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房、送戶口、送錢 主流二線城市上演“搶人大戰”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王紅茹 發表時間︰2017-08-08 10:03

文章導讀︰ 為爭奪人才,幾個月來,長沙、成都、武漢等眾多主流二線城市紛紛拋出“送房子”“送戶口”“送錢”等措施。795萬大學畢業生將去哪兒?是選擇表情“高冷”的一線城市,還是選擇敞開大門笑臉相迎的主流二線城市?

 

6月9日,幾名畢業生在北京工業大學校園內合影,校園里懸掛著北京部分高校畢業季里特有的“任性”條幅。<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_fcksavedurl='http://www.chinanews.com/'></table><p align=

6月9日,幾名畢業生在北京工業大學校園內合影,校園里懸掛著北京部分高校畢業季里特有的“任性”條幅。中新社記者 楊可佳 攝

每年6月至7月,是畢業季也是就業季。今年有795萬大學生步入社會,創歷史新高。

為爭奪人才,幾個月來,長沙、成都、武漢等眾多主流二線城市紛紛拋出“送房子”“送戶口”“送錢”等措施。795萬大學畢業生將去哪兒?是選擇表情“高冷”的一線城市,還是選擇敞開大門笑臉相迎的主流二線城市?

畢業生一線城市扎根難

今年從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的碩士研究生小李,經過近半年的努力,終于被北京的一所高校接收,成為新北京人。

小李感慨說,“找到一份帶戶口的工作很不容易。從投遞簡歷、獲得面試、政審到錄用,這個過程很煎熬。”

一線城市扎根不易,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願意“漂”在這里?原因有很多,薪酬的吸引力是重要原因之一。智聯招聘7 月份公布的報告顯示,2017 年夏季求職期,全國37個主要城市中,北京的平均招聘月薪居于第一位,為9791 元,第二至第五名依次為上海(9337 元)、深圳(8866元)、杭州(7933 元)和廣州(7754 元)。一線城市的薪酬吸引力由此可見一斑。

“這從一個側面解釋了為什麼北京能吸引和聚集這麼多的人口。”國家行政學院教授許耀桐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分析,“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無論是從國內畢業的高端人才或是從海外歸來的人才,首選依然是北上廣深這些一線城市。

但是,近年來,一線城市落戶政策逐漸收緊,北京更甚。

早在2014年,北京市人力社保局相關負責人就表示,當年進京指標不會突破1萬人,以後會呈逐步趨緊態勢。2015年北京市對高校應屆畢業生的引進指標不超過9000人,“2016年只減不增”。

記者注意到,以往北京引進外地生源畢業生一直以“總量控制”為原則,今年則提出了“總量封頂”。盡管2017年進京名額尚未公布,但在“總量封頂”的背景下,預計今年外地生源進京落戶指標難超9000人。

不只是北京,上海也在嚴控人口。數據顯示,自2015年起,上海的流入人口持續轉負。

隨著一線城市接二連三出台了更為嚴厲的樓市限購、收緊戶口等政策,逃離一線城市的呼聲再次響起。那些逃離的人都去了哪里?

獵聘大數據顯示,北京人才外流目標城市排名第二至第五的城市分別是深圳、杭州、天津、廣州,這些地方吸納的從北京外流人才分別為8.95%、6.25%、5.50%、4.26%。

數據表明,北京大學畢業生外流目標城市熱度較高的是其他一線城市或者發展潛力較大、宜居的主流二線城市,如成都、武漢、西安等。

國家發改委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楊宜勇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雖然有北上廣深的大學生願意去主流二線城市發展,但這並不意味著一線城市的產業集聚作用已經發揮到了盡頭,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一線城市嚴苛的落戶政策和較高的生活成本。倘若政策有所放松,人才資源仍有可能回流到一線城市。”

7月3日,武漢的大學生人才公寓面世,共有3605套。公寓配有基本生活設施,可拎包入住,面向畢業三年內留漢創業就業的無房大學生,最長租期可達3年。據了解,第一批公布的公寓分布在武漢全部13個轄區內,包括單套、一室一廳、二室一廳等簡單裝修後的多種戶型,最快即日起可接受申請。近期,武漢市發布系列大學生留漢優惠政策,從安居落戶、促進就業、支持創業、高效服務等方面,力爭5年內將100萬大學生留在武漢。<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_fcksavedurl='http://www.chinanews.com/'></table><p align=

近期,武漢市發布系列大學生留漢優惠政策,從安居落戶、促進就業、支持創業、高效服務等方面,力爭5年內將100萬大學生留在武漢。中新社記者鐘欣 攝

主流二線城市搶人,戶口是法寶

“我反復考慮,還是決定回長沙了。”985高校畢業的湖南籍大學生小趙給記者留言,她在北京實習的這幾個月期間,也面試了幾份工作,但最終還是選擇回二線城市。

沒有人才就沒有未來,許多城市主動伸出了橄欖枝,各種“留住人才”的政策紛紛亮相,讓不少畢業生心動。

《中國經濟周刊》將成都、杭州、南京、武漢、天津、西安、重慶、青島、沈陽、長沙、大連、廈門、無錫、福州、濟南等15個主流二線城市發布的吸引高校畢業生的優惠政策進行梳理,發現除了沈陽沒有出台相關政策外,其他14個城市均開出了誘人的條件,戶口、房子和現金補貼,都是重頭戲。

“城市發展在于人,城市活力也在于人,人口淨流入對城市的好處不僅僅是財政收入、養老金繳納,更是一個城市未來的希望。”許耀桐說。

應該說,高校畢業生最受關注的還是戶口。于是,給高校畢業生落戶開“綠燈”,成為主流二線城市“搶人”必開的籌碼。

《中國經濟周刊》梳理發現,在已經出台人才政策的14個城市中,有10個城市提到了落戶制度,其中有7個城市明確提出了高校畢業生或者大學畢業生落戶細則,“放開限制”“降低條件”等類似描述在政策文件中頻繁出現。

南京提出高校畢業生可直接申請落戶;武漢規定畢業3年內無需買房即可申請落戶;西安放開了普通大中專院校畢業生落戶限制;成都則實行全日制大學本科及以上畢業生憑畢業證落戶制度;長沙推行“先落戶後就業”,全日制本科及以上學歷即可辦理落戶手續……

另一類落戶政策的側重點在于推動戶籍制度改革。比如,大連推行積分落戶新政策和審批入戶新政策;蘇州的落戶方式則包含(房產落戶、積分落戶、人才落戶)三種方式;杭州的落戶方式相對較為嚴格,限定了35周歲以下人員申請進杭落戶的,應同時符合“在杭州居住一年及以上並連續繳納一年及以上的社會保險(不含補繳)的條件。

3月17日,由中國農業部對外合作司、國際合作司主辦的“農業對外合作‘獵英行動計劃’”招聘活動在南京農業大學舉辦,各地近百家與農業相關的單位提供3600余個工作崗位招攬人才,吸引了眾多應屆畢業生前來咨詢洽談。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_fcksavedurl='http://www.chinanews.com/'></table><p align=

資料圖︰“農業對外合作‘獵英行動計劃’”招聘活動在南京農業大學舉辦,各地近百家與農業相關的單位提供3600余個工作崗位招攬人才,吸引了眾多應屆畢業生前來咨詢洽談。中新社記者泱波 攝

這些地方放“大招”——給房、給錢

住房永遠是剛步入社會大學生的痛!正因如此,不少城市在推出留人舉措時,大打“以房留人”牌,不僅對外地戶籍大學生不限購住房,而且還給予一定的購房補貼。

武漢吸引畢業生就業的舉措比較勁爆。武漢市政府宣布將建設3605套大學生人才公寓,面向畢業3年內留在武漢創業就業的無房大學生,最長租期可達3年。

南京的人才安居政策規定,取得全日制大學本科及以上學歷並獲得相應學位的國內外高校畢業生,畢業兩年內在南京就業且簽訂一年及以上期限勞動合同,或在南京自主創業,繳納企業職工社會保險後,可申請30平方米左右的公租房或600至1000元的租賃補貼。

寧波對高校畢業生、創客、基礎人才的購房補貼從1%提至2%,最高8萬元;新型領軍和拔尖人才,以前給予50萬至150萬元安家補貼,新政實施後最高可補300萬元。

長沙對到當地工作的博士、碩士、本科等全日制高校畢業生,兩年內分別發放每年1.5萬元、1萬元、0.6萬元租房和生活補貼,博士、碩士畢業生在長沙工作並首次購房的,分別給予6萬元、3萬元購房補貼。

除了住房優惠措施,各地為了引進人才也是 “痛下血本”——給錢。

廈門對引進的一流頂尖團隊給予1000萬元至1億元資助;成都對諾貝爾獎獲得者等國際頂尖人才(團隊)最高1億元的綜合補助,兩院院士、國家“千人計劃”“萬人計劃”專家最高300萬的資金資助;長沙提出未來5年將投入百億以上資金,吸引儲備100萬人才;新引進到杭州工作的應屆全日制碩士研究生以上學歷的人員和歸國留學人員,將有機會獲得一次性發放的生活補貼2萬至3萬元……

針對各地不惜重金吸引人才的舉措,許耀桐給出了建議︰為了吸引人才並讓人才保持一定活力,可以出台也應該出台吸引人才的籌碼,但應該注意,不要為了爭奪人才而不擇手段或者漫天開價。“人才競爭不要有意去突出物質條件,要更多地展示單位的團隊精神和文化內涵,讓人才能夠不斷地在團隊中獲得成長,而不要使人才感覺在跟人民幣稱重量。”

北京吸引力為何下滑?

主流二線城市對人才充滿了熱情,但是能否讓人才留下,爭取人口淨流入率的提高,才是這些城市人才競爭突破的關鍵。

獵聘大數據顯示,2017年一季度,全國人才淨流入率最高的前10個城市中,排名第一的是杭州,其人才淨流入率為11.52%;而北京僅排在第八名,為5%,低于很多主流二線城市。

在許耀桐看來,北京吸引力的下滑,一方面是由北上廣近年落戶難、房價高等因素所致,去不了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當然選擇去杭州、武漢等主流二線城市,由此導致這些主流二線城市的淨流入率升高。“但仍有很多人擠破頭也要留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就選擇的梯度來說,當然是首選北上廣深。”

楊宜勇則將北京的人才淨流入率低歸結為國家戰略︰“首先這是國家的戰略。北京要治理‘大城市病’,在疏解人口的同時,也會觸及一些人才流動,導致特大城市的人才要向大城市或者中等城市適當轉移;另一方面,人才流向二線、三線城市可以優化國家人才配置,促進中、小城市更好地發展。不適合在北京發展可以去南京,南京待不下就到地級市,地級市待不下就到縣里。這是人才的流動趨勢。”

編輯︰
對《送房、送戶口、送錢 主流二線城市上演“搶人大戰”》表態
對《送房、送戶口、送錢 主流二線城市上演“搶人大戰”》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中國經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