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為國築“長鷹”——記兩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無人機團隊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姚曉丹 發表時間︰2018-01-11 13:07

三代人為國築“長鷹”

——記兩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無人機團隊

本報記者 姚曉丹 本報通訊員 史越

在現代國防和軍事作戰中有一種“鷹”,它飛得高、看得遠,能在萬里之遙不分晝夜、源源不斷地傳回信息,常有“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威力,這就是無人偵察機。

北航無人機團隊在川西高原測試數據。圖片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宣傳部提供

  夜幕下的“長鷹”系列某型號無人機。圖片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宣傳部提供

  第一代無人駕駛飛機北京五號。圖片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宣傳部提供

  無偵-5高空無人駕駛偵察機。圖片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宣傳部提供

2018年1月8日上午,在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來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長鷹高原型遠程無人偵察機系統”摘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伴隨如雷的掌聲,項目第一完成人、北航無人系統研究院教授向錦武接過了鮮紅的獲獎證書。事後,向錦武久久不能平靜。他說,那個時刻,他想到的是北航無人機團隊孜孜以求的“長鷹夢”。因為,這個夢,三代北航人已經構築了60多年。

三代人圓了“長鷹夢”

“長鷹”系列無人機已先後獲得2009年度、2017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它的誕生,使我國成為繼美國、以色列之後第三個自主研制出遠程長航時無人機的國家,將我國無人機設計、制造、試驗水平提升至國際一流行列。

作為“長鷹”系列無人機的總設計師,向錦武說,“長鷹”振翅高飛的背後,是團隊100多人長達18年的不懈付出,更是北航60余年無人機研制的深厚積澱。

1956年,錢學森參加首屆北航科學大會,為北航指導專業設置,並定下“十大工程”的任務。北航人懷著航空強國理想,夙興夜寐,刻苦攻關。北航師生在“一無資料、二無經驗、三無設備”的艱難情形下,摸索前進,硬是在學校的加工車間中造出了無人駕駛飛機控制系統需要的上萬個零件。1958年7月到1959年2月,中國第一個無人駕駛飛行系統順利完成三個階段試飛,實現了中國無人駕駛飛機歷史上“零的突破”。這個項目組的總指揮、總設計師文傳源自豪地說︰“大鵬勁搏凌霄志,紅日高去飄彩雲!”

北航人的“長鷹夢”,由此開始。

時鐘撥回到20世紀70年代。北航無人機持續“修煉內功”,在無人駕駛飛機發動機研制成功的基礎上,總設計師兼總指揮楊為民帶領千余名師生奮斗近十年,將“長鷹夢”化為我國最早研制成功的高空無人駕駛照相偵察機,並于1972年首飛。它是我國最早裝備部隊的無人機,至今仍在為國效力。

伴隨“長鷹夢”不斷傳承延續,北航無人機圍繞國家重大戰略需求,創造了中國無人機歷史上若干個“第一”。進入21世紀,以向錦武為代表的北航無人機團隊接過衣缽,自主創新,經過十多年艱苦努力,在國內首次突破了大型長航時無人機系統系列關鍵技術,建立了我國完全自主的無人機系統技術體系。我軍目前航時最長、航程最遠、戰技綜合指標最優的無人機即出自北航無人機團隊之手。

60多年過去了,“長鷹夢”迎來新騰飛。

成功背後的奮斗與奉獻

三代人,一甲子,北航無人機研制團隊就是在不畏艱險、創新創造、奮斗攻堅、無私奉獻中走過來的。時代的發展,對捍衛國土安全提出了更高要求,我國無人機必須實現從中近程到遠程、長航時的跨越。2000年,這一歷史重任交到了新一代北航無人機團隊的手中。

大幅度提高無人機性能,注定是一條充滿艱辛的荊棘路,一開始就困難重重。無預研、無樣機、無參考資料是研制長航時無人機面臨的最大難題。總質量師郭宏說︰“很多人都是學校里的老師,沒有型號研制經驗。2000年那會兒,別說‘做’飛機了,‘坐’飛機的次數都屈指可數。”本科剛畢業的張翠萍都沒見過無人機,只能從零開始,摸索著做建模。大家廢寢忘食地看書查資料,一次次徹夜討論、一遍遍修改設計方案。最終問世的無人機,外形和最初設計稿有天壤之別,這是數不清的圖紙和數據堆出來的。

為了實現無人機全疆域到達,團隊開始研究提升“長鷹”系列的高原高空性能。2013年,川西某高原機場,低溫、低壓、缺氧的環境下,飛機發動機啟動很困難。團隊成員不分白天黑夜,加班加點反復試驗。從前在平原上三個人就能拖動的測試設備,副總設計師田波和四位同事累得氣喘吁吁也難以為繼。拼了兩個月,終于研發出了全新動力控制模式的發動機。“能即時發動,承載能力不降低,跟低海拔一樣了。”副總設計師馬鐵林很自豪。

“長鷹”高原型的另一大特色在于有源/無源全天候信息獲取,通過搭配光電設備與雷達,解決夜間或雨雪天氣無法成像的問題,也是一項首創。

萬里長征邁出了第一步,但無人機要飛起來,只能上跑道真操實練。2002年,團隊駐扎到河北省一個廢舊的營房,在附近某留守機場試飛。“條件非常艱苦”,如今已是無人系統研究院院長的王養柱感慨萬千。當地的水堿性很強,衣服洗完發白,肥皂不出沫,廢棄了快20年的營房沒有暖氣,“冬天在屋里待不住”,睡覺戴帽子還凍得哆嗦。但這些困難絲毫不能打消團隊攻堅克難的決心。每天工作11小時,周末無休,一些骨干一年里有300天奔波于外場,“回北京反而成了出差”。

2013年,團隊到了川西高原,4000多米的海拔帶來了嚴重的高原反應。水燒不開,飯做不熟,晚上睡不著。國道318路況凶險,可大家每天要驅車幾十公里往返于駐地和機場之間。長航時無人機一旦啟動,兩天兩夜的時間里一直得有人盯著,數據下載又要花上和飛行一樣長的時間。型號副總師丁文銳回憶,那年川西高原9月就開始下雪。“機庫特別冷,但是技術人員為了不耽誤第二天的工作進度,連夜分析數據。”

向錦武說,北航無人機團隊一路走來,詮釋了“祖國的需要,北航人的選擇”的內涵。正是對國防與軍事現代化作出了大貢獻,讓“長鷹”系列無人機再次得到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時至今日,在祖國各地,在能提供極端氣候條件用以試驗的地方,北航無人機團隊仍然駐守著、研究著。每次型號勝利完成,都意味著新的挑戰開始。

談到自己,向錦武總是輕描淡寫,但對團隊成員艱辛攻關的點點滴滴,他卻如數家珍︰“我們會始終堅定創新自信,不畏艱難,為建設創新型國家、科技強國貢獻我們的力量。”

《光明日報》( 2018年01月11日 08版)

編輯︰宏
數字報

三代人為國築“長鷹”——記兩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無人機團隊

光明日報2018-01-11 13:07:11

三代人為國築“長鷹”

——記兩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無人機團隊

本報記者 姚曉丹 本報通訊員 史越

在現代國防和軍事作戰中有一種“鷹”,它飛得高、看得遠,能在萬里之遙不分晝夜、源源不斷地傳回信息,常有“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威力,這就是無人偵察機。

北航無人機團隊在川西高原測試數據。圖片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宣傳部提供

  夜幕下的“長鷹”系列某型號無人機。圖片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宣傳部提供

  第一代無人駕駛飛機北京五號。圖片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宣傳部提供

  無偵-5高空無人駕駛偵察機。圖片為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宣傳部提供

2018年1月8日上午,在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上,來自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長鷹高原型遠程無人偵察機系統”摘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伴隨如雷的掌聲,項目第一完成人、北航無人系統研究院教授向錦武接過了鮮紅的獲獎證書。事後,向錦武久久不能平靜。他說,那個時刻,他想到的是北航無人機團隊孜孜以求的“長鷹夢”。因為,這個夢,三代北航人已經構築了60多年。

三代人圓了“長鷹夢”

“長鷹”系列無人機已先後獲得2009年度、2017年度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它的誕生,使我國成為繼美國、以色列之後第三個自主研制出遠程長航時無人機的國家,將我國無人機設計、制造、試驗水平提升至國際一流行列。

作為“長鷹”系列無人機的總設計師,向錦武說,“長鷹”振翅高飛的背後,是團隊100多人長達18年的不懈付出,更是北航60余年無人機研制的深厚積澱。

1956年,錢學森參加首屆北航科學大會,為北航指導專業設置,並定下“十大工程”的任務。北航人懷著航空強國理想,夙興夜寐,刻苦攻關。北航師生在“一無資料、二無經驗、三無設備”的艱難情形下,摸索前進,硬是在學校的加工車間中造出了無人駕駛飛機控制系統需要的上萬個零件。1958年7月到1959年2月,中國第一個無人駕駛飛行系統順利完成三個階段試飛,實現了中國無人駕駛飛機歷史上“零的突破”。這個項目組的總指揮、總設計師文傳源自豪地說︰“大鵬勁搏凌霄志,紅日高去飄彩雲!”

北航人的“長鷹夢”,由此開始。

時鐘撥回到20世紀70年代。北航無人機持續“修煉內功”,在無人駕駛飛機發動機研制成功的基礎上,總設計師兼總指揮楊為民帶領千余名師生奮斗近十年,將“長鷹夢”化為我國最早研制成功的高空無人駕駛照相偵察機,並于1972年首飛。它是我國最早裝備部隊的無人機,至今仍在為國效力。

伴隨“長鷹夢”不斷傳承延續,北航無人機圍繞國家重大戰略需求,創造了中國無人機歷史上若干個“第一”。進入21世紀,以向錦武為代表的北航無人機團隊接過衣缽,自主創新,經過十多年艱苦努力,在國內首次突破了大型長航時無人機系統系列關鍵技術,建立了我國完全自主的無人機系統技術體系。我軍目前航時最長、航程最遠、戰技綜合指標最優的無人機即出自北航無人機團隊之手。

60多年過去了,“長鷹夢”迎來新騰飛。

成功背後的奮斗與奉獻

三代人,一甲子,北航無人機研制團隊就是在不畏艱險、創新創造、奮斗攻堅、無私奉獻中走過來的。時代的發展,對捍衛國土安全提出了更高要求,我國無人機必須實現從中近程到遠程、長航時的跨越。2000年,這一歷史重任交到了新一代北航無人機團隊的手中。

大幅度提高無人機性能,注定是一條充滿艱辛的荊棘路,一開始就困難重重。無預研、無樣機、無參考資料是研制長航時無人機面臨的最大難題。總質量師郭宏說︰“很多人都是學校里的老師,沒有型號研制經驗。2000年那會兒,別說‘做’飛機了,‘坐’飛機的次數都屈指可數。”本科剛畢業的張翠萍都沒見過無人機,只能從零開始,摸索著做建模。大家廢寢忘食地看書查資料,一次次徹夜討論、一遍遍修改設計方案。最終問世的無人機,外形和最初設計稿有天壤之別,這是數不清的圖紙和數據堆出來的。

為了實現無人機全疆域到達,團隊開始研究提升“長鷹”系列的高原高空性能。2013年,川西某高原機場,低溫、低壓、缺氧的環境下,飛機發動機啟動很困難。團隊成員不分白天黑夜,加班加點反復試驗。從前在平原上三個人就能拖動的測試設備,副總設計師田波和四位同事累得氣喘吁吁也難以為繼。拼了兩個月,終于研發出了全新動力控制模式的發動機。“能即時發動,承載能力不降低,跟低海拔一樣了。”副總設計師馬鐵林很自豪。

“長鷹”高原型的另一大特色在于有源/無源全天候信息獲取,通過搭配光電設備與雷達,解決夜間或雨雪天氣無法成像的問題,也是一項首創。

萬里長征邁出了第一步,但無人機要飛起來,只能上跑道真操實練。2002年,團隊駐扎到河北省一個廢舊的營房,在附近某留守機場試飛。“條件非常艱苦”,如今已是無人系統研究院院長的王養柱感慨萬千。當地的水堿性很強,衣服洗完發白,肥皂不出沫,廢棄了快20年的營房沒有暖氣,“冬天在屋里待不住”,睡覺戴帽子還凍得哆嗦。但這些困難絲毫不能打消團隊攻堅克難的決心。每天工作11小時,周末無休,一些骨干一年里有300天奔波于外場,“回北京反而成了出差”。

2013年,團隊到了川西高原,4000多米的海拔帶來了嚴重的高原反應。水燒不開,飯做不熟,晚上睡不著。國道318路況凶險,可大家每天要驅車幾十公里往返于駐地和機場之間。長航時無人機一旦啟動,兩天兩夜的時間里一直得有人盯著,數據下載又要花上和飛行一樣長的時間。型號副總師丁文銳回憶,那年川西高原9月就開始下雪。“機庫特別冷,但是技術人員為了不耽誤第二天的工作進度,連夜分析數據。”

向錦武說,北航無人機團隊一路走來,詮釋了“祖國的需要,北航人的選擇”的內涵。正是對國防與軍事現代化作出了大貢獻,讓“長鷹”系列無人機再次得到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

時至今日,在祖國各地,在能提供極端氣候條件用以試驗的地方,北航無人機團隊仍然駐守著、研究著。每次型號勝利完成,都意味著新的挑戰開始。

談到自己,向錦武總是輕描淡寫,但對團隊成員艱辛攻關的點點滴滴,他卻如數家珍︰“我們會始終堅定創新自信,不畏艱難,為建設創新型國家、科技強國貢獻我們的力量。”

《光明日報》( 2018年01月11日 08版)

編輯︰宏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