鋪下的是路 通達的是福

來源︰光明網 作者︰訾謙 王倩 發表時間︰2018-02-06 16:28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氣象新作為•“四好農村路”調研】

作者︰光明日報記者 訾謙 光明日報客戶端記者 王倩

開欄的話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近年來,“四好農村路”建設取得了實實在在的成效,為農村特別是貧困地區帶去了人氣、財氣,也為黨在基層凝聚了民心。

公路對于一個地區,特別是老少邊窮地區發展經濟、擺脫貧困具有極端的重要性。落後的交通阻礙了當地資源優勢轉化成經濟優勢的進度,成了當地經濟發展、廣大農民致富奔小康、農業農村現代化進程中最突出的“短板”和“攔路虎”。

要致富,先修路。在實施鄉村振興的戰略中,鄉村公路建設是農村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一環。近年來,各地在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建設中,加大對農村公路的建設力度,“四好農村路”建設已經成為興農富農、改變農村面貌的“康莊工程”。今日起光明日報刊發對“四好農村路”建設情況的調研報道。

  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縣,汽車行駛在山腰的公路上。新華社發

一條條平整的通村水泥路,猶如一條條飄逸的哈達,飄向了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縣。國道、縣道、鄉道、村道被連成一張網,延伸至農牧民的家門口。

“路通了以後,不僅我們的生活方便了,來我們縣收購產品的人數也增加了好多,村民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不少!”1月24日接受采訪時,小金縣老營鄉黨委書記付利川面對新路喜笑顏開。

“以前走的是羊腸道,現在的道路寬又廣”

成都市和小金縣之間,隔著一座海拔超過4000米的巴朗山。

雖然山路崎嶇蜿蜒,但在山谷之間,遇水則搭橋,逢山便鑿洞,山水相依,路路相通,無數天塹也變成了坦途。

翻過山,沒一會兒工夫,車子就開到了小金縣。映入眼簾的,便是村民們在山谷中、山腰上種植的隻果和葡萄。雖然已是隆冬,但是在田間仍有稀稀疏疏的正在務農的村民。

“感謝共產黨,走路把你想,以前走的是羊腸道,現在的道路寬又廣……”唱著這首具有濃郁民族特色的“說唱啦啦調”的,是小金縣沃日鎮甘溝村的一位普通農民劉易全。雖然已是古稀之年,但唱起這段小曲時,臉上卻仍是掩飾不住的喜悅。

“沒想到啊沒想到,車路真的修到我們村子里啦!並且還是水泥、瀝青路,現在國家為了改變農村面貌,投入可真大呀。”望著家鄉四通八達的水泥、瀝青路面,劉易全感慨良多。

作為典型的“老少邊窮”縣,“看見屋,走到哭;望著山,走得癱”——這一度是小金縣群眾出行難的真實寫照。山高谷深,由于交通等瓶頸制約,小金縣群眾脫貧增收困難重重。抓好交通尤其是建好全縣的農村公路由此成為小金縣干部群眾的一致夙願和美好夢想。

脫貧的路子千萬條,但每一條都離不開交通條件的改善。近年來,四川高度重視農村公路在脫貧攻堅中的基礎性和先導性作用,采取有力措施補齊貧困地區交通基礎設施這塊短板。據四川省交通運輸廳的曾元介紹,2013年以來,四川累計新改建農村公路近10萬公里,新增223個鄉鎮通油路、11000個建制村通硬化路。特別是2016年啟動精準扶貧攻堅以來,不到兩年完成交通扶貧投資1080億元。

作為高原藏區,小金縣2014年啟動實施“農村公路建設攻堅年”,當年實施村組道路硬化1400多公里,農村公路建設取得歷史性突破。2015年到2017年間,更是不斷提升通車里程以及改善道路質量。通過持續攻堅,小金縣率先在四川省民族地區實現通鄉油路達100%、村道硬化率達100%,並率先實現了農村公路安保基本全覆蓋。

“最讓人感動的還是我們的村民!”小金縣老營鄉下馬廠村支部書記黎國林感嘆道,在山村里修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很多時候要佔用村民耕作的土地,按國家標準每畝地村民可得到的賠償是23800元,“一听是為了修路,全村沒有一戶老百姓收這份錢,並且還主動捐款,村民本來就窮,但是全村還是硬生生地湊出來了13萬元,就是為了能把路修好。”黎國林說著,眼角濕潤了起來。

“毛細血管”帶動農村致富

“書記在哪呢?”

“書記正在二環路上呢,馬上就過來了。”

1月25日在小金縣沃日鎮木欄村采訪時,記者听到了這麼一段對話。

一個小村子竟然還有二環路?村民曾廣華笑著說︰“我們這個二環路是老百姓自己給起的名字。”去年9月,木欄村新建成一條超過2公里的農村公路。別看距離不長,但這條村道兩頭都連著350國道,在木欄村形成了一條環線,讓當地2000多名群眾受益,服務了一萬畝左右的葡萄園和2000畝左右的隻果產業園,“老百姓高興,就管它叫二環路!”

目前,木欄村的水果不僅可以直接賣給過往游客,還可以搞采摘。網上銷售也很方便,快遞公司上門攬收,輕松發貨。

對于小金縣來說,產業的發展,離不開交通的帶動。據縣長姚奇杰介紹,2017年,小金縣實現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690元和11656元,遠遠高于2013年的7355元和1982元。

“如果說高速公路是國家的動脈的話,鄉村公路就是‘毛細血管’。只有把‘毛細血管’疏通了,才能讓人流、物流、信息流形成財富流,農村經濟才可能被盤活,鄉村振興戰略才能被實現。”曾元說。

在半山腰上的葡萄園中,71歲的藏族阿婆胡秀英在自家的葡萄地里正熟練地給葡萄藤修剪枯枝。“我家就住在坡下面的下馬廠村,兒子每天騎摩托車送我上來,10多分鐘就到這兒了。”胡秀英指著腳下的水泥說,自從村里修好了這條路,車可以開到葡萄地邊上,干農活更輕松,收益也增加了,“這樣當農民安逸!”

胡秀英口中的路,是一條從下馬廠村通往葡萄產業園的農村公路,這條近5米寬的水泥路干淨整潔,像玉帶一樣沿著山坡蜿蜒而下,通向四面八方,成為農民致富的康莊大道。

“2014年前,這是條土路,整條路坑坑窪窪,最窄的地方只有幾十厘米,農用車根本上不去,村民只能把葡萄一背 一背 地背到葡萄酒廠。”付利川告訴記者,小金縣從十多年前就為了發展產業引進了葡萄酒廠。但由于路不好,運輸困難,企業的規模一直做不起來,村民種的葡萄也賣不上價錢。

對此,九寨溝天然葡萄酒業副總經理肖山同樣感觸頗深︰“那時沒有路,收葡萄時需要肩挑人抗,‘下雨一身泥,晴天一身灰’,有時候還不安全。現在好了,車可以直接開到葡萄園邊上,既節省了運輸成本,也節省了運輸時間。我們現在的營業額是十年前的十多倍!”

2017年,小金縣僅釀酒葡萄基地就帶動種植戶4620戶,促進8個鄉鎮1.5萬人增收,實現收入4000多萬元。全縣貧困發生率從2015年的17.58%降低至目前的2.85%。

“把致富的道路養護好”

早晨7點30分。山谷里才剛蒙蒙亮,遠處山腰上的樹枝掛滿了霧 。

戴上護耳雷鋒帽,穿上套在棉襖外的環衛背心,系上舊軍鞋的鞋帶。馬全方緊握著一把大笤帚,走到自己管轄的1.4公里公路上,認真地清掃著道路上的砂石雜物。

雖然太陽還沒有完全升起,但在數九寒冬中,遠遠地就能看到他鼻子里呼出的霧氣。

這個背影,像極了城市里辛勤工作的環衛工人。

但和普通環衛工人身份不同的是,77歲馬全方是沃日鎮木欄村的一名村民,兼職擔任著木欄村道路養護員。

“老馬非常認真負責,不論刮風下雨,每天早晨7點半,他都會準時出現在這里,給道路做簡單的養護。”馬全方的鄰居劉貴說。馬全方家就住在這條路的不遠處。正是因為對道路的珍惜,他主動加入護路隊,每個月只領300元補貼,卻每天花三四個小時養護公路,每當刮風下雨,馬全方還帶著老伴一起來清理砂石。

“雖然我現在的勞動力和以前比不了了,但是對養護路這個工作我舍不得,我還想繼續幫群眾把這條致富的道路、幸福的道路看管好、維護好。”馬全方說。

四川省公路局工作人員陳鍵介紹說︰“對于公路養護,四川累計建成超限檢測站163個,實現縣鄉道重要節點超限檢測站全覆蓋。同時,廣泛發動群眾參與,提供公益性養護崗位,在實現道路養護和群眾增收兩促進的同時,有力提升了群眾道路養護的責任意識。”

目前,小金縣全縣共有21個鄉鎮交管站,245名村級公路管護員,通過將鄉村公路日常養護和公益性崗位設置相結合,不僅提升了群眾養護道路的責任意識,更使鄉村公路可以持續地發揮引領致富的作用。

《光明日報》( 2018年02月06日 01版)

編輯︰邱邱
數字報

鋪下的是路 通達的是福

光明網2018-02-06 16:28:19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氣象新作為•“四好農村路”調研】

作者︰光明日報記者 訾謙 光明日報客戶端記者 王倩

開欄的話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近年來,“四好農村路”建設取得了實實在在的成效,為農村特別是貧困地區帶去了人氣、財氣,也為黨在基層凝聚了民心。

公路對于一個地區,特別是老少邊窮地區發展經濟、擺脫貧困具有極端的重要性。落後的交通阻礙了當地資源優勢轉化成經濟優勢的進度,成了當地經濟發展、廣大農民致富奔小康、農業農村現代化進程中最突出的“短板”和“攔路虎”。

要致富,先修路。在實施鄉村振興的戰略中,鄉村公路建設是農村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一環。近年來,各地在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建設中,加大對農村公路的建設力度,“四好農村路”建設已經成為興農富農、改變農村面貌的“康莊工程”。今日起光明日報刊發對“四好農村路”建設情況的調研報道。

  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縣,汽車行駛在山腰的公路上。新華社發

一條條平整的通村水泥路,猶如一條條飄逸的哈達,飄向了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縣。國道、縣道、鄉道、村道被連成一張網,延伸至農牧民的家門口。

“路通了以後,不僅我們的生活方便了,來我們縣收購產品的人數也增加了好多,村民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不少!”1月24日接受采訪時,小金縣老營鄉黨委書記付利川面對新路喜笑顏開。

“以前走的是羊腸道,現在的道路寬又廣”

成都市和小金縣之間,隔著一座海拔超過4000米的巴朗山。

雖然山路崎嶇蜿蜒,但在山谷之間,遇水則搭橋,逢山便鑿洞,山水相依,路路相通,無數天塹也變成了坦途。

翻過山,沒一會兒工夫,車子就開到了小金縣。映入眼簾的,便是村民們在山谷中、山腰上種植的隻果和葡萄。雖然已是隆冬,但是在田間仍有稀稀疏疏的正在務農的村民。

“感謝共產黨,走路把你想,以前走的是羊腸道,現在的道路寬又廣……”唱著這首具有濃郁民族特色的“說唱啦啦調”的,是小金縣沃日鎮甘溝村的一位普通農民劉易全。雖然已是古稀之年,但唱起這段小曲時,臉上卻仍是掩飾不住的喜悅。

“沒想到啊沒想到,車路真的修到我們村子里啦!並且還是水泥、瀝青路,現在國家為了改變農村面貌,投入可真大呀。”望著家鄉四通八達的水泥、瀝青路面,劉易全感慨良多。

作為典型的“老少邊窮”縣,“看見屋,走到哭;望著山,走得癱”——這一度是小金縣群眾出行難的真實寫照。山高谷深,由于交通等瓶頸制約,小金縣群眾脫貧增收困難重重。抓好交通尤其是建好全縣的農村公路由此成為小金縣干部群眾的一致夙願和美好夢想。

脫貧的路子千萬條,但每一條都離不開交通條件的改善。近年來,四川高度重視農村公路在脫貧攻堅中的基礎性和先導性作用,采取有力措施補齊貧困地區交通基礎設施這塊短板。據四川省交通運輸廳的曾元介紹,2013年以來,四川累計新改建農村公路近10萬公里,新增223個鄉鎮通油路、11000個建制村通硬化路。特別是2016年啟動精準扶貧攻堅以來,不到兩年完成交通扶貧投資1080億元。

作為高原藏區,小金縣2014年啟動實施“農村公路建設攻堅年”,當年實施村組道路硬化1400多公里,農村公路建設取得歷史性突破。2015年到2017年間,更是不斷提升通車里程以及改善道路質量。通過持續攻堅,小金縣率先在四川省民族地區實現通鄉油路達100%、村道硬化率達100%,並率先實現了農村公路安保基本全覆蓋。

“最讓人感動的還是我們的村民!”小金縣老營鄉下馬廠村支部書記黎國林感嘆道,在山村里修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很多時候要佔用村民耕作的土地,按國家標準每畝地村民可得到的賠償是23800元,“一听是為了修路,全村沒有一戶老百姓收這份錢,並且還主動捐款,村民本來就窮,但是全村還是硬生生地湊出來了13萬元,就是為了能把路修好。”黎國林說著,眼角濕潤了起來。

“毛細血管”帶動農村致富

“書記在哪呢?”

“書記正在二環路上呢,馬上就過來了。”

1月25日在小金縣沃日鎮木欄村采訪時,記者听到了這麼一段對話。

一個小村子竟然還有二環路?村民曾廣華笑著說︰“我們這個二環路是老百姓自己給起的名字。”去年9月,木欄村新建成一條超過2公里的農村公路。別看距離不長,但這條村道兩頭都連著350國道,在木欄村形成了一條環線,讓當地2000多名群眾受益,服務了一萬畝左右的葡萄園和2000畝左右的隻果產業園,“老百姓高興,就管它叫二環路!”

目前,木欄村的水果不僅可以直接賣給過往游客,還可以搞采摘。網上銷售也很方便,快遞公司上門攬收,輕松發貨。

對于小金縣來說,產業的發展,離不開交通的帶動。據縣長姚奇杰介紹,2017年,小金縣實現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690元和11656元,遠遠高于2013年的7355元和1982元。

“如果說高速公路是國家的動脈的話,鄉村公路就是‘毛細血管’。只有把‘毛細血管’疏通了,才能讓人流、物流、信息流形成財富流,農村經濟才可能被盤活,鄉村振興戰略才能被實現。”曾元說。

在半山腰上的葡萄園中,71歲的藏族阿婆胡秀英在自家的葡萄地里正熟練地給葡萄藤修剪枯枝。“我家就住在坡下面的下馬廠村,兒子每天騎摩托車送我上來,10多分鐘就到這兒了。”胡秀英指著腳下的水泥說,自從村里修好了這條路,車可以開到葡萄地邊上,干農活更輕松,收益也增加了,“這樣當農民安逸!”

胡秀英口中的路,是一條從下馬廠村通往葡萄產業園的農村公路,這條近5米寬的水泥路干淨整潔,像玉帶一樣沿著山坡蜿蜒而下,通向四面八方,成為農民致富的康莊大道。

“2014年前,這是條土路,整條路坑坑窪窪,最窄的地方只有幾十厘米,農用車根本上不去,村民只能把葡萄一背 一背 地背到葡萄酒廠。”付利川告訴記者,小金縣從十多年前就為了發展產業引進了葡萄酒廠。但由于路不好,運輸困難,企業的規模一直做不起來,村民種的葡萄也賣不上價錢。

對此,九寨溝天然葡萄酒業副總經理肖山同樣感觸頗深︰“那時沒有路,收葡萄時需要肩挑人抗,‘下雨一身泥,晴天一身灰’,有時候還不安全。現在好了,車可以直接開到葡萄園邊上,既節省了運輸成本,也節省了運輸時間。我們現在的營業額是十年前的十多倍!”

2017年,小金縣僅釀酒葡萄基地就帶動種植戶4620戶,促進8個鄉鎮1.5萬人增收,實現收入4000多萬元。全縣貧困發生率從2015年的17.58%降低至目前的2.85%。

“把致富的道路養護好”

早晨7點30分。山谷里才剛蒙蒙亮,遠處山腰上的樹枝掛滿了霧 。

戴上護耳雷鋒帽,穿上套在棉襖外的環衛背心,系上舊軍鞋的鞋帶。馬全方緊握著一把大笤帚,走到自己管轄的1.4公里公路上,認真地清掃著道路上的砂石雜物。

雖然太陽還沒有完全升起,但在數九寒冬中,遠遠地就能看到他鼻子里呼出的霧氣。

這個背影,像極了城市里辛勤工作的環衛工人。

但和普通環衛工人身份不同的是,77歲馬全方是沃日鎮木欄村的一名村民,兼職擔任著木欄村道路養護員。

“老馬非常認真負責,不論刮風下雨,每天早晨7點半,他都會準時出現在這里,給道路做簡單的養護。”馬全方的鄰居劉貴說。馬全方家就住在這條路的不遠處。正是因為對道路的珍惜,他主動加入護路隊,每個月只領300元補貼,卻每天花三四個小時養護公路,每當刮風下雨,馬全方還帶著老伴一起來清理砂石。

“雖然我現在的勞動力和以前比不了了,但是對養護路這個工作我舍不得,我還想繼續幫群眾把這條致富的道路、幸福的道路看管好、維護好。”馬全方說。

四川省公路局工作人員陳鍵介紹說︰“對于公路養護,四川累計建成超限檢測站163個,實現縣鄉道重要節點超限檢測站全覆蓋。同時,廣泛發動群眾參與,提供公益性養護崗位,在實現道路養護和群眾增收兩促進的同時,有力提升了群眾道路養護的責任意識。”

目前,小金縣全縣共有21個鄉鎮交管站,245名村級公路管護員,通過將鄉村公路日常養護和公益性崗位設置相結合,不僅提升了群眾養護道路的責任意識,更使鄉村公路可以持續地發揮引領致富的作用。

《光明日報》( 2018年02月06日 01版)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