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堅,向著美麗中國新高度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作者︰馬晨、範昊天、郝迎燦參與 發表時間︰2018-01-12 11:21

湖南,沅江。船入南洞庭核心區,滿載歐美黑楊的貨船不時從一旁掠過,蕩開陣陣水波。遠眺湖洲,曾經蔚然密集的歐美黑楊林,已空空蕩蕩。

好端端的一片林,為何砍伐殆盡?

看似有損生態環境的“毀綠”之舉,其實是在糾偏護湖。大約半個世紀之前,歐美黑楊落戶洞庭湖,因其極強的適應能力和獨特的經濟價值而迅速擴張。隨之而來的,則是洞庭湖濕地生態系統的嚴重失衡。

湖水波瀾不驚,洞庭湖治理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投肥養殖清理,砂場碼頭整治……湖南近期重拳頻出,誓還洞庭一湖清水。作為外來物種的歐美黑楊林,一個月前與這片濕地徹底作別。

“環保工作如今排上優先項。”沅江市一位鄉鎮負責人盤點手頭環保任務,多達19項。

環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麗,藍天是幸福,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對良好生態環境的新期待,黨的十九大把“美麗”寫入了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目標,把“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寫入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將生態文明建設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向著美麗中國新高度,各地以空前的工作力度,著力解決突出環境問題,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推動形成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現代化建設新格局。

治污升級版

實招加碼劍指突出環境問題

“傳統方式生產了20年,說停產就停產?”

河北省文安縣,星馳木業公司負責人張國翁接到停產整改通知,滿是委屈。

文安以人造板產業聞名河北。歷經30多年發展,數千家大大小小的企業、家庭作坊遍地開花。與產業利潤一同到來的,是無序排放導致的嚴重污染。全省143個縣(市)空氣質量排名中,文安位列百名開外。

前不久,在環保部掛牌督辦下,文安開啟“散亂污”企業整治,1800余家人造板企業被關停,5000余家扒皮廠、粉料廠、劈板廠被取締,1529台燃煤鍋爐被淘汰。留給企業的選項簡單而又明確——企業不消滅污染,污染就要消滅企業。

沒人再懷疑這場史上最嚴治污行動的決心,包括張國翁。“砸鍋賣鐵也得改!”籌措3000萬元,改燃煤鍋爐,上除塵設備,星馳木業來了一次徹底的“洗心革面”。

整治動真踫硬,2017年,文安縣空氣質量排位首次躋身河北前20名。

文安史上最嚴治污,折射出全黨全國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決心。

“從現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期,其中就包含環境方面的硬任務。”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李佐軍說。

“使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得到人民認可、經得起歷史檢驗”,黨的十九大把污染防治作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三大攻堅戰之一,不久前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要使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大幅減少,生態環境質量總體改善,重點是打贏藍天保衛戰。

調整產業結構,淘汰落後產能,調整能源結構,加大節能力度和考核,調整運輸結構……各地劍指突出環境問題,實招“加碼”,治污“升級”,誓啃硬骨頭。

京津冀及周邊區域的大氣污染問題是當前我國環境治理中最難啃的硬骨頭之一,相關省市鉚足了勁實施大氣治理——

鋼鐵、建材等大氣污染重點行業企業2017年11月15日起全面錯峰生產,天津港、黃驊港等港口停止接收集疏港汽運煤炭,排查出的6.2萬余家涉氣“散亂污”企業及集群已全部分類處置……眼下,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正全力落實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各項措施,努力完成大氣環境質量改善目標。

突破冬季防控等瓶頸與日常量大面廣的工作同步,強力治理與促進產業轉型升級並重,嚴格監管與技術服務指導、科技支撐並重……各地立下“軍令狀”,藍天保衛戰,要打好,更要打贏!

“重化工圍江”、非法采砂、污水排放,長江生態環境不堪重負,沿江11省市把保護和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采取超常措施,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堅戰。

化工大市湖北宜昌壯士斷腕力破“化工圍江”︰2017年關停25家沿江化工企業,涉及年產值20多億元,打響了境內沿江1公里範圍內化工企業3年“清零”第一槍。在洞庭湖區畜禽養殖大市湖南岳陽,截至2017年底,湖區飲用水源地381家養殖場全部退出。2017年,江蘇省安排數億專項資金投入黑臭水體整治,浙江打響剿滅劣Ⅴ類水攻堅戰……以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為導向,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引領,沿江11省市也已立下“軍令狀”,長江生態環境只能優化、不能惡化!

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已進入倒計時,各地和時間賽跑,治氣、淨水、護綠,篤實前行,擔當起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攻堅重任。

改革加速度

築牢污染“隔離”制度屏障

陽光灑在貴州省息烽縣小寨壩大鷹田的堆場上。新近覆上的土層中,一株株青草已破土而出。

“又變綠了。”貴州省環保廳政策法規處副調研員尹健頗為興奮,“來年開春,這兒沒準就成了一片草場。”

2016年9月,尹健到訪烏江支流旁的大鷹田堆場,場面觸目驚心。廢棄磷石膏佔滿堆場,有兩三個足球場大。

禍源來自多年前一家企業的非法傾倒。政府立案調查處理,能用的辦法也只是對企業行政處罰。轉機因一項改革而生。2016年11月,貴州試點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旨在破解“企業污染、群眾受害、政府買單”的困局。貴州省環保廳受省政府委托,作為賠償權利人與涉事企業磋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隨後,全國首份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司法確認書由貴州清鎮市人民法院開出,涉事企業共需承擔生態修復等費用907.62萬元。

廢渣被轉運,堆場重新覆土並栽種植被,大鷹田由此重現生機。“沒有改革帶來的‘新武器’,哪能啃下這樣的‘硬骨頭’?”尹健說。

尹健提到的這項“新武器”,如今已在全國範圍鋪開。前不久,中辦、國辦印發《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要求從2018年1月1日起,在全國試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力爭到2020年在全國範圍內初步構建責任明確、途徑暢通、技術規範、保障有力、賠償到位、修復有效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

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實行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制度,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勢在必行。黨的十九大提出,提高污染排放標準,強化排污者責任,健全環保信用評價、信息強制性披露、嚴懲重罰等制度。“就是要改革這些領域的體制機制,加快污染防治基礎制度建設,盡快補上制度漏洞。”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說。

政策約束越來越硬。

全國統一編碼的新版排污許可證,正在各地逐步推開。在河北,460家火電、造紙行業企業中,178家企業因為不符合發證條件被“亮了紅燈”,不得排污。這只是固定污染源管理核心制度改革起航小試牛刀。

生態保護紅線、環境質量安全底線、自然資源利用上線和產業準入負面清單“三線一單”硬約束正在強化。截至2017年11月底,15省份生態保護紅線劃定方案通過審核。2018年底前,全國所有省區市將全面完成生態保護紅線劃定工作。

責任傳導越來越實。

生態環境保護能否落到實處,關鍵在領導干部。從2018年起,自然資源資產將成為領導干部離任審計的經常性項目。中央環保督察已實現全覆蓋,2018年還要殺回馬槍,將對第一輪督察開展“回頭看”。2017年12月26日,國家統計局、國家發展改革委、環境保護部和中央組織部聯合發布《2016年生態文明建設年度評價結果公報》,首次公布了2016年度各省份綠色發展指數和公眾滿意程度,衡量地方發展和干部政績有了新“風向標”。

從開展地方生態法規大清理,對降低標準、管控不嚴等規定予以堅決糾正,到加快推進省以下環保機構監測監察執法垂直管理制度改革,再到試點探索構建山水林田湖草系統保護與綜合治理制度體系,生態文明體制機制改革動真踫硬,加速築牢“隔離”污染的制度屏障。

轉型新理念

跳出零和博弈收獲生態紅利

2017年12月5日,肯尼亞內羅畢。

跨越1.2萬公里,河北塞罕壩林場人把五十五載臥雪伏冰創造的生態壯舉,帶到了第三屆聯合國環境大會。全球聚光燈下,2017年聯合國環保最高榮譽“地球衛士獎”,頒給了這群“美麗中國”的建設者們。

現有林地112萬畝,林木按1米的株距排列,可繞地球赤道12圈——荒原中挺立起的綠色奇跡,講述著環境治理的中國決心。

聯合國副秘書長、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執行主任埃里克•索爾海姆說,“十九大進一步展現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推進生態文明建設上的努力成果。這份努力將讓中國經濟朝著更加綠色、可持續的方向發展。”

在塞罕壩,2016年僅森林公園旅游門票收入就達4400多萬元,已在國家發改委備案的造林和營林碳匯項目,保守收益超過1億元。綠水青山怎麼變成金山銀山?這片令全球致敬的“中國綠”,正是最好注腳。

經濟發展邁入“生態+”,環境治理收獲“經濟+”。各地堅持節約優先、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積極推動形成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產業結構、生產方式、生活方式,還自然以寧靜、和諧、美麗。

武漢市青山區,漫步戴家湖公園,植被青翠,碧波蕩漾。2017年,中國人居環境範例獎授予了這片工業廢墟上重生的城市公園。

戴家湖“前生”其實也是湖,佔地近百畝,盛產魚蝦、蓮藕。隨著鋼鐵產業落戶青山區,窪地成了熱電廠青睞的填埋場。天然湖被粉煤灰填平,後來堆成“人造山”。

“一刮大風,卷起的煤灰、粉塵看著像龍卷風一樣。”78歲的金人立在附近住了30多年,回憶當年情景,還是忍不住捂臉。

武漢痛下決心,找回失去的“綠水青山”,這才有了全市首個建在工業廢棄物原址上的城市公園。如今的城市管理者,算的是戴家湖公園的生態賬︰每年可吸收二氧化碳1.8萬噸,釋放氧氣1.2萬噸,吸滯粉塵200余噸。

變的不僅是管理者。跳出發展和保護的零和博弈,用好“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的辯證法,生態文明旗幟下的轉型新理念,從未像現在這般深入人心。

兩年前,因為一筆超標排放的“天價罰單”,陳照華和他的肇慶市金海源公司震動廣東。兩年後,歷經環保改造後的“脫胎換骨”,初嘗“清潔生產的甜頭”的陳照華,已徹底解開了心結。

金海源的廢氣排放曾被檢測出超標2.95倍。肇慶市環保局按日計罰,開出了225萬元的當年最高罰單。老路再也走不通了,倒逼陳照華在環保改造上投入真金白銀。

金海源以動物養殖飼料的蛋白原料為主要產品。“除塵設備安裝後,蛋白粉回收率提高了17%,長期訂單增加了兩倍。”陳照華說。

環境排上優先項,並非意味著不發展,而是按照黨的十九大要求,通過高質量的綠色發展,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

該退,就壯士斷腕。2018年1月1日起,海南把與房地產關聯度最大的土地增值稅、契稅收入大部分集中于省級,把其他產業產生稅收的大部分留給市縣,引導市縣擺脫對房地產的過度依賴,抑制“向海要地、向岸要房”的利益驅動。綜合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各地探索建立市場出清長效機制。

該進,就全力以赴。貴州省借力大數據實現跨越式發展,遼寧加快推動裝備制造業向智能化、高端化轉型,湖北“芯片—顯示—智能終端”全產業鏈正加速崛起……下好創新“先手棋”,各地培育發展新動能風生水起。

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進退之間,大江南北奮力書寫綠色發展新故事。

(本報記者馬晨、範昊天、郝迎燦參與采寫)

《 人民日報 》( 2018年01月12日 02 版)

編輯︰alan
數字報

攻堅,向著美麗中國新高度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2018-01-12 11:21:22

湖南,沅江。船入南洞庭核心區,滿載歐美黑楊的貨船不時從一旁掠過,蕩開陣陣水波。遠眺湖洲,曾經蔚然密集的歐美黑楊林,已空空蕩蕩。

好端端的一片林,為何砍伐殆盡?

看似有損生態環境的“毀綠”之舉,其實是在糾偏護湖。大約半個世紀之前,歐美黑楊落戶洞庭湖,因其極強的適應能力和獨特的經濟價值而迅速擴張。隨之而來的,則是洞庭湖濕地生態系統的嚴重失衡。

湖水波瀾不驚,洞庭湖治理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投肥養殖清理,砂場碼頭整治……湖南近期重拳頻出,誓還洞庭一湖清水。作為外來物種的歐美黑楊林,一個月前與這片濕地徹底作別。

“環保工作如今排上優先項。”沅江市一位鄉鎮負責人盤點手頭環保任務,多達19項。

環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麗,藍天是幸福,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對良好生態環境的新期待,黨的十九大把“美麗”寫入了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目標,把“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寫入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將生態文明建設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向著美麗中國新高度,各地以空前的工作力度,著力解決突出環境問題,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推動形成人與自然和諧發展現代化建設新格局。

治污升級版

實招加碼劍指突出環境問題

“傳統方式生產了20年,說停產就停產?”

河北省文安縣,星馳木業公司負責人張國翁接到停產整改通知,滿是委屈。

文安以人造板產業聞名河北。歷經30多年發展,數千家大大小小的企業、家庭作坊遍地開花。與產業利潤一同到來的,是無序排放導致的嚴重污染。全省143個縣(市)空氣質量排名中,文安位列百名開外。

前不久,在環保部掛牌督辦下,文安開啟“散亂污”企業整治,1800余家人造板企業被關停,5000余家扒皮廠、粉料廠、劈板廠被取締,1529台燃煤鍋爐被淘汰。留給企業的選項簡單而又明確——企業不消滅污染,污染就要消滅企業。

沒人再懷疑這場史上最嚴治污行動的決心,包括張國翁。“砸鍋賣鐵也得改!”籌措3000萬元,改燃煤鍋爐,上除塵設備,星馳木業來了一次徹底的“洗心革面”。

整治動真踫硬,2017年,文安縣空氣質量排位首次躋身河北前20名。

文安史上最嚴治污,折射出全黨全國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決心。

“從現在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期,其中就包含環境方面的硬任務。”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長李佐軍說。

“使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得到人民認可、經得起歷史檢驗”,黨的十九大把污染防治作為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三大攻堅戰之一,不久前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確定,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要使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大幅減少,生態環境質量總體改善,重點是打贏藍天保衛戰。

調整產業結構,淘汰落後產能,調整能源結構,加大節能力度和考核,調整運輸結構……各地劍指突出環境問題,實招“加碼”,治污“升級”,誓啃硬骨頭。

京津冀及周邊區域的大氣污染問題是當前我國環境治理中最難啃的硬骨頭之一,相關省市鉚足了勁實施大氣治理——

鋼鐵、建材等大氣污染重點行業企業2017年11月15日起全面錯峰生產,天津港、黃驊港等港口停止接收集疏港汽運煤炭,排查出的6.2萬余家涉氣“散亂污”企業及集群已全部分類處置……眼下,京津冀及周邊地區正全力落實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各項措施,努力完成大氣環境質量改善目標。

突破冬季防控等瓶頸與日常量大面廣的工作同步,強力治理與促進產業轉型升級並重,嚴格監管與技術服務指導、科技支撐並重……各地立下“軍令狀”,藍天保衛戰,要打好,更要打贏!

“重化工圍江”、非法采砂、污水排放,長江生態環境不堪重負,沿江11省市把保護和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采取超常措施,打好水污染防治攻堅戰。

化工大市湖北宜昌壯士斷腕力破“化工圍江”︰2017年關停25家沿江化工企業,涉及年產值20多億元,打響了境內沿江1公里範圍內化工企業3年“清零”第一槍。在洞庭湖區畜禽養殖大市湖南岳陽,截至2017年底,湖區飲用水源地381家養殖場全部退出。2017年,江蘇省安排數億專項資金投入黑臭水體整治,浙江打響剿滅劣Ⅴ類水攻堅戰……以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為導向,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引領,沿江11省市也已立下“軍令狀”,長江生態環境只能優化、不能惡化!

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已進入倒計時,各地和時間賽跑,治氣、淨水、護綠,篤實前行,擔當起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攻堅重任。

改革加速度

築牢污染“隔離”制度屏障

陽光灑在貴州省息烽縣小寨壩大鷹田的堆場上。新近覆上的土層中,一株株青草已破土而出。

“又變綠了。”貴州省環保廳政策法規處副調研員尹健頗為興奮,“來年開春,這兒沒準就成了一片草場。”

2016年9月,尹健到訪烏江支流旁的大鷹田堆場,場面觸目驚心。廢棄磷石膏佔滿堆場,有兩三個足球場大。

禍源來自多年前一家企業的非法傾倒。政府立案調查處理,能用的辦法也只是對企業行政處罰。轉機因一項改革而生。2016年11月,貴州試點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旨在破解“企業污染、群眾受害、政府買單”的困局。貴州省環保廳受省政府委托,作為賠償權利人與涉事企業磋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隨後,全國首份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司法確認書由貴州清鎮市人民法院開出,涉事企業共需承擔生態修復等費用907.62萬元。

廢渣被轉運,堆場重新覆土並栽種植被,大鷹田由此重現生機。“沒有改革帶來的‘新武器’,哪能啃下這樣的‘硬骨頭’?”尹健說。

尹健提到的這項“新武器”,如今已在全國範圍鋪開。前不久,中辦、國辦印發《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方案》,要求從2018年1月1日起,在全國試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力爭到2020年在全國範圍內初步構建責任明確、途徑暢通、技術規範、保障有力、賠償到位、修復有效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

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實行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制度,加快生態文明體制改革勢在必行。黨的十九大提出,提高污染排放標準,強化排污者責任,健全環保信用評價、信息強制性披露、嚴懲重罰等制度。“就是要改革這些領域的體制機制,加快污染防治基礎制度建設,盡快補上制度漏洞。”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楊偉民說。

政策約束越來越硬。

全國統一編碼的新版排污許可證,正在各地逐步推開。在河北,460家火電、造紙行業企業中,178家企業因為不符合發證條件被“亮了紅燈”,不得排污。這只是固定污染源管理核心制度改革起航小試牛刀。

生態保護紅線、環境質量安全底線、自然資源利用上線和產業準入負面清單“三線一單”硬約束正在強化。截至2017年11月底,15省份生態保護紅線劃定方案通過審核。2018年底前,全國所有省區市將全面完成生態保護紅線劃定工作。

責任傳導越來越實。

生態環境保護能否落到實處,關鍵在領導干部。從2018年起,自然資源資產將成為領導干部離任審計的經常性項目。中央環保督察已實現全覆蓋,2018年還要殺回馬槍,將對第一輪督察開展“回頭看”。2017年12月26日,國家統計局、國家發展改革委、環境保護部和中央組織部聯合發布《2016年生態文明建設年度評價結果公報》,首次公布了2016年度各省份綠色發展指數和公眾滿意程度,衡量地方發展和干部政績有了新“風向標”。

從開展地方生態法規大清理,對降低標準、管控不嚴等規定予以堅決糾正,到加快推進省以下環保機構監測監察執法垂直管理制度改革,再到試點探索構建山水林田湖草系統保護與綜合治理制度體系,生態文明體制機制改革動真踫硬,加速築牢“隔離”污染的制度屏障。

轉型新理念

跳出零和博弈收獲生態紅利

2017年12月5日,肯尼亞內羅畢。

跨越1.2萬公里,河北塞罕壩林場人把五十五載臥雪伏冰創造的生態壯舉,帶到了第三屆聯合國環境大會。全球聚光燈下,2017年聯合國環保最高榮譽“地球衛士獎”,頒給了這群“美麗中國”的建設者們。

現有林地112萬畝,林木按1米的株距排列,可繞地球赤道12圈——荒原中挺立起的綠色奇跡,講述著環境治理的中國決心。

聯合國副秘書長、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執行主任埃里克•索爾海姆說,“十九大進一步展現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推進生態文明建設上的努力成果。這份努力將讓中國經濟朝著更加綠色、可持續的方向發展。”

在塞罕壩,2016年僅森林公園旅游門票收入就達4400多萬元,已在國家發改委備案的造林和營林碳匯項目,保守收益超過1億元。綠水青山怎麼變成金山銀山?這片令全球致敬的“中國綠”,正是最好注腳。

經濟發展邁入“生態+”,環境治理收獲“經濟+”。各地堅持節約優先、保護優先、自然恢復為主的方針,積極推動形成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產業結構、生產方式、生活方式,還自然以寧靜、和諧、美麗。

武漢市青山區,漫步戴家湖公園,植被青翠,碧波蕩漾。2017年,中國人居環境範例獎授予了這片工業廢墟上重生的城市公園。

戴家湖“前生”其實也是湖,佔地近百畝,盛產魚蝦、蓮藕。隨著鋼鐵產業落戶青山區,窪地成了熱電廠青睞的填埋場。天然湖被粉煤灰填平,後來堆成“人造山”。

“一刮大風,卷起的煤灰、粉塵看著像龍卷風一樣。”78歲的金人立在附近住了30多年,回憶當年情景,還是忍不住捂臉。

武漢痛下決心,找回失去的“綠水青山”,這才有了全市首個建在工業廢棄物原址上的城市公園。如今的城市管理者,算的是戴家湖公園的生態賬︰每年可吸收二氧化碳1.8萬噸,釋放氧氣1.2萬噸,吸滯粉塵200余噸。

變的不僅是管理者。跳出發展和保護的零和博弈,用好“綠水青山”和“金山銀山”的辯證法,生態文明旗幟下的轉型新理念,從未像現在這般深入人心。

兩年前,因為一筆超標排放的“天價罰單”,陳照華和他的肇慶市金海源公司震動廣東。兩年後,歷經環保改造後的“脫胎換骨”,初嘗“清潔生產的甜頭”的陳照華,已徹底解開了心結。

金海源的廢氣排放曾被檢測出超標2.95倍。肇慶市環保局按日計罰,開出了225萬元的當年最高罰單。老路再也走不通了,倒逼陳照華在環保改造上投入真金白銀。

金海源以動物養殖飼料的蛋白原料為主要產品。“除塵設備安裝後,蛋白粉回收率提高了17%,長期訂單增加了兩倍。”陳照華說。

環境排上優先項,並非意味著不發展,而是按照黨的十九大要求,通過高質量的綠色發展,實現“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

該退,就壯士斷腕。2018年1月1日起,海南把與房地產關聯度最大的土地增值稅、契稅收入大部分集中于省級,把其他產業產生稅收的大部分留給市縣,引導市縣擺脫對房地產的過度依賴,抑制“向海要地、向岸要房”的利益驅動。綜合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各地探索建立市場出清長效機制。

該進,就全力以赴。貴州省借力大數據實現跨越式發展,遼寧加快推動裝備制造業向智能化、高端化轉型,湖北“芯片—顯示—智能終端”全產業鏈正加速崛起……下好創新“先手棋”,各地培育發展新動能風生水起。

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進退之間,大江南北奮力書寫綠色發展新故事。

(本報記者馬晨、範昊天、郝迎燦參與采寫)

《 人民日報 》( 2018年01月12日 02 版)

編輯︰alan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