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彭玉平︰詩歌應是“鎮定劑”而不是“興奮劑”_金羊網新聞

彭玉平︰詩歌應是“鎮定劑”而不是“興奮劑”

來源︰金羊網 作者︰曾璇 發表時間︰2017-06-19 06:00

彭玉平兩度亮相央視百家講壇

彭玉平兩度亮相央視百家講壇

“詩詞復興”熱潮之下,兼任中國詞學會副會長的知名學者、中山大學中文系主任彭玉平有這樣的“冷思考”

6月17、18日,紀念王季思、董每戡誕辰110周年的學術研討會在廣東中山大學舉辦。中山大學中文系主任彭玉平教授在開幕式上致辭。致辭極簡,看得出他對自認為並不熟悉的領域的審慎。

彭玉平,初接觸的人都覺他人如其名︰溫潤如玉,平和儒雅;想不到一上講台卻激情四溢、妙趣橫生。在中大,彭玉平的公開課20年來都是須“霸位”才能听得到的經典課程。他主講的《中國文學批評史》曾在全校2400多門本科課程中名列第一。

彭玉平因而數度被央視《百家講壇》相中。從6月20日開始,《百家講壇》一連九天為觀眾播出彭玉平解讀王國維的經典著作《人間詞話》。至此,彭玉平成為嶺南學界首位兩登《百家講壇》的學者。

解讀集文學、哲學、美學于一體的《人間詞話》,會不會過于“陽春白雪”?彭玉平作為詩詞研究的專業人士,卻為何認為“詩詞熱”必然會“降溫”?而作為中大中文系主任,他對文科生的培養方向、高考改革作文命題等話題,又有些什麼獨到見解呢?近日,他就這些問題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

文/記者 曾璇 圖/由受訪者提供

詩詞熱可能“來得快,去得也快”

羊城晚報︰首先恭喜您在《百家講壇》準備“梅開二度”,上次講的是“詩歌里的春天”,這次講的是王國維先生的《人間詞話》;而今年央視的《中國詩詞大會》也成為億萬觀眾追捧的綜藝節目;我們也知道您的《唐宋詞舉要》,進入商務印書館十大年度好書;這些現象是不是都證明了詩詞正在我們這個“詩歌的國度”復興?在這股熱潮之下,您有一些什麼樣的“冷思考”?

彭玉平︰作為一個詩詞的職業研究者,看到《中國詩詞大會》掀起了熱潮或者“暖風”,當然感到高興。中國是詩歌的國度,無論是《中國詩詞大會》走紅,還是詩詞在《百家講壇》受到重視,都說明詩興詩情還完整地保留在我們民族的血脈里。一般的觀眾就跟著熱潮走,熱潮結束,他的參與就結束了。而作為一個詩詞研究者,確實應該有些冷思考。我認為我們不必過于樂觀,這股風可能來得快,去得快,必然會“降溫”。像詩詞這樣一個與現代快節奏生活未必和諧的精神產物,如果它是沉澱在民族血脈里的東西,應該是緩慢溫暖、平穩流淌的,是“鎮定劑”,是療養和調整心態的,而不是“興奮劑”,忽冷忽熱都是不應該的。我們要做的,不是要把詩詞維持在一種高熱的狀態,而是要避免陷入過冷的狀態,要努力提高大眾對詩歌的鑒賞能力,這也是我上《百家講壇》的原因,也可以算是我的一點“冷思考”吧。

羊城晚報︰《人間詞話》作為一本文學批評理論研究的著作,這幾十年來不僅在學界,甚至在民間都是長盛不衰的。而您在中華書局出的《人間詞話疏證》,還出現了幾次盜版,您覺得學術專著這樣看似“冷僻”的書都會被盜版,原因是什麼?

彭玉平︰東北某集團和它屬下的出版社,兩次整本盜版我在中華書局出版的兩本《人間詞話疏證》,除了抹掉了作者名字,里面一字不易。我對這種盜版行為首先是譴責。不過換一個角度,我們調侃來說,被盜的前提,是不是也是一種學術認同、價值認同?學術被認同,是我所期待的。我研究《人間詞話》如果說有若干發現的話,主要是我下的大量琢磨玩味的笨功夫多,體現出了和市面上一般譯本的不同,所以就被其他出版社“盯”上了。

王國維的材料需“掘地五尺”

羊城晚報︰近年王國維研究之多,用中大中文系教授吳承學的話來說︰“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而您“從中竟能不斷發現柳暗花明之境”。您是怎樣“掘地五尺”去發現一些新史料或者尋找一些新的角度的?

彭玉平︰這問題引發了我無窮的感慨啊!我對《人間詞話》的第一次學術關注,是關于著名的三種境界的論斷。我去搜關于三種境界的學術論文,結果很失望,極少!搜出來的都是“工商管理的三種境界”、“商業營銷的三種境界”等,引述得極其廣泛,但是對本體和來源的研究,有價值的很少,使得我覺得這里面有研究的空間。我搜集的資料越多,發現的問題也越多。關于王國維的研究確實是汗牛充棟,但有很多都是低層次的重復,還有錯誤的重復。就像我之前和其他媒體也有說,王國維看上去知名度很高,其實透明度很低。所以我專門去國家圖書館待了一星期,去看他的手稿。有些文獻我始終沒有找到,但是也有意外之喜。2009年,我在國家圖書館北海分館,就找到王國維早年在日本印的詩集《壬癸集》,這本書70多年從沒有被人借過,打開來以後發現里面夾著十幾頁紙,是王國維的手跡。當時就像詩里說的︰“心口呀,莫要這麼厲害地跳”,我裝作若無其事地一邊看一邊抄。這些新材料很有學術價值。我這就是“傻人有傻福”。可見王國維的很多東西確實掘地三尺都不夠,要掘地五尺。

正因為這個研究領域被廣泛關注,要推出新的研究成果,對我而言也充滿了挑戰。2014年,我將已有成果整合為《王國維詞學與學緣研究》一書,達九十萬字,這個數字嚇了我一跳。這套書入選了《國家哲學社會科學成果文庫》。這個文庫級別比較高,每年才評選五十多部,我的小書能夠入選,是一種光榮。

編輯︰龍
對《彭玉平︰詩歌應是“鎮定劑”而不是“興奮劑”》表態
對《彭玉平︰詩歌應是“鎮定劑”而不是“興奮劑”》發表評論

要聞 社會 娛樂 生活 文化

新聞排行榜

金羊網