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賣卵子賺快錢?分分鐘是賣命! 一女子為此付出慘重代價_金羊網新聞

賣卵子賺快錢?分分鐘是賣命! 一女子為此付出慘重代價

來源︰金羊網-新快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7-17 08:02

  ■中介吳某(左)在自己家中為陳麗打針。當事人供圖

  ■取卵後,陳麗的肚子因腹水而腫脹,“好像有五個月身孕”。當事人供圖

一名26歲女子獲得12000元報酬但付出慘重代價, 術後產生腹水“像有五個月身孕”

連打11天“促排卵針”後,妙齡女子陳麗(化名)成功賣出了自己的卵子,獲得了12000元的報酬。然而她卻為此付出了無比慘重的代價——子宮和卵巢內充滿激素,身體因此產生腹水,“肚子腫得像有五個月身孕”。思來想去,她決定向媒體說出一切。

接到線索後,新快報聯合廣東廣播電視台公共頻道《DV現場》欄目針對 “賣卵子黑市”展開調查,不少中介為了做成“生意”,公然宣稱“賣卵子不需手術無損健康”。更吊詭的是,當記者到曾為陳麗打過“促排卵針”的廣州白雲區廣安醫院了解情況時,醫院竟派人偷偷通知相關人員先行離開。

■專題采寫:新快報記者 朱爍然

患者投訴

為賺快錢一26歲女子同意賣卵子

頻繁打針人工取卵子後產生腹水

今年26歲的陳麗是一家公司的客服,月薪2000多元。今年5月份,微信上一名不常聯系的好友“阿偉”突然發來消息說,有辦法可以幫她賺快錢,半個月就能收入1萬到5萬元。“他說是有個親戚不能生,想通過借卵子懷孕,到時會補償一筆錢給女孩。” 陳麗一听之下便有些心動,于是繼續追問詳情。

一番交流後,“阿偉”要求陳麗提供年齡、身高、學歷等基本信息並附上兩張生活照。沒過幾天,陳麗就收到了面試通知。這時她才知道,所謂的“親戚”不過是個幌子,對方有固定的客戶群體。

隨後,另一名中介吳某接手了陳麗的事務。按照其安排,陳麗得先與客戶見面,接受面試。“她(吳某)說一會不管客人問你什麼,你都要說很好,包括家里人健康狀態和我自己的情況,都要回答很好。”陳麗說。

5月12日,陳麗通過了面試。隨後,中介帶她到醫院體檢,結果顯示一切正常,吳某便囑咐她,一來例假馬上電話聯系,因為取卵子前需要大劑量地打促排卵針。

“我來例假的第二天,她(中介吳某)就叫我去廣安醫院,找一個叫‘元元’的醫生,她們就會幫我打針了,應該是促排卵針。”陳麗回憶說,因為害怕出事,自己多了個心眼,偷偷拍下了打針時的視頻。

視頻顯示,陳麗依約來到廣安醫院3樓一間病房時,里面還有另外幾名二十來歲的女孩,兩名自稱“醫生”的女子正在給她們打針。“打針的人沒有穿醫護服裝,我也不知道她們到底有沒有執業許可證。”

陳麗回憶稱,自己一共連續打了11天促排卵針,總共18針,其中最後一天最為夸張,一口氣打了5針。除了第一針是在醫院打之外,其他均由接頭中介吳某操刀。同時,這種針的副作用還不小。“屁股位置很痛,有時候走路睡覺翻身,都會很像撞瘀青了那種痛。”

陳麗提供的微信聊天記錄顯示,吳某讓她把針和藥從醫院取出後,帶到其位于中山八路的家中注射。這是一間單身公寓,里面只有一張床和幾件簡單的家具。“很不正規,還很危險,後來其中有個女孩說既然你已經開始了,那就再熬多幾天就可以拿到錢了,我只好硬撐下去。”陳麗說。

一連11天,陳麗都住在吳某家附近的青年旅社里,其間所有費用都由中介公司承擔。第12天,吳某發來信息,讓她在下午5點前抵達某酒店,到時會有一輛外地車牌的銀灰色面包車接她去做手術。

在緊拉著窗簾的面包車上,陳麗見到了另外幾名女孩。隨後,一名帶頭人要求女孩們關閉手機並上交,隨後又一人發下一個眼罩。“這些眼罩我們必須全程戴著,中途不許摘下來。”陳麗回憶稱,約一個小時後,自己一行人才抵達了一棟環境很簡陋的別墅,里面放有幾台簡單的手術設備,但陳麗已無從判斷自己身在何處。

在這棟別墅的房間里,陳麗接受了醫生的手術。據她回憶,醫生在沒有打麻醉的情況下,用一根長針經陰道穿刺卵泡吸出卵子,整個手術進行了10分鐘。術後,中介通過微信和支付寶,轉了1.2萬元給她。

令陳麗想不到的是,接下來幾天,自己的肚子開始發脹疼痛,看上去有懷孕5個月那麼大。慌張的她趕緊到另一家醫院檢查。“其實我也很害怕,我後來才知道是不合法的,檢查時我問醫生,我的子宮和卵巢沒有問題吧?她說看到你里面很多激素。”陳麗說,醫生告訴她,人工取卵後會產生腹水,好在自己的情況不算嚴重,細心調養就會慢慢恢復。

記者暗訪

“賣卵子”黑市門檻低

顏值高學歷好價格自然就高

事到如今,陳麗對自己草率的行為後怕不已,對身體可能遭受的傷害也追悔莫及。據她說,在這半個月內,她看到了很多和自己一樣的年輕女孩,在中介的忽悠和誘惑下,賣卵子賺快錢。有的女孩至今都不知道取卵的危害性和非法性。

那麼,究竟市面上有多少這樣的黑中介?又有哪些醫院在背後給他們“助攻”呢?記者就此展開了調查。

根據知情人士提供的線索,記者拿到了一名“賣卵子”中介的名片,內容是:兼職招聘愛心捐卵子女孩,18到27歲,半個月收入過萬,幫助他人,成就自己;全職招聘身體健康代孕,20到37歲,年收入14萬到20萬元,包吃包住,不交任何費用,上面還有微信二維碼和手機號碼。

暗訪記者撥通電話後,對方即詢問“你要捐卵子還是想做代媽”,隨後表示捐卵子只需10到15天,但具體價格要依記者的條件而定,如果顏值高學歷好,價格自然就高。記者則表示,自己今年25歲,身高160厘米,體重55公斤,沒有家族遺傳病,但長相一般,且只有中專學歷。

听聞記者的條件後,中介稱記者可以參加“盲捐”,即不與客戶見面,直接進行“賣卵子”操作。“只要你血型可以,月經周期對得上,就直接操作的那種。這樣價格會低一點,大概是一萬五千元吧。”該中介說。

在另一名中介的朋友圈里,暗訪記者看到不少關于“賣卵子”的小視頻,中介還煞有介事地在下面解釋稱:“帶外地過來的女孩面試就把體檢弄完了”;“湖南過來的今天面試加體檢,成功率99%”;“10天快速拿錢,還貸款出去旅游,靠譜扎實。”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中介都對手術的風險和危害閉口不談。像上述“賣卵子”“代孕”的中介,當暗訪記者在電話中詢問“是否要做手術”、“會不會對身體有傷害”時,對方均表示“不會”。

編輯︰alan
對《賣卵子賺快錢?分分鐘是賣命! 一女子為此付出慘重代價》表態
對《賣卵子賺快錢?分分鐘是賣命! 一女子為此付出慘重代價》發表評論

要聞 社會 娛樂 生活 文化

新聞排行榜

金羊網-新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