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障外賣小哥活出“騎士”範兒 努力的樣子閃閃發亮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李師荀 發表時間︰2018-01-12 09:54

外賣小哥朱仲銀在商家取外賣。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楊威/攝

他拿起前一天晚上清洗干淨的義肢,熟練地把環狀接受腔套上左小腿,連接接受腔和假腳的金屬棒只有短短一截,外面裹著的用來偽裝肌肉的海綿已經烏黑,還爛了幾塊。

“其實,前段時間我換了個新義肢,花了八九千元。但是干我們這行,上班經常跑動,大概兩三個月就得調一下義肢的小零件,下面的腳掌也容易壞,我就沒舍得用新的。這個壞了的義肢,能用就先湊合用著。”朱仲銀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他方方的臉龐笑起來有兩道褶子,他常調侃自己長得有點著急,顯老。

1996年生的朱仲銀是“餓了麼”北京望京某站點“雷鋒騎士”團隊的一名外賣小哥。除非他故意把義肢露出來,不然別人很難看出他的與眾不同。

他走起路來,左腿稍跛,但步子邁得又急又大,旁人要小跑才能跟得上;跑起單來,他業績領先,平均每個月能送1000單左右,賺八九千元,趕上過年的時候,月收入能過萬元。最近,他還考取了摩托車駕駛證,把送餐“坐騎”從電動自行車換成了摩托車。

如果非要挑出朱仲銀與別人的不同,比較明顯的是他穿的比較少,尤其是下半身。即便是在零下六七攝氏度的寒冬里跑單,他頂多只在牛仔褲里套一層秋褲,連護膝都不戴。“因為有義肢,不方便穿太厚,不然晚上睡覺時脫衣服太麻煩”。

“這就是生活,它不完美,卻最真實”

朱仲銀是個土生土長的四川娃兒,提起自己3歲多時的那場車禍,他並沒有太多印象,只是長大後听家人講,他在與小伙伴們一起玩耍時跑過一個路口,被一輛拖拉機軋傷,左腳截肢,在醫院住了幾個月。

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朱仲銀開始裝義肢,從那以後,他一直喜歡走走、動動、往外跑,“從來不會把身體的缺陷當成是缺陷”。所以,雖然中專時朱仲銀讀了計算機專業,但他卻不願從事在電腦前一坐一天的工作。2015年畢業後,他一直走南闖北,尋找真正適合自己的工作。

他曾在廚房後廚當過配菜員,包吃包住每月掙2000多元。也曾輾轉浙江、廣東等地,進工廠的流水線干手工活,但一直覺得這類工作不適合自己,“干個一天半天就換了”。直到2016年8月,朱仲銀才穩定下來。在同學的介紹下,他成了一名外賣小哥。

起初,面試官看他腿腳不方便,還勸他少跑點單。工作後,朱仲銀不僅業績好,服務質量在團隊里也是遙遙領先,一年半下來得到的差評數不到5個。

“我中午不愛休息,幾乎一直在外面跑單,而且比較熟悉和善于規劃路線,連區域內紅綠燈變換的時間和順序都記下來了。”看似內向的朱仲銀,骨子里卻挺要強,別人能做好的工作,他說自己也沒問題。

東北“純爺們”祁峰(化名)也是一位有故事的外賣小哥。由于幼時重度燙傷,他的左手五指無法伸直,胳膊上、肚子上也留有大片燙傷疤痕,屬于三級傷殘。在他看來,外賣行業是為人民服務的工作,一些有配送能力的殘障人士加入其中,也能很好地勝任。

“我們生活上雖然有一些不方便,但是心靈和頭腦和別人是一樣的。”80後的祁峰豪爽、坦誠,他告訴記者,自己在老家的時候曾開過飯店、干過快遞、包過魚塘,打拼多年賺了50多萬元,但前些年由于投資失敗,背上了七八十萬元的債務。

“我一直覺得,越努力,就越幸運。既然我們身體上有缺陷,就要比正常人更努力。”祁峰並沒有被債務壓倒,2017年8月,他來北京闖蕩,在老鄉的介紹下成為了外賣小哥,“沒想到這一行收入相當OK!比預想的好很多。”

“我的手抓不動那麼多份外賣,每天跑不到30單,工作量算是中等,但每月也能賺7000多元。”祁峰說,他失去了很多東西,每月要還欠款,但很喜歡自己目前的工作狀態,“因為我現在是最努力的時候!以前從來沒有這麼努力過”。

前不久,他給自己新換了一個微信頭像,一位抽著雪茄的電影人物閉著眼楮、歪著頭說“這就是生活,它不完美,卻最真實”,祁峰說他很喜歡這句話,因為這正是他對生活的感悟。

外賣小哥朱仲銀在小區警衛室窗前問路。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楊威/攝

時鐘指向早上8點40分,朱仲銀像往常一樣在北京的出租屋里醒來。

聾啞小哥組建外賣團隊

最近,聾啞外賣小哥許興方火了。上電視、錄節目、參加慈善晚會……他把自己所在的特殊群體極大地曝光在公眾視野,讓不少人知道,原來還有這樣一群听障人士,風里來雨里去地為給人們送餐而奔波。

2017年年底,一篇“外賣小哥反復掛斷電話,一條短信引無數網友淚奔”的文章刷屏社交媒體。網友“1988”講述,他在一天中午連續接到幾次接通即掛斷的電話,起初還以為是惡作劇,氣得在辦公室發脾氣。直到晚上清理手機短信時才發現了真相。原來,打電話的是一位聾啞外賣小哥,以打電話後即掛斷的方式提醒顧客看短信。

這個給網友“1988”打來無聲電話的人是“餓了麼”杭州西城站點的聾啞外賣騎手于亞輝。許興方是帶他入行的隊長,也是該站點第一位聾啞騎手。兩人一起接受采訪的視頻在網上熱傳,在當地成為小有名氣的“網紅”。

從2017年10月開始,許興方開始組建“聾啞人送外賣小哥”團隊。這個只上過兩年特殊學校的雲南小伙,靠自學學會了用文字與他人溝通。他在朋友圈發招聘啟事,請大家幫忙轉發,“世界現在變了,平台能幫聾啞人賺錢,不要讓別人瞧不起哦”。

很快,他的微信“爆了”!來自河南、陝西、吉林、新疆等地的听障青年紛紛趕到杭州面試。目前,西城站點已有7名聾啞騎手,而許興方作為他們的隊長,帶他們分期貸款購買電動自行車,教他們如何跑單,把團隊建設得有聲有色。

由于溝通不便,聾啞騎手們在送餐前都會將提前編輯好的短信發給顧客,告知顧客外賣送到時會給他們打電話再掛掉。但有些顧客沒有看短信的習慣,他們就只能撥通電話後掛斷以提醒顧客注意手機短信,可也因為這樣收到過一些投訴。

“我們很熱愛這份工作,希望大家多多理解和支持,謝謝大家。”于亞輝曾用手語向公眾表露自己的心里話,獲得了無數網友的鼓勵和肯定。但也有人擔心,聾啞外賣小哥這一群體,在送餐過程中會不會遇到安全問題?

如網友“暴走動漫君”說︰“聾啞人送外賣是很危險的一件事,因為听不見其他車按喇叭,一旦出了問題,社會輿論是否會一邊倒地去指責雇主?”

對此,許興方解釋,他們戴上助听器後是可以听見汽車鳴笛的。所以出門送餐時,他們一定會戴助听器,眼觀六路,控制車速,嚴格遵守交通規則。這樣,可以最大限度避免出現交通事故。

一句“謝謝”,是對他們最大的支持

也有人擔心殘障外賣小哥在工作中是否會受到刁難或歧視。朱仲銀已經干了一年半,雖然他也听同事講過一些“刺兒頭”顧客的事情,但他從未遇到過類似的事,送餐過程中也沒有發生過特別不愉快的沖突。

“其實,我們與顧客真正接觸的時間很短,就是他們收到外賣的那幾秒。顧客基本只會關注自己的餐,並不會發現我們身體有什麼異常。”祁峰說,他在工作中遇到的大部分顧客都很不錯,有些顧客的素質還相當高,“遇到大風、大雨等惡劣天氣,即使超時了我也沒有收到過投訴,大多數人都能理解,甚至還跟我打電話說‘別著急’。有時他們會對我說‘謝謝’‘辛苦了’,我听了以後心里特別滿足”。

網友“微數碼李Sir”在看到殘障外賣小哥的新聞後發微博感慨︰“他們真正需要的是理解與尊重!每次收到餐點的一霎那,一句簡單的謝謝,就是對他們最大的支持!”

其實,能夠溫暖外賣小哥的,不僅是顧客的尊重和包容,還有商家和團隊的支持。

朱仲銀告訴記者,他剛來北京工作時,一家餐館的老板娘對他特別好,尤其是當她听說自己的特殊情況後,就更加照顧他了。

“每次我去店里取餐,她都會先幫我出單。”朱仲銀說,“這對我們外賣小哥來說真的是特別大的幫助。早出一分鐘單,我在路上就可以騎慢點,不用那麼著急了。”

許興方發微信告訴記者,聾啞人找工作非常困難,他想多賺點錢供妹妹讀書,給家里蓋房子。他很感謝自己現在所屬團隊的站長,很照顧自己,不僅教他熟悉外賣業務,還讓他招聘了幾個聾啞兄弟一起工作,“大家在一起,交流溝通非常好。我們是聾啞人,微笑是最好的語言”。

“生活如山,有人歲月靜好,有人負重前行,願每一個負重前行的人,都能被溫柔以待。”微博上,不少網友給殘障外賣小哥留下類似這樣的暖心鼓勵,稱贊他們“努力向上的樣子閃閃發亮”!記者李師荀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殘障外賣小哥活出“騎士”範兒 努力的樣子閃閃發亮

中國青年報2018-01-12 09:54:10

外賣小哥朱仲銀在商家取外賣。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楊威/攝

他拿起前一天晚上清洗干淨的義肢,熟練地把環狀接受腔套上左小腿,連接接受腔和假腳的金屬棒只有短短一截,外面裹著的用來偽裝肌肉的海綿已經烏黑,還爛了幾塊。

“其實,前段時間我換了個新義肢,花了八九千元。但是干我們這行,上班經常跑動,大概兩三個月就得調一下義肢的小零件,下面的腳掌也容易壞,我就沒舍得用新的。這個壞了的義肢,能用就先湊合用著。”朱仲銀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他方方的臉龐笑起來有兩道褶子,他常調侃自己長得有點著急,顯老。

1996年生的朱仲銀是“餓了麼”北京望京某站點“雷鋒騎士”團隊的一名外賣小哥。除非他故意把義肢露出來,不然別人很難看出他的與眾不同。

他走起路來,左腿稍跛,但步子邁得又急又大,旁人要小跑才能跟得上;跑起單來,他業績領先,平均每個月能送1000單左右,賺八九千元,趕上過年的時候,月收入能過萬元。最近,他還考取了摩托車駕駛證,把送餐“坐騎”從電動自行車換成了摩托車。

如果非要挑出朱仲銀與別人的不同,比較明顯的是他穿的比較少,尤其是下半身。即便是在零下六七攝氏度的寒冬里跑單,他頂多只在牛仔褲里套一層秋褲,連護膝都不戴。“因為有義肢,不方便穿太厚,不然晚上睡覺時脫衣服太麻煩”。

“這就是生活,它不完美,卻最真實”

朱仲銀是個土生土長的四川娃兒,提起自己3歲多時的那場車禍,他並沒有太多印象,只是長大後听家人講,他在與小伙伴們一起玩耍時跑過一個路口,被一輛拖拉機軋傷,左腳截肢,在醫院住了幾個月。

小學六年級的時候,朱仲銀開始裝義肢,從那以後,他一直喜歡走走、動動、往外跑,“從來不會把身體的缺陷當成是缺陷”。所以,雖然中專時朱仲銀讀了計算機專業,但他卻不願從事在電腦前一坐一天的工作。2015年畢業後,他一直走南闖北,尋找真正適合自己的工作。

他曾在廚房後廚當過配菜員,包吃包住每月掙2000多元。也曾輾轉浙江、廣東等地,進工廠的流水線干手工活,但一直覺得這類工作不適合自己,“干個一天半天就換了”。直到2016年8月,朱仲銀才穩定下來。在同學的介紹下,他成了一名外賣小哥。

起初,面試官看他腿腳不方便,還勸他少跑點單。工作後,朱仲銀不僅業績好,服務質量在團隊里也是遙遙領先,一年半下來得到的差評數不到5個。

“我中午不愛休息,幾乎一直在外面跑單,而且比較熟悉和善于規劃路線,連區域內紅綠燈變換的時間和順序都記下來了。”看似內向的朱仲銀,骨子里卻挺要強,別人能做好的工作,他說自己也沒問題。

東北“純爺們”祁峰(化名)也是一位有故事的外賣小哥。由于幼時重度燙傷,他的左手五指無法伸直,胳膊上、肚子上也留有大片燙傷疤痕,屬于三級傷殘。在他看來,外賣行業是為人民服務的工作,一些有配送能力的殘障人士加入其中,也能很好地勝任。

“我們生活上雖然有一些不方便,但是心靈和頭腦和別人是一樣的。”80後的祁峰豪爽、坦誠,他告訴記者,自己在老家的時候曾開過飯店、干過快遞、包過魚塘,打拼多年賺了50多萬元,但前些年由于投資失敗,背上了七八十萬元的債務。

“我一直覺得,越努力,就越幸運。既然我們身體上有缺陷,就要比正常人更努力。”祁峰並沒有被債務壓倒,2017年8月,他來北京闖蕩,在老鄉的介紹下成為了外賣小哥,“沒想到這一行收入相當OK!比預想的好很多。”

“我的手抓不動那麼多份外賣,每天跑不到30單,工作量算是中等,但每月也能賺7000多元。”祁峰說,他失去了很多東西,每月要還欠款,但很喜歡自己目前的工作狀態,“因為我現在是最努力的時候!以前從來沒有這麼努力過”。

前不久,他給自己新換了一個微信頭像,一位抽著雪茄的電影人物閉著眼楮、歪著頭說“這就是生活,它不完美,卻最真實”,祁峰說他很喜歡這句話,因為這正是他對生活的感悟。

外賣小哥朱仲銀在小區警衛室窗前問路。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楊威/攝

時鐘指向早上8點40分,朱仲銀像往常一樣在北京的出租屋里醒來。

聾啞小哥組建外賣團隊

最近,聾啞外賣小哥許興方火了。上電視、錄節目、參加慈善晚會……他把自己所在的特殊群體極大地曝光在公眾視野,讓不少人知道,原來還有這樣一群听障人士,風里來雨里去地為給人們送餐而奔波。

2017年年底,一篇“外賣小哥反復掛斷電話,一條短信引無數網友淚奔”的文章刷屏社交媒體。網友“1988”講述,他在一天中午連續接到幾次接通即掛斷的電話,起初還以為是惡作劇,氣得在辦公室發脾氣。直到晚上清理手機短信時才發現了真相。原來,打電話的是一位聾啞外賣小哥,以打電話後即掛斷的方式提醒顧客看短信。

這個給網友“1988”打來無聲電話的人是“餓了麼”杭州西城站點的聾啞外賣騎手于亞輝。許興方是帶他入行的隊長,也是該站點第一位聾啞騎手。兩人一起接受采訪的視頻在網上熱傳,在當地成為小有名氣的“網紅”。

從2017年10月開始,許興方開始組建“聾啞人送外賣小哥”團隊。這個只上過兩年特殊學校的雲南小伙,靠自學學會了用文字與他人溝通。他在朋友圈發招聘啟事,請大家幫忙轉發,“世界現在變了,平台能幫聾啞人賺錢,不要讓別人瞧不起哦”。

很快,他的微信“爆了”!來自河南、陝西、吉林、新疆等地的听障青年紛紛趕到杭州面試。目前,西城站點已有7名聾啞騎手,而許興方作為他們的隊長,帶他們分期貸款購買電動自行車,教他們如何跑單,把團隊建設得有聲有色。

由于溝通不便,聾啞騎手們在送餐前都會將提前編輯好的短信發給顧客,告知顧客外賣送到時會給他們打電話再掛掉。但有些顧客沒有看短信的習慣,他們就只能撥通電話後掛斷以提醒顧客注意手機短信,可也因為這樣收到過一些投訴。

“我們很熱愛這份工作,希望大家多多理解和支持,謝謝大家。”于亞輝曾用手語向公眾表露自己的心里話,獲得了無數網友的鼓勵和肯定。但也有人擔心,聾啞外賣小哥這一群體,在送餐過程中會不會遇到安全問題?

如網友“暴走動漫君”說︰“聾啞人送外賣是很危險的一件事,因為听不見其他車按喇叭,一旦出了問題,社會輿論是否會一邊倒地去指責雇主?”

對此,許興方解釋,他們戴上助听器後是可以听見汽車鳴笛的。所以出門送餐時,他們一定會戴助听器,眼觀六路,控制車速,嚴格遵守交通規則。這樣,可以最大限度避免出現交通事故。

一句“謝謝”,是對他們最大的支持

也有人擔心殘障外賣小哥在工作中是否會受到刁難或歧視。朱仲銀已經干了一年半,雖然他也听同事講過一些“刺兒頭”顧客的事情,但他從未遇到過類似的事,送餐過程中也沒有發生過特別不愉快的沖突。

“其實,我們與顧客真正接觸的時間很短,就是他們收到外賣的那幾秒。顧客基本只會關注自己的餐,並不會發現我們身體有什麼異常。”祁峰說,他在工作中遇到的大部分顧客都很不錯,有些顧客的素質還相當高,“遇到大風、大雨等惡劣天氣,即使超時了我也沒有收到過投訴,大多數人都能理解,甚至還跟我打電話說‘別著急’。有時他們會對我說‘謝謝’‘辛苦了’,我听了以後心里特別滿足”。

網友“微數碼李Sir”在看到殘障外賣小哥的新聞後發微博感慨︰“他們真正需要的是理解與尊重!每次收到餐點的一霎那,一句簡單的謝謝,就是對他們最大的支持!”

其實,能夠溫暖外賣小哥的,不僅是顧客的尊重和包容,還有商家和團隊的支持。

朱仲銀告訴記者,他剛來北京工作時,一家餐館的老板娘對他特別好,尤其是當她听說自己的特殊情況後,就更加照顧他了。

“每次我去店里取餐,她都會先幫我出單。”朱仲銀說,“這對我們外賣小哥來說真的是特別大的幫助。早出一分鐘單,我在路上就可以騎慢點,不用那麼著急了。”

許興方發微信告訴記者,聾啞人找工作非常困難,他想多賺點錢供妹妹讀書,給家里蓋房子。他很感謝自己現在所屬團隊的站長,很照顧自己,不僅教他熟悉外賣業務,還讓他招聘了幾個聾啞兄弟一起工作,“大家在一起,交流溝通非常好。我們是聾啞人,微笑是最好的語言”。

“生活如山,有人歲月靜好,有人負重前行,願每一個負重前行的人,都能被溫柔以待。”微博上,不少網友給殘障外賣小哥留下類似這樣的暖心鼓勵,稱贊他們“努力向上的樣子閃閃發亮”!記者李師荀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