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馬“現代鏢局” 擔負廣州近九成現金押運安保工作

來源︰金羊網 作者︰何偉杰 劉寶霞 發表時間︰2018-02-08 16:25

“穗保”擔負廣州近九成現金押運安保工作,上千員工紀律嚴明,實行半軍事化管理

  廣州城還沒蘇醒,穗保的最早一批“鏢師”就已經開始發車押運了

文/金羊網記者 何偉杰 劉寶霞 圖/金羊網記者 陳秋明

廣州有這樣一個企業,每天全廣州市近90%的現金都經過它在流動,365天全年無休地運轉,一旦它停運了,全廣州的銀行都沒法取現……它就是廣州市穗保安全押運公司(下稱“穗保押運”)。對于廣州市民而言,這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群體,在新春到來之際,記者走進這群人,了解這群“現代鏢師”的生活。

穗保

基地住上千名押運員 “重兵”守護金融安全

早上不到6點鐘,廣州城還沒蘇醒,穗保押運的最早一批“鏢師”就已經開始發車押運了。業務員去金庫將鈔箱裝車,車長去槍房中打卡領取槍支和子彈,與護衛員到槍房外的“裝、退彈區”裝子彈,口中默契地喊著一樣的裝彈口令,司機發動押運車……

一般而言,城市里銀行網點等金融機構並不會留現金過夜,所以每到晚上,銀行網點會委托押運公司把現金等貴重物品運走,讓押運公司進行保管,次日早晨由押運公司再把錢運回到各銀行網點。在廣州,穗保押運是武裝押運業務最大的一家公司。“可以說,廣州市近90%的流動現金都是我們在押運。”廣州市穗保安全押運公司總經理陳偉雄表示。

穗保押運公司位于白雲區,佔地3萬多平方米,是目前華南地區最大的押運基地,擁有6個大型金庫。基地里住著上千名押運員,配備著1200多條槍,600多輛押運車,押運員在基地里實施半軍事化管理,可以說用“重兵”守護著廣州的金融安全。

押運

每天穿梭大街小巷 “經手”百億以上現金

天還沒亮,押運員就已經忙碌在廣州城中的大街小巷,為各個銀行網點配送鈔票。

一般來說,一輛押運車會配4-5名押運員,一名司機,一名車長,一名業務員,一名護衛員,如果要押運的箱子較多的話,還會多配一名搬箱員。司機負責開車,必須根據計劃的行車路線。車長負責押運途中的一切事宜,包括對突發情況的現場決斷,同時兼任護衛員。護衛員手持武裝槍支,交接時必須保持戒嚴狀態。業務員負責交接鈔箱並把鈔箱裝入和取出運鈔車,與銀行對接鈔箱數目等。搬箱員則負責搬運鈔箱。

“押箱不押錢”是押運行業的行規。雖然每天都與裝滿錢的鈔箱打交道,但箱里有多少錢押運員是不可能知道的。陳偉雄說,平時在路上工作的押運車有500輛左右,每輛車都買了足額的保險,確保押運現金做到絕對安全。據保守估計,每天穗保押運的資金量至少在百億以上。

出車了。車長坐副駕位,隨時觀察行車情況,車必須按照計劃路線走,不能無故改變或停車、離車,每輛車上都有GPS,總部能監控每輛車的位置。就算是“鏢師”們有三急也不可以隨意下車,必須在指定的網點(如銀行廁所)解決,更別提因為堵車而沒法準點吃飯這些小問題了。

一般來說,每輛車都是早送晚收,根據距離遠近決定配送多少個網點。像記者跟隨的一個車組,一個上午就跑了8個網點(整條押運路線),把送款業務忙完後,線路較短的車組中午可以回公司短暫休息。下午兩三點,再到負責的銀行網點或公司收款送回金庫。有押運員告訴記者,春節前夕,很多人要到銀行取新鈔,押運工作也會比往常要更繁忙。去年春節前夕,有押運車曾經試過工作到凌晨4點才回到基地。

  車長與護衛員在“裝、退彈區”裝子彈

心態

每天跟錢打交道,但絕不會起貪念

押運車組每天押運著數量不等的鈔箱往返在公司與銀行之間。雖然錢是裝在箱子里的,但每天都跟這麼多錢打交道,一般人自制力差點都不行。但是能當上押運員心理素質都很過硬。“剛來的時候看到很多外幣,也很驚訝‘哇!這麼多錢’,不過一想到這是自己從事的一份工作,就不會有什麼貪念了。” 車長湯志亮在穗保押運已經干了十年,他坦言,自己的父親也是警察,從小就喜歡伸張正義的他對這份工作有著一份崇拜感。

除了心理素質過硬之外,成為一名押運員還需要心思縝密。鄧藍泰是一名業務員,主要負責跟銀行進行款項的交接工作。“雖然難度不大,但是這個步驟是絕對不能出差錯的。”鄧藍泰告訴記者,他們用專門交接本做記錄。對業務員來說,除了要算好數,還要有驚人的臂力……除了交接裝著大量的現金鈔票的鈔箱,還要交接裝有大量硬幣的錢袋。一袋25斤,一次要拿4袋,每只手要拿100斤。

押運這個行業,普通市民既熟悉又陌生。在工作中偶爾遇到的一些經歷也會讓押運員們哭笑不得。“有些好奇心重的市民還會上前來詢問,想看看或者摸摸錢箱,這個時候,我們都會高度緊張。”湯志亮說,“一般會比較警惕穿著運動休閑的年輕男生,對老人孕婦和女人比較放松,而且賊有賊眼,做虧心事的人眼神是很躲避的,所以不難辨別眼神。”

生活

被子疊成方塊,半軍事化管理

對押運員而言,選擇了押運行業,就是選擇了一份與普通人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穗保押運負責招聘的人力資源部經理黃建科告訴記者,他們在員工的招聘篩選上,部隊的退伍軍人優先,身高170厘米無犯罪記錄是硬指標。而且,每個員工在通過篩選後,要培訓兩個月取得保安證,再通過槍支考核拿到持槍證,有資格持槍,才能參加押運。接著,從護衛員到業務員再到車長,每一次崗位升級都需要通過考核競崗。

身穿防彈衣、手持防暴槍,一副生人勿近的面孔,做著荷槍實彈的工作,每日經手押運的現金過千萬,這是他們的工作。而在生活中,他們也過著與大部分人截然不同的生活,那是一種半軍事化管理的生活。

統一到飯堂就餐,住在集體宿舍,每個宿舍的床鋪都平坦光潔,沒有一絲皺褶,每張床上的被子都疊成方方正正的豆腐塊,水桶和拖鞋整齊地碼好在床底……一絲不苟冷硬的軍事風,還有專門的稽查隊負責內務檢查。

陳偉雄說,為了留住高素質人才,公司在薪資方面也做了很大的提高,每個員工轉正之後平均年薪至少在八萬以上。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走馬“現代鏢局” 擔負廣州近九成現金押運安保工作

金羊網2018-02-08 16:25:35

“穗保”擔負廣州近九成現金押運安保工作,上千員工紀律嚴明,實行半軍事化管理

  廣州城還沒蘇醒,穗保的最早一批“鏢師”就已經開始發車押運了

文/金羊網記者 何偉杰 劉寶霞 圖/金羊網記者 陳秋明

廣州有這樣一個企業,每天全廣州市近90%的現金都經過它在流動,365天全年無休地運轉,一旦它停運了,全廣州的銀行都沒法取現……它就是廣州市穗保安全押運公司(下稱“穗保押運”)。對于廣州市民而言,這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群體,在新春到來之際,記者走進這群人,了解這群“現代鏢師”的生活。

穗保

基地住上千名押運員 “重兵”守護金融安全

早上不到6點鐘,廣州城還沒蘇醒,穗保押運的最早一批“鏢師”就已經開始發車押運了。業務員去金庫將鈔箱裝車,車長去槍房中打卡領取槍支和子彈,與護衛員到槍房外的“裝、退彈區”裝子彈,口中默契地喊著一樣的裝彈口令,司機發動押運車……

一般而言,城市里銀行網點等金融機構並不會留現金過夜,所以每到晚上,銀行網點會委托押運公司把現金等貴重物品運走,讓押運公司進行保管,次日早晨由押運公司再把錢運回到各銀行網點。在廣州,穗保押運是武裝押運業務最大的一家公司。“可以說,廣州市近90%的流動現金都是我們在押運。”廣州市穗保安全押運公司總經理陳偉雄表示。

穗保押運公司位于白雲區,佔地3萬多平方米,是目前華南地區最大的押運基地,擁有6個大型金庫。基地里住著上千名押運員,配備著1200多條槍,600多輛押運車,押運員在基地里實施半軍事化管理,可以說用“重兵”守護著廣州的金融安全。

押運

每天穿梭大街小巷 “經手”百億以上現金

天還沒亮,押運員就已經忙碌在廣州城中的大街小巷,為各個銀行網點配送鈔票。

一般來說,一輛押運車會配4-5名押運員,一名司機,一名車長,一名業務員,一名護衛員,如果要押運的箱子較多的話,還會多配一名搬箱員。司機負責開車,必須根據計劃的行車路線。車長負責押運途中的一切事宜,包括對突發情況的現場決斷,同時兼任護衛員。護衛員手持武裝槍支,交接時必須保持戒嚴狀態。業務員負責交接鈔箱並把鈔箱裝入和取出運鈔車,與銀行對接鈔箱數目等。搬箱員則負責搬運鈔箱。

“押箱不押錢”是押運行業的行規。雖然每天都與裝滿錢的鈔箱打交道,但箱里有多少錢押運員是不可能知道的。陳偉雄說,平時在路上工作的押運車有500輛左右,每輛車都買了足額的保險,確保押運現金做到絕對安全。據保守估計,每天穗保押運的資金量至少在百億以上。

出車了。車長坐副駕位,隨時觀察行車情況,車必須按照計劃路線走,不能無故改變或停車、離車,每輛車上都有GPS,總部能監控每輛車的位置。就算是“鏢師”們有三急也不可以隨意下車,必須在指定的網點(如銀行廁所)解決,更別提因為堵車而沒法準點吃飯這些小問題了。

一般來說,每輛車都是早送晚收,根據距離遠近決定配送多少個網點。像記者跟隨的一個車組,一個上午就跑了8個網點(整條押運路線),把送款業務忙完後,線路較短的車組中午可以回公司短暫休息。下午兩三點,再到負責的銀行網點或公司收款送回金庫。有押運員告訴記者,春節前夕,很多人要到銀行取新鈔,押運工作也會比往常要更繁忙。去年春節前夕,有押運車曾經試過工作到凌晨4點才回到基地。

  車長與護衛員在“裝、退彈區”裝子彈

心態

每天跟錢打交道,但絕不會起貪念

押運車組每天押運著數量不等的鈔箱往返在公司與銀行之間。雖然錢是裝在箱子里的,但每天都跟這麼多錢打交道,一般人自制力差點都不行。但是能當上押運員心理素質都很過硬。“剛來的時候看到很多外幣,也很驚訝‘哇!這麼多錢’,不過一想到這是自己從事的一份工作,就不會有什麼貪念了。” 車長湯志亮在穗保押運已經干了十年,他坦言,自己的父親也是警察,從小就喜歡伸張正義的他對這份工作有著一份崇拜感。

除了心理素質過硬之外,成為一名押運員還需要心思縝密。鄧藍泰是一名業務員,主要負責跟銀行進行款項的交接工作。“雖然難度不大,但是這個步驟是絕對不能出差錯的。”鄧藍泰告訴記者,他們用專門交接本做記錄。對業務員來說,除了要算好數,還要有驚人的臂力……除了交接裝著大量的現金鈔票的鈔箱,還要交接裝有大量硬幣的錢袋。一袋25斤,一次要拿4袋,每只手要拿100斤。

押運這個行業,普通市民既熟悉又陌生。在工作中偶爾遇到的一些經歷也會讓押運員們哭笑不得。“有些好奇心重的市民還會上前來詢問,想看看或者摸摸錢箱,這個時候,我們都會高度緊張。”湯志亮說,“一般會比較警惕穿著運動休閑的年輕男生,對老人孕婦和女人比較放松,而且賊有賊眼,做虧心事的人眼神是很躲避的,所以不難辨別眼神。”

生活

被子疊成方塊,半軍事化管理

對押運員而言,選擇了押運行業,就是選擇了一份與普通人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穗保押運負責招聘的人力資源部經理黃建科告訴記者,他們在員工的招聘篩選上,部隊的退伍軍人優先,身高170厘米無犯罪記錄是硬指標。而且,每個員工在通過篩選後,要培訓兩個月取得保安證,再通過槍支考核拿到持槍證,有資格持槍,才能參加押運。接著,從護衛員到業務員再到車長,每一次崗位升級都需要通過考核競崗。

身穿防彈衣、手持防暴槍,一副生人勿近的面孔,做著荷槍實彈的工作,每日經手押運的現金過千萬,這是他們的工作。而在生活中,他們也過著與大部分人截然不同的生活,那是一種半軍事化管理的生活。

統一到飯堂就餐,住在集體宿舍,每個宿舍的床鋪都平坦光潔,沒有一絲皺褶,每張床上的被子都疊成方方正正的豆腐塊,水桶和拖鞋整齊地碼好在床底……一絲不苟冷硬的軍事風,還有專門的稽查隊負責內務檢查。

陳偉雄說,為了留住高素質人才,公司在薪資方面也做了很大的提高,每個員工轉正之後平均年薪至少在八萬以上。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