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車堆積成山 新車仍在偷偷投放 共享單車困局怎破?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代國輝 朱爍然 見習記者 黃曉霞 發表時間︰2017-12-29 10:55

廢車堆積成山 新車仍在偷偷投放 共享單車困局怎破?

  ■在天河冼村內,廢棄的共享單車隨處堆積。新快報記者祝賀/攝

廢車堆積成山 新車仍在偷偷投放 共享單車困局怎破?

  ■12月16日,番禺廣場地鐵站外,一男子試圖給一輛摩拜單車安裝私鎖。 朱爍然/攝

新快報記者走訪廣州全城調查共享單車停放亂象;摩拜回應將構建單車從生產、使用到回收的全生命周期綠色閉環

共享單車“騎”向何處?

快速發展的共享單車行業正在經歷“陣痛”,押金危機接連發生。在“小鳴”“酷騎”等品牌被起訴之時,其他共享單車企業也面臨不少問題:車輛投放過度、佔道影響他人,單車遭惡意破壞、在城中角落堆積成山……這樣的惡性循環幾乎每天都在上演,而為了保證市場佔有率,部分共享單車企業又在“禁投令”下偷偷繼續投放,再次加劇了循環。

近日,新快報記者大範圍走訪了廣州市內多處地方,調查統計了共享單車佔道、被破壞、被遺棄堆積的種種亂象。

■統籌:新快報記者 朱爍然

■采寫:新快報記者 代國輝 朱爍然 見習記者 黃曉霞

| 現狀 |

佔道 寫字樓區共享單車嚴重阻街

兩年多前,共享單車行業開始發展,在為市民提供便利、滿足“最後一公里”出行的同時,過量投放的單車無疑給一部分人帶來了煩惱。

12月26日下午5時,廣州天河區黃埔大道恆大中心路段,本不寬闊的人行道上,以黃、橙兩色為主打的共享單車一排排停靠在護欄邊,將行道樹之間的空地擠得滿滿當當。行人要行經這一路段,除了注意不被路旁單車絆倒,還得注意不時騎電動車經過的外賣小哥、快遞小哥……

在“潮汐交通”效應下,城中一些寫字樓集聚的地段,往往在上班時段出現這種共享單車過量集聚的情況。另一方面,部分使用者亂停亂放的行為,也成為城中不少小區或單位拒絕共享單車進入的理由之一。

對于這種情況,共享單車企業也嘗試著推出了解決方案。以摩拜單車為例,其在運營之初就提供了違停舉報渠道,近期又通過劃定電子圍欄的方式,對停放到禁停區的使用者進行短信提醒甚至扣信用分處理。不過,這種措施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

破壞 用刀刮花、拿火機燒灼,二維碼遭“花式破壞”

市民小張在番禺廣場附近上班,他曾在朋友圈中吐槽:“現在早上八九點從番禺廣場出來,能找到一輛打得開的單車,心情都會特別舒暢。”讓他如此感慨的,自然是共享單車大量集聚之後帶來的問題之一——遭人惡意破壞。

且不說被張貼廣告等擦邊球式的破壞,光是解鎖所需的二維碼,就被惡意破壞者玩出了多種花樣。用刀刻花蓋板、拿火機燒灼,乃至將車上所有二維碼直接卸除,甚至連車身編碼(可用于手動解鎖)都一概抹除……種種手法不一而足,更別提將車拆解、扔進河里等極端的做法了。

12月16日下午2時許,同樣是在番禺廣場附近,新快報記者走出地鐵口準備解鎖共享單車時,遇到一名中年男子試圖給一輛摩拜單車加私鎖,他的不當行為被旁人發現後,他連忙收起自備的“私鎖”,匆匆騎車離開。

其後,新快報記者又在旁邊數米遠發現了另一輛被上了“私鎖”的摩拜單車,車身前後兩個二維碼都被人為去除,車鎖上的按鈕也被破壞並砸進鎖體內,無法再正常鎖上。對于這兩起破壞事件,摩拜方面表示將同步啟動調查,並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同時也呼吁廣大用戶能文明用車。

遺棄與堆積 廢車堆滿村道,剛清不久又再堆積

遭到破壞的單車何去何從?近日,新快報記者在廣州走訪發現,城中不少角落有廢車堆疊如山,好不容易被清理後,又在短時間再次聚集重回原樣,成為附近居民一大煩惱。

@海珠區江貝村

在海珠區江貝村東海里十一巷,各種品牌的共享單車被雜亂堆疊在這里,它們有的掉了鏈條,有的輪胎被壓扁變形,還有一些車輛的剎車線被抽了出來,用來捆綁這堆單車,附近裝修的灰塵覆滿了車身。新快報記者嘗試掃碼解鎖,一輛OFO直接反饋“掃描失敗,請重試”,有一輛摩拜還能開鎖。

環衛工人李姐(化姓)告訴記者,正因為這些單車擋住了本就狹窄的巷道,才被人丟棄至巷尾的垃圾桶旁。“那些上班的人,晚上把單車騎回來,白天就走路去坐公交。”李姐回憶,被垃圾弄髒後的車子倍遭嫌棄,即便她每天都將它們清理出來,但很快又被人丟回原處,慢慢地越積越多。

附近的居民則抱怨,這些車輛堆積在此至少已有半個多月。“之前有人清過一次,沒幾天又堆積起來了,堆車時都把我的玻璃撞碎了。”該居民說。

@天河區珠村

在天河區珠村,湖邊、垃圾堆上、施工用的泥沙旁、狹小的巷子里,隨處可見共享單車被雜亂堆放,其中不乏沒了車輪甚至剛從湖里撈起來被晾干的單車。

在珠村內中心湖以北的一條狹窄小巷里,共享單車被棄置在一棟正在施工的樓房里,共享單車和堆積的木材一樣沾滿了灰塵和泥土,混成一色,橫七豎八地躺著。

在附近村民看來,這些車輛被隨意丟棄的原因同樣是擋了道。“那麼窄的路,你把單車停在那里,人家過個三輪車都過不去,肯定直接把車往旁邊扔了。”村中廣場旁一家檔口的老板說,除了偶爾有人會將車輛從“車山”中抽出來使用以外,絕大部分廢車“堆著就那麼堆著了,多的時候(擋得)我都看不見路上的人”。

@荔灣區坑口新村

相較上述兩地,坑口新村內的共享單車棄置問題稍輕一些。不過,從龍溪大道的坑口新村牌坊處進村,步行百余米之後的一棵大樹下仍被丟棄了不少共享單車,附近居民則反映該情況“從沒斷過”。

新快報記者現場看到,不下十輛共享單車靠著紅磚躺在泥沙上,其中以藍色系的小鳴和小藍單車居多。次日,部分單車被清理走,但留下的單車無人問津,成了廢棄的垃圾一般。

當地村民介紹,此地之所以會有較多單車堆積,是因為村內有較多樓房在修建,影響了別人施工,被人搬到此處,隨後並未有序放好,導致雜亂堆積的情況。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廢車堆積成山 新車仍在偷偷投放 共享單車困局怎破?

金羊網-新快報2017-12-29 10:55:03

廢車堆積成山 新車仍在偷偷投放 共享單車困局怎破?

  ■在天河冼村內,廢棄的共享單車隨處堆積。新快報記者祝賀/攝

廢車堆積成山 新車仍在偷偷投放 共享單車困局怎破?

  ■12月16日,番禺廣場地鐵站外,一男子試圖給一輛摩拜單車安裝私鎖。 朱爍然/攝

新快報記者走訪廣州全城調查共享單車停放亂象;摩拜回應將構建單車從生產、使用到回收的全生命周期綠色閉環

共享單車“騎”向何處?

快速發展的共享單車行業正在經歷“陣痛”,押金危機接連發生。在“小鳴”“酷騎”等品牌被起訴之時,其他共享單車企業也面臨不少問題:車輛投放過度、佔道影響他人,單車遭惡意破壞、在城中角落堆積成山……這樣的惡性循環幾乎每天都在上演,而為了保證市場佔有率,部分共享單車企業又在“禁投令”下偷偷繼續投放,再次加劇了循環。

近日,新快報記者大範圍走訪了廣州市內多處地方,調查統計了共享單車佔道、被破壞、被遺棄堆積的種種亂象。

■統籌:新快報記者 朱爍然

■采寫:新快報記者 代國輝 朱爍然 見習記者 黃曉霞

| 現狀 |

佔道 寫字樓區共享單車嚴重阻街

兩年多前,共享單車行業開始發展,在為市民提供便利、滿足“最後一公里”出行的同時,過量投放的單車無疑給一部分人帶來了煩惱。

12月26日下午5時,廣州天河區黃埔大道恆大中心路段,本不寬闊的人行道上,以黃、橙兩色為主打的共享單車一排排停靠在護欄邊,將行道樹之間的空地擠得滿滿當當。行人要行經這一路段,除了注意不被路旁單車絆倒,還得注意不時騎電動車經過的外賣小哥、快遞小哥……

在“潮汐交通”效應下,城中一些寫字樓集聚的地段,往往在上班時段出現這種共享單車過量集聚的情況。另一方面,部分使用者亂停亂放的行為,也成為城中不少小區或單位拒絕共享單車進入的理由之一。

對于這種情況,共享單車企業也嘗試著推出了解決方案。以摩拜單車為例,其在運營之初就提供了違停舉報渠道,近期又通過劃定電子圍欄的方式,對停放到禁停區的使用者進行短信提醒甚至扣信用分處理。不過,這種措施效果如何,還有待觀察。

破壞 用刀刮花、拿火機燒灼,二維碼遭“花式破壞”

市民小張在番禺廣場附近上班,他曾在朋友圈中吐槽:“現在早上八九點從番禺廣場出來,能找到一輛打得開的單車,心情都會特別舒暢。”讓他如此感慨的,自然是共享單車大量集聚之後帶來的問題之一——遭人惡意破壞。

且不說被張貼廣告等擦邊球式的破壞,光是解鎖所需的二維碼,就被惡意破壞者玩出了多種花樣。用刀刻花蓋板、拿火機燒灼,乃至將車上所有二維碼直接卸除,甚至連車身編碼(可用于手動解鎖)都一概抹除……種種手法不一而足,更別提將車拆解、扔進河里等極端的做法了。

12月16日下午2時許,同樣是在番禺廣場附近,新快報記者走出地鐵口準備解鎖共享單車時,遇到一名中年男子試圖給一輛摩拜單車加私鎖,他的不當行為被旁人發現後,他連忙收起自備的“私鎖”,匆匆騎車離開。

其後,新快報記者又在旁邊數米遠發現了另一輛被上了“私鎖”的摩拜單車,車身前後兩個二維碼都被人為去除,車鎖上的按鈕也被破壞並砸進鎖體內,無法再正常鎖上。對于這兩起破壞事件,摩拜方面表示將同步啟動調查,並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同時也呼吁廣大用戶能文明用車。

遺棄與堆積 廢車堆滿村道,剛清不久又再堆積

遭到破壞的單車何去何從?近日,新快報記者在廣州走訪發現,城中不少角落有廢車堆疊如山,好不容易被清理後,又在短時間再次聚集重回原樣,成為附近居民一大煩惱。

@海珠區江貝村

在海珠區江貝村東海里十一巷,各種品牌的共享單車被雜亂堆疊在這里,它們有的掉了鏈條,有的輪胎被壓扁變形,還有一些車輛的剎車線被抽了出來,用來捆綁這堆單車,附近裝修的灰塵覆滿了車身。新快報記者嘗試掃碼解鎖,一輛OFO直接反饋“掃描失敗,請重試”,有一輛摩拜還能開鎖。

環衛工人李姐(化姓)告訴記者,正因為這些單車擋住了本就狹窄的巷道,才被人丟棄至巷尾的垃圾桶旁。“那些上班的人,晚上把單車騎回來,白天就走路去坐公交。”李姐回憶,被垃圾弄髒後的車子倍遭嫌棄,即便她每天都將它們清理出來,但很快又被人丟回原處,慢慢地越積越多。

附近的居民則抱怨,這些車輛堆積在此至少已有半個多月。“之前有人清過一次,沒幾天又堆積起來了,堆車時都把我的玻璃撞碎了。”該居民說。

@天河區珠村

在天河區珠村,湖邊、垃圾堆上、施工用的泥沙旁、狹小的巷子里,隨處可見共享單車被雜亂堆放,其中不乏沒了車輪甚至剛從湖里撈起來被晾干的單車。

在珠村內中心湖以北的一條狹窄小巷里,共享單車被棄置在一棟正在施工的樓房里,共享單車和堆積的木材一樣沾滿了灰塵和泥土,混成一色,橫七豎八地躺著。

在附近村民看來,這些車輛被隨意丟棄的原因同樣是擋了道。“那麼窄的路,你把單車停在那里,人家過個三輪車都過不去,肯定直接把車往旁邊扔了。”村中廣場旁一家檔口的老板說,除了偶爾有人會將車輛從“車山”中抽出來使用以外,絕大部分廢車“堆著就那麼堆著了,多的時候(擋得)我都看不見路上的人”。

@荔灣區坑口新村

相較上述兩地,坑口新村內的共享單車棄置問題稍輕一些。不過,從龍溪大道的坑口新村牌坊處進村,步行百余米之後的一棵大樹下仍被丟棄了不少共享單車,附近居民則反映該情況“從沒斷過”。

新快報記者現場看到,不下十輛共享單車靠著紅磚躺在泥沙上,其中以藍色系的小鳴和小藍單車居多。次日,部分單車被清理走,但留下的單車無人問津,成了廢棄的垃圾一般。

當地村民介紹,此地之所以會有較多單車堆積,是因為村內有較多樓房在修建,影響了別人施工,被人搬到此處,隨後並未有序放好,導致雜亂堆積的情況。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