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治國理政新實踐•貴州篇】抵耳村的山水問答_金羊網新聞

【治國理政新實踐•貴州篇】抵耳村的山水問答

來源︰當代先鋒網 作者︰程星 發表時間︰2017-09-13 15:51

“日子怎麼才能好起來?”在六枝特區落別鄉抵耳村,村民守著家門口的山水無數次地問。

如今,一切都發生了改變。抵耳村山腳種櫻桃,山上種茶樹,清澈的天然水引到村里游泳池中。炎熱季節,一到周末每天僅游泳池門票收入就有一萬多元。村里不到半米寬的泥巴路,已全換成寬敞平坦的水泥路,多數村民都修建起漂亮高大的樓房。

日子越過越好,抵耳村人曾經的追問,在這片土地上的山水間找到了答案。

“山還在那里,但山已不是那座山”

抵耳村村寨中,坐落著許多座小山丘,抵耳村的民居就星羅棋布地分散在這些山下。

今年是陳德超在抵耳村任村委會主任的第十個年頭。這十年來,他看著這些山丘慢慢改變著抵耳村人的生活。

因為糧食產量低,土地撂荒、無人管種,荒草滿山——這是抵耳村的舊貌。

2012年,听說大禹王農業公司要流轉土地種植櫻桃,陳德超趕緊找上門去,自我推薦︰“我們抵耳村最適合種櫻桃”。的確,抵耳村的櫻桃在當地是出了名的,皮薄汁多,味道甜。

公司帶著專家來檢測土壤,最終以每畝800元價格流轉靠近山腳土地1200畝,並和村里簽下30年合同,“土地流轉費每5年遞增一次,每次增加200元”。陳德超說︰“到明年,每畝流轉費就有1000塊錢了。”

抵耳村53歲的村民伍國海,因為腿有殘疾勞動不便,曾將家里3畝地送給別人耕種,每年收回的糧食還不夠吃。土地流轉出去後,他算了一下賬,“比以前劃算多了”。

種下櫻桃樹後不久,抵耳村又引進了六枝朝華農業科技公司——在山頂上種茶葉,這次流轉出去850畝土地。

櫻桃園和茶葉基地建起來後,共惠及300多戶村民,其中貧困戶佔三分之一。除了每年的固定流轉費,公司還優先聘用當地村民到基地務工,每人每天按工作量大小和勞動強度領取70至100元薪酬。

韋永琴家是抵耳村的貧困戶,家里6畝多土地流轉出去後,她自己就在櫻桃園里務工,施肥、除草、剪枝……算起來,一個月有2000多元工資,家里有了固定收入。

如今,山上的茶葉、山腳的櫻桃,已成為抵耳村的一道風景。尤其是春天櫻桃花開時節,吸引很多游客來賞花;等到櫻桃成熟季又有很多人前來采摘。陳德超說︰“第一年櫻桃節,第一天就來了3萬多人。”

“山腳種櫻桃,山頂種茶葉,山腰也不能空著。”陳德超說,村里多年來通過村集體土地流轉和公益林管護金的積累,已有50余萬元村集體資金。“我們要成立自己的公司,發展自己的產業”,目前,抵耳村正邀請專家考察,因地制宜發展產業。“山還在那里,但山已不是那座山。”村里計劃,還要發展林下經濟,養上跑山雞或是小香豬,把山上資源充分利用起來。

“荒山里的水,派上了大用場”

24歲的艾倩是抵耳村黨支部書記,從小在這里長大的她,沒有想到村里的天然水有一天會派上大用場。

“原本只是荒山涵洞里的水,要用水泵才能抽出來。”艾倩說,因為附近沒有人家,水源一直閑置。近年來,荒山附近新建房屋,村民開始啟用水源。

2016年,隨著落別鄉小城鎮項目建設“1+N”項目的實施,抵耳村爭取到項目並根據村里的地形特點規劃了1300平方米的浪波灣游泳池,水源便來自荒山里的水。

目前,在落別鄉“四村一居”聯建規劃下,抵耳村與牛角村、落別村、木廠村、落別居委會成立聯村黨委,組建了六枝特區浪哨旅游文化公司。通過聯村黨委充分發揮龍頭引領作用,集中“四村一居”人力、物力、財力,在脫貧路上實現資源共享、優勢互補、改變了以往單打獨斗的局面,引導產業連片發展,規模化經營。

“牛角村的婚紗攝影基地、落別村的溫泉、木廠村的茶園、抵耳村的游泳池。”艾倩說,落別鄉的旅游業已經由點變線,由線變面,形成了產業生態鏈,而抵耳村的游泳池在夏季是最熱的點。“一張門票20元。從今年6月24號試營業以來,夏季平均每天收入8000元左右,周末時,僅門票收入就不低于1.5萬元。”

現在,游泳池已安排11個貧困戶家庭的村民就業。薛明剛和80多歲的母親住在一起,家里幾乎沒有經濟來源。游泳池開業後,他做保安和救生員工作,每月工資2400元。“再加上自己申請特惠貸入股,每年可分紅3000元”,薛明剛家一下子就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

和游泳池同期建起來的還有櫻園山莊餐館,640多平方米的餐館有3層樓,16個包房。艾倩說,試營業以來,來吃飯的游客絡繹不絕。

“扶貧不是獨角戲, 而是集體舞”

“扶貧不是獨角戲,而是集體舞。”陳德超對扶貧工作深有感觸,“扶貧先扶志,我們主要還是精神幫扶,引導發展思路,關鍵還要靠老百姓自己。”

目前,抵耳村建檔立卡貧困戶196戶795人,未脫貧貧困戶74戶248人。“我們已對全村196戶貧困戶進行包保聯系全覆蓋、幫扶措施覆蓋、產業發展全覆蓋。”陳德超說,村里成立了脫貧攻堅小分隊,負責聯系村的鄉領導任隊長,村支兩委成員以及下派鄉干部任隊員,采用“雙重包保責任制”。鄉干部包保的農戶同時還有一名村干部包保,方便及時了解貧困戶生活生產困難。

村里還建立貧困戶動態銷號管理台賬,攻堅小分隊成員制定包保貧困戶問題倒逼制度。包保責任人每周回訪一次,每月算賬一次,將貧困戶面臨的生活困難逐一解決、逐一銷號。

有村民曾經“見酒就喝,一喝就醉 ”。通過艾倩多次勸導,情況慢慢發生了轉變。“游泳池開業後,村里讓他去做保安。每天早上來得最早,晚上走得最晚,特別負責。”

村里還進行黨員示範助脫貧,實行“聯一扶二幫三”機制,每名創業黨員聯系1戶帶動戶、扶持2戶示範戶、幫助3戶貧困戶。村支部委員張順棚在外包工做建築,同時帶著8個貧困戶家庭的村民外出務工,每人每月收入4000元。

此外,村里還組織導游、自主創業等培訓,幫助農戶拓寬發展思路。參加培訓的村民盧井珍是布依族,會蠟染刺繡,還會做傳統布依美食。她說村里游客越來越多了,再攢點錢就自己開農家樂。

“下一步,要依托我們的好山好水打造田園綜合體,植入農事體驗項目;同時,將村寨傳統布依文化融入旅游,發展庭院經濟。”艾倩說,要讓抵耳村每一個人都能通過自己的雙手致富。

采訪結束時,這位年輕的支書還告訴記者一個好消息︰“抵耳村今年將順利實現減貧摘帽。”

編輯︰鄔嘉宏
對《【治國理政新實踐•貴州篇】抵耳村的山水問答》表態
對《【治國理政新實踐•貴州篇】抵耳村的山水問答》發表評論

要聞 社會 娛樂 生活 文化

新聞排行榜

當代先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