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與教師有個約會_金羊網新聞

我與教師有個約會

來源︰新華網 作者︰鄭天虹、沈洋、趙琬微、柯高陽 發表時間︰2017-09-11 12:09

新華社北京9月10日電題︰我與教師有個約會

新華社記者鄭天虹、沈洋、趙琬微、柯高陽

無標題

關槐秀向記者展示她將出版的新書《民族民間體育進校園》版樣(記者趙琬微攝)

今年83歲的關槐秀又要出書了。從1952年參與出版新中國第一套十年制體育教材,這位從教60年的特級體育教師將出版她的第110本教材。“把書教好,為下一代成長貢獻力量是我畢生使命。”她說。

國以人立,教以師興。9月10日是我國第33個教師節。一代代教育工作者與教相約,學為人師,行為世範,努力為青少年開啟人生理想之門。

傳道授業,愛是他們共同的答案

關槐秀的家並不寬敞,書架又長又寬,滿架的體育等書籍、各時期的師生合影穿插其間,不同時代的青春氣息撲面而來。“18歲的我有幸參與第一套體育教材編寫,就像‘著魔了’不斷參與教研,開發新教材。”關槐秀說。

教師是什麼?“喜看新鷹出春林,百年樹人亦英雄。”北京師範大學原校長王梓坤教授給畢業班同學的題詞,給出了他的答案。

作為設立教師節最早倡議人之一,在1985年第一個教師節,看到師大學子自發打出“教師萬歲”的橫幅,王梓坤眼眶濕潤了,“天道無窮,師道也是無窮的。”

堅守亦是師道。地處羅霄山脈深處的江西遂川縣群眾有個夢想︰走出大山。只有29名學生的遂川縣石門嶺教學點,是陳清華老師的家。2009年以前,孩子們吃的用的,都是他用雙肩從山外挑進來的。一百多斤的重擔,一天的山路,他挑了10多年。

無標題

  江西遂川縣石門嶺教學點教師陳清華和他的學生們

有了教學點,哪怕只有1名教師,山村就看到希望。陳清華說︰“只要還有1名學生,我就要堅守下去。”

仰之彌高,鑽之彌堅。北京市朝陽區星河實驗小學校長馬芯蘭今年已經71歲了,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馬芯蘭創造“馬芯蘭教學法”,推動了小學數學教學改革。

“五十年前的一天,我蹦蹦跳跳地從師範學校走進了朝陽區幸福村中心小學,從校長那里接過了一張試卷,我的教育事業就從此開始。”她說,為了答好這張試卷,我忘卻了自己的年齡,20歲,30歲,40歲,50歲,60歲……今天基本答完了,可還在仔細檢查。“需用盡一生認真交好這份答卷!”

師恩難忘,長大後我就成了你

無標題

  始興縣石人嶂鎢礦中學教師朱源星(右起3)與學生合影

今年的教師節,是廣東韶關始興縣陳優蘭老師一家三口共同的節日。女兒的選擇跟父母一樣,今年夏天她順利通過教師上崗考試。

無標題

  廣東韶關始興縣教師陳優蘭在輔導學生學習

教師法醞釀出台經歷10個年頭,最初的設想稿來自始興縣石人嶂鎢礦中學的朱源星老師。當時教語文的朱源星等對陳優蘭影響很大,由此“愛上了教師職業,愛上了文學,也使我後來成了一名中學語文老師。”

教育決定著人類的今天,也決定著人類的未來。2011年6月,懸掛在北京師範大學體育館主會場內,“教師是太陽底下最光輝的職業”紅色橫幅,至今還縈繞在1萬多名首屆免費師範畢業生的腦海中。作為當年參會的畢業生代表龍少瓊,進入重慶沙坪壩區青木關鎮成為中學地理老師,兌現了她的“教師之約”。

無標題

2011年6月,龍少瓊作為首批免費師範生代表在北京參加畢業典禮。這是龍少瓊(前排左三)與華中師範大學其他9名免費師範生代表在典禮上合影。

中學時代流行打電話給廣播台點歌,她和同學給老師點了首《長大後我就成了你》,“沒想到後來成真了”。

“當老師了,我更體會到了教師節的節日意義。”龍少瓊說,現在更感謝自己在人生成長道路上遇到的老師們。“教育是我認定的事業,我很幸運能一直做自己真心喜歡的工作。”

“燭光”靜曳,點亮希望。來自廣州的何月雲是我國實施每年3萬名教師到邊遠貧困地區、邊疆民族地區和革命老區人才支持計劃教師專項計劃中的一員。今年教師節前夕,她隨廣州市教育局第五批支教隊再次來到平遠縣石正中心小學,孩子們驚叫著,沖上講台擁抱她。

分享教學經驗,做學生健康成長的“守護神”。她和支教老師們的付出深深影響著學校的孩子們,學生凌日青說,她的夢想是將來成為像何月雲一樣的老師。

無標題

  廣州支教教師何雲月教師節前到平遠縣石正中心小學看望支教學生

尊師重教,蓄積國家復興的力量

陳清華依然記得,一位70多歲的老人,在得知他天天吃鹽水泡飯時,徒步十幾里山路給他送來了新鮮的辣椒、茄子等蔬菜。“一想起來就禁不住流下眼淚。”陳清華說,當地群眾發自內心地對教育的重視,對教師的尊重,給了他堅持下去的動力。

尊師重教不是喊口號。王梓坤曾熱情地寫道,師道不張,尊師重教不行,必然會導致無知、黑暗、貧窮和落後。

陳優蘭說,朱源星老師起草教師法的初衷,就是用法律來明確教師的權利和義務,如今,物質生活富裕了,尊師重教更需要傳承,不僅僅是教師節送慰問,更要落實在日常的行動上。“不過,老師也要自身約束、提高修養和業務水平。”

在訊息不發達的80年代,關槐秀通過寫信等方式,一直跟蹤記錄北京芳草地小學一個班級36名小學生的成長情況,這項研究一做就是17年。

“既要像媽媽一樣關愛孩子,又要讓孩子用自己的小腦袋思考,自己學會找到問題的解決方法。”關槐秀說,“把孩子的心靈鋪墊起來,是對一個人一生幸福的保障,是對未來國家繁榮富強的貢獻。”

今年3月,87歲高齡的作物遺傳學家、華南農業大學盧永根院士把畢生積蓄的800多萬元捐獻給學校設立教育基金,他說,除了傳授專業,更要重視教育學生“愛國”。炎黃子孫,要為自己的祖國復興效力。

無標題

1985年9月10日,迎來第一個教師節。北京師範大學學子打出“教師萬歲”的牌子。(來源北京師大檔案館)

編輯︰alan
對《我與教師有個約會》表態
對《我與教師有個約會》發表評論

要聞 社會 娛樂 生活 文化

新聞排行榜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