。而這種給主播打賞的行為,甚至已經傳導到了未成年人。2017年5月份,河南許昌的苗先生發現,自己準備用來治病的錢少了24000多元,經過查詢,是13歲的兒子打賞給了網絡主播。

原來,在快手直播平台上,有位主播一直在直播跳“鬼步舞”,苗先生的兒子對這種舞蹈著了迷。10天時間,男孩,就給主播打賞了24000多元。

同樣的事情在廣東佛山也發生了一起。江西的吳女士在佛山打工,今年1月,吳女士發現自己支付寶賬號上16000多元錢的存款只剩下15元左右,開始還以為是賬號被別人盜用了,後來查手機才知道,是9歲的女兒在網絡直播平台上打賞主播給花掉了。

吳女士告訴記者︰“每次在開播之前有一個主播,每次都會發信息給女兒。總是說,‘小娃子,快來掛榜,漲人氣’,一而再再而三地叫我女兒,她肯定控制不了自己。我是一個在外地打工的員工,一個月的工資也就是2000多塊錢,這1萬多塊錢是我這一年的積蓄,也是我回家過年的錢。這一下子就被我女兒刷掉了,我很生氣,覺得這個平台,連小孩子的錢都騙。”

“未成年人對錢、經濟損失這些沒有什麼概念,他的自控能力會全面失守在這種情況下,所以我們從法律這個角度,從監管這個角度上來講,應該嚴格限制針對未成年人打賞的這些節目。”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王四新認為。

除了低俗、惡俗甚至涉黃的網絡直播,今年年初,網絡直播行業又出現了一種新的形態——直播答題。網民通過相關APP參與在線競答,全部答對者平分當期獎金。目前為止,國內主要有12家直播答題平台。按說,通過答題激發網民對知識學習的熱情、豐富人民群眾的業余生活,是件好事兒,但有些競答平台在題目的設置上卻政治意識淡薄,比如,“百萬贏家”在一場直播答題時,詢問某明星的國籍,在答案選項中將台灣和香港列為了國家,這明顯是在設置題目、審核題目時候出現了重大漏洞。

除了網絡直播、答題中的這些亂象,眼下還有一種網絡視頻現象需要警惕,就是在網絡上還流傳著一種兒童動畫視頻,視頻當中雖然都是小豬佩奇、米老鼠和唐老鴨、艾莎公主這些經典的卡通人物形象,但不同的是,在這些視頻中,艾莎公主面目猙獰、小豬佩奇變成暴力兒童。這些卡通人物都直接取材于經典動畫片中的卡通形象,但如今全都性情大變,形象顛覆。

這種披著兒童卡通外衣但卻少兒不宜的動畫視頻叫做“邪典”視頻,2014年起,一個名叫斯蒂芬•拉蒂根的愛爾蘭動畫人開始制作這種動畫,並在國外的YouTube網站上上傳這些視頻,由于這些視頻常常以 “有趣早教動畫片”等正面字眼作為標題,被歸為“教育類”推薦給兒童迅速擴散,漸漸引發了美國社會各界的強烈抗議。2017年,YouTube 網站開始大規模下線這類視頻、封禁賬號。但沒想到的是,近期這種視頻從東南亞流入到我國國內。廣州胤鈞公司用經典動畫片中的角色玩偶實物,將制作過程拍成視頻,或將有關成品擺拍制作帶有故事情節的視頻,上傳至一些知名視頻網站,迅速傳播。

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部長王鋒表示︰“第一是孩子們在不知不覺當中喪失對暴力色情侵害行為的警惕性;第二對孩子們心理成長產生嚴重不良影響。希望執法機關能夠加大這方面懲處力度,對于制作散布視頻個人也好、公司也好,及時做出這方面的懲處。”

據了解,針對網絡直播平台傳播低俗色情暴力等違法有害信息和兒童“邪典”動漫游戲視頻,中央宣傳部、中央網信辦、文化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近日作出部署,2月上旬至4月下旬進一步開展集中整治行動。

近期,按照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的部署要求,優酷、愛奇藝、騰訊、百度等為兒童邪典視頻提供傳播平台的多個互聯網企業,被依法調查並予以行政處罰。

另外,國家網信辦在前期取證約談整改“花椒百萬贏家”,下線微信小程序“頭腦王者”的基礎上,近日依法關閉了“蜜汁直播”等十家違規直播平台,並根據《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將違規主播“天佑”“盧本偉”實施跨平台封禁。

“打擊網絡犯罪特別是針對未成年人的網絡犯罪,是所有的國家的共識,無論從法律規制,還是從政府監管,無論從行業自律,還是企業主體責任的落實,我想這個要求是一致的。”薛松岩說︰“中國在治網管網方面也有自己的先進經驗,我們想在借鑒各國先進經驗的基礎上不斷完善我們的法律體系的設置,不斷提升政府監管水平,也能夠不斷去強化企業主體責任落實,這樣形成政府企業和社會共同打造清朗網絡空間,這是我們的最終目的。”

正值寒假,又逢新春佳節,相對寬裕的時光里,很多人尤其是學生們可能會更多的光顧直播平台,但像剛才節目中展示的那些違法違規、低俗媚俗無底線、價值導向嚴重偏差的網絡直播,會污染網絡環境,危害網民尤其是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產生惡劣的社會影響。網絡空間不能是藏污納垢之地,更不應該是法外之地。近期,有關部門將進一步開展集中整治行動,鏟除網絡垃圾。政府和企業各負其責,全社會共同努力,形成良好的網絡生態,網絡空間才能天朗氣清。

編輯︰宏
數字報

央視談直播亂象︰網絡主播用說唱形式描述吸毒感受

央視網2018-02-13 08:24:18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這幾年,網絡直播很火,唱歌跳舞講故事,不少人沒事就打開來看看。最近,有一種直播答題也很火,據說有的一場答題能有兩三百萬人參與。截至2017年年底,全國網絡直播用戶達4.22億,超過網民總數的一半;提供互聯網直播平台服務的企業達到數百家,市場營收超過300億元。但是,在這些行業快速發展的同時,也出現了各種各樣讓人不安、甚至是嚴重的問題。

在一些網絡直播平台上,直播內容不堪入目。比如“小牛直播”平台上的幾段視頻,其中兩段,女主播都是在直播中裸露身體敏感部位;另外一段,淫穢不堪;還有一段,女主播在赤裸裸地色情表演。

因為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小牛直播”平台企業負責人、管理人員以及表演人員全部被廣東韶關警方抓獲。

前不久,浙江紹興警方也破獲了一起利用網絡直播平台組織淫穢表演案。一款叫做“泛果直播”的直播平台上,女主播在唱歌、跳舞等表演之後,會引導會員對其進行打賞,打賞達到一定金額之後,她就會把這些會員拉入專門的直播包間或者微信群等,在這里面就開始涉黃表演。

從2017年8月“泛果直播”上線開始,到2017年11月,短短3個月中,平台就擁有了68萬多名注冊會員,通過付費觀看淫穢直播的人員有20多萬人,2017年10月20日至11月30日的短短40天時間內,通過微信、支付寶對直播平台充值金額高達1300多萬元。經過偵查,警方在黑龍江、廣東、遼寧等地抓捕了十多名犯罪嫌疑人。

據犯罪嫌疑人交代,“泛果直播”平台上有上百名主播,主要靠淫穢色情表演讓會員打賞和刷禮物賺錢。

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專職副主任薛松岩介紹︰“僅2017年我們全年查辦了利用網絡直播平台,傳播淫穢色情信息牟利的刑事案件22起,其中有14起是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和公安部門聯合掛牌督辦的案件。通過這樣的集中打擊和整治,我們不僅打掉了傳黃販黃的直播企業直播平台,也抓捕了一批社會影響非常惡劣的網絡主播。”

除了涉嫌犯罪的淫穢色情表演現象之外,網絡直播當中還有大量的諸如語言挑逗、表演低俗、惡俗的現象。

有的網絡直播還充斥著各種污七八糟的內容,比如有直播抽煙的、有吃蟑螂的、有非法營銷賣珠寶的、有直播給嘴唇扎洞的,網絡主播“天佑”在直播當中用說唱形式,詳細描述吸毒後的各種感受。

這些網絡直播當中的亂象對社會危害極大,而且有的已經涉嫌犯罪,為什麼這些直播平台和主播非要這樣鋌而走險呢?說到底還是為了吸引眼球、吸引流量,最後變現,以獲得經濟利益。

在直播中,有些主播會不停地提醒網友打賞,也就是花錢充值買禮物送給主播。在一個主播的蠱惑和誘導下,一個網友最後花了100萬元打賞給了主播。對于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100萬元都不是個小數目,卻轉瞬之間在直播平台上打賞給了主播。而這種給主播打賞的行為,甚至已經傳導到了未成年人。2017年5月份,河南許昌的苗先生發現,自己準備用來治病的錢少了24000多元,經過查詢,是13歲的兒子打賞給了網絡主播。

原來,在快手直播平台上,有位主播一直在直播跳“鬼步舞”,苗先生的兒子對這種舞蹈著了迷。10天時間,男孩,就給主播打賞了24000多元。

同樣的事情在廣東佛山也發生了一起。江西的吳女士在佛山打工,今年1月,吳女士發現自己支付寶賬號上16000多元錢的存款只剩下15元左右,開始還以為是賬號被別人盜用了,後來查手機才知道,是9歲的女兒在網絡直播平台上打賞主播給花掉了。

吳女士告訴記者︰“每次在開播之前有一個主播,每次都會發信息給女兒。總是說,‘小娃子,快來掛榜,漲人氣’,一而再再而三地叫我女兒,她肯定控制不了自己。我是一個在外地打工的員工,一個月的工資也就是2000多塊錢,這1萬多塊錢是我這一年的積蓄,也是我回家過年的錢。這一下子就被我女兒刷掉了,我很生氣,覺得這個平台,連小孩子的錢都騙。”

“未成年人對錢、經濟損失這些沒有什麼概念,他的自控能力會全面失守在這種情況下,所以我們從法律這個角度,從監管這個角度上來講,應該嚴格限制針對未成年人打賞的這些節目。”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王四新認為。

除了低俗、惡俗甚至涉黃的網絡直播,今年年初,網絡直播行業又出現了一種新的形態——直播答題。網民通過相關APP參與在線競答,全部答對者平分當期獎金。目前為止,國內主要有12家直播答題平台。按說,通過答題激發網民對知識學習的熱情、豐富人民群眾的業余生活,是件好事兒,但有些競答平台在題目的設置上卻政治意識淡薄,比如,“百萬贏家”在一場直播答題時,詢問某明星的國籍,在答案選項中將台灣和香港列為了國家,這明顯是在設置題目、審核題目時候出現了重大漏洞。

除了網絡直播、答題中的這些亂象,眼下還有一種網絡視頻現象需要警惕,就是在網絡上還流傳著一種兒童動畫視頻,視頻當中雖然都是小豬佩奇、米老鼠和唐老鴨、艾莎公主這些經典的卡通人物形象,但不同的是,在這些視頻中,艾莎公主面目猙獰、小豬佩奇變成暴力兒童。這些卡通人物都直接取材于經典動畫片中的卡通形象,但如今全都性情大變,形象顛覆。

這種披著兒童卡通外衣但卻少兒不宜的動畫視頻叫做“邪典”視頻,2014年起,一個名叫斯蒂芬•拉蒂根的愛爾蘭動畫人開始制作這種動畫,並在國外的YouTube網站上上傳這些視頻,由于這些視頻常常以 “有趣早教動畫片”等正面字眼作為標題,被歸為“教育類”推薦給兒童迅速擴散,漸漸引發了美國社會各界的強烈抗議。2017年,YouTube 網站開始大規模下線這類視頻、封禁賬號。但沒想到的是,近期這種視頻從東南亞流入到我國國內。廣州胤鈞公司用經典動畫片中的角色玩偶實物,將制作過程拍成視頻,或將有關成品擺拍制作帶有故事情節的視頻,上傳至一些知名視頻網站,迅速傳播。

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部長王鋒表示︰“第一是孩子們在不知不覺當中喪失對暴力色情侵害行為的警惕性;第二對孩子們心理成長產生嚴重不良影響。希望執法機關能夠加大這方面懲處力度,對于制作散布視頻個人也好、公司也好,及時做出這方面的懲處。”

據了解,針對網絡直播平台傳播低俗色情暴力等違法有害信息和兒童“邪典”動漫游戲視頻,中央宣傳部、中央網信辦、文化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近日作出部署,2月上旬至4月下旬進一步開展集中整治行動。

近期,按照全國“掃黃打非”工作小組辦公室的部署要求,優酷、愛奇藝、騰訊、百度等為兒童邪典視頻提供傳播平台的多個互聯網企業,被依法調查並予以行政處罰。

另外,國家網信辦在前期取證約談整改“花椒百萬贏家”,下線微信小程序“頭腦王者”的基礎上,近日依法關閉了“蜜汁直播”等十家違規直播平台,並根據《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將違規主播“天佑”“盧本偉”實施跨平台封禁。

“打擊網絡犯罪特別是針對未成年人的網絡犯罪,是所有的國家的共識,無論從法律規制,還是從政府監管,無論從行業自律,還是企業主體責任的落實,我想這個要求是一致的。”薛松岩說︰“中國在治網管網方面也有自己的先進經驗,我們想在借鑒各國先進經驗的基礎上不斷完善我們的法律體系的設置,不斷提升政府監管水平,也能夠不斷去強化企業主體責任落實,這樣形成政府企業和社會共同打造清朗網絡空間,這是我們的最終目的。”

正值寒假,又逢新春佳節,相對寬裕的時光里,很多人尤其是學生們可能會更多的光顧直播平台,但像剛才節目中展示的那些違法違規、低俗媚俗無底線、價值導向嚴重偏差的網絡直播,會污染網絡環境,危害網民尤其是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產生惡劣的社會影響。網絡空間不能是藏污納垢之地,更不應該是法外之地。近期,有關部門將進一步開展集中整治行動,鏟除網絡垃圾。政府和企業各負其責,全社會共同努力,形成良好的網絡生態,網絡空間才能天朗氣清。

編輯︰宏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